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长篇:灼灼青阳(第九章)
2020-08-19 09:44:23 来源: 作者:李泽军 【 】 浏览:59次 评论:0
12.5K

第九章 银莲花

1

    难得冬天里有一个如此暖和的天气,透过玻璃窗照在人身上,竟然给人一种春日的感觉。阳光射进来的光柱里浮着一层小小的微尘,夹着男孩女孩们的说笑声,五月觉得有些燥热,后背上好像腻了一片汗珠,刺痒得难受。

    一群人挤在何丽莹的屋子里,伴随着孙浩的《中华民谣》,玩儿得不亦乐乎。书架上没有几本书,却摆着不少动画人物的泥塑、小工艺品,琳琅满目,安岚放下这个又拿起那个,脸上满是羡慕;银铃和李若琴凑在一起捣鼓着一台小型收录机,各种流行音乐磁带摆了一桌子,这台收录机这也是最新的型号,不止可以听广播、放音乐,放进空白的带子还可以录下声音,“猫总”也挤在旁边,不时递过一盘带子让银铃放出来听听。青阳一个人远远地坐在床边,半边脸晒在阳光下,半边脸埋在暗处,不笑也不出声。五月总觉得最近青阳像换了个人一样,不像以前那样爱说爱笑了,说话也稳重了不少,好像经历了什么事,一夜之间成长了一样,让人有些琢磨不透。

    “来来来,大家先吃点儿水果!”何丽莹端着水果进了屋,招呼大家来吃。这大冬天的,连新鲜蔬菜都少见,何丽莹也不知从哪里找来的这么多新鲜水果,葡萄、香蕉、苹果、大鸭梨摆了满满两大盘子。

    “呀,丽莹,你真有本事啊!”安岚跳过来拍着手说,“大冬天的能有这么多好吃的,我们真是有口福了。”

    “这算什么啊!”何丽莹有些自得,“这都是我舅舅买回来的,小菜一碟儿,你们别吃多了啊,一会儿还有好吃的呢。”说着,她神秘地笑了。今天的何丽莹打扮得和平时不一样,别人都穿着家里做的小棉袄,套着臃肿的外衣;她却穿着一件鲜红的毛衣,一条藏蓝色小喇叭裤,脚上穿着鲜红的小皮鞋,勾勒出少女特有的青春线条;浓密的黑发梳成了高高的马尾巴,白皙的脸上透出红润的色泽,在周围一群黄毛丫头的衬托下,仿佛一枝独秀的小公主。

    “还有比葡萄更好吃的?”“猫总”抓起一把葡萄粒儿,忙不迭地往嘴里送,皮儿和籽儿都来不及吐,囫囵着就吞了下去。

    “哎,你给人家青阳留着点儿,这葡萄没有多少,都让你给抢了去了。”何丽莹打了一下“猫总”的手,然后拣了最大最紫的几粒转身来到青阳面前,伸手递到他眼前。

    “青阳,吃葡萄。”红色毛衣往上一抻,露出白嫩的手腕儿,一个闪亮亮的东西挂在手腕儿上晃得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哟,这是银镯子吗?”安岚惊叫了起来,一把抓住她的胳膊,拉到眼前细细地瞧着,“好漂亮啊!又是你舅舅送的?”

    “这个啊?”何丽莹晃晃了手腕儿,阳光照在镯子上,光线一闪一闪的反射到墙上,刺到了每个女孩儿眼里、心里,“这是我姨妈从广西荔浦寄过来的,说是给我十二周岁的生日礼物。据说是南方最新的款式,这个银不褪色的,咱们这边还没有呢。”满不在乎的语气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就是一种赤裸裸的炫耀。

    几个女孩儿把何丽莹围在中间,安岚小心翼翼地摸了一下,嘴里啧啧叹着,“真是太漂亮了,我奶奶也有这么个银镯子,可是乌漆墨黑的,一点儿也不亮,没有这个这么新潮。丽莹,你太幸福了!”

    何丽莹微微地笑着,嘴角翘了起来,却见五月靠墙坐着,手里翻着一本书,像是没听到这边的动静。“五月,你不吃水果吗?”何丽莹招呼着。

    “我今天肚子疼,不能吃凉的。让给你们多吃点儿。”五月抬头笑了笑。

    “哦!”何丽莹又看看青阳,“青阳,你也不吃水果吗?”

    “我,我头疼,你们吃吧。”青阳指了指脑袋,说的话让人分不清真假。

    “你俩是商量好了啊?”何丽莹有些不高兴,“请你们来吃饭,还不给面子。”两道秀气的眉微微皱着。

    “我是真的肚子疼。”五月有些无奈,过来趴到何丽莹耳边悄悄说了几句,何丽莹恍然大悟,几个女孩子相互看了看,心照不宣地笑了起来。

    “那你一会儿多喝点儿热水,千万别着凉了,要不我让我妈给你冲点儿红糖水?”何丽莹搂着五月,亲昵地说。

    “没事,我就坐着就好了。你快去帮帮阿姨吧,我们也帮不上什么忙。”五月有些不适应这突然的热情,不着痕迹地拉下她的手。

    “对啊,我都忘了我妈还让我去端菜呢。”何丽莹拍了拍脑袋,“你们几个男生负责摆桌子啊。别让我们女生动手。”

    “是!”“遵命!”远方和“猫总”应着,嘴里还是没停,一大半水果进了俩人的肚子。何丽莹的生日宴很是丰盛,鸡鸭鱼肉都有,还有肉罐头、红肠等一些平常人家吃不到的东西,最难得的是那个漂亮的生日蛋糕,各色奶油装饰成五彩的花束,吃到嘴里香软甜滑,好吃得几乎能把舌头吞下去。女孩子们喝着城里来的橘子汁儿,一小口一小口地抿着,想留住这美好的滋味儿;何丽莹爸爸拿出了自己酿的葡萄酒,抓着几个男孩子陪他喝掉了一瓶;虽然这酒度数不高,可还是让没尝过酒味儿的男孩子们尝到了苦头,一个个喝得脸红扑扑的,有种莫名其妙的兴奋感。

    从何丽莹家出来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青阳、五月和“猫总”三人一同回家。都走了一半路了,“猫总”突然想起来妈妈让他买东西,于是又骑车折回了镇上。

    没有“猫总”的插科打诨,一种难言的沉默在五月和青阳之间漫延开。五月看着青阳的背景,默默地蹬着车子。太阳已经转到了西边,光线也倾斜了过来,又有些起风,五月不由自主地往上拽了拽大围巾,恨不得把整张脸都埋进去。

    忽的,青阳的车子晃了晃,歪倒了路旁的地里,五月惊出了一身汗,幸亏青阳反应快,迅速跳下车子才没摔倒。五月也赶紧停下车子,跟着跳了下来。

    青阳双手抱着脑袋,觉得胃里一阵阵的翻腾,太阳穴一蹦一蹦跳的生疼,脸色青白难看。“你怎么了?”五月蹲在他身旁,焦急地问。

    “我……”没来得及说话,青阳把头一扭,“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酸水儿;然后遏制不住地吐了起来,他中午根本就没有吃主食,就是喝了不少水,那瓶葡萄酒几乎有半瓶灌到他肚子里。

    青阳吐得呕心呕肺,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五脏六腑差不多都要翻个个儿。忽地有一只小手拍在他的后背上,不轻不重,一下一下地拍着。青阳倏地清醒了很多,想吐的感觉也消失了。

    五月又递过来一块手绢儿,淡粉色的绢子上一股淡淡的肥皂香味儿。青阳摸了摸自己身上,没有带别的手绢,只能不好意思地接了过来,擦了擦嘴角,想还给五月又有些不自在。

    “没事,给我吧,我回去洗洗就行了。”五月说着,接到手里。

    “谢谢啊!”青阳的嗓音有几分沙哑,诚挚地看着五月。

    “你心情不好吧?”五月细心地叠好手绢放回衣兜里,“还在为黄豆的事儿伤心吗?”

    青阳眉头皱了一下,心口没来由地抽了一下,“不是的,我没有心情不好。”

    “我能感觉出来,你还是伤心的,因为黄豆离开你了,因为你喜欢的玩伴儿离开你了。”五月青白分明的眼睛看向青阳,半大男孩儿的上嘴唇已经长出了一层薄薄的绒毛,在西斜的阳光下看得分明。

    青阳不自然地别开目光,五月的眼睛像是能看到他的心里,让他的心更添了难受。

2

    五月为自己而惊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面对青阳她竟然可以说出那么大一段看似有哲理的话,什么逝者已矣、生者当歌;什么怀念过去,更要珍重当下;什么自己的快乐才是对逝者最大告慰等等等等……异常活跃的思维与口才让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小脸儿直到进了家门还是红扑扑的。

   门上挂着锁,五月取出钥匙打开门,院里一片寂静,家里人都不在。五月进门洗洗手,摸摸脸蛋儿还是热热的,看看镜子,里面的自己瞪着大眼睛,脸颊上飘着两朵红云;五月觉得有些好笑,举起手,遮住眼睛,透过手指缝儿瞄到了自己纤细的手腕儿,五月的情绪又莫名的有些低落。

    咦,她眼睛一亮,一头扎进爸妈的卧室,翻箱倒柜找着什么。好久,才从床底下掏出一个梳妆匣子。这个梳妆匣子是木头做的,漆着一层红漆,已经有了些年头,边角地方的漆都有些脱落了。这个梳妆匣子是五月妈妈的陪嫁。五月的二舅是个木匠,当年五月妈妈出嫁的时候,亲手打了这个梳妆匣子,还有一个黄漆立柜、一张黄漆的吃饭桌子,给妹妹做嫁妆。后来,二舅为了谋生去了广西荔浦,五月妈妈思念哥哥,连梳妆匣子也舍不得用,藏起来做了念想。

    五月侧耳听听,除了偶尔街上传来一两声狗叫,依然是静悄悄的。她轻轻打开匣子,匣子分上下两侧,匣子里面镶着一面晶亮的圆镜子,上层摆着几把梳子、一些五颜六色的纽扣;几张照片,有五月妈妈年轻时候梳着大长辫子的照片,五月和妹妹小时候的照片,还有一张年轻军人的照片,正是二舅。

    五月翻了翻照片,感慨小时候的自己长得真难看;又觉得穿军装的二舅真英俊,比电视上的明星还好看。然后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匣子的第二层,里面摆着一个红绸子裹着的小包。她轻轻拿出布包儿,放在床上。

    打开布包,里面却是一副银耳环、一枚银戒指,还有一只亮闪闪的银镯子。五月拿起耳环放在自己耳垂边,往镜子里照照,然后摇摇头放下了;又拿起戒指比画比画,发现即使套在大拇指上也是大一圈;最后,她拿起了银镯子,细细看着。就见银镯子有韭菜叶那么宽,镯子正中间细细地雕着一朵盛开的莲花,两边各雕着一尾金鱼,摇首摆尾,活灵活现。

    这个镯子银光錾亮,五月知道这是妈妈最宝贝的东西,这是姥姥给妈妈的陪嫁,妈妈平时都舍不得戴,只有逢年过节或者遇到有结婚喜庆的事儿才拿出来戴一下;妈妈经常把镯子泡在隔夜茶里,然后用棉布细细擦拭,再包起来;每逢这个时候,五月总喜欢跟妈妈聊天,听妈妈讲讲姥姥姥爷年轻时的故事,听妈妈说以后等自己大了会把这些东西传给自己。

    五月用力咬着下嘴唇,然后拿起银镯子套在手腕儿上,镯子是开口的,戴着很宽松,她又用力紧了紧,镯子服服帖帖地套在了腕子上。夕阳透过窗子正照着那朵银莲花,光芒闪耀;就连五月都觉得套上那个镯子以后,自己似乎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好像多了一些神奇的魅力。开始时只是想戴着玩玩儿,可是鬼使神差般的,她把耳环和戒指包起来,原样放回匣子里,又把匣子盖好放回原处;那个银镯子,她摘下来,放到了自己的书包里,怕被人发现,给塞到了最深的地方。就在这时妈妈回来了,五月没事发生一样跟妈妈说何丽莹的生日怎么过的,吃了喝了哪些东西,说她穿了什么新衣服;当说到何丽莹戴了一个崭新的银镯子时,那种做贼般的负罪感突然涌了出来,让她根本没办法抬头看妈妈的眼睛。

    辗转反侧一晚上,她后悔了,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几次想把镯子放回去,可是家里人出出进进根本没有时间;放在家里她又怕别人发现了,没有办法,只能把镯子带到了学校里。一下课教室里立刻乱乱腾腾的,纸飞机乱飞,这是当前学校流行的一种游戏。少男少女们扯下作业本纸,折成飞机,比赛看谁飞得远;于是有的落到讲台,有的落到窗户上,还有的直接扎到尖尖的苇箔屋顶上;抬眼看时,整个屋顶插着各种样子、各种颜色的飞机,偶尔有一两个不结实的会飘落下来。

    五月晚上没有睡好觉,顶着两个大黑眼圈,打着哈欠忙着整理课桌,准备下节课需要的物品。忽的,当啷一声,什么东西从书包里掉出来,落到地上滚走了。是那个镯子,五月的困劲儿瞬间消失了,她立刻蹲到地上看镯子滚到哪里去了。

    “咦,这是谁的镯子啊?怎么会掉到地上呢?”教室后方有人叫了起来,“哎,是我的!”来不及站起身,五月就忙忙地喊起来,然后没注意一头撞到了桌角上,根本没有防备撞得眼冒金星;疼得她皱紧眉头,眼泪直接流了出来。

    “别着急,又没人想昧下不给你了。”五月站起身,揉着额头上,油皮撞破了一层,已经撞起了一个紫色的包。青阳笑眯眯地站在她跟前,把镯子递了过来。五月觉得好难堪,昨天自己还是一副人生导师的样子,今天就让人家看到了自己这么狼狈的样子,可实在是撞得疼,想忍都忍不住,眼泪一直流。

    “哎呀,撞得挺厉害吧。别用手揉了,越揉越肿得厉害。”青阳的眼里闪过一丝心疼,“你手绢儿呢?”五月有些疑惑,还是掏出手绢给了他。

    青阳放下镯子,拿起手绢跑出教室,很快就又跑了回来,把手绢递给邻座的银铃,“我用冷水冲了手绢,你给她敷一下吧,这样可以消肿止痛。”

    “哦,这样啊。”银铃接过手绢,轻轻敷在五月额头上,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真的有效,五月觉得疼痛消退了好多。

    “以前我也磕过,我妈妈就给我这么消肿。可惜没有冰块儿,要不然敷上冰块,效果更好。”青阳看看外面,似乎还有些可惜。

    “这样已经好多了,谢谢啊。”五月看着他,轻轻说。“咱俩客气啥?人生导师!”青阳冲她眨眨眼。

    银铃只顾摆弄银镯子,没有注意两人的对话,她推推五月的胳膊,“哎,五月,你这个镯子看着比丽莹那个更有味道啊,好雅致。”

    五月别过头,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没说是也没说不是。“来来来,我给你戴上。”银铃抓过五月的手,直接把镯子套在她的手腕上。安岚、何丽莹、李若琴也围了过来,你一句我一句地说着;何丽莹也露出自己的银镯子,跟五月的放在一起比较起来。

    “确实是,这个镯子很适合你啊。”青阳没有立即离开,别有用意地看了五月一眼。五月只觉得这个镯子套着的地方,像围着一圈火,灼热的难受。

    接下来的几天里,因为快要年终考试了,各科老师轮番上阵往少男少女们的耳朵里灌着各种考点、试题,恨不得把半年学的东西一股脑儿都塞到他们的脑袋里。每天忙忙碌碌,五月简直已经把镯子的事儿扔到了脑后。

    从那天晚上,她就已经把镯子藏到自己的床铺下,也忘了放回原处。直到那天吃着晚饭,妈妈突然说起来,第二天要去参加一个亲戚的婚礼,想起来银镯子好久没戴了,晚上要拿出来看看了。五月吓得一激灵,一口粥直接呛到嗓子里,她立刻咳嗽起来,恨不得把心肺都咳出来。妈妈也吓了一跳,放下饭碗赶紧给她拍打,嘴里还嘀咕是不是最近学习太累,要感冒了,一会儿记得吃药。

    “我没事,妈,你快吃饭吧……”好不容易止住咳嗽,五月忙挥挥手,暗自琢磨着一会儿要想个什么办法把镯子放回原位。趁着爸妈不在屋,五月偷偷溜了进去,怕别人发现,她直接爬到了床底下,找到梳妆匣子,借着微弱的灯光又仔细地看了看那朵银莲花,然后把镯子包好原样放了回去;然后又一点一点地爬出来,忽地有人叫了她一声,“姐,你在床底下干嘛?”是妹妹九月。

    五月急忙起身,头再一次撞到了床帮上,还没好利索的包再次肿了起来,五月捂着额头上的大包,顶着比哭还难看的笑说,“床下有只大老鼠,我去赶老鼠了(未完待续……)


(发表于《参花》2020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你有所选择(一) 下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八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