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长篇:灼灼青阳(第六章)
2020-07-29 09:19:30 来源: 作者:李泽军 【 】 浏览:9次 评论:0
12.5K
第六章 连阴天

1

    雨已经连续下了两天,北方的深秋难得有这种连续阴雨的天气,灰暗的天空笼罩着整个大地,雨点不大,但是裹挟着特有的凉意毫不留情地砸在瓦片和甬路上,早就变黄的树叶经不住这秋雨的洗礼,纷纷撒落,铺在树下,湿漉漉的一片金黄。

    教室里也是一片湿冷,有些畏寒的女同学早早地套上了棉衣,苗条的身体也都显得臃肿起来。窗户不是很严实,缝隙里不时钻进一两丝寒风夹着雨点溅到墙上、桌子上;靠墙的一角桌子已经打湿了,课本都被溅上了雨点。五月守着窗子,两手抱肩,还是冷得发抖,她不时用纸揩去桌上、课本上的雨点儿,心里祈祷着这该死的雨赶紧停吧。

    青阳坐在后面,看着五月的背影,想跟她说点儿什么,张张嘴又不知道说啥。自从上次那件事以后,俩人几乎就没有说过一句话,青阳深切地发现自己上次做得确实有些过火儿,几次想缓和一下关系,可看见五月就不知所措,只能装作不在意,倔强地扭头走开。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几乎所有人都留在教室里,青阳却叫着猫总、大小志和几个男同学嘀咕一番,撑着几把大伞跑出了教室。

    教室门一开,风雨马上呼啸着过来,女孩子们一片尖叫,埋怨着是谁这么缺德,这么大风雨还跑出去玩儿!

    五月后悔没听妈妈的话,应该再穿一件厚点儿的外套,眼看着天快黑了,这雨一点儿停的意思也没有,室外的温度还在继续下降。想想一会儿还得骑车回家,虽然有妈妈的大雨衣,可是也抵不了这湿冷的天气啊,再这样下去感冒是肯定的了。五月发着呆,觉得鼻尖凉丝丝的,她哈出一口气,白花花的哈气扑到窗户上,瞬间凝成一幅奇怪的画,又瞬间消失了。

    忽然,她觉得眼前一暗,像是有什么东西糊在了窗子上。五月转头向外看,雨水模糊着窗子看不真切,却能分辨出有几个人影在晃动,又是咚咚咚钉子锤进木头的声音,缝隙里不再有风雨钻进来,世界似乎一下安静了。

    五月站起身,一旁安岚也站了起来探头向外看,“啊,是青阳和猫总他们啊。”安岚叫起来,“这帮人总算是干了件好事儿啊!”就见七八个半大男孩儿举着不知从哪儿找来的塑料布、锤子和钉子,挨个把教室的窗户用塑料布糊好,钉上钉子。虽然有几把伞,可风雨太大根本遮不住,他们的衣服、鞋子几乎都淋透了,可他们干得那么认真,没有一个人抱怨一句,也没有一个人躲进教室偷个懒儿。

    其他的同学也发现了他们,原本嘈杂的教室霎时变得安静,刚刚还在埋怨的女孩子也停止了抱怨,都静静地看着他们;然后就有主动拿出伞,举着雨披走出教室,给这几个男孩子挡风遮雨。

    “你们几个可是够爷们儿啊!”几个人刚进教室,何丽莹就喊起来,教室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猫总上一秒还瑟缩着跟在别人身后,下一秒就顶着一张小花脸蹦到了最前面,把胸脯挺得高高的,像个凯旋的英雄,挥着手高叫:“同志们好!同志们辛苦了!”

    大家看着他滑稽的样子,哄堂而笑。

    第二天,风雨渐歇,天色放晴,一缕阳光从东边的云层透出来,给周围的云彩镶上了金边儿。五月看着阳光洒在雨后萧条的校园里,心中涌起一股难以抑制的情愫,她双手合拢,朝着突破云层的太阳大喊一声:“啊——,久违了!”

    突如其来的声音惊到了枝头的鸟儿,几只麻雀叽喳两声扑棱着翅膀直飞入天。身旁正好有几个外班的同学经过,也是吓了一跳,看着她指点了两下,然后逃鬼似的跑开了。五月心情大好,深吸了一口气,雨后特有的新鲜空气瞬间占领了整个身体,头脑也清晰了不少,然后轻轻吟道:“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哪里来的诗情啊?”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青阳正推着自行车在不远处,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五月见是他,有些尴尬,拂了一下齐耳的短发,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见一个人连滚带爬地冲进了校园,一头撞到青阳身上,撞得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青阳正想发火儿,仔细一看,撞他的人竟然是猫总。

    就见猫总满身的泥水,像是刚从泥坑里爬出来的,一脸的惊慌失措,跑得上气儿不接下气儿,脚上只穿着一只鞋子,另一只鞋子不知道甩到哪儿去了。“你这是怎么了?大白天的让人抢了啊?”青阳扶起他,开玩笑地说。

    猫总见是他,稍微定了定神儿,哭丧着脸儿说,“青阳,快去找老师,我真的让人抢了啊!”

    “啊?!”五月惊叫了一声,跑过来扶着猫总,仔细打量着,“李志军,到底是怎么回事儿?真有抢劫的?你受伤了没?”

    “没啥大伤,就是磕了两下,膝盖跟胳膊估计青了。”他咧着嘴,嘴里嘶嘶哈哈地吸着气儿,拽着青阳,“快去告诉老师,要不然一会儿那伙人就跑了啊!”

    等猫总一瘸一拐地带着教导主任、班主任李老师,其他班的几个老师和谢青阳他们回到自己“遭劫”的那条小路上时,现场早就连个人影都没有了,只有猫总的一只鞋留在泥坑里。

    猫总愤愤地捞出泥水淋淋的鞋子,恨恨地咒骂着,“下次别让我碰见你们,要不然有你们好看的!”

    据猫总回忆,因为贪睡他今天出门晚了点儿,这条小路本来就很偏僻,很少有人走,虽然以前也听说过有其他的同学在这条道儿被抢过,但是为了抄近道儿,他还是决定冒险一试。开始没啥事儿,为了壮胆儿,猫总还给自己唱了首歌儿。这条路的尽头有一座荒废已久的小房子,等他走到房子那儿,突然有四五个人跳了出来把他拦住,不光让他拿出身上所有的钱,还硬是抢走了他的书包。

    猫总想反抗,但是对方人多,又高大,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领头儿的高个子随便使了个眼色,就有另两个人把他推倒在泥坑里,然后几个人围在一起翻看他的书包。

    猫总趁着那几个人不注意,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光着一只脚撒腿就跑。据他自己描,述这一跑可是跑出了世界冠军的风采,自己那可是身手矫健,几里地跑下来气不长出面不改色的,后面的四五个人追了老半天都没追上。

    教导主任询问那几个人的样貌,猫总回忆了老半天,说没看清他们长什么样,但是看着比自己大不了两三岁,不是成年人,看着像学生,又没有在学校里见过他们。如果说是学生,怎么会不上学出来抢劫,而且不只抢钱,连书包也一起抢走?此后的一个月里,这条路上又发生了三次学生被抢的事情,事后听情况都是一伙人,而且都是抢了钱不够,还要连书包一起抢走。

    事态变得有些严重,于是学校领导把这些事报告了派出所,派出所的警察叔叔们和学校的体育老师也到这里蹲守过,希望能抓住这拨人,可他们像是听到了什么风声一样,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出现过。

2

    又是一个周日下午,天色有些阴沉,北风贴着地面打着旋儿,把地里残留的庄稼叶子刮得满地乱飞。猫总费力地蹬着自行车,身上裹得厚厚的,头几乎要缩进脖子里,眼睛被风刮得快要睁不开了,看了看阴郁的天色,他紧蹬两下追上青阳,“我看这天又要下雨了吧。”

    青阳倒不怕冷,迎着风蹬得正起劲儿,见猫总的样子,觉得有几分好笑,“你看你,还没下雪呢,都把自己裹成冬眠的熊了。都快立冬了,再下也不是下雨了,肯定得下雪。”

    “哪有那么早?按阴历还不到十一月呢,我妈说怎么也得有半个月才下雪呢。”猫总皱着眉,觉得自己似乎是穿得有点儿多了,腿上像缠着棉花,蹬着车子都费劲。

    “咱俩打赌吧,下雪的话你请我吃烩饼,下雨的话我请你吃烩饼,怎么样?”青阳回过头笑着说。

    猫总没理这个话茬儿,接着说,“咱们这是发什么神经啊,挑这么个天儿的跑镇上去买书?”

    “知识的力量是无穷的!吃了精神食粮才能长力气,你这个小个儿得多吃点儿。”青阳故意逗他,引得猫总一路狂飙,却怎么也追不上他。眼见前面是个分岔路口,青阳一扭车把拐上了小路。

    “又到这儿来,咱们换个地方走不行吗?”猫总在后面喊着,慢下了速度,遭劫的阴影还在心里没有散去。

    “有什么好怕的,我就是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子,敢来动咱们猫总。要是今天碰不上就算了,要是能碰上,看我怎么给你报仇!”青阳豪情满怀,大声地给猫总打气儿。

    眼见离那座破屋子越来越近了,猫总停下了车子,哭丧着脸,喊着青阳的名字,“咱们回去吧,行不?我真是怕再遇到他们。”

    “我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你害怕就别走了,在这儿等着,我先去探探路。”青阳潇洒地挥了挥手,反而骑得更快。猫总前后看了一眼,没有办法,吞了口口水,畏畏缩缩地跟在后面。

    前面就是那座破屋子,周围的一切都很平静。青阳慢了下来,扭过头,想看看里面的情形。就在这时,残缺的院墙后面,忽的跳出来三个人,一字排开拦在青阳的车前。青阳吓了一跳,猛地一捏闸,车子嘎的一声,在离几人不到半米的地方刹住了。他仔细打量着拦路的三个人,是三个十四五岁的男孩子。领头的那个比青阳高出半头,一身半旧的绿军装穿在身上空空荡荡,衣袖和裤腿又长又肥,挽着半截,头上还戴着一顶磨得发白的绿军帽。

    “小子,知道我们是干吗的吧!乖乖地把钱拿出来,省得我们动手啊!”领头的男孩,绷着脸儿,哑着嗓子说。

    “你们是哪个村儿的?干吗要来这儿抢学生?你们不用上学吗?”青阳冷静地看着他们,抛出一串的问题,“这大冷天的还出来,哥儿几个是真的很缺钱吗?”

    “用不着你管。你小子哪来的这么多问题。把钱交出来,别逼我们动手啊。”领头的有几分不耐烦,指着青阳说。

    “别别别,咱们好好聊聊,既然遇见了,就是缘分,想来哥几个出来干这个肯定是有什么难处的,说出来听听,也许我们能帮上什么忙呢。有句俗话说呢,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咱们怎么也是半个老乡吧……”青阳嘴里啰唆着,眼睛却四处踅摸,看看有没有退路。

    “你小子别啰唆,想溜也没门儿,赶紧把钱交出来吧!再不拿,我们可真不客气了。”左手边那个蓝色衣服的男孩儿盯着青阳,跟另一个的男孩儿一左一右转到了青阳身后,三个人把青阳夹在了当中。

    青阳冲领头的人笑了,摆摆手说:“哥儿们,咱们有话好说,我这不是看这天儿挺冷的,哥儿几个挺不容易的,想跟你们套套近乎嘛!不就是要钱吗,我今天还真带了几块钱出来,你等我找找的啊。”青阳说着左手撑着车把,右手在裤兜里掏了又掏,没有掏出来。他尴尬地一笑,“哈哈,记错了啊,在上衣兜里呢,等等啊。”说着又把手伸进上衣口袋里,口袋里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装的什么。

    三个人等得不耐烦,领头的那个朝另两个人使个眼色,就要动手。就在这时,青阳猛地喊了一声,“找到了!给你们!”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把东西照着领头人的脸上扔过去。就见白花花的一片粉末,兜头洒在那人的脸上、身上、眼睛里,那人当即哎哟一声,捂着眼睛蹲在了地上。另两个人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儿,青阳又是一把粉末抛了出来,直接迷了蓝色衣服人的眼睛,然后一脚踹在第三个人的腿上,把他蹬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猫总像颗小炮弹一样从后面冲了过来,边跑边喊,“青阳,躲开!”青阳赶紧跳到旁边,就见猫总怀里抱着一个大包袱,跑到三个人面前,把大包袱抖开,又是一大堆黄土落了下来,洒了他们满身满脸。

    三个人又是一阵哀号,趴在地上摸索着。青阳不满地埋怨猫总,“要是知道你有这办法,我就不出手了,可惜了我的一袋好盐。我回去了怎么跟我妈交差啊。”他啧啧叹息着,满脸惋惜。

    “哼,让你们知道你李大爷的厉害!我可不是好欺负的!”猫总终于出了胸口的恶气,双手叉着腰,指点着依然在哀号的三个人,“你们上次抢了我的钱,抢了我的书包,害得我丢了一只鞋,这回我也出出气。”说着,他上前一人踢了两脚,回过头看着青阳说,

    “怎么办啊?咱们要去派出所吗?”

    “别,别去!”领头的人听见这话,顾不得眼睛疼,一骨碌爬了起来,脸上满是惊恐的神色,“我们不是特意要抢你们的,是因为自己不好好学,家里又没钱交学费,不让上;天天看着你们能去学校,我们也羡慕,才做了这件事。以后我们再也不敢了,求求你们别去派出所啊!如果我爸知道了肯定会打死我的!”

    “我们也是啊,我们也不是故意的,就是为了好玩儿,以后再也不抢了!”另两个人也跟着求饶,脸上灰一道黄一道,眼睛还是睁不开,眼泪在脸上留下了几道痕迹,看着有些滑稽。青阳看他们确实有几分可怜,看了看猫总,有些拿不定主意。猫总凑近青阳,趴在他耳边嘀咕了两句,青阳点了点头,“我们商量了一下,既然你们是诚心认错的,那就信你们一次,给你们个机会。可是,钱就算了,你们抢的那些书包呢?总该还回来吧?”

    “书包,我们都卖掉了!卖给收废品的了!”还没等另两个人说话,领头的人抢先回答说。

    “哦,这样啊。”青阳也无奈了,“行了,你们走吧,别再干这种缺德事儿了!要是再让我们碰上,肯定不放过你们!”

    风开始大了,雨点也零星地落了下来,青阳与猫总昂首站在风雨里,看着那三个人相互搀扶的背影,颇有几分豪气。猫总用胳膊顶了一下青阳,“你小子真有办法啊!想起来用盐迷他们眼睛!”

    “咱那么多武侠小说是白看的吗?怎么也得学上两招啊!当不上大侠,做个少侠还是可以的!”虽然对书包的下落还是有几分疑问,可青阳还是畅快地笑了……

    这场秋雨过去,已经到了快上冻的节气,为了来年的收成,人们都在地里忙碌着给冬小麦浇上冻水。离这几次抢劫事件不远的一处地里好多人聚在一起,因为秋天时还是好好的一眼机井,现在突然抽不出水了。人们找来修井的工人,费了好大的力气,竟然从井底打捞上十来个已经褪了色的书包……

(未完待续……)

 

(发表于《参花》2020年,7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七章) 下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五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