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七)
2021-06-24 15:07:24 来源: 作者:张力翔 【 】 浏览:112次 评论:0
12.5K

    没过几天,集团就派人下来了,调查组先调查了舞厅的经营情况。李楚早有准备,舞厅侧厅直通楼道的门已经打开,每间客房都已经打扫干净并贴上了禁止“黄赌毒”的告示。调查组没有发现什么涉黄线索,对设置带有卫生间的客房也提不出什么怀疑的理由。本来嘛,舞友们跳舞跳了一身汗,到这些房间来先洗一洗,然后会会客人,谈谈生意,休息休息,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舞厅在经营上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合作方长期无偿借用物产公司房屋办公,却在原办公地点增加经营面积,通过瞒报收入,偷逃税款,侵害合作方利益,等等。不过这些问题发现后都已得到纠正。要说黄有梁接受贿赂,并和李楚私分非法收入,却只有于婉晴的一面之词,缺乏确凿证据。

    同样,在调查于婉晴和谢岚在客房偷情一事时,也存在许多疑点。比如头一次请谢岚讲课,为什么强行灌人家喝了那么多酒;谢岚喝醉后,为什么由李楚的手下搀扶其进入房间,随后,又是由这两个人实施“捉奸”;谢岚在已经酣睡的情况下,怎么会和于婉晴进行两次短信联系;为什么整件事从头到尾都被跟踪录像,难道事先已有所准备?总之,黄有梁和于婉晴相互之间的指控均不能完全成立,要想彻底搞清必须报请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可总公司和当事人出于种种原因,又都不想报案。于是,两件事就都暂时搁置起来,留待以后处理。

    黄有梁和于婉晴还各自担任着原来的职务,各自干着原来的事情。不过俩人针尖对麦芒儿,已经形同死敌。黄有梁虽然没能将于婉晴撤职赶走,但已经把她基本搞臭,令她在单位和宿舍都很难抬起头来。在这种情况下,她再继续揭发检举就是明显的报复和诬陷。由此可见,黄有梁的目的已经达到;于婉晴身正不怕影子斜,内心里除了仇恨,没有任何愧疚和不安,只是感到太对不起谢岚了。人家来家里给金垒辅导,她却无意中把他的身份透露给了黄有梁,害得人家吃了那么多苦,受了那么大委屈。说实话,她自己受多大罪都没关系,可是让谢岚陪着她受罪,她实在于心不忍。她和谢岚虽然不可能走到一起,但毕竟在香山有过一次刻骨铭心的相遇。那次见面,他给她留下了美好的印象,没能牵手,只能怪她没有那个福气和缘分。

    但是,婚姻的屏障,并不能阻断她对他的好感。所以,对谢岚的任何伤害,都会真真切切地伤到她自己。可以说,正是因为黄有梁不仅陷害了她,而且殃及了谢岚,她才会对黄有梁恨上加恨,视同仇敌。可她明白,仇恨再深,扳不倒对手也是枉然。所以她决定沉下心来,继续暗中调查,一旦掌握证据,必将黄有梁和李楚送进大牢,让他们受到法律的制裁。

    延庆宾馆事件像一记重拳,没有击倒于婉晴,却击倒了金垒。事发后,金垒气得病情加重,不得不住进了医院。

    婉晴被设计陷害的事情,终于传到刘嫣的耳朵里。刘教授急了,调查组撤回那天,她风风火火地来到女儿的平房宿舍了解情况。金垒还在住院,家里只有婉晴一人,正在做饭,准备带到医院。刘嫣一问才知道,原来和婉晴一起被陷害的那个男人竟然是谢岚,着实吃了一惊。她先问了集团的调查结果,婉晴说两件事都没有落实,事情暂时搁置起来了。

    刘嫣火了,一拍桌子吼道:“这不行!集团这是和稀泥!这么恶劣的陷害行为,这么严重的经济犯罪,还涉黄,就这么黑不提白不提了?谢岚他爸过去是搞纪检的,不行就让他找有关部门说说,必须把事情搞清楚,必须让那两个坏人受到惩罚!”

    见婉晴的身体状况和精神状态尚好,刘嫣总算放下心来。接着,她和婉晴谈起了谢岚。婉晴把近来谢岚来她家辅导金垒写作的情况告诉了母亲,刘嫣这才明白谢岚被裹进陷害案的原因,不免发出声声叹息。看得出来,刘嫣对她的这个得意门生仍然非常在意。那次在香山,婉晴拒绝了谢岚跑回家以后,一直等候消息的刘嫣曾深感痛惜,斥责婉晴失去了一个堪称绝配的好男人。刘嫣以为,大错已经铸成,俩人此后再也不会见面了。可她哪会想到,刚一年多时间,婉晴竟又因为金垒而两次见到了谢岚。对此,刘嫣又惊又喜,似乎重新看到了希望。同时对婉晴隐瞒消息感到气愤,于是责问她:“为什么不早把这个情况告诉我?”

    婉晴反问:“告诉你干吗?不该说的话我当然不说。我去香山和谢岚见面,你不是也不让我透露咱俩是母女关系吗?”

    刘嫣瞪了婉晴一眼,却没有心思和她打嘴仗,抿着嘴唇说:“看出来没有,谢岚对你并未死心,什么辅导金垒,什么探讨陌生化,全是托词,到家来见你才是真的。”

    婉晴喃喃道:“这又何必呢?我都已经和金垒结婚了。”

    “婚姻只能制约行为,但拴不住感情!你不了解男人,有的痴情男人爱上一个人,才不管你结没结婚,无论什么时候,都会一直对你穷追不舍。”

    “那岂不会使更多人陷入痛苦!”

    刘嫣瞥了婉晴一眼:“这都是你造成的!当初听我的,哪会有这种事?现在应该怎么办?”

    “我会尽可能回避他的。”

    “不可能!你把他卷入到你们公司的纠葛里,他不可能看着你再受委屈,再遭陷害。

    记住我这句话,今后,他会更频繁地介入你们之间的争斗,竭力保护你!

    婉晴没有吱声。

    刘嫣望向她:“你倒是说呀,那时候怎么办?”

    婉晴非但不急,脸上反而露出点笑纹:“那不挺好吗?”

    刘嫣冲女儿一瞪眼睛:“你就美吧!你也不想想,到时候你怎么面对金垒?”

    “一如既往。一个是爱人,一个是战友。”

    “哼,有你难受的时候!”

    刘嫣明白,婉晴虽然对谢岚同她一起遭到陷害感到痛心,却对他也因此能同自己一起战斗而感到高兴。而这种高兴,绝不仅仅是因为多了一个战友那么简单。作为一个过来人,她绝不能允许这种危险的关系形成和发展。为此,她必须按照最合理的逻辑,快刀斩乱麻地理顺关系,把痛苦降低到最低限度,让幸福回归于理性。

    婉晴将做好的饭菜盛进饭盒,准备出门。刘嫣叹口气,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对婉晴说:

    “你考虑问题太简单了。知道吗?陷害你的那两个人不会就此罢手的!他们还会合起伙儿来对付你。所以,有件事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为了让你能够腾出精力同他们斗,和谢岚一起同他们斗,我准备和金垒父母认真商量一下,先处理好你们的婚姻问题。”

    “你要干什么?”

    刘嫣没理她,径直走出门去。

    回到自己家里,她思考了很久,终于下决心要做一件事情,于是决定立刻联系金垒父母。由于历史的原因,她不愿意和金垒母亲说话,不愿意让婚礼上的那种尴尬局面重演,于是便拨通了金垒父亲金志彬的手机。

    “喂,您是老金吗?我是婉晴的母亲。”

    “噢,您好您好,亲家!好久不见了!您有什么事吗?”

    “您,您这是在哪儿?怎么有海浪的声音?”

    “呃,我和金垒他妈在外面旅游,今天海边风很大。”

    “噢。”刘嫣的脸色沉下来,声调儿也变了味儿,“那就算了,也没什么事,就是想问候一下。”说着挂断了电话。

    刘嫣很生气,听说金垒父母身体都不太好,这不明明是瞎话吗!儿子瘫痪了,他俩一推六二五,什么都不管,好长时间都不过来看望一次!现在倒好,却有时间去游山玩水!这样的父母,既没有责任感,也没有同情心,还有什么事情值得跟他们商量呢!一气之下,她决定私自做主,强行了断女儿的婚姻。

    刘嫣知道,这件事,她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于是她想尽快找到谢从熙,和他从长计议。

    还是在华府楼,这回刘嫣做东。谢从熙以为刘嫣约他来是要告知她不适合结婚的理由,匆匆忙忙就赶来了。没想到刚落座,刘嫣根本没提他所关心的事情,而是劈头盖脸地给了他一顿指责:“唉,你们爷儿俩可真成呀,同时打起我们娘儿俩的主意来了!”

    谢从熙听得一头雾水:“打什么主意?”刘嫣嗔怪地望着他:“你不知道你儿子也在追我闺女吗?”

    “你闺女?她不是结婚了吗?”

    “问题就在这儿!你儿子照样在追我闺女!”

    “谢岚公开向婉晴示爱了吗?”

    “没有,他不会这样做的。但这不过就是一层窗户纸,早晚会捅破。”

    “我可以去做工作,让谢岚离开婉晴。”

    “看来你还不知道最近发生的事情。”

    “什么事?”

    “你儿子和婉晴遭人陷害了!”

    刘嫣被谢从熙一脸懵懂的样子激怒了。作为父亲,怎能只顾自己找对象,对儿子是死是活都不关心过问呢?然而谢从熙还真就这样吃凉不管酸。见他一副急于想了解情况的样子,刘嫣也就不责备他了,于是便把谢岚和婉晴如何被人设计“捉奸”,调查组如何草率调查处理的这件事从头到尾叙述了一遍,说:“你儿子现在已经陷进去了,今后他只会更加拼命保护婉晴,为婉晴和他自己洗清冤屈,报仇雪耻,哪里会离开婉晴?”

    “那怎么办?”谢从熙摊开两手说。

    “首先,你得尽快跟公检法有关部门反映反映,大铜寺舞厅搞违法乱纪活动,必须认真查处!”

    谢从熙点点头:“我知道该怎么做。”

    “然后,必须把婉晴两口子和谢岚之间的关系彻底理顺。”

    “是啊,都乱成一锅粥了!”

    “看着是乱,但是理完就顺了!”刘嫣眯起眼睛诡秘地笑道,“而且是六六大顺!”

    谢从熙疑惑地看着刘嫣。

    “你想啊,如果你我能够走到一起,婉晴又能和谢岚重建家庭,岂不是亲上作亲,顺之又顺!”

    “那金垒怎么办?”

    “没办法,金垒只能出局。我们对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这对金垒不公平,甚至是残酷的!”

    刘嫣的脸拉下来,没想到,谢从熙不仅不为她设计的亲上作亲感到喜悦,反而同情起金垒来。于是气恼地反驳道:“婉晴已经照顾他很久了,他不能拖累婉晴一辈子!今后,该他的父母尽责了!”

    “这种事,我们怎能做得出来呢?”谢从熙眉头锁紧,扭过脸去。

    刘嫣拽过他的身子,开始提前行使管束的权力:“老谢,如果将来你要是和我走到一起,就必须支持我的意见。否则,我就只好说对不起了!”

    谢从熙愣愣地望着刘嫣,顿时无语。


(发表于《参花》2021年5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八) 下一篇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六)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