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带着灵魂远行(组诗)
2019-11-07 09:50:49 来源: 作者:丁淑梅 【 】 浏览:7次 评论:0
12.5K
脱掉发霉的皮袍
行囊里放置一个动词
将时间和地理的尺度伸展
即使看不到冰川
也能在水和风里
想象一下季节之外的清澈和寒冷
攀越生命的呼吸中
将斑驳的痕迹晾晒在一个动词里
你会体验到,轮回的岁月里
恩典和惩罚都在盛大和残酷里完成
感知到的存在
在天地和山川之间循环往复
脚掌摩擦的回音里
敲一下飘荡的躯壳
你会悟出,灵魂不会和肉体一起老去
远方卸下的重量
恰恰是你年近天命
弯腰捡起太阳帽的地方


这一刻的卡若拉冰川让我倒下

缺氧,使我倒在
卡若拉冰川的鹰嘴下
和丁淑梅一起躺着的,还有
可以捏住的云朵
这里没有
那些被捂住秘密之人
那些被脚下的火烫伤之人
那些被万物迷惑之人
还有那些在暴风雨里无声和尖叫之人
那些为让空气和泪水再轻点之人
那些为明天洗床单之人
这里没有
一阵急促喘息后
突然而至的死亡抱紧我
晶莹幽蓝中捎来的寒冷
竟使我在失衡后的模糊里
变成一小粒灰尘
我与那些人一样,只是
不再取景留念
不再抵达内心和远方
不再判定时间和辨别水流的方向
虚幻在这巨大里竟如此诱人
直到吉林小伙和孩子穿越冰舌送来氧气
一切如初。我在人间的模样
攀登接下来的路程
一个安身立命之人
早已习惯在睡着的死去里被叫醒


羊卓雍措的黑和寂静都很美

抬头有繁星在璀璨里变幻无穷
没想到羊卓雍措的黑锁定了我的仰望
像沿着圣湖磕长头的佛教徒
寻找天空中最亮的那颗星
在缺氧的碧玉湖边上
存在因各自的看见而不同
望湖面那月亮用盘子端出的一湖星辰
有风随星辰穿行
站在寒风呼啸中仔细辨认着
这一湖星辰中
属于自己的那颗
转身,在这黑和寂静都很美的湖边
湖面响起冰块融化裂开的巨响


西藏,我无法抵达的远

如抵梦境恍惚着
没想到遥远和神秘就在眼前
街头那被人潮簇拥的脚步
与我擦肩而过
一种无法抵达的远
在我游走的眼神里
像八廓街上贴向大地的影子
追寻至高无上的神
余晖在同一方向的力量下拖长
臣服因虔诚和敬畏而无所不在
一种简单的生活方式
就这样存在,我数次经历
不断体验和觉悟着
一颗被月亮洗过的心
被自己弄醒,为有一个出发的身体
为犹如重生后返回故乡的模样


遇见康定

心驰,先于我抵达
血液正沿着歌声从内部走近你
每一声都在空中回荡,耳畔有约
康定,你用那么摄魂的一个眼神
给我捧出一位绝美的处女地
我该怎样去探寻你
怎样配做你的红颜
每一次攀越中,你都藏着巨大的秘密
绝世容颜的守望,青稞酒一样浓烈
还没摸着你的乳峰
我已经醉了
升起的无限,化着云
隐藏在折东折西的纯粹和热烈
数次孕育,数次诞生
留下我吧,或许
我不该自以为是托付终身
你用一遍遍的唱和
抹去我心中的杂念
掀起的巨浪,每一次都被折多河浸泡
化作了,喘息踩着茶马古道
沉重触摸锅庄文化
触摸到生命之上的飞翔
群山之外,群山之中
顶峰就是最深的山谷
是我捡起羽毛,掏出鸟鸣的净土
爱,讲不完的故事
情,永远在我走进的大地之上
最初的恋人,月亮之外的问候
酝酿永恒的夜晚
比悠远更悠远
比悠远更有声音
木格措,藏着的冰雪美人
从女娲子宫的孕育里,与你对视


木格措,你如一颗明珠

静卧在我的面前
顶着一朵云,我独自而行
这样才能轻吻你,仰起头
无所畏惧地读着你的眼眸
前世的情人啊,此刻有约
一次次心跳狂乱的秒针里,你
把雪山的乳汁一口一口含着
如羞涩的少女,垂下睫毛
隐藏起三生三世的心事
告诉我吧,把那段最泪人的
让我从柔和的光芒里聆听你
即使在最传奇的叙事里,你依然是
这样冰清玉洁,这样惊艳动人
捧起爱情摊,你把信仰撒在了海子
把生命聚成风景与存在
然后,躺在最深处攒着
让贡嘎山觉得就在脚下
让深爱你的人,越来越痴迷
最永恒的,就是乳名——野人海
就是你伸开四肢,胸怀冰川的地方
你的湛蓝走成了岁月
岁月走成了源头
源头送来了钥匙
尽管,轻得只剩下裸体
那些,深处埋伏的险境
埋伏了多少死亡
埋伏了多少繁衍
也埋伏了多少与世隔绝和圣洁
我卸下重轭,抹去心灵的尘土
就要离去,放不下你
而是更沉醉其中,更长醉不醒
转身,那雪山上的睡莲
闪着的银光更温柔,更深情,更冰冷
你永远禅定在你的睡姿里
我,只为在那一世的轮回里期许与你相遇


在木格措静坐

必须要觅一位知己
必须在木格措的静卧处
内心有雪域的人
此刻,我一个人在化着雪
宜远行,背囊里安放下一瓣睡莲
仔细地听冰川阻止脚底的摩擦声
海子都是冰川和雪山的孕育者
可这广阔的人间到处都是
钢筋水泥的炽热和硌脚的坚硬
海子比我蓝
比历史更蓝,比天空更蓝
比我更向往红颜和烈酒
丛林里没有衰老
没有死亡,只有长满的无限
我心里的圣湖长满比世界更多的心事
心事聚成没有叙事的源头
我,驻扎在行程空隙中的灵魂
借这巨大的光,固执地走下去
除了把生命聚成浴火和重生
把爱情友情和亲情聚成泪水阳光和度
还能聚成什么


西出折多山

四月十七日,面向光芒
垭口上的经幡飞扬
一个人的音乐,一个人的壮观
好像站在丁淑梅的天空下
停留318 国道,匍匐到达的人
再一次告诉我,时值春天
折多山怎么就像天堂
忽然挡住山外的狂躁和喧嚣
此刻,眼前的雪山越来越近
那沉睡着的火红色雪莲
正被朝圣者一次次打开
但峡谷恰恰就是最高的顶峰
躯体穿越“康巴第一关”
穿过的依然是玛尼堆垒砌的心愿
折叠着“多”字的弯,冰川,河流用沉
默拒绝泪水
在这飞向圣境的必经之路
竟从写不完的诗开始
山下陆续爬上来的游客
提醒我,此刻确实时值春天
这些匍匐着上山的人
使高原更神奇和悠远
远方和山燃烧的云或鹰
用生命和死亡飞翔
还有谁,没有在最初的想法和仪式里
怀上天下
我使劲地使脚步轻松起来
想一想,该有多少次的诞生自己
有多少次的孕育自己
才能使脚步真正轻松下来


折多河

经过多少次孕育才能将一座城劈开
汹涌澎湃的折多河
是一部史诗,一段离奇曲折的故事
它窄窄的肩膀,长长的身子
从折多山上滚落下来,饱经沧桑
一路前行
身后拖着闪光的雷电
是水中的一块岩石在凌空飞舞
是岩石上的一块青苔在守望
我远道而来
身后拖着被白云化着的雪
躺在它被雪化着的水里
我的山川化成了大渡河


站在折多河上

站在汉白玉的石桥上,无论抬头还是
回头
折多河都用一座城的月亮给我捧出了一
地的月色
一片,一片,它被天空洗过
又被冰山化着
如一颗跳动的心脏托着两座乳房
此刻,折多河岸边的人是多么受宠呀
他们沐浴春风,以坦然的姿态安放灵魂
用持久的清风朗月,在康定城面前
嫣然一笑
只有我跋山涉水寻它而来
我只能用它的一次回眸,拽住我的白色风衣
一地的夜色,我只站在披着霞光的那片月光下
为了抹去尘埃,握住手中的日子


跑马溜溜的山上

溜溜城里的太阳出来了
一朵溜溜的云里住着我亲爱的姑娘
跑马山上,有鸟儿给春天唱歌
松罗的眉毛笑成了胡须
情人林里,眼睛说话
重庆的小伙走了四川的来
雅江县的小伙走了日喀则的来
跑马坪上,洛桑兄在梦里说起了梦话
一批飒爽英姿的骏马
把马蹄钉在仙女台高高的台阶上
仙女台上,是谁在盛装打扮
扎西次仁玛抛下媚眼躲进了云朵
大凉山里
是谁制造了花香
洛桑兄在路上走,她在天上飞
溜溜城里,樱桃花把街面装扮艳丽
折多河睁着眼睛,格桑花漫山遍野



(发表于《参花》2019年,8期上)

想看更多诗歌,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小草 下一篇我在琼花树下等你(组诗)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