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替身(八)
2021-10-21 10:43:07 来源: 作者:沈岳明 【 】 浏览:55次 评论:0
12.5K

    医生的另一句话,更是如惊雷在他耳边炸响。医生说,她已怀有身孕,你这个做爸爸的,要好好待她,不能再让她受到刺激,更不能让她去跳河。天呐,她还怀孕了!天地良心。那可是与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并且,他也没伤害她,没让她去跳河。他想解释,想申辩,想说这完全是个误会。他不过是个替身,是替别人受过。他跟她一样,也是个受害者。他不过是跟那个人长得像而已。究竟是他长得像骗子,还是骗子长得像他。

    他想,自己真倒霉,竟然长了一副骗子的模样。但那些异样的目光,令他芒刺在背。

    他不解释,不争辩还好。两口子吵吵闹闹,那是常有的。那些推桌子,摔碗的,那些寻死觅活的,哪里没有。见得多了,也就见惯不怪了。还不是吵了又和,和了又吵。打不散的冤家,吵不散的夫妻。不吵不闹,倒有问题。证明两人死心了,感情破裂了。但是他们不像,他们还在吵,还在闹。吵过闹过,日子还得继续。

    如果他解释了,争辩了,退缩了。他们就会认为,他的人品有问题。现在人家都躺在床上了,还怀有身孕,而且她还失忆了,却不要她了,想抛弃她了,想趁机将这个包袱,甩掉了。是不是在外面找小的了?或者说他就是个骗子,骗了她清白之身,又害得她去跳河。这下,要轮到他跳河了。他就是跳到河里,恐怕也洗不清。

    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接管这个包袱。明知是冤枉,是委屈,他也要受着。明知自己背不起,背不动,也得背着。因为只有这样,才顺理成章,才是人们想要的大团圆结局。因为她只认他,她说他是谁,他就是谁。她的话,无人质疑。因为她是当事人,受害者。哪怕她失忆了,她的话也是可信的。他觉得,只有等她清醒了,真相才会大白。他得耐心地等待。

    但也不能干等,还得做些事情。比如她的住院费,他得想办法。孩子是去是留,他做不了主,她更加说不清楚。可时间不等人,孩子是要长大的。孩子长大了,再做决定也就毫无意义了。

    长时间耗在医院里,肯定不行,何况他也耗不起。他只得将她安排在自己的两居室里。她的房租也不是他付得起的,只能退房。

    她的东西,暂放在他家里。这没有问题,哪怕再小的家,也容得下她的东西。何况她的东西并不多。原本,他是不想管这一切的。可是,全是那个叫本能的东西,给害的。本能,究竟是个什么东西,为何人的身上,要长这么个东西,害得他无端多出许多麻烦,平添诸多烦恼。

    他不敢贸然将她送去老家。毕竟,她的故事,还未在老家传播。万一她清醒了,记起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了,而他却将她不愿示人的事,全抖了出去,害她颜面尽失,害得她的家人,她的母亲,在老家无法做人。

    那时,他怎么面对她?怎么向她解释?所以,他决定将她的母亲接来。他不敢告诉她母亲实情。他只是让她的母亲,来照顾一下自己的女儿。

    她的母亲对他们住在这么栋旧楼里,没什么异议。毕竟是从乡下来的,城里的事,她知道甚少。哪个城市不是拥挤的,嘈杂的?

    只是女儿的神情不太对。以前那个活泼好动,爱说爱笑的她,为何表情木然,时时发呆?好在她还认识自己的母亲。母亲和老杨,这是深刻进她记忆的两个人。杨先平知道老人家心有疑虑,但他不能告诉她实情。事实上,他也不知道实情。杨先平说,妈,因为小薇怀孕了,医生让她多卧床休息,需要人照顾,我还有工作要忙,她就交给您了。

    尽管她有疑惑,但也只得住下。她希望从女儿口中了解更多,但显然是徒劳的。从杨先平的言行中,她敏感地发现,他们的生活一定出了变故。因为之前的老杨,是杨总,穿着光鲜,出手大方。可这个老杨,穿着普通,似乎还干着出力流汗的工作。他们的公司呢?

    莫不是做生意亏本了?但两人不说,她也不好多问。只要他们关系和睦,一家平安就好。钱多钱少都要过日子。她一生跟着李小薇她爹,窝在穷山上,不也过来了?

    还有一个杨翔。杨翔每星期要回家住两天。其实,她以前也从小薇口中隐约了解到,老杨还有个儿子。他的妻子病逝了,只给他留下个儿子。这么大年纪,有个儿子,很正常。

    她是个勤劳善良的农村妇女。她不但照顾女儿,和女儿肚中的孩儿,也尽心照顾杨翔。李小薇在母亲的照顾下,一天天好了起来。无论是精神状态,还是身体状况,都有了很大好转。她爱说爱笑了,她还跟杨先平说起他们的宝宝。她让杨先平去摸她的肚子,说这个小家伙,居然在肚子里翻筋斗呢。这时的她,是快乐的,纯真的,她要求他摸她的肚子时,眼里满是疼爱。她说,老杨,你看咱们的宝宝,真是个调皮的家伙。

    住也是个问题。李小薇的妈得住一间房,他跟李小薇住一间,杨翔偶尔回家住客厅,这是最好的安排。两人没结婚,按规矩是不能同房的。但是现在,她都怀孕了,却要跟她分房睡?这点,李小薇的妈妈也不会同意。

    虽然睡在一起,虽然李小薇认定了他,他也不能胡来。她是因为失忆,但他没失忆。她的心里不清楚,但他清楚。表面上,他认了这个包袱,将它背上了,也就行了。可不能有实质上的行为,他不能乘人之危。如果那样了,他与杨总有何区别?他最恨的,就是杨总那样的人,他打死也不肯做那种人!

    但李小薇那关不好过。白天还好说,晚上夜深人静了,两人躺在床上,总得干点什么吧?完全无动于衷,倒引起她的怀疑。她会不停地追问,你是不是不爱我了?你是不是又跟别人好了?她是不能再受刺激的。于是,他就说,你有身孕了,医生说不能同房。她就笑了,说,你还挺会疼人。

    他实在躲不过了,就说,妈在家呢。她又说,她不是在另一个房间吗?不要紧的。他的反应还算快,说,房间不隔音。她又笑了,笑容里有妩媚,还有小小的狡黠。她紧紧地盯着他看,像要看穿他的五脏六腑,说,没想到,你还是个讲究的人。接着,她叹了口气,像明白了他的心思,说,是妈在这里,你心里有压力吧?他像终于找到知音般,会心地说,是的,妈在这里,我心里害怕,一害怕,就什么也干不成了。

    可李小薇的妈,还惦记着家里。家里还有猪,牛,鸡,菜园等,需要她。所以,偶尔她还要去大山坳。她得两边住,她就不能长时间,成为他的挡箭牌了。她不在时,就是杨先平照顾李小薇。直接而单独面对她时,就免不了产生纠纷,产生无尽的纠缠与烦恼。男人和女人过日子,就是一个不断产生纠纷,解决纠纷的过程,这让他很苦恼。好在她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这又成了他新的最有力的借口。李小薇的妈最不放心的,就是他们的婚事。没怀孕倒没什么,怀孕了,就不能再拖了,得举办婚礼,得结婚。

    杨先平显得很为难。她们不清楚,可他清楚呀。他想,干脆将真相告诉李小薇的妈。不然,他一个人可扛不住。两个人扛,总比一个人扛好。兴许两人一商量,事情又有了新的转机呢。将问题抛给了李小薇的妈,等她接过担子,他就没事了,解脱了。

    但几次想说的话,又被他咽回肚子里。不是害怕李小薇的妈受打击,是害怕李小薇死缠着不放。她一口咬定,她妈肯定相信她。关键时刻,她们还是亲的。哪有当妈的不护自己女儿的?他若跟她好,他便是女婿,家人。他都对女儿不好了,他肯定就是别人,陌生人。她为什么要听他的?这样看来,他是说不清楚的。

    但是这个婚,结还是不结?李小薇的妈,跟她爸一样通情达理。她说,我知道你们现在情况不太好,生意做得不顺,婚礼可以不举行,但结婚证得有。没有这个,我这个当妈的不放心。话说到这份上,杨先平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不就是扯个证吗?扯个证又不要钱。碰上这么好的丈母娘,应该是他的福气。可他还犹犹豫豫,不知好歹。

    杨先平咽了口唾沫,喉结在脖子上,艰难地滚动着。好吧。他说,我们明天就去扯证。带上户口本,身份证,两人坐一起照个相,证就到手了。一个丧偶,一个未婚。谁也不能阻止他们扯证,结婚。杨先平苦着脸,李小薇却笑得很灿烂。对于他来说,是被逼的。对于她来说,却是渴盼已久的。她没理由不高兴。这下好了,她们母女,一个高兴了,一个放心了。但杨先平的心,却乱了。


(发表于《参花》2021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替身(九) 下一篇中篇:替身(七)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