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替身(二)
2021-09-02 16:11:51 来源: 作者:沈岳明 【 】 浏览:95次 评论:0
12.5K

    冬天的太阳下山早,当汽车开始爬上盘山公路时,太阳已从车尾巴处悄悄地溜走了,但光亮还在。山的轮廓依稀可见,远山的积雪,像朵朵棉花,在即将降临的夜色中,静静地开放,温暖着迟归的人。

    杨先平打开大灯,山路蛇样向山顶蜿蜒。

    由于对路况不熟,杨先平得认真地听李小薇指挥。李小薇说起了自己的小时候,她去上学,要走好远的山路。那时的山路,可不是现在这样的,坑洼遍布,乱石横陈。一不小心,就会摔上一跤。腿摔青了,脸摔肿了,还得接着往前走。

    对知识和外面世界的渴望,支撑着她,爬过一个个山头,越过一道道沟壑。现在终于好了,路修通了。为了修这条路,乡亲们没少吃苦,特别是她的父亲,几乎将一生的光阴耗上了。修这条路时,她还出了一笔钱。

    在沉默一会儿后,她解释说,那钱其实是杨总出的。

    杨总,这个无处不在的身影,其实从未离开他。尽管他开着他的车,带着他的女人,冒充着他,去看望他的岳父岳母,以及女方的所有亲人,但他其实一直是跟着他的。车里有他残存的气味,车上女人的心里,满满地装着他。尽管他没到过这里,但这条路上,却刻下了他的名字。杨先平想,这个杨总,也总算是做了件好事。

    汽车像只虫子,往山上缓慢地爬去。空旷的大山,心胸宽广得让人激动。似乎容得下所有的人和事,不管你是长久居住,还是偶尔返回,都不介意。就这样安静地守候着,等待着。

    当天完全黑下来时,车灯就如大山的眼睛,在黑暗中透着光亮。又如一只盘坐在暗处的老虎,时而虎视眈眈,时而温情脉脉。再往前是一段泥石路。车子几次熄火,看来已经疲惫不堪了。李小薇说,走过这段路,前面就是大山坳了。杨先平顺着李小薇的手指望去,大山坳虽近在眼前,可望山跑死马,那盘在山头辫子似的泥马路,恐怕还得以公里来计算。

    李小薇说,要不,将车子丢在这里,咱们步行上山吧。杨先平没表态,他虽然表面上是杨总,是她的老杨,但他明白,自己始终不是真货。他不过是个替身,替身是没有发言权的。他只得下车,默默地跟在她身后,往前走。

    半路上,却遇上了李小薇的爹。以及叔伯等一大伙人。那伙人是来迎接他们的。他们打着手电,一路喧哗着,在空旷的山、漆黑的夜里,显得那么温暖。杨先平如遇见了亲人般激动,心里顿时被温暖挤满。李小薇则像回到了少女时代。她如跳跃在枝头的小鸟,一会儿上一会儿下。她的声音,也不再是从广播里传出来的,而是从山涧溪流里流出来的,清澈透亮,毫无杂质。

    一伙人,齐心协力地推着大奔,一点一点地向山顶挪去。杨先平紧紧地握着方向盘,车子每往上推动一下,人们停歇的间隙,他便紧踩刹车。等到人们再次用力推车,他又松开刹车。经过愚公移山式的运动,半小时后,大奔终于稳稳地停在了李小薇的家门口。

    叔伯乡亲等人散去。只留下李小薇的爹妈和奶奶,在为他们的晚餐而忙碌。他们的见面,远没有杨先平想象中难堪。他们没有对他进行严厉的审视,更没有对他大发雷霆,挑三拣四,好像他们早已是一家人了。他的到来,不过是平常的回家,再次的相见而已。

    这让他硬着的头皮,悄悄地松弛下来。他甚至跟在李小薇的后面,极其自然地喊了爸、妈,还喊了奶奶。那喊声,饱含真情,好像他们真的是自己的爸、妈、奶奶。饭菜的香味,从厨房飘来。杨先平好久没闻到这种香味了,那是亲切的家的味道。

    红辣椒炒肉丝,大蒜叶炒牛肉,清炖土鸡,还有煮腊蹄髈。这些菜,只有最亲的人,才吃得到。他确实饿了,边吃边听李小薇跟他们讲一路的见闻。李小薇讲得手舞足蹈,边讲,还边跟他用眼神交流,他一碰到她的眼神,就不住地点头,对她的讲述表示肯定。她就像回到了小时候,不时地要跟她的父亲抬个杠,跟母亲撒个娇。

    她的父母眼含疼爱地望着她。她还是父母眼中那个霸道调皮的小丫头,只要她想要的,他们就会想尽办法满足她。就算条件再差,也不能让她受苦。就算她给他们找了个大她二十岁的人做女婿,他们也认了。

    饭后,他准备去洗碗。她的母亲及时拦住了他。她的父亲微笑着不置可否。李小薇说,你还是去看电视吧。他得听她的,她是他的雇主。他差一点就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他不知道,如果真的杨总来了,他会怎么做。

    她给他铺床,搬来了厚厚的棉被。他们让他睡在放电视机的那间大正房里。他小声对她说,我随便睡哪都成。他希望睡里面的那间小厢房。她用眼神制止了他。她说,我的父母会善待姑爷,这是你应该享受的待遇。

    她忙碌的身影,与在茶餐厅见到的样子判若两人。他从她的背影看到了余琴。以前,余琴就是这样照顾他的。余琴是个闲不住的人。勤劳善良的她,给了他一个安稳、平和的家。

    冬天的大山安静极了。当一切尘埃落定,他的心也渐趋平静。他给儿子杨翔发了个短信。他原本是想打电话的。但在这么安静的夜晚,他实在不敢打电话,他不知道,黑夜的耳朵都藏在何处,一不小心,就暴露了他的心事。他告诉杨翔,他在做一份兼职,给一位老板开车,让他在家要听爷爷奶奶的话。

    他是一个不会撒谎的人,直率的性格,注定了人生之路的坎坷多舛。总不能跟孩子说,自己在给别人当替身女婿吧。好在给人开车,也是事实。杨翔是个听话的孩子,没娘的孩子都早熟。杨翔说,爸爸,您就放心地忙工作吧,我会好好在家等您回来的。望着杨翔回复的短信,他的眼泪突然无声地流了下来。

    杨先平伸手抹眼睛时,听到隔壁传来的声音。声音很小,像是压着嗓门说出来的。但在这无比安静的夜里,再小的声音也能听清。

    李小薇的父亲说,好是好,就是年龄大了些。李小薇的母亲说,人家一个公司的老总,一点架子都没有,刚才还准备去洗碗,既勤快又老实,以后咱闺女跟着他,肯定享福。

    李小薇还赖在父母的房间里。李小薇说,爸妈,女儿看上的,不会有错。李小薇的父亲说,瞧你这鬼丫头,好像我的女儿嫁不出去似的!

    李小薇压抑着的嗓音里带着娇气,说,爸,我说好,就是好嘛。

    杨先平听着听着,心里竟然怦怦地跳了起来。虽然李小薇喜欢的人是杨总,但她母亲认可的,却是他。杨总会不会洗碗,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肯定会。自从余琴走后,家里家外都是他一人操持,他早已习惯大事小事一手抓了。既勤快又老实,这个形象的树立,完全是他的功劳。


(发表于《参花》2021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替身(三) 下一篇中篇:替身(一)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