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替身(六)
2021-09-30 10:39:07 来源: 作者:沈岳明 【 】 浏览:69次 评论:0
12.5K

    尽管李小薇时常发来问候。有时是节日的问候,有时是嘘寒问暖,更多时是一个小图片,一个小视频。他看完即删,有时不回复,有时简单回复:收到,谢谢,祝好。他也不知自己为何要这样。他既想得到她的情况,知道她过得好不好。但又害怕听到她的消息,跟她走得太近。

    尽管他依然要靠打散工维持生活,他也没想过再次受到她的雇用。他甚至想,她如果再次请他帮忙,他肯定会拒绝。他还在别人的介绍下,相过几次亲。当然都是无疾而终。在这个高不成,低不就的年纪,这很正常,何况他又不是有钱人。

    他是在替她不值吗?他为什么要去关心她,替她着想?他不知道那个杨总,对她究竟怎样。但就他有限的感受,他认为他们的情况并不好。对于一个要靠替身,面对女方家人的男人,肯定有着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

    难道仅仅是因为他有钱吗?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甚至是以假面目示人吗?这与强盗贼子有何区别?

    以前,他的想法很单纯,不就是演个戏,赚点钱吗?就像演员,肯定要出演不同角色。电视上还有一种替身,那是当演员无法完成某个动作时,就会请那些有本领有特技的人来完成。还有那些特型演员,因为长得像某个大人物,才有资格出演他的形象。他甚至为自己能成为他们中的一员,而深感骄傲与自豪。再说,就算不扯演员的事,哪怕就如他打散工一样,给人搬家,给人擦洗抽油烟机,给人代驾,给人接送小孩,都是付出劳动,同样收获报酬,也同样享有尊严。

    可是,经过几次去她家,面对她的父母、亲人后,他觉得自己干的工作,远没那么简单。可以说,那根本就不是工作,而是在拿刀子,捅老人们的心。他的付出,并不如人们评价的那样美好。他那是在犯罪,是在作恶。他不能接受这样的工作。他不能在偏离道德的轨道上,越滑越远。

    所以,他希望与她保持距离。他希望,他们最好不再联系。哪怕她给出的费用再高,他也不想要,不能要。以前,他还觉得有点可惜。这么好的姑娘,就这样被金钱糟蹋了。他还有点想拯救她的意思。后来想想,被金钱糟蹋的,又何止她一人?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对于那些有自制力,能严守道德底线的人,就是金钱想糟蹋,也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归根结底,还是靠自己。

    曾经,他还试图跟踪过她。他去过她居住的小区。小区离他居住的地方不远,如果不是有高高的围墙阻隔,估计几分钟就能到达。不同的原因,可能一个是穷人区,一个是富人区。这在装修设计上,就有明显的区别。

    富人区因为有钱,所以需要显摆。无论是外墙与门面设计,都极尽奢华。还有围墙与门楼,一定要达到防盗的效果,便有了那让人高山仰止的设计,其实防盗并非设计者的本意。让人高山仰止,才是人性的显露。

    肉不能埋在碗里吃,这是故乡的俗语。如果富而无人知,那将是何等的寂寞?还有进门的路,一定要宽阔,平坦,方便豪车出入。穷人区则低调隐忍得多。没有围墙,他们能够忍受闲杂人等的吵闹,煤气,水果,菜油,鸡蛋的叫卖声,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窄小的巷道四通八达,他们骑个自行车,便能快速出入。小区的门脸是没有的,名字也是没有的,根本无须别人记住。在外,他们的代号就是贫民区。同样的土地,却人为地划分了等次。

    杨先平首先发现的是车,那辆被他开过的奔驰车,然后看到奔驰进入小区。他站在高高的围墙外,从豪华的门楼往里看。他看到她和杨总下车,手挽手地上楼。楼外鲜艳的瓷砖,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耀痛了他的眼睛。

    他想,假设她的父母亲人,看到他们此刻的样子,会有何感想。他们住着洋楼,开着豪车,躲在高贵的富人区,却无脸面示人。

    他们恩爱的样子,以及她对着他讨好的笑脸,令他不齿。因此,他觉得他为她做的任何事情,都遭到了亵渎。对于一个自甘堕落的人,是任何人都挽救不了的。所以,他唯有躲避,唯有拒绝,唯有不与此等人为伍的气节,才是他保持尊严,保持正义的最好方式。

    但是,她还是向他发出了邀请。她在微信上说,实在不好开这个口了。他回复说,那就不要开口了。她说,杨师傅,我知道你为难,去年过年,你就没好好陪伴家人。他说,今年,我无论如何是要陪伴家人的。

    她还在微信上,喋喋不休。她说,父亲新亡,按老家的规矩,正月初一是要接新香客的,所有亲友都会在父亲灵前跪拜,这就需要有男丁陪拜。没有男丁的,一般都是女婿代替。当然,女儿没结婚的,由女儿陪拜也行,可是,大家都知道有个杨总。并且你的形象,也已深入人心,就算真的杨总去了,他们恐怕也不认可。

    杨先平从鼻孔里嗯了一声。当然,这一声嗯,在微信上没体现出来。他回复说,恐怕杨总的意见,还是不去吧。也许他压根儿就不想去,永远都不想去。那边长时间没再回话。也许是在为他的话伤心,也许是对他的失望。他不知道原因,也不想知道。他将手机一扔,不再理会。

    过了好长时间,他拿起手机,才看到她的留言:我知道又让你为难了,你不愿去,我不怪,我只得亲自上阵了。给杨总请个假,就说他在忙公司的事,应该也能蒙混过关。

    但不管怎样,还是要感谢你,多次对我的帮助,提前祝你新年快乐。

    他在心里说,能蒙混一时,蒙混得了一世吗?难道想用一生的幸福,来为那个不负责的人买单?作为雇佣关系,他管得有点宽。但面对不公,他也有权选择拒绝。他管不了所有丑陋之事,但可以绕道而行,选择视而不见。

    那是个寡淡的年。虽然父母儿子很开心,但不知怎么搞的,他的心里,却时时想着一个地方,那个名叫大山坳的村庄。他想,没有杨总的出场,她将怎样来支撑场面。她的心里会不会责怪他。他不明白,自己坚决地拒绝,为何换来的,是悠长的挂念。


(发表于《参花》2021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替身(七) 下一篇中篇:替身(五)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