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长篇:灼灼青阳(第四章)
2020-07-15 10:10:49 来源: 作者:李泽军 【 】 浏览:34次 评论:0
12.5K

第四章 野茄子

1

    俗语说“夏忙半个月,秋忙四十天”,农村里最忙的就是夏收和秋收。夏收的时候抢收抢种,麦熟不等人,真是与天夺食,家家户户都是

    男女老少齐上阵,地里场里摸爬滚打十几天,简直能脱下一身皮。秋收虽说也是忙,但是几十天的时间里,各类作物拉开溜的收获,总能给人一个喘息的时间。先是谷子,再是玉米、芝麻和各种豆子,红薯要等到霜降前才收;还有让孩子们最头痛的棉花,要从九月初开摘,到十月正喷,再把棉花棵子起回晒在房前屋后,让太阳把每一个棉花都晒开,抻出的棉花经过处理就变成冬天身上温暖无比的妈妈牌棉衣,剩下的光杆棵子也不能浪费,是妈妈们做饭最喜欢的柴火。

    秋收对大人们来说依旧忙碌,但是对孩子们来说却更像是一场狂欢。就算是跟着大人下地收秋,精力旺盛的他们也总能在休息的时间找到一些属于他们的乐趣。跑去邻家地里偷着挖几个红薯;谁家的葵花长得好掰下一个大花盘藏在衣服里;那边地里有棵山楂树偷摸摘下几个,酸得口水直流也要一气儿吃下去;最惊喜的就是田间地头突然发现一株大大的野茄子(学名,龙葵),这是孩子们最喜欢的零嘴儿。

    野茄子全身碧绿,顶着黄白色小花儿,绿色、紫色的小球球小伞一样挂满枝梢;果实要吃紫色的,酸酸甜甜,比糖块儿还好吃,要是不小心吃进一粒绿色的,会苦得你嘴巴都黏在一起,口水都吐不出来了。

    猫总和青阳在地里用玉米秸秆搭起了一个帐篷,两个人正窝在帐篷里吃着野茄子侃大山,猫总的脸上吃得紫一片青一片,花花绿绿的。这几天他在青阳家借宿。猫总的妈妈是南方嫁过来的,娘家在几千里地以外的广西荔浦,前几天舅舅打电报过来说姥姥身体不好,想女儿了,于是猫总妈妈和爸爸也顾不上收秋,收拾几件行李就带着还没上学的弟弟踏上了南去的火车,临行前让猫总去奶奶家住,可这对猫总来说可是一个无拘无束、放飞自我的好机会。正好赶上国庆放假,他告诉奶奶要去同学家补习功课,干脆跟青阳挤到了一块儿。平婶子人好脾气好,平时也喜欢青阳这个小同学,现在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就让他留了下来。

    “咦,马上八月十五中秋节了啊。”青阳想起了什么,“中秋节你爸妈还回不来?”

    “我妈走的时候说,路上要走三天,到了至少得待几天,回来再三天,哎,怎么也得过了中秋节了,连我的生日都错过去了。”

    刚刚还兴高采烈的猫总情绪低落了,抽出一根玉米秆敲打得帐篷哗哗直响。

    “中秋节有啥意思?不就是吃月饼吗,那东西齁甜齁甜的,吃多了牙疼。”青阳假装没注意猫总的情绪继续说,“你姥姥家那么远啊?你去过没有?那里好玩儿吗?”

    “上次我妈回去带我一起去,那时候我才七八岁,火车坐了两天,两边什么都看不见,就记得晃得我头晕。那边比咱们这边热多了,山特别多,一层一层的,路可不好走了,可是他们谁也不带我去山上玩儿,而且听不懂他们说话,据说是客家话,叽里咕噜的,我妈一跟他们说话就跟英语老师讲课一样。”猫总有些惆怅。

    “英语老师讲课啥样,你说两句听听。”青阳笑了,“还说人家老师讲课不好,你看你一书的古德毛宁,好啊有,乃司徒谜题有……都是些啥玩意儿啊?”猫总想起英语书上的鬼画符也是扑哧一声笑了,把青阳按住一阵好打。青阳赶忙双手抱头,求饶说,“猫大人,小人错了,不该取笑您,您大人有大量原谅小人这一次吧。”猫总不管不顾一脚踢到玉米秸做的墙上,帐篷霎时倒了下来,一时间尘土飞扬,秸秆乱飘,把俩人直接埋在了下面。

    等他俩扒开玉米秸秆从下面爬出来时,都是满脸尘土,衣服上沾满了玉米叶碎片,各种草屑,像两只刚从五行山下逃出来的野猴子。两个人对看了一眼,大笑起来。年少时可能就是这样吧,总会有些愁绪不经意地飘到身边,但是能有好友相伴,即使再大的愁绪也会消散。晚饭依旧是主食加稀饭,清炒了一把扁豆角,紫皮茄子蒸得软软的点上几滴香油,再加上几瓣腌得流油的咸鸭蛋,把俩人吃得腰都快直不起来了。

    农家的夜晚总是很安静,蛐蛐儿、蝈蝈儿各类小虫子趴在墙根儿下面不住嘴儿地叫着。夜色青明如水,疏疏朗朗的,月亮不紧不慢地爬上墙头,再爬上树梢儿,伴着几颗星星,整个墨色的天空就是她漫步的场所。

    电视早早地没了节目,只剩下“谢谢观看”几个字。猫总打着哈欠钻进了被窝儿。一会儿,青阳听着他没有了动静,就把头蒙进被子里,打开手电筒,悄悄抻出一本《孤星传》,再次读了起来。对青阳来说,这是他读到的第一本武侠小说,叔叔过年回老家时带来的,青阳一见就喜欢上了,恳求了很久,叔叔才把书送给了他。青阳万分爱惜,精心地包上书皮,请爸爸饱蘸浓墨,大笔写上了“孤星传”三个字。书里的情节他已经背得滚瓜烂熟,像每个爱做梦的少年一样,他幻想着自己能像书里的主人公裴钰一样,身负血海深仇,能够遇到各种奇遇,独占鳌头;也幻想着能有吴鸣世那种生死之交,一起出生入死,鲜衣怒马,闯荡江湖。月亮已经悄悄移过中天,青阳沉浸在故事中无法自拔。

    突然,他好像听到了一阵低低的抽泣声。

    青阳关上手电筒,把头探出被子,借着清晰的月光能看清楚,是猫总。就见他头蒙在被子里,身子一抽一抽的,抽泣声就是从被子里传来的。哭了一会儿,就见猫总从被子里探出头来,然后坐起身子发愣,嘴里嘟嘟囔囔不知说点什么。青阳心想,这小子怎么回事,不会梦游了吧?

    愣了一会儿,猫总看了看青阳,青阳赶忙闭紧眼睛,装出一副熟睡的样子,嘴里还轻轻地打起呼噜。

    猫总放了心,忽的拽过自己的书包,借着月光,翻出了一个本子和一支笔,扯下一张纸写了两句什么,又摇摇头,像是不满意团了扔到地上,又写一张还是不满意,再团了扔到地上……青阳听着他的动静,心里痒痒的,琢磨着他是不是在写情书啊,心里觉得好笑,真想睁眼看看他在干什么,又不敢打扰到他,只能继续装睡。

    折腾了好一会儿,猫总终于写好了一张,读了几遍看起来很满意,才精心地把纸折好夹在书里,放心地躺下再次睡着了。青阳又忍了好一会儿,听着猫总那边打起了小呼噜,才轻轻地出了口气。

    睁开了眼睛,他蹑手蹑脚地溜到地上,捡起一个纸团,是用铅笔写的,借着月光很费力地才看清楚,是什么“兹(此为猫总错别字)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再捡起一个打开,却是一首歌词,“在那遥远的小山村,小呀小山村……”;青阳的眉毛又拧在了一块儿,看着熟睡中的猫总,明白了,猫总这是想妈妈了啊!

2

    周三下午的体育课上,体育老师胸前挂着铜哨子,威风凛凛地站在操场中间,大声喊着:“后面的那几个,没吃饭吗?再给我快点儿!八百米要照你们这样跑下来,就别想及格了!不想上高中了吗?!最后一名的给我加做俯卧撑啊!”

    二百米的环形跑道上,三十来个学生拉开了长溜儿,最前面的已经接近了终点,几个女同学落在最后面,已经跑不动了,咬牙切齿地一步一挪。五月觉得胸口像要裂开了似的,眼前好几颗小星星在晃来晃去,嗓子里火烧火燎的,腿上像缠住了棉花似的,每抬一下都像有几十斤的铁块坠着。

    青阳和几名男同学轻松地越过了终点线,看到她们几个艰难前行的样子,相互使了个眼色,趁着老师回去拿器材,又溜回跑道上,两个架一个,一阵风地把她们撮过了终点。

    “慢慢走走,别停下,要不然会受不了的。”银铃跑过来扶住五月,架着她在操场上慢慢溜达。好一会儿,五月才觉得心跳得没那么厉害了,呼吸也顺畅起来,脸色也逐渐恢复了正常。

    “真是要了命了,考试怎么考啊?”五月几乎要哭出来了,中考前有体育测试,八百米是必考的内容。看着简单,可是上场一试才知道这八百米跑下来这么难啊!

    “没关系,咱们这才初一,到中考还有两年呢。”银铃安慰她说,“你多运动运动,少在屋子里闷着看书了;平时没事早点起床,去外面跑一圈,很快就能跑下来。”

    “我最不喜欢跑步了,偏偏还考什么体育!”五月哀号着。

    “没事,没事,我陪你啊!”银铃笑着安慰她。

    “还有我呢。”安岚也在一旁慢慢溜达着,满不在乎地说,“我比你跑得还慢呢,我都不犯愁,你有啥好愁的?”

    青阳在旁边插话道:“安岚,你这是五十步笑百步啊。有啥可自豪的?”安岚气呼呼地看他一眼,“怎么哪儿都有你啊?”把跑完八百米的疲惫扔到一边,追着青阳满操场跑。

    今天体育课安排的是立定跳远,女生要一米四,男生要一米五五才能达标。老师讲授了立定跳远的基本规则和动作要领,就把同学们分成了几组让大家自行练习,青阳、五月、银铃、安岚、大小志分在了一组,猫总被分在了其他组里。大小志是孪生兄弟,一个叫洪大志,一个叫洪小志,俩兄弟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都是细眉长眼,小平头,敦敦实实的,大家习惯把他俩连在一起称呼。

    大志画好了起跳线,小志和青阳用米尺拉出了一米四和一米五五两道杠。银铃像只灵活的小燕子,身体拔得高高的,直接一越,跳过了一米五五,落地时轻飘飘地几乎听不到声音。

    “银铃跳得真棒!”五月和安岚高兴得直拍手,“比你们男生跳得都远!”

    “来,我试试!”大志丢掉了手里的木棍儿,站到了起跳线前,运了半天气,双腿直着跳了出去,落地时腿一歪,差点儿栽倒在地上。三个女生看着笑成一团。立定跳远相对来说还比较轻松,大家很快掌握了动作要领,轻轻松松地跳过来跳过去。就连身体最不协调的安岚,也能踩到一米四的线,只要多练习几次,过关肯定没问题。

    趁着大家玩儿得高兴,青阳把五月和银铃叫到了旁边,把猫总的心事告诉了她们。五月抬头看看天空,农历八月正是这里一年中最好的时节,天空蓝得像面镜子,清高深远,几朵絮状的白云挂在蓝天上,不时刮过几丝凉风,撩起了齐耳的发丝。

    “你的意思是想给他过个生日?”银铃奇怪地问。

    “我就是想跟大家商量一下,这个事该怎么办?今年他年满十二周岁,如果爸妈在家里怎么也会给庆祝一下的,现在他家就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地没人给过生日,多可怜!”青阳解释道。

    十二周岁生日是人生当中的第一个本命年生日,相当于孩子迈出了成年的第一步,在当地的习俗中对孩子的第一个本命年生日是很重视的。有些信守传统的人家会在孩子出生的时候给他挂上长命锁,特别是有些男孩子会在脑后留个细细的小辫子,到十二周岁生日的时候才会把锁摘下来,剪掉小辫子,热闹地办一次宴席来祝福孩子的成长。虽然现在很多习俗已经遗失了,但是一般人家在孩子十二周岁生日的时候也会擀上一碗长寿面,做上几个像样的菜,来给孩子庆祝。

    “他的生日是哪天?”五月问,远处的猫总毫不知情地在跟人追跑。

    “八月十三,正好是周六,只有两天的时间了。你们想想有什么办法没?”青阳急切地问。

    “我觉得没问题,”银铃爽快地说,“不就是过生日吗?我会擀面条儿,给他做顿长寿面就行了呗。”

    “光做面条简单了点儿,马上中秋节了,咱们也借着他的生日在一起过个节吧。”五月细细地想了想说,“咱们三个人少点儿了,再叫上几个人,分头安排一下。具体的该怎么弄,咱们还得好好商量商量。”

    …………

    “你们三个在那儿干吗呢?”安岚喊起来,“马上下课了!”

    “就来,就来!”银铃拽着五月跑了回去,青阳独自在后面不紧不慢地溜达着。周六快中午了,猫总却孤零零地走在路上,远远近近的人家屋顶都冒出了炊烟,饭菜的香味儿直往他鼻子里钻。可他现在却一点吃饭的心思也没有,憋着满肚子的怒气。

    这个谢青阳不知道抽什么风,一大早晨起来就不给自己好脸色看,言语上处处挤对自己,不就是一本什么《孤星传》的武侠小说嘛,结果他宝贝成那个样子,连摸都不让摸一下。连平时向着自己的平婶子,今天也不知道咋回事儿,也是向着青阳在说话。猫总瞬间有了寄人篱下的感觉,鼻子酸酸的,抓着书包就跑出了青阳的家,身后却连有人留他一下都没有。

    “男儿有泪不轻弹。”猫总是真的委屈了,眼泪一直在眼眶里打转,却强忍着不让它掉出来。路旁一株野茄子,半紫半绿的,猫总顺手把它拔了起来。中午没饭吃,就拿这个当饭吧。

    他背着书包,灰扑扑地回到自家门前,发现门没锁,难道是奶奶过来了?他扬起嗓子喊,“奶奶!奶奶!”院子里静悄悄的,没人回答。几天没回来,家里还是平常的样子,几只芦花鸡关在鸡圈里咕咕咕地叫着,丝瓜架、黄瓜架垂下长长的绿荫,几株美人蕉顶着红红的花冠在阳光下招摇。奇怪的是,屋顶的烟囱里还不时地冒出几缕炊烟。

    猫总添了一些好奇,推门进了屋,只见堂屋的圆桌上,摆得满满当当,金黄的炒鸡蛋,碧绿的炒丝瓜,油亮的花生豆,嫩白的水豆腐,桌子正中间是一盆西红柿鸡蛋卤子,各种菜码一应俱全。灶膛里的火还烧着,锅里的水呼呼冒着热气,橱柜上放着几盘手擀面,不粗不细,卖相正好。

    “谁在家啊?是妈妈回来了吗?”猫总更奇怪了,难道是爸妈没有告诉他,提前回来了,想给他个惊喜?

    “生日快乐!”“Happy Birthday !”伴随着欢呼声,忽的一群人从里屋跳出来,把猫总围了起来。

    猫总吓了一跳,野茄子和书包都掉到了地上。他仔细一看,竟然都是自己的同学,青阳、五月、银铃、安岚、大小志、远方、若琴、丽颖,十来张熟悉的面孔满溢着真诚的笑!

    “你们?”看到青阳,他仿佛明白了什么。

    “啥都不用说了,大家来给你庆祝生日的。”青阳搂住他,用力地拍了两下,“生日快乐啊,兄弟!要不是我想办法把你赶回家,你能有这么大的惊喜吗?为了你我可是故意扮黑脸儿,做了多大的牺牲啊,就连我妈那儿也是提前说好的,要不然早就露馅儿了。”青阳一脸得意。

    “哦,原来这一上午你们是故意骗我的啊!”猫总想了想,狠狠地捶了他一拳。

    “你有什么牺牲?真正辛苦的可是我们女同学啊!”李若琴把他挤到旁边,“面条是银铃擀的,菜是我们洗的,五月负责炒的,有你什么功劳!”

    “是是是,女同学们辛苦了,劳苦功高!”青阳赶忙说,男同学们都笑了起来。

    “你们!我真是太高兴了!”猫总终于搞清了状况,看着大家,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忍了许久的眼泪不听话地要往下流,赶紧抹了抹眼睛。

    “来来来,看看我们给你准备的蛋糕!”大志赶紧拉住他,“听若琴说,人家城里人过生日要有生日蛋糕,咱们也没处去买,就让小志从我奶奶那儿拿了几块儿槽子糕。你凑合当蛋糕吃吧。”小志端着蛋糕盘子,递到了他面前。

    “快尝尝!”大家起哄说,“猫总今天也洋气了哈,能吃到生日蛋糕了!”猫总感动地拿起一块儿放到嘴里,用力咬下去,就听嘎嘣一声,牙差点儿硌掉了。他捂着嘴,指着槽子糕,说不出话。

    “这是啥时候的蛋糕了?”青阳也拿起一块儿放到嘴里,同样嘎嘣一声,疼得他皱起了眉。

    大小志相互看了一眼,小志搔搔头,“好像是过年那时候亲戚送来的,奶奶舍不得吃,藏在柜子里了……”

    “哈哈哈……”大家笑了起来。猫总也笑了,他捡起地上的野茄子递到大家面前,

    “咱们吃不上城里人的蛋糕,城里人也吃不到咱的野茄子啊!咱们野茄子就面条更洋气!”

    “猫总说得对!”大家齐声鼓掌,小院里霎时热闹起来。

    普普通通的野茄子,不光给少年们的年少时光增添了色彩,也让这顿生日面有了不一样的滋味儿;少年们的友情啊,就像这野茄子一样,酸酸甜甜的,却也夹杂着属于自己的青涩的味道……

(未完待续……)

 

(发表于《参花》2020年,7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五章) 下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三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