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你有所选择(五)
2020-09-23 14:27:46 来源: 作者:夏建国 【 】 浏览:36次 评论:0
12.5K

    次日,我做完早点,吃了午饭,一觉睡下去,忽然梦到梁小玲,顿时沉入梦境中,一遍一遍演示着那段感伤而又迷惘的时光,又梦到自己一遍又一遍对着她弹《你听海是不是在笑》,她沉然地转过身去,不理我。

    这梦做起来就难醒,迷糊中,我似乎一遍一遍提醒自己:快醒来!快醒来吧!但我终于沉沉梦下去,睡到下午六点半方才醒来,猛记起晚上的大事,慌忙搭了个摩托,赶到电力宾馆二楼餐厅,找了半天,问服务员,找到吃饭的包厢。

    打开餐厅的包间,热气、酒气扑面而来。刘威满脸通红,剜了我一眼,红雨急忙拉着我的手坐下。刘威指着身旁一个戴着眼镜的人道:林潇,你给汪总敬个酒,他是我的高中同学。

    我量窄不能喝酒,看到刘威那极不高兴的样子,又有他的同学在场,只好将那一大杯酒灌进去,顿觉腹中作呕。我天生闻不得酒气,嗫嚅着说,刘哥,我不能喝了。刘威不再理会我,拿了酒杯,邀着汪总的肩头说,记得你当年的样子,文诌诌,秀里秀气,成绩也好,老师喜欢,女同学也喜欢。我呢,自小就跟着老头子吹号,贪玩,对学习没兴趣,后来分到厂矿,接着就下岗,跟老婆离婚,又没有子女,每天在黑屋子里擘号子!刘威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打开话匣子,右手捥住汪总的脖子,喋喋不休地嚷个不停。汪总回过头敬了刘威,又看看我们,侧过身来,盯着胡元庆使眼色。胡元庆冷眼看了刘威一眼,不说话。

    刘威又让我敬汪总,说,这里面你最年轻,怕个鸟?这酒是练出来的!红雨说,林潇不能喝了,你看他的脸!刘威说,你看看我的脸!只一杯鸟酒,有什么不能喝的?

    一些酸楚在我心中泛过,我想,他跟我一样,也不过只是一个弱者——我们也许是一类人,对,是难兄难弟。想到这儿,我立时站起来,举起手中的杯子,咬着牙,一饮而尽,脑门嗡地一下发闷。

    刘威又举起杯叫,汪俊!汪俊微笑着,邀了刘威的背。刘威又问:你跟你媳妇是高中同学吧?我的那媳妇是我一个厂的苦妹,又不是没养着她,又不是没顺着她,却老看我不顺眼,又不跟我生个伢儿,暗地里跟厂长滚到了一处,所以我把她甩出窗子去!她跟厂长得到什么鸟好处?我看,后来那么大一个厂六百万变卖给了浙商,她也没捞到一分,到头来还是一个人过。厂长好歹混了个社区主任,她混到什么?还不是跟我一样,几千块钱算断工龄,滚蛋,下岗?我还能在舞厅里排泄一下苦闷,或者凭自己八级钳工的手艺到外面混个修理工做做。她现在干啥?在街上替人擦鞋,苦熬……刘威醉醺醺的。

    晚八点半了,汪俊又提醒刘威。胡元庆挽了刘威的手道,走吧,走吧!人家舞会开始了。刘威吼,急什么?我们他M 的一上去就搞,刘威舌头在打转。

    大家一到电力宾馆歌舞厅,下面椅子上都坐满了人,人声嘈杂,有怨的,有骂的。汪俊慌忙上去讲几句话,刘威摇摇晃晃走进厅内,喝道,都快调乐器!

    白色的吉他横在地上,那是一把双摇的斯归利,在灯光下发出柔和的色泽。恶心的酒食从我腹内一阵一阵向喉咙上涌动。我昏然拾起那把琴,接了屏蔽线,拿手一弹,顿时叫苦不迭。琴颈严重变形,无比难按。

    M 的,海盗琴!我骂一声,再看乐器与音箱之间,又没有调音台。看似光鲜亮丽,连文化馆的设备都比不上。我踉踉跄跄跑到刘威身边说,这琴没法弹!刘威火了道,什么没法弹,真正的高手,给个烧火棍一样弹!我默默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那一晚,刘威不吹号,就坐在岑北冥身边,一边语无伦次地指挥乐队,一边强行安排曲目,全都是带有很多吉他技巧的歌曲。

    《像雨像雾又像风》!刘威大喊。舞会此前先上了三个曲子,一个慢四、一个踩步、一个中三,不到十五分钟,我的四个手指早已被那把变形的斯归利磨出四个深深的槽印,发出来的音尖锐单薄,严重走音。我咬着牙,把自己的效果器配上,踩一下脚跳板,配上迷离回响的DELAY 音色。

    键盘奏出长音,就等着我加入那段著名的飘逸迷离的吉他前奏。这首歌我原来本没听过,这段前奏还是我独自跑到银都夜总会,听孙捷带着他那帮乐队弹出来的。

    老实说,我是第二次被震撼。秦娜不知何时离开刘轶,加入银都夜总会的孙捷那一帮。在吉他手神鬼莫测奏出《像雨像雾又像风》那段弗里吉亚调式的华彩式前奏后,秦娜在迷幻音色中发出柔媚的娇音:

    你对我像雨像雾又像风,来来去去只留下一场空,你对我像雨像雾又像风,任凭我的心跟着你翻动。

    第二天,我便在文化馆舞厅里奏出这段前奏,刘威大加赞赏。这就是今天他点出这首歌曲的缘由。此刻,我酸痛的左手再也按不动梆硬的琴弦。此刻,刘威站在我左边,小声喝令道:吉他不要怯场,快!快!

    我强行奏出《像雨像雾又像风》迷幻的前奏,然而,却弹走了好几个音。我侧身看看刘威,只见刘威怒目金刚地看着自己。我长吁一口气,已经尽全力了。我忽然感觉到这首歌的作者肯定是个坏坏的家伙,通篇歌词都是在鄙视可悲而痴情的女人,让女人自己唱出来骂自己。何必呢?为了找寻中意的情感归宿,把自己折腾得云里雾里。我突然又感觉自己何尝不可悲?为了宣泄和拍卖情感,把自己弄得像雨像雾又像风。

    舞会一结束,没出大门,刘威跑到我面前,猛喝道:你他M 搞的什么名堂!那酒气喷了我一脸。我昂起头,对刘威道,烧火棍没法弹!刘威又吼,莫跟老子找理由!然而乐队终究没有留在电力宾馆,准确地说,除了刘威一个人垂头丧气了一阵子外,大家根本不愿意待在那儿。无非就是装修豪华一点,其他的条件都差。我们回到文化馆,每晚按时上舞会。

    灯光暗淡,红雨又坐在我身旁,轻轻地说,到这儿一年多了,从没看到你下去跳过舞。我看了看红雨俏丽的面庞,沉默。《偏偏喜欢你》!刘威又在我们身后喊。我低着头坐在台上。弹着陈百强《偏偏喜欢你》前半段的分解和弦。原版分解和弦用的是木琴本音,清澈而跳跃,诉说着失意的恋人心中起伏不断的深情。我故意用合唱的音色,把depth(深度)调浓,加上点延时,把抒情乐段弹得虚无缥缈,又将其中几个柔嫩的小三和弦全部变成小七和弦,混杂着浓厚的暧昧与忧郁。

    中场,我独自走下舞台,却被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拦住了问,你就是林潇?我说,呵呵。中年人道,怪不得刘威、胡元庆几个都在我面前提到你。我问中年人是谁,中年人说,我是紫芸宾馆蓝韵歌舞厅的赵森,刘威是我哥们儿。我请赵森上台来坐,赵森说,不必,好好练吧,这也许是你一辈子的事呢。

    说完这话,他和我简单聊了几句就走了。我正琢磨着赵森那句“一辈子的事”,忽而,台上音响里又放出萨克斯曲《回家》,温润地吹到舞厅每个角落。

    红雨走下舞台,突然被几个混混拦住了说,姐儿,这么快把我忘了?那个吹号的胖子味道好么?我一看他就不行,回哥这边吧,味儿重。红雨想逃,被几个青皮拦住,强行搂住。刘威跳下台去,猛地一蹦三尺高,顺着那跳下的劲道,嗖地抽出巴掌。啪!一记重重的耳光甩在为头的那个混混脸上。你M的作死么!打死这个撮鸟!几个混混一边骂着,一边围住了刘威,七拉八扯。我们见势不对,忙围上去解劝,人群顿时乱作一团。

    忽而,刘威猛喝一声,跑到台上,几下拉扯掉手上的几个金戒指,丢给红雨道,今天不办掉这几个,老子不姓刘。他又跳下台,和几个混混缠斗在一起。正闹得不可开交,李春海带几个人跑过来,把人群蛮拉开。舞会不欢而散,宋主任拉住刘威,不住地埋怨。

    你怕什么,明天我替你文化馆摆平这几个小混混!刘威喊。红雨突然把戒指扔给刘威,瞪了他一眼。刘威回过头,“咦”的一声问,你怎么了?红雨说,林潇,我们走!夜风中,我看到红雨长发飘飘,忽而生出一种无限高远的感觉,我摇摇头。

    叫你送我走!你听到了么?红雨嗔怒地对着我说。

    我说,对不起,我先走。刘威跑到红雨跟前,又凌厉地看了我一眼,对红雨道:跟我走!(未完待续……)

(发表于《参花》2020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你有所选择(六) 下一篇中篇:你有所选择(四)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