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路过(二)
2023-11-14 13:20:10 来源: 作者:蒋冠男 【 】 浏览:103次 评论:0
12.5K

   贺盛刚回到办公室坐下,桌上的电话机就响了。贺盛瞥了一眼来电显示—— “8810”。铃声响过两遍,贺盛才拎起话筒,朗声道:“哎,吴总您好!”入职第一天,贺盛就将公司里所有“要员”的分机号都记在了脑子里。这样,一看号码他就能立刻反应过来是谁的来电。如此,他便有了时间缓冲,以作心理准备——尽管只是一两秒钟的时间。贺盛记东西是有一套“独家秘诀”的,这分机号在他看来实在是太好记了:曾鹄图是“8800”——老板乃开山之祖、元始天尊,号码自然是“0”了;吴偲芒是“8810”——作为老板的左右手,号码当然是紧跟其后了;蔡步铎是“8820”,这也很好理解——副总嘛,也就是“2”把手了;贾清稿是“8830”——贾清稿那丰腴的身材,从侧面看可不就像个“3”嘛;行政、人事是两个关系紧密的部门,自己自然就是“8840”了;陈实是“8860”——财务,这在任何公司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部门,理当位居“3”号位才是,可“3” 听起来没有“6”和“8”吉利,“8”号位又太靠后——还是分给华达吧——销售是需要“发”的,因此陈实就只能排“6”了……

   吴偲芒主动给人打电话实在是一件难得的事。吴偲芒从来都是一副从容不迫、不紧不慢的样子,不管多急的事,你找他,他都会说“等一会儿哈,现在忙”。然而,一等就没下文了。只能再去找他,但得到的还是同样的回复。直到问到第三次,他才会慢慢悠悠地给出一个似是而非的答案。所以,看到吴偲芒的分机号出现在自己的电话显示屏上,贺盛不由得有些紧张,毕竟吴偲芒的身份特殊——总助很多时候代表的可是老板!

   “贺经理,你会上说要编制度、建体系。这怎么个编法,咱们要不要先开个会讨论一下?”吴偲芒慢条斯理地问道。

   “吴总,您这么支持我们行政部的工作,我都感动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贺盛一听吴偲芒的话,心里顿时有底了,遂沉着而又不失热情地笑道,“不过这制度啊,咱先不着急写。可以先列个清单——究竟哪些制度需要编制,咱先列出名目来。等确定了框架之后,咱再开始写。您看这样行不行?”对于吴偲芒,贺盛始终看不透,但有一点他是看在眼里的,那就是吴偲芒喜欢开会。

   不管大事小情,吴偲芒都会说“咱们开会讨论一下”。这一点也是与曾鹄图如出一辙。于是,这总经理和总经理助理常常整日奔波于大小会场,忙得那叫一个不亦乐乎。然而,他们二人的会议似乎永远都没有结果。比如,今天开会讨论如何简化差旅费报销流程,一屋子人花了半天时间来回论证分析,终于将目前差旅费报销流程中存在哪些问题搞明白了,但次日继续开会讨论时,二人又会花上半天时间再次强调简化差旅费报销流程的必要性,同时再次让一屋子人讨论目前差旅费报销流程中是否真的存在前一天会议中得出的结论——目前差旅费报销流程中存在的那些问题。于是就有人说哪些哪些问题其实不是问题,是出于财务内控需要,或者出于税务角度的严谨性,是必须设置的控制环节,不能省去。于是,前一天的会议结论再次被推翻,一屋子人又从头开始讨论分析,从天分析到地,从南论证到北,甚至将商鞅变法都搬出来讨论了一番。如此这般一场又一场的会议讨论来讨论去,参会的人越来越少——大家还得去参加别的会议,实在是分身乏术。

   于是,那简化差旅费报销流程的议题便慢慢被大家淡忘了。直到有一天,又有人提出差旅费报销流程太复杂了,应该简化,两人才再次召集各部门领导,又一次开会讨论如何简化。就这样,新一轮的论证分析又一次拉开了序幕。如此周而复始,循环往复。简直愚蠢得可笑!有时,贺盛会忍不住在心里笑骂。但这话只能放在肚子里,不能说出来。

   就你聪明睿智?自己初来乍到,还是夹着尾巴做人稳妥些。倒是吴咏,有时会出其不意地嘟囔一句:“这事讨论了这么多次,也没个结果。”华达听了“呵呵”一笑。销售人员的差旅费报销是最多的,但华达从没表示过不满,倒是帮销售复核费用的商务部替销售叫起了屈。贺盛见曾鹄图在场,便正色说:“财务流程还是严谨一些好。”“小贺说的对!制度、流程可不是闹着玩的!得严谨!有问题就多开几个会。多讨论,总没错!”曾鹄图立刻嘉许道。“曾博说得对!”贺盛笑道。

   “还是开个会讨论一下吧!不然,大家不知道怎么操作啊!”吴偲芒仍在电话那头坚持着。

   “有几个部门领导已经找过我了,我都一一和他们说过了。就不占用大家的时间了。您那边,我回头去向您单独汇报,您看怎样?”贺盛耐着性子和吴偲芒周旋了半天,总算是打消了他要“开会讨论”的想法。挂上电话,贺盛长长地吐了口气,这个微妙的动作恰被推门进来的贾清稿看在了眼里。

   “什么事让贺经理这么费神?”贾清稿将笔记本放在了贺盛对面的办公桌上。她和贺盛一个办公室。

   “嗨,没事。就是刚才和吴总讨论点事。”贺盛笑道。

   “没去会议室讨论?”贾清稿调侃道。

   “哈哈,办公室里也能讨论嘛!”贺盛假装没听懂贾清稿的弦外之音。办公室门大开着,他可不想说闲话被人撞见。

   “也是。”贾清稿抿嘴一笑,也不点破,只埋头去开电脑。

   “哎,对了贺经理,咱们上周讨论那事,曾博批了没?”忽然,贾清稿抬头问道。

   “哪件事?”贺盛笑道。上周,两人在办公室里也不知是聊什么聊到了员工福利,贾清稿便说现在公司的福利太少了,员工体验感和归属感都不好,建议增加一些。比如生日福利之类的,成本不高,但效果好。贺盛一听,当即就想反驳——他做过老板,清楚地知道天下的老板都希望下属能帮自己省钱,所以,增加福利这种花钱的提议还是谨慎些为好,至少在他三个月试用期内还是不提为好。但贾清稿也不能得罪,至少不能与她当面起冲突,于是贺盛便顺着她的话应了下来,说他也正有此意,回头他找机会去问一下老板的意思。贺盛心里暗忖:这事估计贾清稿也是话赶话无意说到,转身也就忘了。

   以后她若再提起,找个托词敷衍一下也就不了了之了。他没想到,贾清稿竟然没忘。贺盛自然也没忘,不过这么贸然被问起,他不免有些仓皇,只能装糊涂。

   “真是贵人多忘事啊!”贾清稿瞥了贺盛一眼,语中带刺地冷笑道。

   “您是指生日福利那事?”贺盛起身去关上了门,然后压低声音笑道。

   “你说呢?”贾清稿有些没好气地回道。

   “那事我正想和您商量呢!”贺盛不无谄媚地说道,“您看啊,咱们员工数量马上就突破一百了,这生日福利若按一人一两百来算,一年就是一两万——这成本虽不算高,但也不低啊!而且,这一两百块钱员工可能还压根不放在眼里。所以啊……”贺盛正有理有据地分析着,忽然,他发现贾清稿抬着下巴瘪了瘪嘴,一副很不耐烦的样子,他便识趣地止住了后面的话。

   “所以,你的建议呢?”贾清稿垂下眼,脸上看不出一丝情绪。

   “嗨,建议谈不上,只是个不成熟的想法,还要请贾经理您指点呢,”贺盛有些尴尬地扶了扶自己鼻梁上那金色边框的眼镜,“我觉得啊,这生日福利咱也用不着每个员工都发,就发中高层吧——毕竟对公司而言,中高层价值高,贡献大!而且,毕竟人数少,规格还能高些。您看怎么样?”

   一支金光闪闪的笔在贾清稿右手的五指间来回转动着,她眼睛看着笔,眼底带着点笑意,却不语,肥厚的嘴唇如天真的孩童般微噘着。

   贺盛见她不语,遂小心翼翼地试探道:“听说一月份就是曾博的生日了,我在想咱们要不要先给他老人家准备一份礼物,再办个精致点的生日会……”

   “准备什么礼物?又怎么个‘精致’法呢?”贾清稿歪着头微笑道,腔调里有一丝猫玩耗子的意味。

   “嗨,细节咱们后面再慢慢讨论。咱先把大方向定下来。您看如何?”贺盛从手边的抽纸盒里抽出一张纸巾,拭了拭自己并无汗迹的额头。

   贾清稿停下了手中的笔,眼底的那点笑也随之消失了。她低头沉思了一会儿,道:“……你看着办吧,这些本就是你们行政部的事。”

   贺盛见贾清稿表情严肃了起来,忙道:“哎,这可不行!行政、人事可是不分家的!

   您不发话,我哪敢擅自做主!

   “得了吧,你不就是想拉个垫背的吗?”贾清稿讥笑道。

   “您看您说的这是哪儿的话!我拉谁垫背也不敢拉您贾经理啊!”贺盛见自己的计谋被戳穿,遂尴尬地抬手扶了扶鼻梁上那并未下滑的眼镜,谄笑着,“不过是想让您帮着把把关,同时做我坚实的后盾!”

   “少跟我来这一套!”贾清稿瞥了贺盛一眼,嗔怒道,“先说说看,准备给大家伙多高‘规格’的生日福利!”

   贺盛见贾清稿终于接了话头,但一时又搞不清她心里的真实想法,便道:“唉,这不过是我一个不成熟的提议,具体还要贾经理您拍板呢!而且,这福利的意义也不在于东西本身,而在于咱们——哦不,公司——对大家的这份心意不是?尤其是像贾经理您这样家世的,一般的俗物哪入得了您的眼哪!所以,重在心意!”

   “我啥家世啊?我咋不知道啊!你倒给我说说看!”贾清稿有些夸张地“咯咯”笑了起来,她那丰腴的胸在粉色的毛衣里微微颤动着,涂着大红色口红的唇也显得越发的阔大、肥厚了起来。

   “我不说!”贺盛挑了挑眉,略带挑逗的口吻道。贾清稿适才那略显激动的表情和肢体动作瞬间让贺盛明白自己算是找到这女人的软肋了。真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这女人一向喜欢端着,原来软肋在这儿!贺盛只隐约知道贾清稿的丈夫在政府,至于是多大的官,甚至是不是个官,他也不甚清楚。

   但看贾清稿适才那神情,估摸着她那丈夫也不是多大的官。

   “不说拉倒!”贾清稿睃了贺盛一眼,眼角眉梢带着一丝别样的意味。

   贺盛见贾清稿如此这般,心里不禁有些得意起来,同时也有些无趣感溢了上来。贾清稿四十不到,应该说长得不算丑:腰身微胖却并不显得臃肿,丰腴的身材很是引人注目,白皙的鹅蛋脸上略带了几点雀斑,一切都可以说是“瑕不掩瑜”,除了那嘴唇似乎略显肥厚——不过据说现如今正流行这种“丰唇”,说是显得性感。贺盛恰好与贾清稿同年,正是“一枝花”的年龄,心里自然是看不上那早已不再鲜嫩的同龄女人,但为了在这职场立足,也免不了要去与之调笑。

   “哎,贾经理,您那笔看着挺高档。多少大洋买的?”贺盛不愿再接适才的话题,遂转移话锋道。

   “哦,这笔啊!我们家那位开会带回来的。不值钱,家里还有好几支呢!你要是喜欢,我明天带一支给你。”贾清稿看了一眼自己手里的笔,漫不经心地说道。

   “无功不受禄啊,我哪好意思要您的笔!我只是想着曾博生日要不送他一支笔?”贺盛道。

   “真有你的!”贾清稿笑道。贺盛一时没搞明白贾清稿这话里头是赞许还是讥讽,又不便追问,只能撇开话题:“您的笔能不能让我瞧瞧?”“尽管瞧!”贾清稿将笔递给贺盛。贺盛拿过一看,只见那笔杆腰部刻着一串英文字母。他不禁心里一惊——自己虽没用过奢侈品,但“万宝龙”这个牌子还是听说过的。

   “您可真是财大气粗啊!都‘万宝龙’了,还说不值钱!”贺盛小心翼翼地将笔递还给贾清稿道。

   “啊?啥‘万’……”贾清稿愣了一下,但旋即便转换口气道,“算你识货!这笔啊,其实是我们家那位结婚纪念日送我的。亏他想得出来——这年头,谁还写字啊!”

   “咱赵领导咋这么不懂浪漫呢!结婚纪念日不是应该送项链、戒指、跑车之类的吗?送支笔,多让人讨厌呢!”贺盛佯装嗔道。

   “可不是嘛……”贾清稿道。但她话还没说完,桌上的电话机就“铃铃”地响了起来。贾清稿朝贺盛做了个“嘘”的动作便接起了电话:“哎,曾博……嗯……我也好像听人说过……这个不是很清楚……嗯……好的!我马上来。”

   贾清稿支支吾吾了半天,其间还不经意地抬头看了一眼贺盛。最后,她挂上电话,朝贺盛丢下一句“我去老板那儿”,便抓起笔记本匆匆走出了办公室,深褐色的门板在她身后“嘭”的一声重重地关上了。贺盛看着那关上的门,感觉那“嘭”的一声仍在耳边回旋着。这么急,为的什么事呢?贺盛心里疑惑不已,他清楚地记得贾清稿刚才通电话时朝他那不经意的一瞥。是那事不便让他听到,还是那事与他有关?若是前者,倒也正常,毕竟人事经理谈的多是与人有关的事,而与人有关的多属机密,的确不便当着他人的面多说。但也不排除是后者。若是后者,会是什么事呢?贺盛像磁带倒带一样,将自己入职以来所做的一宗宗一件件事快速回顾了一下。似乎件件都做得滴水不漏,挑不出毛病啊!难不成是与贾清稿上周提到的生日福利有关?想到这,贺盛不由得细细回想、琢磨起自己与贾清稿谈那生日福利时的诸多细节来。会不会这事贾清稿已经请示过老板了?而之所以来问他,不过是考验他?可考验他什么呢?看他能否站在公司大局的角度考虑问题?还是看他思维的灵活机变性?他当然知道,从提升员工满意度、增强团队凝聚力的角度讲,生日福利这一提议确实无可非议。但自己初来乍到,尚无成绩,便贸然提这一项开支,合适吗?老板会怎么看自己?

   会不会认为自己花钱大手大脚,没有成本意识?此外,他也始终有些捉摸不透贾清稿的底细:按说她好歹是个中层,老公又在机关,家境应该不会差到哪儿去;看她平日的谈吐,也颇有些“视金钱如粪土”的味道。但你若留心观察,就会发现她常常去那些购物网站上抢优惠券,还喜欢去一些返利网站上购物;在报销差旅费时,她甚至连两块钱一张的公交票也要涂上胶水报销。贺盛与她一个办公室,不难瞥见这些细节。所以,生日福利这一提议保不齐就有她的私心在——虽然是“葛朗台”般让人费解的心思。因此,他才用给中高层发福利的提议来试探她,也是想借此表明自己是无意与她作对的。再者,先拿老板开刀,说不定还能博老板一笑。不承想,她根本不接那话茬。这就有点难办了。贺盛正来回思索着,贾清稿眉头微皱着推门进来了。

   “怎么了贾经理?”贺盛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贾清稿并不与他正视,只是满腹心事地坐回了座位。贺盛不便再问,但脑子里却瞬间转了几十圈。

   “你说高管违规,该怎么处理?”忽然,贾清稿没头没脑地问道。

   贺盛不禁愣了一下,他一时搞不清贾清稿是在跟他说话,还是在打电话——她低着头,两手托腮,胳膊肘支在桌上,他看不清她耳朵里是不是塞着蓝牙耳机。

   贾清稿见他不语,便抬头看他。贺盛这才含糊其词地答道:“那得看具体情况了。”

   “嗯……”贾清稿沉吟了一下,不再说话,头又埋了下去。

   谁违规了?违了什么规?贺盛满腹狐疑,却又不便多问。不过,自己事事小心,这事与自己应该是无干系的。想到这,贺盛便放下心来。


(发表于《参花》2023年11期上) 

想看更多作品,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路过(三) 下一篇二爷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