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长篇:灼灼青阳(第五章)
2020-07-22 16:29:45 来源: 作者:李泽军 【 】 浏览:16次 评论:0
12.5K

第五章 逍遥游

1

    最近,班里悄悄地兴起了一股武侠热,各类武侠小说在课桌与课桌之间交换翻转,陈家洛、郭靖、楚留香、练霓裳……各路英雄似乎一下了降临到了这个小小的课堂里。

    不管课上课下,大家聊的说的也不外乎是什么激战光明顶、七剑下天山、绝代双骄,一时兴起也许还会比画两下降龙十八掌、九阴白骨爪之类的绝世武功。

    作为班里最早接触武侠小说,也是一手把武侠小说引进教室的谢青阳,隐隐成为班里武侠界的领军人物。他脑子聪明,看书快,几乎是一目十行;记性好,所有情节都烂熟于心,说到哪里都能信手拈来给你讲个清清楚楚;因为有个在外上班可以给提供书源的叔叔,他的武侠小说拥有量也是最多的,班里的一大部分武侠小说都是从他那儿传出来的。于是大家都称呼他为“谢大侠”。

    谢大侠虽然热情,也乐于帮助别人,但是对于书他有一种异于常人的偏爱,他给自己定了“三不借”:爱惹事儿的不借,不爱惜书的不借,女同学不借。前两条听来还有些道理,但是这第三条却让人有些哭笑不得。

    很多女同学来他这儿借书,都是碰壁而回。猫总问过他为什么会定下这么条规矩,青阳看着他笑了笑,有些骄傲,又有些意味深长地说:“孔夫子他老人家说过,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近之则不逊, 远之则怨。”

    “什么小人、女子,近呀远呀的。”猫总一头雾水,“听不懂,就直接说女的事儿多,麻烦呗!”

    恰巧银铃经过,听了个满耳,她一拳擂到了猫总肩膀上,“敢说我们是小人,你胆儿肥了啊,李志军,现在不光是上课偷作业,还敢在背后诋毁我们女同学了啊!”

    猫总看是她,仿佛是耗子见了猫,连句话都没还,一溜烟儿地跑出了教室。银铃喊着,“你别跑,站住!”跟在后面也追出了教室。

    青阳自自在在地趴在桌上,额头抵着桌面儿,抽出那本情有独钟的《孤星传》,继续回味。马上期中考试了,老师为了让大家好好复习,音乐美术之类的副科都改成了自习,下节课又可以自由一堂课了。

    “青阳,”有人轻轻地叫了一声,青阳的鼻尖似乎嗅到了一股别样的清爽味道,抬起头才发现五月站着眼前。

    “你的武侠小说借我一本,行吗?”五月问。

    “哦……”青阳犹豫了,想起自己定的那第三条规矩想拒绝,又觉得五月应该不同于其他的女生,这条规矩对她似乎不能适用,就问“你想看哪本?”

    “嗯,我想想啊,《射雕英雄传》《雪山飞狐》《天龙八部》《绝代双骄》《楚留香传奇》……这些我都看过了。”五月掰着手指头,一本一本地数着。

    每数一本,青阳的讶异就加深一分,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文文静静,老师一直夸赞的好孩子竟然也会看这种书,而且看了这么多。

    “你也喜欢看武侠小说?怎么会看了这么多?”青阳感兴趣地问。

    “还可以吧,虽然有些不是很喜欢,但是没书看会更难过。”五月歪着头想了想说,

    “我们能看的书太少了,除了作文书我不知道还能看什么了。”

    “你看武侠小说不怕家里人知道吗?”青阳挑了挑眉,继续问。

    “怕啊,哪敢让家里知道我看武侠小说,我爸知道了不得打死我。”五月吐了吐舌头,然后轻笑着说,“我都是把武侠小说夹在课本里藏起来,趁他们睡着了,打手电偷着看。”

    “原来不只是我这么做啊!”青阳笑起来,看着五月的眼神多了一些欣赏,“以后可以多交流经验啊!”然后又钦佩地说,“你看过的书可真不少了,我这儿也没有你能看的了,都借出去了啊。”

    “噢。”五月有些沮丧,“那算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回去做题吧。”看着五月失望地转身要走,青阳的心软了,冲口而出,“等一下,我这儿还有一本,”说着他抽出了那本《孤星传》,几乎在同一时间就后悔了。想收回,可是已经晚了。

    五月抢先一步把书抓在手里,两只眼睛灼灼放光,连连说,“谢谢,谢谢。”

    “你,轻点儿啊。”青阳盯着宝贝书,微微皱着眉,轻声嘱咐着,“这本书我可从来没有借给过别人,千万千万不能弄丢了,也别弄脏了,更不能折角,乱写乱画啊……”

    青阳絮絮叨叨地说着,恨不能拿把刻刀把注意事项刻到五月的脑子里。直到上课铃响了,五月抱着书逃回了座位,青阳才悻悻地停下,盯着五月的背影心里计划几天能把书要回来。

    第三天是期中考试的日子,大家接受了升入初中以来的第一次考试洗礼。考试成绩发下来的时候可真是几家欢乐几家愁,托着成绩单,有高兴的,盘算回家怎么去讨赏;自然也有垂头丧气的,琢磨着是改个成绩还是找个什么借口逃避一场爸妈齐上阵的男女混合双打。

    青阳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两只手一直在颤抖,他睁开眼又闭上,试了好几次都不能接受,这竟然是自己的成绩!数学、语文、英语三张试卷,76、68、60 这几个红彤彤的数字看在眼里刺得人想流泪!怎么可能?!从小学到初中,自己可是一直名列前茅啊,不敢说包揽第一吧,但是前三名里肯定有自己的位置!可这次是怎么回事呢?

    顾不上理会旁边同学的指指点点,窃窃私语。青阳不死心,把三张卷子从头到尾仔仔细细又查了一遍,期盼着是老师一时手滑或眼花给判错了。可是,核对了好几遍,却是一分也没有少算。他灰心了,瘫坐在椅子上,失神地看着前方,脑子里一片空白,讲台上班主任李老师说的什么却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

    好不容易挨到了放学,青阳垂头丧气地收拾好书包,也没有同别人打招呼,自己骑上车就回了家。回家的路还是那一条,可是平日有趣的风景此刻看来却全都失去了趣味,他没有兴趣去追赶前面悠然的老牛车,也没有兴趣再去路边的红薯地里刨一下人家遗落的红薯。似乎十几年来的快乐源泉,人生的骄傲在这一场考试里输了个七零八落。

    “青阳,青阳,你等一下!”身后忽然传来一个女同学的声音,青阳停下了车子。夏五月风风火火地追了过来,平日里四平八稳的女孩子此刻顾不上土路的颠簸,把车子骑得像飞一样。

    “我追了你好久了,喊你都听不到!”虽然已是深秋时节,可五月的脸红扑扑的,呼哧呼哧喘着粗气,几缕头发都被汗水打透了,贴在前额上。

    青阳不说话,静静地看着她,她这次又是班里前三名,这个从小跟自己一直争到大的女孩子,为什么还是这么优秀!想起自己可怜的成绩,一股怒气夹杂着羞愧悄悄地从心底泛起。为什么啊?!

    五月丝毫没有觉察,抬手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水,愧疚地看着青阳,“对不起啊,青阳,你,你那本书,我给弄丢了……”

    “弄丢了?!怎么会丢了?!”青阳忽的瞪大了眼睛,愤怒地盯着五月,眼里几乎要冒出火来。自己视为心肝宝贝的书被弄丢了,这个消息带来的打击丝毫不亚于这次失败的考试成绩。

    “我,不好意思啊,那个安岚非要借去看看,我说了半天也没用,她愣给拿走了,然后借给她表哥了,后来就不知道被谁给拿走了……”五月越说声音越小,“青阳,真对不起,我没有想到会弄丢,如果早想到,我肯定不会借出去的!”

    青阳冷冷地看着她,各种愤怒的念头、压抑的情绪像一头巨兽在心里咆哮着,冲撞着,几乎要冲出来碾碎眼前这个柔弱的女孩子。

    五月看他不说话,更加惭愧,怯怯地从兜里掏出十元钱递到他眼前,眼睛里蓄起了晶莹的泪水,“对不起,我不该把书弄丢了,我也不知道去哪儿买,赔给你钱,你再想办法买一本好吗?”

    青阳看着五月和风中颤抖的十元纸币,真想狠狠地质问她,又想痛快地骂她一顿,可最终他却什么都没说,夺过那张纸币,细细看了一眼,然后狠狠地把钱撕了个粉碎,扬手扔向天空。

    五月看着那些花花绿绿的碎片纷纷扬扬,随着寒风飘散在深秋的田野里……

2

    入夜,小村庄里一片寂静,青阳家的战火却是逐渐升级。

    青阳爸爸本来不爱喝酒,可今天迈进家门时却已经有了几分醉意。村里有人嫁女儿,他去给帮了几天忙,却不过情面给人硬拉着灌下去了一杯二锅头。

    当看到青阳的成绩时,酒劲儿一下子涌了上来,青阳爸爸的脸涨得紫红,额头上暴出几根青筋。他曾经也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好学生,脑瓜好使,成绩在整个公社都拔尖儿。偏偏生不逢时,高中毕业后只能扔下书包扛起锄头干起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活儿。好不容易盼到恢复高考了,青阳爸爸重新捧起了书本,废寝忘食地折腾了几个月,却被人通知上大学需要公社推荐,自己家没人没背景,一股子要出人头地的豪气被生生地折断了。

    虽然自己没能考上大学,可是眼看着儿子这股子聪明劲儿,青阳爸爸又觉得有了几分指望,把自己未遂的愿望全部压在了儿子身上,盼着儿子能鱼跃龙门,跳出这片黄土地。好在青阳争气,从小到大都是学校里的尖子,每次看着考试成绩,青阳爸爸都像吃了顺气丸,浑身通泰,连带着人前人后也多了几分骄傲。所以虽然知道青阳有骄傲、爱玩儿、看武侠小说的小毛病,但是因为没有影响到成绩,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今天借着酒劲儿,青阳爸爸终于开口了,一件件一桩桩地摆出来数落青阳的成绩下滑,不踏实,爱出风头,不懂得体贴父母等等。

    青阳站得直直的,双手插在裤兜里,仰着头,眼睛看着高高的屋顶,任凭爸爸在那儿唠叨,不知道听没听进去。成绩没考好,最难过的是自己,需要理解的也是自己,为什么一次考试的失利就能全部抹杀他以往所有的努力?!为什么好像整个世界都在跟自己作对?

    平婶子扎着手站在旁边,满脸惶然,不知道该劝劝哪一个。

    “谢青阳!你有没有在听?”看着青阳一脸的无动于衷,爸爸的火气腾地烧起来了,

    “你看你那是什么态度?!我是你爹!你小子现在翅膀硬了是吗?管不了你了啊!”青阳爸爸猛地站起身,却悲哀地发现儿子这几年长得快,个头儿已经跟爸爸平齐,而且有着继续向上生长的趋势。

    浓烈的酒臭气直冲到青阳的脑子里,他皱了皱眉,下意识地别开了头。下一秒钟,啪的一声脆响,左脸上已经狠狠地挨了一巴掌。青阳爸爸举着手,两眼布满血丝,呼哧呼哧喷着酒气,他从青阳的沉默和下意识的举动里看到了自己威信的动摇!

    平婶子惊呼一声,赶忙拉住了他的胳膊,心疼地看着儿子,说:“青阳,青阳,快给你爸道歉啊!别让你爸生气了!”

    青阳揉了揉红肿的脸颊,看着怒气中的爸爸和可怜的妈妈,一脸平静,“妈,我没错,凭啥要认错?!”

    “你没错?你没错?”青阳爸爸气得在屋里转了几个圈,“你小子学会顶嘴了!真是无法无天了!”

    看见平婶子跟在旁边,想起了什么,冲着平婶子吼道,“都是你惯的他!”说着,他一把推开平婶子,转身去了青阳屋里。就听一阵翻箱倒柜的声音,又是把什么东西扔到地上的声音。平婶子爬起来跟进了屋,大喊:“你翻孩子的东西干什么啊?你这是疯了啊!”

    一会儿,青阳爸爸抱着满满一摞书冲出来,猛地照着青阳甩过去,“看看,你满脑子里都是什么?天天看的什么东西?就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勾着你,让你都没心思学习了!”

    青阳看着满地的书,《碧血剑》《笑傲江湖》《绝代双骄》《白发魔女传》……爸爸咆哮的声音似乎都离自己远去了,封面上各色武侠人物好像都活了过来,从封面上走下来,围在自己身边,微笑着,诉说着,然后一个接一个向门口走去,消失在黑暗里,头也不回……

    青阳长吁了一口气,有一种斯人独憔悴的凄凉,也有一种虽万人已吾独往的悲壮……他默默地回到屋子里,一头扎到床上。

    青阳像往常一样,骑着车子出了家门。学校,是不想去了,去了感觉都没有脸面再见班里的老师和同学们;家,也不愿回去了,想着爸爸的狰狞和妈妈的怯懦,回去也是一种折磨。如果,能像武侠小说里的主人公一样去流浪江湖,身负绝世武功,身边好友为伴,一人一箫逍遥走江湖,那有多好……

    可是,江湖,又在哪儿呢?

    青阳蹬着车子漫无目的地转着,茫然无措,走出了家门才发现原来世界如此之大,天地如此之广阔,自己渺小得如同一只蚂蚁,惶恐、不安渐渐爬上了心头。

    从早晨到下午两点,青阳滴水未进,嘴唇都已经开始干裂了,头也有些发晕。这是到了哪里呢?此刻他身处的地方是一个镇子,比较起青阳的家乡而言已经可以称得上是繁华。街上有几家小店,卖服装、杂货;两处小馆子,不时有人进出,饭菜香味儿飘出老远。

    青阳不由自主地咽了口口水,停下车子,路旁一处门脸挂着牌子“太平镇理发馆”。哦,原来这里就是太平镇了,听妈妈说过,太平镇是外县的一处大镇,离家有百十里地呢,难道自己已经离家这么远了吗?

    摸摸口袋里只有前天妈妈给的两元钱,不知道能不能够一顿饭钱,也没有勇气去哪家店里问一下。又不知道接下来该去做什么,只能推着车在街上游走,身边行人来往穿梭,他们的口音跟自己家乡已经很不一样了,这让青阳更加无措,自己一个人能去哪儿呢?

    原以为自己的出走会是一场潇洒的旅程,却没有想到跟书中的描写完全不一样,哪里有什么奇遇,又哪里有什么贵人来相助呢?

    现在已经是下午了,家里应该已经知道自己没去上学的事了吧,妈妈不定该怎么着急呢,老师和同学们呢,有几个会关心自己的失踪呢?猫总应该算一个吧……各种混乱的情绪萦绕在心上,青阳猛地停下了脚步。

    路北有一处小小的屋子,竟然是家书店,店外贴着一张大大的画报,一个黄衫女子满脸幽怨,脸上滑下两滴泪水,正是自己最熟悉的画面——《孤星传》。难道,冥冥中自己真成为一颗孤星了吗?

    忽然,有人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是一个女孩子。青阳揉了揉眼睛,看看她好像认识又好像有些陌生。女孩儿扎着两个小扫把一样的辫子,上身穿着花格布的上衣,一条黑色条绒裤子,脖子里还围着一条鲜艳的红围巾。她朝青阳微微笑着,双手比画了两下,嘴里呀呀地说了句什么。

    “噢,是哑妹!”青阳忽然认出了这个完全脱胎换骨的女孩子,虽然只有几个月的时间,却怎么也跟记忆里那个瘦小、邋遢的哑妹对不上号。青阳想起来了,听说哑妹上班的那家针织厂就在这个镇子上。

    哑妹皱着眉看了看他,像是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青阳搔了搔头,咽了下口水,“我,我是今天放假,来这边儿玩儿。”

    哑妹笑了笑,拍了下他身后的书包,青阳的脸腾地红了,哪有放假出来玩儿带书包的?

    哑妹看青阳满身尘土,就不再追问,招了招手,带他进了路边的一家小馆子,青阳的肚子立刻咕咕咕地叫了起来。不一会儿,两大碗热气腾腾的烩饼端上了桌,青阳饿狠了,也顾不上热,抄起筷子狼吞虎咽,很快一碗烩饼下了肚。等放下碗才发现,哑妹一直看着他,根本没动筷,看他吃完了,就把另一碗烩饼推到他眼前。

    青阳有些羞愧,拿着筷子,挑起几根饼丝,想跟哑妹说什么,张了张口,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哑妹轻轻敲了敲桌子,青阳好奇地看着她,就见她用手蘸了水,歪着头在桌上写着什么,原来是歪歪扭扭的两个字——回家。

    见了很多同龄女孩子的手,当看到哑妹的手时,青阳的心还是狠狠抽了一下,因为多年的劳动这只小小的手上满布着划痕割伤,粗糙无比,像一株刚抽芽的小树包裹着苍老的树皮。哑妹,承受着多少生活带来的折磨啊!而自己呢,挥霍着家人的爱,浪费着自以为是的聪明,承受不了一点的挫折,还不知道天高地厚地离家出走。谢青阳,你简直是个混蛋啊!爸爸说得一点没错啊,原来真正错的人是他,原来这么多年来一直身处幸福却不知道幸福在哪儿的人是他啊!刚刚还像不知所措的迷途羔羊,突然之间有人给点明了方向,原来对现在的自己来说流浪只是一种暂时的逃离,而流浪最终的目的地还是回家。

    哑妹鲜艳的红围巾定格成了一幅风景,挥别了她,青阳踏上了回家的路,来时混乱的心逐渐变得安定,爸爸的责备也是一种变相的爱,武侠是一种情结,可以拥有但是不能滥用。感谢哑妹!

    夜色逐渐降临,漫天星子闪烁,在北斗七星的指引下,流浪的青阳轻快地蹬着车子奔回了灯光温暖的小村子……

(未完待续……)

 

(发表于《参花》2020年,7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六章) 下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四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