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十三)
2021-08-05 11:05:24 来源: 作者:张力翔 【 】 浏览:99次 评论:0
12.5K

十五

    这天早晨,戏梦娇疲惫地和李楚一起走出软包的客房。李楚下楼,说去找黄有梁办点事。等他上了车,戏梦娇掏出手机,给美美打了一个电话:“那人走了。”

    “好,在门口等。”

    大约一个小时后,舞厅刚开门,美美就拿着进门卡在看门老头儿眼前晃了晃,随即领着两个身穿黑呢子大衣的壮汉走进舞厅。老头儿吃过亏,知道美美是李楚的朋友,自然没敢阻拦。这时,戏梦娇已经绕回舞厅等着,在她的引导下,美美和两个壮汉从舞厅的左侧拐进公司的办公区,用钥匙打开房门,鱼贯进入豪华客房。

    那两个壮汉是美美父亲找来的。美美她爸虽然一向守法经营,但也有一些江湖朋友,特殊情况下,只要打声招呼,他们都会鼎力相助。而此时此刻,正属于这种特殊情况。

    昨晚,美美向父亲哭诉说:前几天,她和新找的男朋友在大钟寺舞厅的休息室约会,被偷拍了录像,羞死人了!舞厅经理李楚想勾引她,威胁她说,如果她不听话,就把录像发到网上去。据可靠消息,那盘录像带就锁在李楚卧室的抽屉里,她求父亲必须帮她把录像抢回来销毁。美美父亲一听大怒,立刻给朋友打了个电话,今天来的这俩壮汉,正是来抢录像带的!

    两个壮汉手拿特殊工具,轻松地撬开了床头柜上的所有抽屉,竟然都没有找到录像带。美美愣住了,正不知如何是好时,一个壮汉突然发现电视机旁边立着一个保险柜。

    于是众人便都围过去,连捅带撬,虽然费了不少工夫,最终还是把它打开了。拉开柜子一看,里边不仅摞着一堆录像带,还有几个账本。美美翻了翻,也看不出什么门道,便朝壮汉们轻声喊:“带子和账本都装走,一个也别落下!”东西装好后,一行人重新回到黑暗的舞厅,顺着边上的通道,大大方方地走出大门,上了一辆黑色越野车。

    车子开出一段距离后,美美立刻通知谢岚:“证据拿到了,而且收获颇丰。”谢岚欣喜若狂,一再向美美致谢。接着,迅速跟大家庭的所有成员通报了这件事情。大家在兴奋之余,一致认为,李楚和黄有梁肯定已经知道了是戏梦娇偷走了东西,而且一定会分析出此事和于婉晴的暗中调查有关。李楚背后的黑道势力庞大,他必会马上派人寻找戏梦娇,监视所有的相关人员。所以,必须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证据转移到最安全的地方。哪里最安全呢?大家首先想到的是派出所。可是又一想,现在东西虽然拿到了,但是录像带也好,账本也好,里边到底都录了些什么,记了些什么,大伙谁也没看到,万一构不成证据,报了警又有何用?所以,还是先找个地方核实一下为好。但是,在哪儿核实呢?大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说了几个地方,都觉不妥。最后,还是谢从熙想到了一个地方。他说:“纪检部门在门头沟区山顶上有一个副食基地,我的老部下是那儿的一把手,送到那儿去最安全。”婉晴一听叫道:“我姥姥家就住在菱山的半山腰!”

    大伙说太好了,当场决定,等老谢联系好后,由谢岚和婉晴负责把证据送上山去。上午十点来钟,谢岚先从美美那儿拿到那个装满证据的黑提包,然后接上婉晴,直接朝菱山开去。天气阴冷,菱山有雾,谢岚开着他的小车沿着狭窄的盘山公路缓缓地钻进深山,越钻越高。一缕缕岚气在山路上轻飘漫舞,游来荡去。车冲上来时,又都闪转腰身灵巧地避开。远处的蓝天清澈幽邃,洁净得像被水洗过一样。婉晴突然惊喜地叫道:“看!我姥姥家!”

    云霭下面,露出一片红砖灰瓦,苍木金秸,一座房屋散乱无序的村落横卧在半山腰儿。“送完东西,回来时去看看你姥姥。”谢岚说。

    “好哇,中午请你吃杂面轧饸饹,羊肉汤,可别嫌膻啊!”

    谢岚笑了,像是真吃了这诱人的农家饭,觉得浑身都是劲儿。副食基地终于到了,基地书记亲自迎接他们。在一间隐蔽的小屋里,谢岚打开了黑提包。趁着婉晴安装带来的录像机时,他先开始检查那两个账本,刚看了一会儿,眼睛一下子亮了,突然一拍大腿喊道:“太好了!这哪是账本?分明是舞厅休息室的开房登记。客房、人名、用时、费用记得太详细了!”

    婉晴也兴奋起来,说:“再放放录像!”录像也不出预料,全是一些不堪入目的镜头,婉晴看了两眼就把头扭了过去。谢岚关了录像机,掏出手机给父亲打电话,通报完情况,让他尽快向公安部门报案。

    为了安全,谢岚和婉晴决定把证据先存放在基地,等候公安部门的意见。把黑提包交给基地书记藏好后,谢岚和婉晴上了车,在婉晴的指引下,缓缓地朝山下婉晴姥姥家开去,不一会儿就进了村子。婉晴姥姥家是一遛新盖不久的大瓦房,坐落在山洼的一块平地上。鲜亮亮的红漆大门显得特别喜庆,门楣和两框贴着一副对联:改革开放风吹寨,硕果满园乐开怀。横批是:农民高兴。

    推开大门,一只黄狗驻足狂吠,洪亮的声音撞向对面的山涧又弹回来。接着是主人大声的呵斥,声音同样带着回响。婉晴姥姥年近九十,却很结实。一张笑脸乐成个山核桃,一个劲儿地把人往屋里让。婉晴忙着张罗座位,沏茶倒水,一抹红晕在脸颊上泛起。谢岚屋里屋外都看了看,感受着时代给农家带来的巨大变化。已经是下午两点多钟,大伙都饿了,一直等着的叔伯哥嫂开始做饭,姥姥也打起了下手。婉晴见自己也帮不上忙,便捅了一下谢岚说:“走,我带你到山里转转。”

    深冬的山坳里,空气寒冷而清新。风吹过来,松柏和挂着残叶的树枝“哗哗”地抖动着。不远处有一潭泉水,波光闪闪,流水潺潺。这时突然传来一阵婉转的鸟鸣和清脆的尾音,抬眼看时,山鸟已飞进一片若隐若现的薄雾中,形成一个稍纵即逝的美丽剪影。

    傍在婉晴身边,望着这迷人的山景,谢岚又想起那次和她徜徉在香山公园时的情景,心中漾起一波甜蜜幸福的感觉。婉晴还是那样美丽,只是瘦了许多,脸色也有些苍白。想到她的生活是那样艰难,工作环境是那样险恶,她却始终泰然处之,表现出一种女人少有的冷静、坚毅和果敢,谢岚真是打心眼里敬佩她。

    婉晴微低着头,默默地走在路上,神情专注,若有所思。突然脚步慢了下来,终于停住,揪了片枯叶在手里揉捏着,抬眼莞尔一笑:“谢岚,能问你个问题吗?”

    谢岚一怔,笑道:“当然。”

    “你……”她欲言又止,顺下眉毛,“为什么还不成个家?”

    谢岚语塞,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心潮一波一波地涨了上来,却不见退去。其实,答案就在嘴边,但他难以启齿。难道让他说因为爱她?那他把金垒置于何地?把婚姻这道铁栅视为何物?这和他绝不卷入三角恋情的表态又是多么矛盾!让他说他在等她?那岂不是对金垒的一种诅咒?对自身操守的一种亵渎?那么他又该怎样回答呢?他没有任何说得出口的正当理由。他明白,他的存在一直是有悖于道德的。婉晴是一个有夫之妇,两口子相爱已久,尤其是金垒,甚至把她视为自己的生命。在这种情况下,他置身其中,是要夺人之美还是要乘人之危呢?当然,他丝毫没有这样的意图,那两口子也绝对没有这样的猜疑。但是,他的存在,他不再婚,又确实是因为爱,一种深沉、执着,不该出现并无法公开的爱。他的内心很纠结,很混乱,所以,对于婉晴的问题,他无法回答,陷入尴尬。

    望着谢岚局促不安的样子,婉晴反而显得比他还要慌乱:“谢岚,你别为难,你不需要回答的。”

    于婉晴不忍心让谢岚难堪,更不忍心让他难过。在她心里,他这个人实在太好了。她之所以提出那个问题,是出于对他的爱护。

    当然,她早已领会了谢岚对她的那片真情,她很感动,也很珍惜这份情感。但她有很多难处,她无法接受这份情意。她觉得所有的苦都应该由自己承受,而不应转嫁给谢岚,不能让谢岚因为她而耽误了自己的幸福。她目光痴痴地望着远处的沟壑,继续喃喃道:“成个家吧,谢岚,瞧你现在的状态,这身衣服也有一个多月没换洗了吧?应该有个人每天给你做点热乎饭,给你洗洗衣服,叠叠被子,沏杯热茶……”她的眼神是那么专注、那么神往,说着说着,竟涌出一行泪水,闪闪地溜过鼻沟儿。

    谢岚的眼眶也湿润了:“我不需要,别逼我。但是我发誓,就像我说过的一样,我绝不会打扰你,更不会给你们出难题。我只希望能经常看到你,竭尽我的所能,支持你、帮助你,把那桩冤案翻过来,给你带来幸福和快乐。这就足矣,足矣……”

    “你这样是很蠢的,我不值得你这样!”婉晴有些急恼,“依你的条件,你完全可以找一个比我好十倍的女人,幸幸福福、舒舒服服地过日子。”

    “不用说了,我的幸福,只有我明白。”谢岚的眼神十分坚定,恳切地望着她说,“婉晴,就让这份幸福存在我的心里,不要赶走它好吗?”

    他们不再争论,继续往前走了一段儿,来到悬崖边的一堆岩石旁。谢岚往周边看了看,前边五米远便是深不可测的山涧,左首是一面宽阔立陡的崖壁,由山下一直往上延伸。抬头望去,崖顶和山顶之间呈现出一个巨大的豁口,豁口下好像正好是他们走过的那条盘山路。于婉晴已经从刚才的忧虑和苦恼中走了出来,争论过后,心情又重新变得愉快了。她捅了一下眺望崖顶的谢岚,神秘地说:“你看看脚底下,看那些岩石缝儿里能找到什么?”谢岚把目光落下来,四下里一寻摸。哪里还用找,只见岩石的沟沟缝缝里散落着好些干瘪的山楂和变黑的酸枣,惊喜地叫了一声。婉晴说:“这儿是我们山颈村有名的栅子崖。你看头顶的半山腰,是不是长着一排红果树和枣树棵子?”谢岚抬眼望去,只见盘山路下方的半山腰里确实长着一溜儿低矮的山楂树。婉晴说:“这溜野生树木就像悬崖腰脖上的一道栅栏,所以老人们给它起个名字叫‘栅子崖’。小时候,每到秋后我们孩子们都要到这儿来捡红果和酸枣,想起来真是好玩。”谢岚拣起一个红果,发现已经完全不能吃了,笑了笑,遗憾地丢回原处。忽见婉晴的堂哥已经找来,招呼他们赶紧回去吃饭。


(发表于《参花》2021年5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十四) 下一篇中篇:我走了,因为我爱你(十二)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