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长篇:灼灼青阳(第二十三章)麦梢黄
2021-01-26 13:00:01 来源: 作者:李泽军 【 】 浏览:77次 评论:0
12.5K

1

    北方的气候四季分明,但是似乎春秋的时间又太短暂了,只是连接冬与夏之间的过渡,一会儿就过去了。早晨五点来钟,天就已经大亮了,想睡懒觉都没有了借口。任何时候,只要一抬头,就是一轮耀眼的太阳正挂在头顶上,全世界都笼罩在一层白亮亮的光罩里。

    临近芒种节气,麦子逐渐变黄。一望无际的平原上,远远近近、沟沟洼洼,到处都是浓淡不一的黄色,有风吹来的时候,麦穗轻扬,随风起伏,一层层麦浪连绵不断,伸向远方。当看到这麦黄色的世界时,就知道让农村人又爱又恨的麦收马上就要到了。

    “芒种三天见麦茬”,麦收时候是一年中最紧要、也最让人着急的时候。短短几天的时间,要把麦子割回家、轧断、脱粒,还要赶在节气抢种上玉米,真真正正是一场“苦战”。每到这个时候,就是上下老少齐上阵的时候,中小学都放了麦收假,老师们也是需要回家收麦子的。

    青阳爸爸早早地就把镰刀、木杈、木锨等工具找了出来,敲敲打打收拾一番,为即将到来的麦收做准备。特别是那两把镰刀,爸爸找来磨刀石坐到树荫下,旁边摆上一盆水。洒点水,磨上一阵,试试锋利程度,不满意就再洒上点水,继续磨,直到两把镰刀的刀刃都能照出人影,泛出光亮,这才满意地点点头,把镰刀插到墙缝里。

    青阳拉了张草席铺在树荫下,捧着一本小说看得正入迷,又被那两把镰刀吸引了,扔下书蹲到爸爸身旁,着迷地看着,略带些期待地问,“爸,今年我能拿镰刀割麦子了吧?”

    “看你能的,才吃了几天饱饭就想割麦子了?”平婶子端着簸箕正从屋里出来,听说青阳想要割麦子,赶忙拿话截住。

    “那咋了?我们班好多女生都会割麦子,我是男的,都这么大了,还没摸过镰刀呢。”青阳不乐意了,自觉在这一点上自己有些低人一头了。

    “这个傻孩子,你当割麦子是什么好玩事儿呢?”平婶子也坐到了草席上,簸箕里是刚刚剥好的花生,鲜红的外皮,裹着白嫩的果仁,青阳抓了一把扔到自己嘴里,见小烙子卧在边上,又给它扔了几个过去。

    “你还想跟爹娘一样当一辈子农民啊?这天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那镰刀拿起来,你就甭想再放下了。”平婶子翻拣着花生豆,继续说,“我们盼着你一辈子不用下地割麦子才好呢。你就在家好好复习功课,地里的活儿用不着你。”

    青阳眨巴眨巴眼睛,看看爸爸又看看妈妈,“我就是想去帮帮你们的忙,每年都是你们两个下地干活儿,天天累成那样,让我在家歇着。我现在长这么大了,再待在家里不被人笑话吗?”

    “青阳说得也有道理,”青阳爸爸琢磨了一会儿,说,“孩子想帮忙是好事儿,让他去地里尝尝苦,就知道这学该怎么上了。”

    “哎,”平婶子知道拗不过这父子俩,只能叹了一口气,“你这孩子,怎么非得自己找苦吃呢?”又拉过青阳的手,瞧了瞧,“你看看你这手、这小身板儿,能吃得了这个苦吗?”

    “你们能吃,我就能吃,不就是割个麦子吗?还能怎么样啊?”青阳不服气了,鼓起胸膛,看着妈妈。

    “那你可得做好流血流汗的思想准备啊!”平婶子看他那个样子就来气,继续告诫他。

    “流汗可以理解,怎么还流血呢?”青阳不解地问,平婶子朝着平叔努努嘴儿,“看你爸那腿上,就是当年割麦子留下的。”

    青阳从前没留意,听妈妈说了,才仔细看看爸爸的腿,就见爸爸的左小腿上有一道月牙形的伤疤,有四五厘米那么长,年岁久远了,伤疤的颜色已经变淡,接近肤色了。

    “啊,这是用镰刀割的啊?”青阳小心地触碰了一下伤疤,心疼地问爸爸,“疼不疼?流了很多血吧?”

    “当时疼啊,不过都这么多年了,你妈要是不说,我都忘了,”平叔用手试了一下镰刀的锋利程度,脸色平静地说,“要想学会割麦子,怎么也得流点儿血啊。”青阳看着那雪亮的镰刀刃,不由轻轻吐了下舌头。

    开镰了,青阳实在没想到这么快就给自己打了脸。也就是四点来钟,太阳还没露头儿,平婶子就收拾好饭菜,叫起了一家人,准备正式投入紧张的收麦战争了。

    青阳长长地伸了个懒腰,哈欠打得老大,两眼酸涩得难受,真是从来没有起过这么早啊!

    忙忙地吃完早饭,一家三口一人一辆自行车,直奔南洼里。清凉的晨风吹到脸上,青阳的睡意才一点点消散。原以为自己就够早的了,哪想到一路行来,两旁的麦地里已经有不少人在割麦子了,都是想趁着凉快儿能多干会儿活儿。平叔和平婶子边走边和地里的人打着招呼,无非是些天气啊、收成啊之类的话,青阳听了两耳朵,都不感兴趣。

    青阳家这块地足有三亩,站在地头上看过去,都看不出有多长。几个本家的叔伯婶娘也先后来到地里,割麦这项大工程一向都是家族战斗的。几家人在一起搭伙儿,先紧着熟了的割完,再去割别人家的,为的就是人多力量大,尽快把麦子收回家。等到麦子脱粒的时候,更需要人了。

    今天下地的孩子,除了青阳还有两个本家哥哥和一个姐姐,他们都是从前两年就跟着下地了。平婶子带着七八个人排成一排,把住了麦地的垄头,平叔领着剩下的人走到了中间地带,从那里开始割起。

    青阳被安排到了平婶子和柱子婶的中间,怕他不会,只分给了他三垄麦子。平婶子又手把手地告诉青阳该怎么拿镰、怎么拢麦子,怎么下刀,然后再怎么放麦子,怎么捆成一个儿。平婶子教了几遍,见青阳差不多明白了,就拎起镰刀,下到地里,手起镰落,很快一排麦子齐刷刷地倒在了地上。青阳赶忙拎起自己的小镰刀,按着妈妈教的办法,镰刀离地面大概一拳之高,左手把麦子拢到左大腿上,一刀割过去,倒是没费什么力气,一把麦子就落到手里,青阳把它们朝着一个方向摆好。然后,一步步往前挪动着。

    割得快的,很快都跑到了前面,因为是新手,青阳手忙脚乱,挥着镰刀,力气费不少,麦子却没割下几根,被远远地甩到了后面。

    本家的那个哥哥回到地头上喝水,见青阳落得这么远,心底暗暗高兴,站在青阳身后说起了风凉话,“哎,我说大学生,你不是学习好吗?怎么在地里不抖威风了?”

    青阳知道他成绩不好,上完初中就回家了,一直酸溜溜地嫉妒自己成绩好。因为今天是在给自己家干活儿,所以,青阳忍着气,不理他,权当没听见。

    “看看你那镰拿得,”本家哥哥继续嘲笑着,“跟举着锄头似的,哪是在割麦子啊,纯粹是在砍树啊。哎,哎,小心,砍着腿了啊。”青阳让他吓一跳,险些把镰刀扔了。本家哥哥见达到了目的,哈哈笑着,拍了拍青阳的肩膀,继续回到原处割麦子。

    虽然平婶子时不时地帮他割上一段儿,可青阳还是被落得越来越远了。他更加起急,手里抓的麦子越来越多,下手也越来越快,汗水一滴滴掉落在金黄的麦地里,也逐渐打湿了前心后背。

    青阳握紧了镰刀,看看头顶上越来越高的太阳,深吸一口气,拢过一抱麦子,用力割下去。哪知麦子被割下来了,青阳的左腿也跟着疼起来,鲜血忽地流了出来,青阳举着镰刀傻在了地里。

2

    青阳垂头丧气地坐在地头的那两棵大榆树下,平婶子见他果真割破了腿,鲜血呼呼往外冒,心疼得眼泪差点儿流出来。还是柱子婶有经验,从地上抓起一把黄土捂在青阳的伤口上,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理,但是很快血止住了,平婶子又掏出一块干净手帕给他包在伤口上。

    青阳还想下地继续干活儿,可是平婶子死活不让,摁着让他坐在地头儿上歇着。青阳看着本家哥哥那愈加轻蔑的眼神儿,虽然心底不舒服,可还是觉得自己再逞强也是给别人添麻烦,只能听话乖乖地坐下来休息。

    等到坐下来,才发现自己几乎已经要散架了,手脚都累得抬不起来;长裤、长褂都被汗湿透了,沉沉地裹在身上,胳膊上、腿上都是淡红色、被麦芒麦茬划的痕迹,像蚂蚁咬过一样,又疼又痒。青阳解开脖领的扣儿,卷起袖口、裤腿儿,这才觉得舒服了些。

    太阳愈发毒辣了,看看手表还不到十点钟,地里的人影离得愈发远了。头顶上湛蓝湛蓝的天空,地面上是无垠的金黄麦浪,劳作的人们散布其中,弯腰低头,似在顶礼膜拜,虔诚地收获着大自然的恩赐。青阳深深地感叹着,目光也不禁看向更远的地方。

    田间道路纵横交错,都是泥土的道路,拖拉机“突突突”地冒着黑烟,拉着小山一样高的麦垛,颠颠簸簸地行驶在路上;也有一些人家还是赶着牲口,拉着木车,车上堆着高高的麦子个儿,车老板儿跨在车头,难得偷闲抽口卷烟,晃晃悠悠地往回走。

    咦,那是?一辆老式木车在烈日下踽踽独行,车上麦子堆上去一人多高,几乎要倒下来。前面拉车的竟然是一个人,瘦小伶仃,突兀地出现在这天地之间;那人身子前倾着,几乎倾成了四十五度角,看得出来每一步都用尽了全力。青阳越看越觉得眼熟,渐渐地那人近了,一身洗得发白的花布衫,一条军绿色裤子,脚上蹬着一双家做布鞋,绑着两个扫把一样的小辫子,是哑妹!青阳倏地站起来。

    哑妹全身心都放在身后的车上,几乎是一步一跪地向前踟蹰着,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完全没有看到青阳。车后面跟着一个胖胖的女人,那人穿着时髦的红衫子,踩着一双凉鞋,戴着一顶崭新的草帽,一步三扭地跟在车后,时不时地催促两句,却不帮忙推一下车子。

    青阳猛地想起来,听妈妈说哑妹的妈妈去世没多久,他爸爸就又娶了个媳妇儿,还带着个三岁的男孩子。当时平婶子还感叹,这男人就是不长情,哑妹娘虽说呆傻,可也是给他生儿育女过了这么多年,这才几天,就全给扔到脑袋后面去了;又感叹哑妹命苦,从小就没享过福,好不容易娘不再拖累她了,可没娘的孩子有多苦,都说没娘的孩子像根草。虽说是亲爹,可俗话说,有了后娘就有后爹,哑妹这是掉到黄连缸里了,苦不堪言呢。青阳几次想去看看她,可是又听说哑妹一直在毛巾厂打工,只是她爹再娶的时候回来了几天,根本没机会见到。也许,这个家对哑妹来说已经不再是家了吧。

    哪想得到,今天在这儿又遇到了呢?青阳忖度着,后面跟着的那个人应该就是哑妹的后娘了吧。

    哑妹拉着车子经过青阳的面前,青阳能清楚地看到她被汗水打湿的头发和晒得通红的脸蛋儿,想叫住她,看看身后跟着的那个人,还是没有出声。

    这条路坑洼不平,很多地方都被过往车辆轧出了深深的车辙,平时骑车不小心还会摔倒;今天哑妹走这条路虽说是加了小心,可稍一疏忽,还是把车拉进了车辙里,哑妹力气单薄压不住后面的重量,那木车整个歪向一边,轮子陷到了沟里,高高的麦垛倾斜了,摇晃着要倒下来。

    亏得哑妹躲得快,虽然没被砸到,还是摔到了沟里,虽然不出声,可是疼得皱起了眉,显然是摔疼了。

    “哎呀,你这死丫头片子,这么不小心呢?让你拉个车,就把车拉到沟里,是存心的吧!差点砸到老娘了!我就知道你看我不顺眼,故意使坏!黑了心的丫头片子!”胖胖的女人先是吓了一跳,随后回过神,不说查看一下哑妹的伤势,也不说帮忙把木车扶起来,倒先是跳着脚骂起来。哑妹像是根本听不到她的咒骂,很快爬起来,顾不得打扫身上的尘土,双手拉着木车的车辕,用尽全身的力气,试图把车拉起来;可连拽了几次,木车纹丝不动,还是死死地卡在沟里。

    胖女人见哑妹只顾拉车,而不理她,气得直跳脚,几步蹿过来,抡起巴掌朝着哑妹的脸打过去。哪知巴掌举到半空就被人抓住了,再也落不下去。哑妹听到动静,回头看,见竟然是青阳,他眼睛里冒着怒气,一手抓着胖女人的胳膊,用劲儿一甩就给她甩到了一边。

    哑妹脸上既是惊讶又是欣喜,大眼睛里瞬间闪烁出耀眼的光芒。青阳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示意哑妹让开,然后自己抓住车辕,用劲儿拉起来。哑妹见状,飞快地绕到车的另一边,用力向上推。俩人齐心协力,试了几次,终于把车从沟里拉了上来。

    哑妹欣喜万分,跑到青阳面前,双手合十,一直点头表示感谢。那个胖女人这时候却不干了,一屁股坐到地上,敞开嗓子喊起来,“这是哪家的小崽子,跑出来管闲事儿!没教养的玩意儿,把我的胳膊扭坏了。叫你家大人来,给老娘去看病啊!”青阳没见过这么撒泼的人,一时不知道该怎样应对,又见路上来往的人很多,不能跟她一般见识,于是忍住气不想搭理她。哪知胖女人见青阳不说话,更是来劲儿了,坐在地上扯着嗓子干号起来,引得过往的人们都停下来看热闹。

    平婶子一群人割到地头儿,正想招呼青阳装车,眼见路上却围了那么多人,青阳也不见了踪影,生怕出点儿啥事儿,于是急急火火地赶了过来。走进人群却发现一个胖女人死命抓着青阳的胳膊,正咬牙切齿地说着,“你这小崽子,想逃跑啊,没门儿!你家大人不来,你就甭想走。还敢摔老娘的胳膊,你算哪根葱啊?”旁边,哑妹可怜巴巴地站在一旁,几乎要跪下了,眼睛里满是无声的哀求。

    “呦,这不是宝来家的吗?”平婶子一眼就看出是怎么回事儿,走近胖女人,笑着问,然后不动声色地拉过她抓住青阳的那只手,冲青阳努努嘴儿,青阳明白了,转身悄悄地从人群中退了出去。胖女人见到平婶子,愣了一下,盯着她看了好半天,也没认出是谁。平婶子爽朗地笑了,“不认识嫂子了?你下车还是我接的你呢。”她指的是当地一种结婚的风俗。

    “哦,”胖女人像是有点儿印象,“是嫂子啊,你跟那个小崽子?”她这才发现青阳不见了,又要喊,平婶子拦住了她,“我说宝来家的,咱们可不是外人,论起来,我家青阳还得跟你叫婶子。你才嫁过来没几天,青阳还没见过你,一不留心得罪你了。可咱们都几十岁的人了,还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吗?再说,你这青天白日的在这儿跟个小孩子折腾,不失身份吗,这让大伙儿说出去也不好听啊。大家说,是不是啊?”平婶子三言两语,说得胖女人干瞪眼,却没了脾气,终究是刚嫁过来没几天,人生地不熟的,摸不着底细,又见围观的人们你一句我一句附和平婶子的话,更是没了言语。只能回过头,恶狠狠地拧了哑妹一把,“死丫头,还不赶紧拉车回家!等着哪个野小子呢!”说着,捡起扇子,“哼”了一声,一步三扭径直走了。

    青阳在人群外听得清清楚楚,怒气更盛,捏着拳头,就想追过去。

    “这才刚来几天, 就敢打人家闺女了?”“一看这样子,就不是好惹的,这闺女,哎……”人们见她这样子,更是小声地议论着。

    哑妹低着头,两眼噙着泪水,抓住车辕拉着木车,跟在胖女人身后,默默地走着。前面是上坡,有人看哑妹可怜,忍不住上前帮忙,顺利地把车子推到坡上。

    青阳满腔怒火,却无处释放,重重地一拳打在身后的老榆树上,平婶子拉过他的手,母子两个看着哑妹逐渐远去的背影,只能深深地叹息着……

    (未完待续……


(发表于《参花》2020年,12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二十四章)麦.. 下一篇长篇:灼灼青阳(第二十二章) 夜..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