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中篇:替身(结局)
2021-11-11 16:00:23 来源: 作者:沈岳明 【 】 浏览:34次 评论:0
12.5K

十一

    表面风平浪静的海面,底下很可能暗流汹涌。杨先平也不清楚,何时会狂风大作,何时会大雨倾盆。这艘飘荡在大海上的航船,随时都会遇上惊涛骇浪,随时都有倾覆的危险。首先需要面对的是睡觉问题。

    以前,一张床三人睡。杨好睡中间,踢了被子,尿了床,打个喷嚏,咳个嗽,两人都能照顾到。现在不行了。李小薇不可能跟他睡一张床。但凡是个正常的女人,都不会随便跟男人睡一张床。何况他们并未产生爱情,也没有婚姻的约定。那张结婚证,因不是两人的本意,所以在他们的心里,不过废纸一张,谁也没将它当回事。

    分房睡,条件有限,何况李小薇母亲那关也过不了。两人不约而同地决定,一个睡床上,一个打地铺。李小薇要带孩子,当然得睡床上。杨先平对于打地铺,无怨无悔。他觉得自己是男人,就应该有担当。好在他晚上在家的时间有限,也正是逃避独自面对李小薇,他才选择开晚班出租车的。

    李小薇终于想起了那十五万元存款。在杨先平一番解释,和母亲的力证下,李小薇没再提出异议。从这点上也可以看出,李小薇的涵养。另外的原因是,毕竟要靠他过日子。他们的生活费,都来自他开出租车的收入。李小薇如一条渐渐解冻的蛇,从冬眠中,一点点地醒来。她的记忆,也在春光明媚中,一点点复苏。复苏后的李小薇,带给他的是激情四射的活力,还是尖锐伤人的毒牙,他不知道。他期待着。要么真心相守,要么分崩离析。

    杨先平利用单独相处的机会,跟李小薇讲他们的故事——她和两个老杨的故事,试图唤醒她的记忆。他知道,她的记忆,迟早会苏醒的。与其痛苦煎熬,不如快速了断,长痛不如短痛。慢慢地,他与她的那部分,都被记起了。像是失而复得的照片,从她的脑海深处,被找到了。但是,关于杨总的那部分,却始终不见踪影。也许,在她的脑海中,有一片杂乱无章的地方,那里所堆东西太多,林林总总,纠缠不清。杨总的那些照片,便遗失其中,不管如何翻腾,总是找不到。

    杨先平想到了杨好。杨好就是撬动李小薇记忆巨石的杠杆。杨先平问,你知道杨好的爸爸是谁吗?李小薇显然回答不出。她知道不是他。她已经记起了他们交往的点点滴滴。在她心里,他就是一个朋友,一个熟人。他不可能是杨好的爸爸。那么,杨好的爸爸又是谁呢?既然是她的女儿,那杨好的爸爸,肯定是她的丈夫,或者是她的爱人。她的爱人是谁?

    杨先平就是这样一点一点地,引蛇出洞地,将她冬眠的记忆,引向明媚春光的。她不出声,冥思苦想的样子。他接着问,是不是商人,开公司的?是不是当官,从政的?我记得,你还说他进去了,是进哪里去了,监狱吗?是犯什么错误了,贪污吗?杨先平顺着自己的思路,也顺着正常人的思路,一路一路地问下去。当说到进去了时,她的身子明显颤抖了一下。她有反应了,证明杨总的进去,对她震动很大。杨先平趁热打铁,他希望一举攻下这个堡垒。后来,你怀孕了。可是,怀孕了,你应该跟杨总商量结婚的事,为何要选择跳河呢?

    李小薇一声尖叫,双手捂着脑袋,不停地摇摆。问话被迫中断,她肯定想起什么来了,她的脑海中在还原现场,那个可怕的现场,令她惊慌失措,不愿回首。她的记忆再次关闭。当然,他的努力也不是徒劳的。毕竟已掌握初步情况。这两个关键点,一个是杨总的进去,还有一个是她怀孕引发的矛盾。杨先平一遍遍地猜想、假设。那个杨总与她的故事梗概,慢慢地清晰起来。杨总的行为与形象,也渐渐浮出水面。

    他决定再找机会,以便顺藤摸瓜,各个击破。李小薇的母亲说要回大山坳几天,走时不无纠结地交代,让他多照顾她。她最近神情恍惚,心事重重,可不能再出意外。他点头说好,妈,您就放心吧。我跟小薇,好着呢。我会尽心照顾她,照顾杨好,照顾这个家的。李小薇的母亲,放心地走了。整个晚上,杨先平都在回味李小薇母亲的话。他不由自主地感觉到了身上的压力。到点,他就交班回家了。他要兑现自己的承诺,好好照顾她。

    他上楼的脚步有些迫切。他希望看到她平安、熟睡的样子。李小薇熟睡了,但似乎并不平安。因为她没有睡在床上,而是躺在客厅的地板上。杨好则挤在她的身边,睡得正香。他的心里一慌,冲过去喊小薇。李小薇没有反应。掐人中,终于有了动静。李先平赶紧拨打了急救电话。

    显然,李小薇已经昏厥一段时间了。是什么引起她如此过度反应的?他在现场她留下的手机里,发现了一个秘密。手机界面上,是一个未播完的视频新闻。杨先平点下重播,视频里出现了一个男人,与他长得很像。那个男人叫杨天赐,正是他苦寻的杨总。

    杨天赐是一个流窜犯,在全国各地作案多起。主要是非法集资,然后卷款潜逃。他扮成政府官员与成功商人形象,不但骗财还骗色。大量群众被骗,多名女性受害,李小薇只是其中之一。

    面对法官,杨天赐低头忏悔,痛哭流涕。这个结果,杨先平早就猜到了。只是令他没想到的是,在视频的最后,杨天赐竟然痛苦地喊起了李小薇的名字。他说,她是他此生唯一爱着的女子。现在,一切都完了,他不可能与她再续情缘了。

    显然,李小薇没看完视频便昏倒了。也就是说,杨天赐最后说的话,她没听到。这让他的心里稍感宽慰。一个骗子,有何资格说自己爱她!杨天赐咆哮法庭,被法警带走时的身影,在视频里痛苦地颤抖着。这令杨先平的心里痛快不已。坏人就得遭报应,不然,天理何在,公理何在?

    李小薇终于清醒了,也终于放下了。李小薇的释怀,才是杨先平真正的目的。人生难免遭遇风霜雪雨,倒下了,一切都完了。释怀了,放下了,过去了,生命就能继续,一切都还能继续。

    李小薇对杨先平说,老杨,你愿意娶我吗?李小薇认真地看着他。杨先平发现,她的眼里,没有杨总了,只有他。杨先平张口结舌。尽管他在心里一百遍,一千遍地想过。但这句话,从李小薇口中说出,还是令他大吃了一惊。这可是在李小薇,完全清醒的状态下说出的。并且,她面对的是真正的杨先平,而不是那个杨总,杨天赐。也就是说,他不再是别人的替身,他只代表他自己。

    见杨先平不说话。或者说,见他好半天说不出话来。李小薇接着说,如果你愿意,明天我们就去领证结婚。杨先平看出了她的诚意,她认真的样子,令人心动。杨先平很想幽默一下,但显然没有成功,因为他发现自己的声音哽咽了。他说,证已领,只是还没结婚,我愿意跟你结婚。

    李小薇望着他,久久地望着他。然后笑了,笑出一脸的泪水。



(发表于《参花》2021年8期中)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中篇:那山,那人,那情(一) 下一篇中篇:替身(十)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