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长篇:灼灼青阳(第三章)
2020-07-08 13:23:02 来源: 作者:李泽军 【 】 浏览:38次 评论:0
12.5K

第三章 旅游鞋

1

    运动会马上就到了,对凌云中学的学生们来说,这绝对是一件激动人心的大事。平时属于打边球、敲边鼓,成绩吊尾车的体育委员立时炙手可热起来。班主任李老师抓住他耳提面命,大伟啊,你是体育委员,一定要发挥好带头作用,学习成绩不行,咱就在体育上好好发挥一下啊,一定要拿出拼搏的劲儿来,这几天的作业不用写了,好好带着咱们队员训练,一定要拿到最好的成绩, 给其他几个班点颜色看看! 

    文娱委员也被叫到一边,银铃啊,你好好在班里选些同学去走方阵,挑那个头匀实、长相机灵的!要好好练习,想几句响亮的口号。方阵可是咱们班的门面,一定要走出特色,走出咱们班的风采!对了,把服装统一一下,要精神抖擞,积极向上! 

    一时间整个班里都沸腾了,爱运动的男生围在体育委员王大伟身边,撸胳膊挽袖子, 大声讨论着要报什么项目;女生们把文娱委员银玲拽到一边,小声嘀咕着要穿什么样的服装,走方阵要选哪些人;其余那些主动观战的,就热烈地讨论着运动会期间要带哪些零食,带什么漫画,有没有卖小吃的可以买来吃……

    “若琴、五月、安岚,还有丽莹,咱们几个放了学去大商店看一下啊,看看走方阵穿什么好。银铃点了几个平时关系好的同学,让她们陪自己去选服装。

    好不容易盼到放学,几个女孩子像小鸟一样叽叽喳喳地飞出了学校。银铃说的大商店就在学校东面,那时候虽然已经有人在倒卖各种物品,但是只有逢集的时候才能赶上, 其他的时候还是这种合资商店引领时代潮流的。大商店的门槛又宽又阔,屋顶高高的, 一排排玻璃做的柜台晶莹铮亮,墙壁上挂着几人高的巨幅油画,多是伟人相见或人民联欢的鲜艳画面。百货、布料、文具、图书、服装,甚至种子化肥……这里应有尽有,都安静地摆在柜台里面,等待人们的挑选。不知怎的,到了这里,几个人竟然有些瑟缩起来,许是柜台太高,许是屋顶太深,许是商店里空荡荡的没有几个人,再或者是因为这商店里特有的一种封闭气味儿,让人不由自主地矮小起来。

    女孩子们觉得自己的眼睛都不够用了, 挤在柜台外面,一个柜面一个柜面地看过去, 边看边小声讨论着,这块布真好看,能扯回去让我妈给做个被子多好。”“啊,这里有这本书啊,下次赶紧让我爸带我来买。”“我家手电筒坏了,你看这只手电筒多亮啊,得回去告诉他们来这买个新的。 

    忽地,五月指了指柜台后面,咱们买这个怎么样?大家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 货架上满满地摆着一排新款旅游鞋,吸引住了大家的目光。

    “阿姨,我们想看一下那双鞋!银铃对柜台里的售货员说。售货员瞥了她们几眼, 爱答不理地取出一只鞋扔到柜台上,这可是最新的款式,你们别给弄脏了啊。 

    “唉。银铃嘴上答应着拿过鞋子,转身就撇了撇嘴。几个人偷偷笑了,赶紧围在一块儿看鞋。平时穿得多是自己家做的布鞋, 集上扯几尺碎花布做鞋面,买上几双塑料底儿,农闲或者晚上常有妈妈们聚在一起唠嗑儿,上鞋面儿,几个晚上下来,一双小碎花鞋就美美地穿在了脚上了;再有好些的,就是从集上买回一双白球鞋或者军绿色胶鞋, 那个穿在脚上才好显摆;有那条件不好的人家,布鞋也不是想穿就能穿的,多数是大姐穿过了给二姐,二姐穿不了了给三妹,等鞋到老小脚上的时候,不是破了洞就是断了底儿,粗线穿上几针,还是一样穿。

    这双鞋是最新的旅游鞋款式,雪白的鞋面儿是一种光滑的料子,不再是普通的布面, 隆起的鞋帮上装饰着红色的条纹儿,半寸高的鞋底儿,怎么看怎么漂亮。几个人不禁露出艳羡的神色,伸手摸了又摸。

    “阿姨,这鞋怎么卖的?李若琴扬声问。

    “五十块。售货员眼皮都没抬一下, 继续看着言情小说嗑瓜子儿,瓜子皮儿吐了一地。

    “呀,这么贵啊!银铃吐了吐舌头, 赶紧把鞋放回柜台上。

    “咱们买也别在这儿买,我舅舅在城里供销社上班,等让我妈给问问,看看他们那儿能不能买到?没准儿更便宜呢。李若琴家条件不错,还有在城里上班的亲戚,你们几个等会儿,我去买点儿瓜子儿咱们吃。 

    “这鞋真漂亮,要是穿上肯定特舒服, 你说穿这鞋走方阵是不是肯定压别的班一头?安岚嘻嘻笑着说。

    五月看着银铃的神色有些为难,赶忙说: 这鞋是不是有点贵啊,咱们再看看别的吧。 

    “我觉得也是这种好。何丽莹插话道, 咱们既然统一服装,就要穿得比别人漂亮才行,其他班里肯定是校服白球鞋。咱们要是穿黑裤子,白衬衣,搭上一双旅游鞋,是不是更好? 

    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脑子里想着何丽莹描述的画面,银铃不得不承认她说得确实有道理。

    可是,这件事要怎么跟家里说呢?银铃和大家在路口分了手,费力地蹬着那辆破旧的自行车赶回家,回家还有一堆事儿等着她呢。银铃的爸爸已经快五十岁了,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没有别的手艺,只能天天下地干活儿,或者给人打打短工挣几个钱;妈妈身体不好,常年医药不断,但是为了两个儿女,却也一直撑着身子种下两亩棉花,盼着能换来点儿零花钱。银铃姐弟俩从小就懂事儿,一放学就先帮着家里干活儿,喂鸡喂猪, 赶鸭子做饭,直到一家人都吃完饭才能趴在饭桌上写作业。

    银铃匆匆地赶回了家,家里静悄悄的, 爸妈下地都还没回来,小弟也不在家。她扯过几把野菜,咣咣咣地剁碎,掺上玉米面、麦糠,搅和均匀,舀给了哼哼唧唧的小猪们吃,这可是一家人过年的指望。然后又抓了几把碎米,舀了清水,喂了鸡。

    灶膛里的火苗烧得旺旺的,银铃有些呆住了,旅游鞋的事儿一直在她的心里堵着。她是班里的文娱委员,唱歌、运动一直是她的强项,也是她的爱好,在操场上飞奔起来, 放开嗓子唱上一曲,就能让她觉得快乐,参加运动会、走方阵她自然要带头。

    可是,看着自家低矮的屋子、黑黢黢的墙壁,看看自己脚上已经快磨破的布鞋, 银铃的心沉了下来。五十元,对自己来说真不是个小数目,而且刚刚开学交完自己和弟弟的学费,现在怎么开口跟爸妈再要钱买鞋啊?

    或者干脆跟老师说自己不参加了吧,可是要怎么去跟老师解释这个原因呢?要不就说自己扭了脚,摔了腿,不能参加了?可是, 银铃眼前又闪过那双漂亮的旅游鞋,她确实也是喜欢那双鞋,真的想要的啊。

    一股深深的无力感笼罩在银铃瘦小的肩膀上。

2

    李若琴办起事来风风火火,第三天下午就带来了回信,这种旅游鞋有两款,男款是蓝色装饰,女款是红色装饰,她舅舅找关系给的内部价,如果能要二十双的话,每双鞋就能给便宜十块钱,已经是极大的优惠力度了。安岚和何丽莹已经等不及嚷嚷着要李若琴快给买过来,男孩子们也没有意见,于是统一让李若琴的舅舅给带过来,定好了下周二鞋到交钱。一群人讨论得热烈无比,走起队列来也比平时整齐了许多,胸脯不由自主地挺了起来,口号也响亮了,昂头向上有了几分气势。班主任李老师站在操场边上暗自高兴。

    银铃却怎么样也高兴不起来,虽然是少十块钱,可是四十块对她来说还是一笔巨款。这几天她一直在纠结怎样去跟爸妈说这件事,怎样能找个好点的理由说服他们。可是一天拖一天,她还是不知道怎么能开口, 今天已经是周五了,到下周二拿不出钱怎么办?银铃的眉心拧了个疙瘩,平时喜欢也最拿手的跳绳游戏都提不起兴趣。她一个人站在大榕树下,看着满校园的同学们不知发愁地欢声笑语、嬉笑打闹,有一肚子的委屈却说不能说出来。

    “嗨。有人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银铃回头看,一张小脸笑盈盈地出现在眼前,却是五月。

    “你怎么了?怎么不一起玩儿了?是不是买鞋的事为难了?五月轻声问。

    “没有。银铃抬起头,掩饰地笑了一笑, 就是今天有点累,不想跳了。 

    “噢。五月不好再问什么,虽然知道银铃家生活很困难,但是她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女孩子,骄傲而又敏感的年纪,最不愿在别人面前提起自己的家庭情况,即使真正有困难也不愿意别人知道,不愿把伤口暴露在别人的面前。

    “买鞋的事有啥为难的?又一个声音在背后响起,一个男生从树后跳了出来,两只灵动的大眼睛叽里咕噜直转。

    “啊?你什么时候藏在那里的?五月吓了一跳,惊奇地问。

    “我俩就跟在你们后面了,看你俩藏起来说啥悄悄话,想吓你们一跳呢!猫总一脸狡猾,指了指身后的谢青阳。

    “青阳,你少跟他在一块儿吧,哪天给你带坏了。银铃个子稍高,抿嘴儿笑了一下, 于是点着猫总的鼻子说。

    “谁带坏谁还不一定呢。别看他学习好, 其实满肚子坏水儿,跟我在一块儿是接受思想品德教育来了。绝对只能学好不可能学坏。猫总不服气地挺起胸。

    “你俩在说什么?这么神秘?商量运动会的事儿呢?青阳也有些好奇,看向五月。五月摊开手,看了看银铃,意思是你问她吧。

    银铃心虚地转过头,想着找个什么理由, 却一时想不到,于是揪了片树叶在手里,你们两个男生,怎么总跟在女生身后跑?还总想打听我们的事儿,啥意思啊?说着,把树叶揉成团打到猫总手上。

    “我俩不是想着你们有啥为难的事儿, 能帮帮忙嘛。猫总说,马上买鞋要交钱了, 虽然咱不走方阵,可咱俩一桌,我不光要关心咱们班里的大事儿,还得关心同桌,你说是不是?我俩这是觉得你最近心情不好,觉得你可能在为买鞋的事儿犯愁,所以想过来帮帮你嘛! 

    银铃的脸霎时变得通红,语气也硬邦邦的,谁为买鞋的事儿犯愁了,我家条件再差也不缺那四十块钱,没事多管管自己的学习,少在那儿胡琢磨。然后甩了甩齐耳短发, 转身走了,秋日的阳光里,她鲜艳的红色上衣刺得人眼睛生疼。

    “你看你又说错话了吧。青阳轻轻拍了拍猫总的肩膀,把人气走了。 

    “我没说错话啊。猫总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不是看她有难处想帮个忙吗? 唉,女人真是小心眼儿。 

    “银铃不想别人知道她买不起鞋。五月看着她的背影,轻轻叹了口气,怎么能帮帮她呢? 

    “不是还有几天才交钱吗?青阳想了想说:五月,你是女生,有啥事你俩比较好说话,你先注意看她最近有啥行动。有情况随时告诉我俩,咱们随时碰头研究对策。 

    五月疑惑地看着他,青阳调皮地眨了眨眼,胸有成竹的样子让五月莫名其妙地相信了他。

    晚上,银铃早早地收拾好饭桌,摆上简单的晚餐。看来爸妈今天心情还不错,爸爸难得地拎出藏在立柜里的酒瓶子给自己倒上了二两白酒,妈妈还炒了两个鸡蛋加菜。一家人难得坐在灯下吃顿团圆饭。

    “爸、妈。银铃鼓起勇气,我们下周开运动会,老师要统一买鞋。银铃的声音有些慌乱,饭桌上的气氛仿佛凝滞了,银铃更加紧张得不敢抬头看爸妈的脸色。

    “多少钱?爸爸的神色黯淡了下来, 夹起一口鸡蛋放进嘴里。

    “……二十。银铃看了一眼爸爸, 把要说出口的话又咽了回去,然后低下头捧着饭碗一动不动。

    “后天就是集,等我抓两只鸡到集上去卖了,咱再交啊。妈妈叹了口气,敲打着酸疼的左腿说。

    “什么鞋要这么贵?!爸爸难得的没有发脾气,只是一口气把酒倒进嘴里,然后把酒杯重重地墩在饭桌上。

    银铃觉得脸上发烧,鼻子也酸酸的,赶紧端起碗挡住脸,眼泪唰唰地流了出来,和着饭大口大口地吞进肚子,咸滋滋的。

    可是只有二十元钱,还差二十可怎么办呢?银铃把钱紧紧攥在手里,手心里的汗把钱都浸湿了。能从家里要到二十块钱,已经是极限了,可还是不够啊。银铃的心里开了锅一样,滚烫得难受,懒懒地趴在课桌上。

    “银铃同学,帮个忙啊。青阳坐了过来, 笑呵呵的。

    “什么事儿?银铃赶忙坐直身子,把钱塞进口袋里。

    后桌夏五月趴在桌上,端着一本书挡在自己的眼前,紧张地看着他俩。青阳不露痕迹地冲五月微微点了点头,然后一本正经地说,有这么个事儿,我堂姐前阵子买了一双旅游鞋,就是跟咱们走方阵穿的那个一样的;可是她穿了几天,觉得自己穿着不好看, 不喜欢那个样子,又看上了双新鞋,可是手头的钱又不够了,非找我来要钱。我哪有啊, 这不我替她想了个办法。青阳依然笑眯眯的,不紧不慢地说。

    “什么办法?银铃还是提不起精神, 漫不经心地问。

    “我跟她说啊。青阳凑近银铃说,让她把鞋转卖出去,这样既能把不喜欢的鞋处理了,又能有钱买新鞋,一举两得,多好的事儿!你说有没有道理? 

    银铃好像想到了什么,注视着他,青阳继续说:她知道咱们要开运动会,非让我替她处理掉不行,我哪有那工夫啊,要不是我姐,我才懒得理她呢。这不就来跟咱们文娱委员求救来了嘛!你看咱们班哪个女同学能发发慈悲,把她这双鞋给收了,就当救我一命了,要不然我连家都回不去了。青阳冲她做个鬼脸儿,可怜兮兮的。

    “她要多少钱?银铃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盯着青阳慢慢地问。

    “二十,不会太多了吧?青阳表现出几分紧张,我怕卖不出去。 

    “二十。银铃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又赶忙问,她穿多少号? 

    “三十四?后面夏五月比出四根手指, 青阳不确定地说,好像差不多,她个不太高, 脚小。 

    银铃只觉得有一股大大的幸福感包围了自己,生怕这件事是假的,是青阳跟她开玩笑的,她恨不得立刻就拿出钱买下青阳说的鞋子,可是理智告诉她还要保持矜持。

    “你明天把鞋拿来看看,我给你去问问有没有人要。银铃绷着脸,故作平静,心里却豁然开了一扇窗,整个人霎时轻松了几分,一丝小小的喜悦从心底钻了出来。

    “是。青阳应声说,黝黑的眼睛亮闪闪地放光,他把手背在身后冲着夏五月比出了成功的手势。五月笑了,悄悄地竖起了大拇指,心里暗暗钦佩青阳真的想出了一个好法子。

    第二天,青阳把一个崭新的鞋盒交到了银铃手里,拿走了银铃的二十元钱。三个人远远地藏在树后,看着银铃满是惊喜的神色, 三人相互击掌然后快活地笑了。

    猫总掏出兜里皱皱巴巴的五元钱不情愿地交到青阳手里,这可是我半年才攒下来的,你小子记得还啊! 

    “还什么还?这是帮你行善积德,你还得谢谢我呢。青阳轻快地笑起来。

    五月微笑着,看着越来越远的艳红上衣和雪白的旅游鞋,在十月的艳阳下走出一幅俏丽的青春画卷…… 

(未完待续……)

 


 

(发表于《参花》2020年,6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四章) 下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二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