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老人与酒
2024-07-10 09:44:37 来源: 作者:巫昌虎 【 】 浏览:15次 评论:0
12.5K

   其他人都上山去干活儿了。只有一个老者还无忧无虑地在河边的马路上招摇过市

   “重生,快过来喝酒。提着酒瓶的老者费力地控制住自己摇摆不定的身体喊。看样子,老者喝了很多苞谷烧。

   重生朝老者看了一眼,跑过去扶着老者。

   老者姓尧,光棍儿一条,其他人见到老者像见了瘟神一样,躲得远远的。只有重生不介意和尧老者来往。

   重生七岁的时候,父亲意外身亡。这是重生的伯父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告诉他的。

   后来,重生的母亲得了一场怪病后离开了他。这也是重生的伯父说的。之后,重生就住在伯父家。

   在这里,重生没有其他朋友。

   “我喝了一辈子的酒,很多人都认为我是酒疯子。实际上,是他们不懂我。尧老者说。

   “我知道,我懂你就行了。 

   “等哪天我清醒了,我把我的毕生所学都统统教给你。不过,你不能跟其他人说。 

   重生想,泥巴都快要到脖子的人,还吹。况且,整天沉迷于苞谷烧的人,会有什么本事?

   重生没有回答。尧老者又接着说起酒话来:你小子看不起我这个酒疯子吗? 

   “不是,不是,我是想啊!你会教我什么?重生不屑一顾地说, 难不成你要教我喝酒? 

   “不要讲得那么俗气,是品酒。尧老者接着说,最重要的是我要教你怎么煮好酒。

   “你要教我煮酒?重生突然觉得特别好笑。于是,他笑得没心没肺,眼泪都快要笑出来了。

   “连你也不相信我?尧老者质疑道。

   “我要怎么相信你?重生反问。

   “那我现在就露几手给你看。 

   “好。重生说。

   说着,尧老者带着重生往住处走去。

   这时,秋风吹着他们单薄的衣服,不过, 尧老者感觉不到冷。重生扶着尧老者,他们肩并着肩,仿佛一对父子。快要走到尧老者家的时候,尧老者突然流出了几滴热泪。重生看了看尧老者,急忙问道:老者,你的眼睛里进沙子了吗?要不我帮你吹一吹? 

   “是啊!刚刚,有一股风吹了一些沙子进入了我的眼睛。不过,没问题的,一会儿就好了。 

   不一会儿,他们来到了尧老者的住处。当他们打开门的那一刻,又吹来一股风。重生仿佛被这股风击中了似的,打了一个寒战。重生想,这股风过后,冬天就一定会悄悄到来。那时,人世间将会多一份快乐。

   冬天一到,重生就会情不自禁地想起他的父亲。六岁那年的冬天,重生的父亲还在。那时,父亲经常带着重生一起到雪地里梭车车。在重生看来,人世间没有比父亲一起玩耍更快乐的事情了。

   尧老者见重生陷入沉思,便没有打扰他。这么快就到了?重生问。

   “是的,本来就不远。 

   一进屋子,一股酒的清香味道就冲进重生的鼻孔。这味道不像重生闻过的酒的味道。

   “这是什么味道?这么香。重生立马问尧老者。

   “相信我可以教你东西了吧?尧老者看着重生说。

   “这难道是你煮的酒吗?我才不信你能煮出这么香的酒。重生满不在乎地问。

   “除了我,谁也煮不出这么香的酒来。 尧老者满脸的骄傲。

   尧老者的屋子不大,里面装满了与酒有关的东西。屋子的东边是一个炉子,炉子上有一口铝锅,铝锅上面是一个比较大的木蒸子,蒸子上面盖着一个斗笠一样、用竹子编织的盖子。炉子的旁边放着一个土坛子,上面满是灰尘,应该是好长时间没有打理过了。

   靠窗的位置有一个木黄色的缸子。据尧老者说,这个木缸子的作用很大,如果没有这个缸子,他的酒不会香气四溢。这个缸子是用一种叫香椿的木头做的。尧老者还告诉重生,他的蒸子也是香椿做的。

   现在,缸子里全部是苞谷。这些苞谷已经发酵很长时间了,这几天也刚好可以用来煮酒。

   “今天,你来得正好,我现在就教你煮酒。尧老者自信满满地对重生说。

   重生半信半疑, 他微笑着对尧老者说:我一定好好学习,要不然,我对不住你。

   “我就从头到尾地给你讲一遍。尧老者马上就滔滔不绝地对重生说,煮酒,特别讲究。最好是用胀苞谷来煮,胀苞谷煮出来的酒是回甜的,喝在嘴里,特别丝滑。而且, 用胀苞谷煮酒,还要用土药子。胀苞谷与土药子是绝配,弊端就是煮出来的酒特别少。 

   “具体怎么做?重生问。

   “首先,在苞谷没有完全风干的时候, 最好是还长在地里的苞谷,把苞谷搓成粒, 然后放在蒸子里面蒸熟。蒸很长一段时间或者看到苞谷粒全部裂开,这时的苞谷粒仿佛爆米花,看上去就特别想吃上几口,小时候, 我经常这样干。接着把蒸熟了的苞谷粒放在簸箕里晾干,当苞谷粒还有一点温度的时候, 也就是温热,再接着用适量的土药子搅拌均匀。然后放在木缸里发酵,等到发现有少量的酒流出来的时候,就说明苞谷粒已经发酵好了。尧老者接着说,这个时候,你就可以把发酵好的苞谷粒放到蒸子里面蒸了, 接下来,再把天锅放在蒸子最上方,锅里装满冷水。就这样,酒会慢慢地从蒸子里面流出来。这就是我们说的粮食精,这种方法煮出来的酒,绝对是人间珍品。

   “就这么简单吗?重生问尧老者。

   “哪有这么简单的事情。把酒接出来, 你还要学会调酒。尧老者说,刚开始出来的酒是最好的,也是度数最高的。如果你不喜欢高度酒,你可以把最开始出来的酒和最后出来的酒进行调配,直到你喜欢。 

   “我算是听懂了,不过,如果我想知道酒有多少度,我该怎么办?重生问道。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直接用测量仪器测量,而另一个方法是用你自己的嘴巴去尝。 尧老者接着说,用嘴巴尝出酒的度数,才能体现喝酒的高明。 

   重生似懂非懂,他点了点头。这时,重生看了看窗外,外面已经看不到亮了。秋天, 白天的时间比较短,尧老者又讲得特别仔细, 估计是怕重生听不懂。

   “我回家了。重生说。

   就在这时,尧老者惊慌地从他的枕头底下拿出一个红布包裹着的东西。看得出来, 这块红布里包裹着一个特别重要的东西。红布的外面像是涂了一层黑色的油漆,明晃晃的,这大概是尧老者经常拿出来摸的缘故。尧老者迟疑了好一会儿,最终还是把它递给了重生。

   重生以为是煮酒的秘方,他拿着秘方就准备往外跑的时候,尧老者忐忑不安地说: 这个东西,你一定要好好保管,而且,一定要等我死了之后才能打开。 

   “相信我,我一定会保守这个秘密的。 重生一边说,一边往家的方向跑去。

   “你快点回家吧!要不然你伯父会骂你的,而且,他还会说你整天和一个不三不四的人在一起。尧老者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 仿佛释怀了。

   “改天我再来向你请教。重生大声对尧老者说。

   “再过六天,我煮的酒就出来了,到时候, 你一定要来,我在家等你,不见不散。 

   “好的。 

   “重生,是我对不起你,希望你不要恨我。尧老者难过得蹲了下去,他哭得像一个孩子。

   这时,重生正朝着家的方向跑去。幸好, 他回到家的时候,他的伯父和伯母还没有从山上回来。这天,重生特别高兴。因为他既学到了煮酒的方法,又没有被他的伯母发现。那天晚上,重生兴奋得睡不着。

   半夜时分,重生突然被一个梦惊醒了。他梦见尧老者死了,在梦里,重生哭得很伤心。

   重生睡不着,索性就不睡觉了。

   重生躺在床上,脑海里不停地闪现着尧老者白天教给他的煮酒方法。尧老者教重生的时候,每讲到一步,他都会指着相应的器具要重生记住。

   等尧老者把所有的步骤给重生讲完的时候,重生发现,尧老者的额头上全是汗水。

   重生想用手去给尧老者擦掉,但当重生刚要伸出手的时候,正好被尧老者看到。尧老者对着重生笑了笑,没有说话。想到这里, 重生的嘴角处露出一丝淡淡的微笑。重生想, 过几天再去找尧老者。

   这天,重生的伯父和伯母出去干活儿了, 重生悄悄地朝尧老者家走去。有一些问题只有找尧老者才能问清楚。重生走到尧老者家门口的时候,尧老者家的门紧紧地关着。重生以为尧老者又喝醉酒,到处去晃悠了。 

   重生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听到屋子里传来一声咳嗽。重生转过身子跑到尧老者家的大门边,使劲儿地敲门。他一边喊,一边敲门, 并告诉尧老者自己是重生。

   尧老者听到重生来了,于是,他集中全身的力气,蹒跚着走向大门。尧老者又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门打开。尧老者的每一个动作,重生都看得很清楚。

   “你又喝酒了?重生问尧老者。

   尧老者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朝着屋子里走去。他走路的样子,像喝了很多酒。

   “我在问你,你是不是又喝酒了?重生的声音很大,仿佛在质问一个犯错的孩子。

   “我没有喝酒,自从那天以后,我就发誓我不再喝酒了。尧老者回答重生。

   这一问一答,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他们是父子。

   重生把尧老者扶到床边,帮尧老者把鞋脱了,然后轻轻地扶尧老者在床上睡下。

   “你想吃什么?重生问。

   “我已经两天没有吃东西了,如果可以的话,你帮我用鸡蛋炒一碗饭,鸡蛋和饭就在桌子上。 

   重生特别急,他怕尧老者吃不到东西就死了。

   重生忙得不可开交,他一会儿找铁锅, 一会儿找鸡蛋,一会儿又找蒸饭的蒸子。虽然尧老者的屋子不大,但重生仿佛来到了一个迷宫。

   过了很长时间,重生终于把鸡蛋饭做好了。尧老者看着热腾腾的鸡蛋饭,他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笑着笑着突然就哭了。他对重生说:感谢你,重生,从来没有人对我这么好。你是好人,好人一定会有好报。 

   “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情。 

   “重生,我有一个请求,我还想喝点酒, 你能帮我一个忙吗?尧老者祈求着说。

   “你不能喝酒了,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 

   “就一次,最后一次。 

   “其他的事情,我一定帮你办到,唯独这件事不行。重生严肃而果断地拒绝了。

   “真的,就只有这一次,绝对没有第二次, 真的。尧老者可怜巴巴地对重生说。

   看到尧老者可怜又难过的样子,重生答应了。重生说:最后一次。 

   “一言为定。 

   尧老者满意地微笑着。他的微笑很是自然,仿佛人世间突然开了一朵慈祥的花。

   “请你去帮我叫几个人,我要和他们喝一顿酒。尧老者的脸上露出久违的微笑。

   “你确定要请人来陪你喝酒? 

   “是的,你去请顾老三、王老二、汪三猫还有刘老五。他们是我最好的朋友。 

   一听到这些人的名字,重生就明白了。这些人,全部是重生他们这个寨子的五保户。他们是鲜少与村里人来往的。

   重生按照尧老者的要求,把这些人全部叫到尧老者家。尧老者看到他的好朋友全部到齐以后,高兴地叫顾老三把他扶起来。尧老者吩咐重生把自己放在一个角落里的酒拿出来,分别倒在五个大碗里。他们五人围坐在一张八仙桌旁,仿佛喝了这些酒就要离别。

   “感谢你们在我快要离开人世间的时候再来陪我喝一碗酒。尧老者惋惜地说。

   其他几个人顿时就哭得稀里哗啦。

   重生看到这一幕,也莫名其妙地难过起来,他的眼睛里闪烁着泪花,但他不想让其他人看到,他转过身去,不想看到他们最后一次喝酒的样子。

   这坛酒,是尧老者存放了二十多年的好酒,完全是按照尧老者教给重生的方法煮出来的。这酒的香味很特别,就连重生闻到都感觉全身舒服。

   重生看到五个人喝第一口酒的时候,他们的脸上露出了愉悦的表情。

   重生忍不住问:尧师傅,这酒是怎么煮的? 

   “师傅?你小子不是觉得我没有本事吗?

   “哪里哪里,那是我有眼无珠,不知道您这尊煮酒大佛。重生微笑着对尧老者说, 您老人家就宽宏大量,把这酒的方法讲给我听,万一您老哪天归西了,配方还能继承下去。这样不是很好吗? 

   “煮酒的方法已经全部教给你了。 

   “用你教给我的方法就能煮出这样香醇的酒吗?重生带着疑问问尧老者。

   其他人都笑了,他们仿佛在笑重生的无知和稚嫩。

   “等一会儿,我一定把煮这酒的方法统统告诉你。 

   “谢谢师傅。重生说。

   这时,重生看到他们五个人喝酒的方式和其他人喝酒的方式不同。一开始,重生给他们倒了五碗酒。重生以为他们会一人端着一碗各喝各的。

   让重生没想到的是,他们不是一人端着一碗酒就干,而是把其他四碗放在八仙桌的中间。从尧老者那里开始,尧老者先端着自己的一碗喝一口,在左胸口处揩了一下,然后递给顾老三。顾老三接着又喝了一口,同样在左胸口处揩了一下,然后递给王老二, 王老二喝酒的样子和他们差不多。依次,汪三猫和刘老五也一样喝了一口,并都在左胸口处揩了一下,再递给下一个,如此循环。

   他们喝完最后一碗酒的时候,重生以为这五位老者会烂醉如泥。然而,五碗酒喝完了, 五位老者依然谈笑风生。那时,尧老者的病似乎痊愈了。

   “再给我们倒五碗。”尧老者微笑着对重生说。

   “你们都喝了这么多酒了,恐怕不行了。” 重生说,“我建议你们今天就喝到这里,以后再喝。”

   “今天我们想要不醉不归,或许,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喝酒了,这也是我最后的愿望。”

   所有人都直勾勾地看着重生。

   “那好,我给你们倒。”

   “这就对了。”尧老者说。

   “我给你们倒酒,但你还没有告诉我你这酒是怎么煮的呢?”重生看着尧老者说。

   “好,我一边喝酒,一边给你说。”

   “一言为定。”

   “驷马难追。”

   说着,重生又给五位老者倒上了五碗酒。这次,酒的香味随着酒花的跳跃飘到了重生的鼻孔。这醇香的酒味再次让重生欲罢不能, 从来不喝酒的他,都有一醉方休的冲动。重生差点就醉倒在了尧老者家。

   天快要黑了,五位老者三下五除二就把后面倒的五碗酒全部喝完。他们喝酒的方式依然是一个喝了一口之后,在自己的左胸口处揩了一下,然后递给下一个。

   “我要回家了,等会儿我伯父他们就回来了。”

   五位老者相互看了一眼。刘老五对尧老者说:“给他吧!今天多亏了他给我们倒酒。”

   “好吧!再不讲,这酿酒的方法就要失传了。”

   “那就快点说。”汪三猫催促着。

   “这酒的酿造方法,实际上我已经给你讲过了。只是这酒的度数不是最高的,也不是最低的。”尧老者接着说,“这酒是我用高度酒和较低一点的酒勾兑的。而且,这酒已经在土里睡了二十多年的觉了。你们看, 这酒已经变黄了。刚才你已经看到了,酒花也很多。”

   “确实,这个我看到了。”重生说。

   “重生,今天,我要特别感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们哥儿几个不可能聚在一起喝酒。”

   “你们刚好五个人,也是朋友。你们五个人喝酒的方式特别讲究。而且是围成一个圈转来转去,这酒不如就叫转转酒。”重生笑着对五位老者说。

   五位老者听了重生的话,笑得合不拢嘴。他们仿佛在醉眼蒙眬中看到了年轻时的自己。

   在一个寒冷的冬天,重生听他的伯母说, 尧老者死在了家中。尧老者死的那天晚上, 重生没有睡觉。邻居们自觉捐出一些钱,把尧老者送到离他家不远的地方。埋尧老者的这个地方,站在重生家的门口就能看见。重生想,这或许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尧老者走了不久,顾老三、王老二、汪三猫和刘老五相继离开了人世。重生想,他们应该是想喝酒了,在另一个世界,这五位老者一定过得很洒脱。

   重生长大以后,他自己开了一家酒厂。他把尧老者教给他的煮酒方法用到了自己的酒厂里。

   为了纪念尧老者,重生把自己的酒命名为转转酒。每当重生和别人喝酒的时候, 他总会想起十一岁那年,在一个晚秋的下午, 自己倒酒给五位老者喝的情景。他仿佛看到了围坐在八仙桌旁边高兴地喝酒的尧老者。

   一天,重生开着车来到尧老者曾经住过的老房子,他想把那张八仙桌带回酒厂。然而, 尧老者住的房子早已杂草丛生。重生伫立院坝里,仿佛当年的事情就发生在眼前。重生从车里拿出两瓶放了二十多年的转转酒 一瓶放在尧老者房子的半截墙上,一瓶拿在手里。他微笑着,举着酒瓶一饮而尽。

   重生转过身,背对着静静地放在半截墙上的“转转酒”酒瓶。他举起右手大声说:“再见!”

   重生快步走上车去,没有回头。

   当他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突然想到多年前尧老者拿给他的那块红布。重生找了半天, 最后在自己最喜欢看的《天之骄子》这本书里翻到了。

   想起尧老者跟自己说的话,重生好奇地把红布一层一层地打开。每打开一层,重生仿佛打开了回忆的门。小时候的回忆如电影一般出现在他的脑海里。

   当最后一层红布被打开的时候,重生傻眼了。里面放着一个特别精致的小拨浪鼓和一张纸条。重生拿着拨浪鼓摇了几下,便放在了一边。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纸条。首先映入眼帘的是“对不起,重生”这几个字。

   重生接着往下看,“当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我已经死了。不过,这对你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重生突然紧张起来,他想,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重生从头到尾读了一遍。

   “对不起,重生,当你看到这张纸条的时候,我已经死了。不过,这对你来说是最好的结局。

   我来人世间走了一趟,最对不起的就是你和你的妈妈。

   那年秋天,我和你妈结婚以后,我们相亲相爱。不过,因生活条件不好,我和别人一起去云南河口赚钱,途中,老板跑了,我们所有人都没钱回家。我想着你妈还在家里, 于是,我从河口走路回来。那时候,交通不方便,一路上,很少遇到车,又不认识路。从河口走到家,我走了三年多。到家的那天晚上,我傻眼了。

   当我推开大门的时候,发现屋子里空空的,什么也没有。邻居告诉我,你妈认为我已经死了。后来,迫于压力,她嫁给了别人。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你妈嫁给那个人后意外身亡。

   当听到你妈去世的消息以后,我非常伤心。我去云南之前,你妈已经怀上你了。你妈说,等我回家过年的时候,你就出生了。可世事弄人,没想到你妈嫁到重家以后,没有得到重家人的厚待。

   我回来之后,你外婆告诉我,说你是我的儿子。于是,我每天都会悄悄地跑去看你。

   这几年,每当看到你的时候,我都想立刻跑上去抱着你,然后告诉你,你是我的儿子。不过,我怕别人看到。特别是你现在的伯父和伯母,他们明知道你不是他们重家的人, 但他们就是不告诉你,而且对你不好。有时候, 一听到你的哭声,我的心就如千万只蚂蚁在上面不停地啃食。

   我从云南回来以后,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因此,每天与酒为伴。我发现,其他人煮的酒大多是假酒。于是,我自己研究煮酒方法。

   多年以后,相信你已经懂得我为何要将煮酒的方法告诉你。我本来也想自己煮酒拿到街上去卖,可后来遇到汪三猫他们,我完全丧失了斗志。

   我这辈子,欠你们娘儿俩的太多了。如果还有下辈子的话,我一定做一个好父亲。

   最近每次喝酒以后,我都会陷入深深的疼痛中。我知道,我的老毛病又犯了……

   重生,我想你妈妈了。我怕你妈妈在那边过得不好,我怕她孤独,怕她没有人照顾, 我要去见她了。我到那边以后,一定会照顾好你妈。

   再见了!重生。你一定要好好活着,我和你妈妈会在远方看着你。我没有什么贵重的礼物留给你,这是我这一生最遗憾的。这张纸条,看了过后就撕掉。

   重生小心翼翼地把纸条折成方块握在手里。他抬起头,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望了望远方。

   重生不想回忆住在伯父家的那段时光。

   那天,重生从梦里醒来,发现母亲没有在自己的身边。他哭着到处找母亲,可是, 一跑到门口,就被他的伯父逮住了。伯父把重生带回家,在锅里随便舀一碗饭给重生。

   重生一边吃,一边哭着要妈妈。可是, 不管他怎么撕心裂肺地哭,妈妈依然不来见他。之后,重生只好听从伯父的安排住在伯父家。那段时间,重生度日如年。

   重生来到伯父家,他不习惯伯父家的生活。一天,伯父一家其他人都去干活儿了, 重生不知道该干什么,于是,他和原来一样无忧无虑地在家里玩耍。到吃饭的时候,所有人都端着碗开始吃饭,只有重生还傻傻地坐在门槛上看着远方。

   夜幕已经降临,邻居家的房顶上冒出一缕轻烟,缓缓地朝着天空飘去。看到这一幕, 重生又开始哭泣。伯父看到重生孤独地坐在那里,便轻轻地走到他的身边,小心翼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告诉他:走,回去吃饭。 

   “伯伯,我要妈妈。 

   “你妈妈去远方了,等你长大,她就会回来。 

   “真的吗?伯伯。重生奶声奶气地说。

   “嗯,相信我。 

   后来,重生总是遇到尧老者,再后来, 重生就成了尧老者的儿子。这件事情,重生的伯父从来没有在他的面前说起。长大以后, 重生离开了伯父家。他也没有告诉伯父,其实, 经常流浪在尧家沟马路上的老者就是他的父亲。

   这天,尧家沟的人只看到一辆越野车来过尧老者住过的老房子,他们永远不知道其中的缘由。

   很多年以后,转转酒酒瓶的封面上出现了五个老者的素描头像。

   此时,山坡上的麦子已经成熟,苞谷地里, 偶尔有风掠过。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旷野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