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长篇:灼灼青阳(第八章)
2020-08-12 10:54:08 来源: 作者:李泽军 【 】 浏览:54次 评论:0
12.5K

第八章 冬至雪

1

    今年的这个冬天对青阳来说,总是透着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节气已经到了大雪,可是老天爷一点儿给下雪的意思都没有,每天的太阳都升得高高的,挂在青蓝的天空里。

    冷倒还是冬天的那个冷,黄土地在冷风中板成了一块,跳一下脚都震得生疼;路旁坑边经常可以看到一盘盘圆形的冰坨,准是谁家盛水的桶啊、盆啊忘在院子里,过一个晚上,就整个冻成了坨,热水都浇不化。

    眼见着再过几天就是冬至了,村里的老人们出来进去都往天上看看,可连一丝云都没有的天气,雪又躲到哪儿去了呢?青阳这几天耳朵都快出茧子了,天天听奶奶在耳边唠叨什么“冬无雪,麦不结”;“大雪兆丰年,无雪要遭殃”,今年这雪没有指望了,来年收成肯定不好,老天爷这是生了气了哟;又埋怨青阳不知道爱惜东西,那么好的馍馍,粮食也能给狗吃,真是糟蹋了。

    青阳没空理她,他现在一门心思都扑在黄豆身上。自从上次从白河捞鱼回来,黄豆就有些不对劲儿了。开始只是懒懒地趴在窝里不爱挪地方,连青阳偷了妈妈攒下来的油知了来喂它,它也只是肯吃上几口,青阳再怎么哄也不张嘴;原本湿润明亮的眼睛也黯淡了许多,毛发也粗糙了,一绺一绺地打着卷儿。这几天,青阳觉得它更不对劲儿了,离得近了能听到它嗓子里呼噜呼噜的声音,偶尔还像个年迈的老人似的“吭吭吭”地咳嗽几声。

    “妈,黄豆病了,带它去看医生吧。”平婶子正给青阳奶奶做厚棉袄,炕上铺着裁好了的蓝色碎花棉布样子,一卷卷白绒绒的棉花穰子。老人都怕冷,也讲究传统,平婶子见村里很多老人都喜欢最近兴起来的一种新款棉衣,颜色亮、也柔软轻巧,于是也买回一件孝敬她。可奶奶直嚷穿着冷,说这衣服穿在身上跟没穿衣服似的,轻巧但是不抗风,那冬天的小北风几乎是透过衣服直接刮在身上的;还是自己家做的棉袄好,新里新面新棉花的,穿在身上就像裹在棉花堆里,暖和、踏实。

    平婶子一手的好针线,现在正对着窗户纫针线,她用吐沫抿湿了线头,觑着一只眼睛,试了几次都没穿过去,于是招呼青阳,“来,阳子,帮妈把针穿过去。”青阳爬上炕,接过针,两下就穿了过去,然后递给妈妈。

    “我家阳子真能干!”平婶子笑着看着儿子,抬手摸了摸他的头,“要是个闺女就更好了。”平婶子有些惋惜,她这辈子的遗憾就是没有生个闺女儿。青阳是个好儿子,但是越大好像跟自己越疏远了,终究没有闺女儿来得贴心。

    “妈, 你又说这个,”青阳有些焦躁,躲开妈妈的手,“黄豆好几天不爱吃东西了,咱们怎么也得给它去看看病啊。”

    “你这孩子,又胡说啥?哪有给狗看病的?那黄豆哪有那么金贵,就是年岁大了,经不起折腾,跟你又下河、又抓鱼的,壮实的大人也得病了啊,更别说一条老狗了,饿它两顿、养几天就没事了。”平婶子把针在头发里磨了磨,低头继续做活儿。

    “妈妈,好妈妈,你想想办法。那是黄豆啊,它在咱们家十来年了,这次确实是病得厉害了,现在天又这么冷,要不让它来屋里养着行不?”青阳赖在妈妈身边,不死心地继续说。

    “那咋行?那狗身上多脏啊,哪有让它进屋的道理?”平婶子摇摇头,“你这孩子怎么这么犟呢?等你爸听到又该置气了。”

    “妈,难道你们都是冷血动物吗?黄豆跟咱们一家人有啥区别?你这么不关心它?”青阳生气了,冲着平婶子喊。平婶子觉得有些好笑,直起身看看气呼呼的儿子,“我是冷血动物?那黄豆从小是谁管的?喂奶、喂饭、刷毛,你就知道喜欢,你管过啥……”平婶子还想继续说,青阳赌气不听了,扭头就要走。

    “哎,阳子!”平婶子连忙叫住他,“你去我们那屋,看看抽屉里有啥感冒药,拿点儿去给黄豆吃了。”青阳眼睛一亮,自己怎么没想到这点儿?于是冲着妈妈笑了一下,喜滋滋地跑去给黄豆喂药了。

    五月又生病了,她也是服气了自己这副小身子骨儿,从小到大就没硬实过。上次捞鱼回来,掉到水里的银铃没啥事,上学的时候依然活蹦乱跳;她这踩了踩水的,却是扎扎实实地病了一场,在炕上躺了一个星期才缓过劲儿来。这还没好几天,感冒就又找上了她,咳嗽、发烧,在村里的赤脚医生那儿吃了几天药,可是症状一点不见轻,急得妈妈都上火了,骑着自行车把她带到了镇上卫生院。

    卫生院里有些冷清,那个时候人们有个头疼脑热的,直接从村里拿点药,几顿下去准保好。镇上卫生院对人们来说已经是相当高级的看病场所了,没有几个人会像五月这样,生病了来这里看病。

    值班医生很热情,带着听诊器给五月做了详细的检查,又量了体温,于是诊断为流行感冒。他举着体温计很严肃地告诉五月妈妈,五月必须要输液,要不然持续高烧会把脑子给烧坏的。

    五月昏昏沉沉的,身上一会儿冰凉一会儿滚烫,上下排牙齿不由自主地打战。随着清凉的液体从手腕进入身体,五月终于有了一丝清醒。屋子里暖暖的,空气中飘着一股来苏水的味道,并不让人讨厌,妈妈坐在旁边盯着输液瓶子里的液体一滴一滴地流进五月体内,不时站起来探探她的额头。

    忽的,一股冷风卷了进来,有人“砰”地推门进来了,五月瑟缩了一下,背着光看不清来人的样子。那人夹着一身寒气一下扑到值班医生桌前,带着哭音儿喊着:“医生,医生,求求您救命吧!”

    医生吓了一跳,手里的武侠小说差点掉到地上,他仔细看才发现面前站着一个大男孩,高高的个子,眉目清朗,但是现在满脸焦急,正紧紧盯着自己。

    “你是谁? 怎么闯进来的? 有挂号吗?”医生皱了皱眉,厉声问道。

    “我,没有挂号,我没带钱。”男孩儿迟疑了一下,又接着对医生说,“我这是救命的大事儿,医生,您就帮帮忙吧!”

    “青阳?”五月迟疑地叫了一声,男孩儿转过头,正是青阳。“你怎么会在这儿?”俩人异口同声地问。

    “我,我……”青阳一反往日的爽朗,期期艾艾地说,“我家黄豆病了,我想请医生去给它看看病。”

    “黄豆?是你家表弟吗?”五月妈妈也认出了青阳,疑惑地问,“孩子,你请人医生看病得挂号啊,你家大人也是的,怎么让你一个孩子来请医生呢?来来来,我这儿有钱,你先去挂个号再说啊。”

    “妈……”五月轻声叫着,拽了一下妈妈的衣袖,朝青阳努努嘴。青阳犹豫着,好半天才对医生说,“医生,黄豆是我家的狗。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才来求您的。它已经两天不吃东西了,我们村的医生都说看不了,说您的医术好,肯定能救黄豆的!求求您,救救它吧!”青阳苦苦地哀求着,眼里含着一丝水气。

    “什么?!你竟然让我去治一条狗?!我是兽医吗?”医生觉得自己的职业受到了侮辱,生气地大喊,“你这孩子精神有问题吗?”

    “我去找过兽医了,可他们只会看那些驴啊、骡子啊、马的,不会看黄豆。”青阳摸了一下眼睛,继续哀求着,“您是黄豆最后的希望了,要不然它会死的。”

    “你在开玩笑啊!我怎么可能去治一条狗!”医生完全不顾青阳的恳求,气得眉毛都立起来了,“在我发火之前,你给我出去!”青阳脸上的渴盼一点点消失了,他看着医生静静地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一步步走出屋子。

“青……”五月想叫他,安慰点儿什么,可是张了张嘴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外面原本晴朗的天空开始变得阴暗,竟然有了几分要下雪的样子,少年的背影在呼啸的北风中愈显单薄,越行越远……

2

    青阳也把平安爷爷当成自己的亲爷爷一样孝敬,隔三岔五地到老人家里说话聊天儿,帮忙打扫打扫院子,逗老人开心。

    可一家人的努力也没有挽留住老人衰老的脚步,在平安奶奶过世后的两年时间里,他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老了下去。头发白了、脊背弯了、眼睛浑浊了,连说话时喉咙里都会夹杂着几丝苍老。

    这几天为了黄豆的事儿,青阳没有来看过平安爷爷,可万万没想到身子骨还算硬朗的老人怎么会说没就没了呢?

    这时一个脸生的中年妇女凑了过来,探头看了看院里,又赶忙缩回来,拽着平婶子的手,满脸诡异地问,“你进去看过了?真是吊死的?”什么?吊死的?青阳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震惊地看着妈妈。平婶子的眼泪又流下来了,她看着青阳,勉强点了点头。

    青阳扔下自行车,几步冲进了院里,就见来来往往的人都是满脸悲戚。这个院子里西半边种的都是枣树,以前每到中秋节前后青阳都会过来帮平安爷爷收枣子,青阳爬到树上摇,平安爷爷在树下捡,一老一少的笑声洒满整个院子。现在枣树叶子都掉光了,干干巴巴地站在冷风里。靠近屋门的一棵枣树被砍倒了,树干枝杈堆了一地。

    平安爷爷就躺在堂屋里,脸上盖着黄纸,身上穿着崭新的藏蓝色棉衣,脚上套着一双簇新的黑色布鞋。那是平婶子刚给他做好,准备过年穿的。平安爷爷的几家侄儿侄女,外甥、亲戚围跪在他身旁,几个女人哀哀地哭泣着、诉说着,让这个孤独一辈子的老人在死后享受到了儿孙满堂的热闹。

    青阳站在堂屋门口,他想进去看看平安爷爷是否走得安详,可是突然又不敢进去了,这个他原本熟悉的地方现在满是陌生的氛围。猛然间,青阳看到了平安爷爷脖子上那道紫红色的勒痕,顿时惶恐与无助紧紧地攫住他的内心,眼泪唰地流了下来。

    当天夜里,谢家当家主事的几个男人和平安爷爷的几个侄子聚在青阳家里,商量平安爷爷的后事怎么办。平婶子刚从那院过来,又忙着给人们沏茶倒水。青阳躺在床上,外屋人们高一声、低一声地议论着,烟味儿直钻到屋里,呛得他嗓子难受。

    他跑到院子里,远远地听到平安爷爷家里人声喧哗,倒比往日热闹好多,院外架起了灯,照到青阳家院里也显着明亮了好多。

    青阳抬头看看天,雪还是没有下来,云层却压得更低了。黄豆还是趴在窝里一动不动,晚上青阳给它倒在食盆里的饭也还是原样,看来吃了感冒药也没用,却好像更加厉害了。青阳默默地蹲在黄豆面前,轻轻地捋顺它的一身毛发,又摸摸它的头,希望能让它舒服一些。

    这时,屋门一开,有人出来了,猛地看到一个黑乎乎的人影蹲在狗窝前反被吓了一跳。仔细揉揉眼睛看清楚是青阳,那人才拍了拍胸脯,大声说,“哎哟,是阳子啊,怎么这么晚了蹲在那儿?让你给吓死了。”

    青阳认识他,他是平安爷爷的一个侄子,也在本村住,平时称呼他柱子叔。柱子叔看青阳没理他,就过来蹲在他旁边。看到黄豆,柱子叔叫了起来,“哎呀,这大狗长这么大了啊?好肥的一条狗啊!阳子啊!”他捅捅青阳的胳膊,又揪起黄豆的皮抻了两下,黄豆不满地动了动身子,喉咙里呼噜了两下。

    “你家这狗上了年纪了吧?”

    “嗯,有十岁了。”青阳低沉地说,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黄豆。

    “啧啧,这狗是生病了吧,可真是可惜了。”柱子叔一脸的惋惜,又说,“阳子啊,你上学好,听说过一句话没?”

    “什么话?”青阳闷闷地问。

    “‘冬至到,吃狗肉’啊!听没听说过‘狗肉滚三滚,神仙站不稳’啊!”柱子叔笑了起来,“我跟你说啊,这狗肉可是好东西啊,那新剥皮的狗肉放在大锅里这么一煮,放点儿葱、姜、花椒、大料什么的,那味道可是绝了。保管香掉你的大牙!”

    “你别胡说!”青阳忽地站了起来,一改往日的温和,凶狠地盯着柱子叔,“甭想打我家黄豆的主意!要不然我跟你拼了!”

    说着,青阳攥紧拳头晃了晃。看着跟自己几乎一样高的青阳,柱子叔先是愣了一下,马上又堆笑着说,“阳子,我这不是在跟你聊天吗?开玩笑呢,谁敢吃你家的狗,那柱子叔也不能答应啊!哈哈,你这孩子气性还挺大的。”

    柱子叔打了哈哈,转身回屋了,一边走一边唠叨,“这天真冷啊,是不是要下雪啊。哎,这狗可惜了,啧啧……”后面嘀嘀咕咕的不知道说的什么。

    第三天是平安爷爷下葬的日子,憋了半冬的雪终于飘了下来。人们一方面感叹这雪来得及时,一方面又抱怨这雪不能再晚两天等平安爷爷入土才下不行吗?几十号人马穿白带素,迎着漫天大雪,扶着平安爷爷的灵柩在村子里草草转了一圈,就急匆匆地赶去了坟地,踩着雪,深一脚浅一脚,好不容易把平安爷爷葬了下去。

    那天因为学校有考试,青阳没能去送平安爷爷最后一程,看着雪花纷纷扬扬飘落,青阳的心里反而有了一丝宁静,或许这雪才是上天送给平安爷爷最后的礼物了。好不容易盼到放学,回到家天已经全黑了。平安爷爷家里还是一片热闹,是他的几个侄子在答谢乡亲,感谢人们为平安爷爷的葬礼费心出力。一群小孩子不知愁为何物,在街上跑来跑去,追逐打闹。

    青阳想起妈妈告诉过自己,让晚上去平安爷爷家吃饭,他现在就想离那儿远远的。进了家门,先去狗窝那儿看一下,却发现窝里是空的,黄豆不见了。青阳进屋扔下书包,连声喊,“黄豆、黄豆,你跑哪儿去了?”屋里静悄悄的,没人回应,奶奶竟然也不在家。青阳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找,又到院子里几乎把院子翻了一遍,却还是没有黄豆的踪影。他有些慌了,黄豆病得这么厉害,能到哪儿去呢?

    他跑出门,莫名闻见一股奇异的香味儿,是从平安爷爷家里传来的,青阳的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他立刻顺着香味儿跑过去。平婶子正站在门口,看见青阳过来,她连忙拉住青阳,拽着他往家走,“阳子,这边太乱了,咱们回家啊。”青阳看她神色慌乱,知道肯定是有什么事儿,甩开她的手就进了院。院里一片狼藉,好多东西横七竖八地堆在地上,人们有的在院里有的在屋里,大声嚷嚷着。东北角有一口大锅,香味儿就是从那口锅里飘来的,一群人围在锅边,站在中间的正是柱子叔,他手舞足蹈,一手指着树上挂着的一块东西,一手拍着青阳爸爸的肩膀,大声说,“建平哥,你可是赚了啊,我可没见过一条狗能出这么多肉,这皮还能值这么多钱的。这下够给我嫂子添个大皮褥子了!哈哈……”青阳爸爸也笑着说着什么。

    青阳觉得自己的头嗡嗡地响,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到了——黄豆。那在雪中飘摆的是黄豆的皮啊,现在竟然高高地挂在枣树上!

    青阳觉得自己的心空了,也随着黄豆挂在了枣树上。他疯了似的冲过去,一把拽下黄豆的皮紧紧抱在怀里。院子里的人都静了下来,看着他,青阳定定地看着柱子叔,足足有五分钟,然后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妈妈在后面叫他,他似乎也没有听到,抱着黄豆的皮往村外走。

    大雪掩盖了村庄、道路、田野,青阳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了哪里,直到被什么东西绊倒了。眼前是一座新坟,白幡还在雪里招摇,青阳明白了,这是平安爷爷的坟。

    天地茫然间,大雪一刻不停地落在他的头上、脸上、身上,掩埋了陪伴他的亲人与朋友(未完待续……)


(发表于《参花》2020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九章) 下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七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