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你有所选择(四)
2020-09-16 12:00:02 来源: 作者:夏建国 【 】 浏览:39次 评论:0
12.5K

    次日晚间,我带着两个效果器,早早来到文化馆,把效果器从吉他串联到大音箱上去。效果器是我上周专程跑到省城买的,一个合唱器,是我预备着演奏《你听海是不是在笑》中那段悠长、缥缈的分解和弦前奏;一个失真器,是预备着用来演奏《巴黎的街头》。我想在舞台上倾诉,这心中的迷梦还没做醒。

    刘威看着我眉开眼笑。直接找宋主任,说乐队效果起来了,要涨工资。主任答应了,每晚给乐队加十块钱。

    舞会即将开场,刘威扔下号子,走下舞台,挤开密密麻麻的人群,来到李春海身边,忽然闻到一阵难闻的臭味在大门附近四处飘荡。但见十多个青皮从人群中挤出,低了头要从李春海看守的大门溜出去。

    李春海道:刚开场就出去?出去就不能再进来了!

    还进来个XX !一个青皮背着手吼道,嘴里吐出一串酒气缭绕的字。喂?你的手怎么了?李春海沉着脸问。

    管老子手做X 事?几个青皮涨红了脸,正要发作,却见旁边几个花枝招展的女子看他们,蒙住了鼻子。青皮们瞬时没了底气,低了头只顾往外挤,留下一股臭气熏鼻。刘威捂了鼻子,冷笑着,回到演出舞台上。

    时间很快到深冬,一个下雪的周末,文化馆舞厅那边停一晚。我如往常一样,蹭到楚剧团歌舞厅里。当我在乐队里找到李茂林时,他正笑呵呵地拎着号子,和身旁一个抱着萨克斯的胖姑娘聊得起劲。看到我过来,李茂林让我坐下,对那姑娘说,我哥们儿林潇。胖姑娘望我微微一笑。

    你的胖妹来了?一个冷冷的声音从耳边冒出,我一回头,是刘轶来了,后面跟着一个美女,一双丹凤眼向上斜飞。李茂林惊叹一声,啊!歌后驾到。美女看见李茂林,两眼一横,对李茂林甩出一句:好运到了,狮子宫的猛将!

    刘轶走上舞台,坐到李茂林身边。李茂林又对刘轶竖大拇指说,上个月,你和秦娜到河对面的浦口夜总会去了?听说一晚上就是两百?刘轶摇摇头说,M 的,两百元有鸟用,累成一条狗!晚上八点开始,搞到十点,中间休息一小时,下半场从晚十一点搞到凌晨一点。真是挣命的血汗钱!李茂林问,那你们晚上怎么回家?刘轶说,晚上坐轮渡过河。

    李茂林说,都转更了,轮渡还开么?刘轶说,那就搭汽渡回。李茂林拍拍刘轶的肩膀说,那么晚了,要照顾好歌后啊!刘轶丢下手中的烟头说,搞一个月就厌烦了,辞了!我忍不住问刘轶,剧团的演出任务那么重,跟楚剧团伴奏不也好玩么?刘轶说,有什么好玩的?我早试过了,一副悲腔,就那十几个曲牌,反反复复地咿咿呀呀。听个一两场还行,时间长了坐不住。我说,那就做一些改编,植入现代音乐的元素。刘轶眯眯怪眼说,我不具备那样的高才,还是等未来真正的戏曲音乐大师吧!我说,那就原汁原味地演些老戏,抒发的是真情实感。刘轶说,年轻人不大爱看。我说:那就排现代戏。刘轶“哼”了一声说,下了岗,没工作,老婆讨不到,跑到这里来打捞生活,倘叫你去欣赏那些高腔,看得进去么,听得进去吗?

   此刻,我想紧握刘轶的双手。我得承认,我和他跑到歌厅,真的只是打捞生活、拍卖痛苦而已,从这一点来说,我和他是一类人。李茂林又坐在一旁问,刘轶,带着这一帮人杀到浦口歌舞厅走场子,拿这么高的工钱,南浦的乐队眼红了吧?于是,我们共同唱起刘轶的赞歌。秦娜在一旁大嚷,刘轶算个屁!从她嘴角里飞出来的词句,粗鲁得像个脚夫。秦娜冷冷地道,是我单枪匹马找舞厅老板谈的。身旁,刘轶微微笑一下,没有说话。

    你的胖妹哪去了?秦娜突然问茂林。大家仔细一看,不见了吹萨克斯的胖姑娘。李茂林干笑着说,我哪有什么胖妹?我追得到么?秦娜突然对着大家嗲声嗲气地说一句:拜拜!回过身,返回话筒边。

    我们正聊得兴起,除了秦娜以外,都没注意到中场休息已经结束。只听到鼓手“答答答答”敲出四声提示。在暗淡的灯光下,秦娜迅速走到舞台中央,拿起话筒,唱道:夜已深,还有什么人,让你这样醒着数伤痕,为何临睡前会想要留一盏灯。你若勇敢爱了,就要勇敢分。

    那歌声充盈,高亢而又圆润,既有苏芮式的呐喊,又有邓丽君式的柔媚,听得我血脉偾张。不久前听茂林说,秦娜对男朋友不是很满意,想跟他分手。看来,李茂林对他现在的处境大体是满意的。跟着一个好乐队一起,味儿就是不一样。我向刘轶、茂林告辞。

    次日晚上,刘威来到舞厅,满身酒气。不停地骂:昨天还找我,说手上缺钱用,预先要了这个月的工钱,却连请三天假,已经

    第五天了,到现在不见人,走了!看着挺漂亮,做事如此绝情!我心中一惊,杨老师走了?我低下头,想了想,人家是师范的声乐老师,又不是没工资发,现在她的主要任务应该是写论文啊、评职称啊。来这儿,不过只是图个新鲜感,时间长了,走是迟早的事。

    那晚,刘威扔了号子,弹起键盘,只顾走旋律,把和声的任务扔给我,胡元庆就走复调。

    一连一个多月,刘威换了一百多首曲子,用他不熟悉的键盘现场演奏,一次乐谱也没看。他不会和声,脑子里却装下如此多的曲目,旋律、节奏记得这样准,真他M 是个怪物。元庆,你把号子放一放,改作打鼓!刘威又开始布置任务了。胡元庆说,别折磨我了,让我绷贝斯吧!我便向刘威介绍鼓手岑北冥。刘威道,怎么不早说?真的被你“活埋”了!让他明天过来打鼓!接着,刘威自言自语道,老子还要找个键盘。听到刘威这话,我又做起有个好键盘配合的梦:和我的吉他互相衬起来,一起奏出《你听海是不是在笑》中跳跃、丰富的和声、如梦的抒情乐段。

    然而实际情境并不好,几天后,一位女键盘手来了。她唯一的长处是能弹一点和声,可当乐队奏起《为什么我的真换来我的疼》时,她始终抓不准前奏几个切分音,不是快就是慢。完了,这女子恐怕又要挨一气老骂。我想,心中捏着一把汗。刘威慌忙用号子接过那前奏,压着一副不耐烦的腔调,让女子跟着他的号子弹出切分音,我们几个坐在一旁垂头丧气。

    舞会结束后,刘威忽然对我说,今后乐队的编配你也参加进来!刘威,这个狂躁而又率直的汉子,突然说出这句话,可我此刻却没能听懂,或是听进去。我内心对刘威充满了感激和畏惧,却认为他这位艺术暴力论者,和我终究不是一类人,我是一个唯美的悲观主义者。

    我在每一个谱面上标记上和声,交给刘威应付了事。每天晚上,我沉闷地坐在舞台的左侧,也像刘轶那样,精准而又和谐地弹出和声,或者在键盘手拿不准节奏的情形下,把旋律抢过来,变换音色一弹了事。近一年的时光,我沉默在喧嚣的舞会上,沉默在嘈杂的人群中,心中独自反复吟唱:你听,海是不是在笑?笑有人梦做得醒不了……

    圣诞节晚上,舞会刚进行一半,台下又打架了。刘威、胡元庆叉着手,显出见惯了斗殴事件的老炮儿风度,笑看台下打得昏天黑地。红雨没唱歌时,就坐在调音台旁,视舞台下的大戏如同不见,跟岑北冥聊着天。

    春天还没到呢。我坐在一旁突然嘟囔出这几个字。红雨一怔,侧身看看我,忽然笑起来,说,闷着个葫芦,还没到躁动的时节就打起来了是不是?忽然,刘威远远传话过来:你们嘀咕些什么?听好了,后天我接了一个活儿,我有个同学在电力宾馆,搞两场舞会,你们跟老子上心,搞得好,把这个鸟文化馆舞厅甩了。岑北冥问,那文化馆舞会怎么办?刘威道,明天我们集体请个假,请一天的假没事。

    舞会刚结束,我刚想抬脚走路,刘威叫住我,拉到一边说,我们几个的效果出来了,就是那键盘弱了。你明天给老子争口气,多出彩!我说,没个好键盘,效果很难出来啊。

    刘威道,你就这点出息?不试一试怎么知道?我说,有些侥幸啊,哥!还不知道那里乐器怎么样。刘威瞪了我一眼说,键盘只要不出大问题,吉他多来点出彩乐段,我们再在后面撑着,就能弥补一下。何况,你当那些跳舞的有多少是来听音乐的呢?

    无奈的我只好点点头。(未完待续……)

 


(发表于《参花》2020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你有所选择(五) 下一篇中篇:你有所选择(三)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