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抗日战争中的榆关抗战
2017-08-01 08:46:49 来源: 作者:赵宏利 【 】 浏览:457次 评论:0
12.5K
    今年恰逢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八十周年。一九三七年七月七日,日军在北平西南卢沟桥附近演习,借口士兵“失踪”,炮轰宛平城,挑起“七七事变”。事变第二天,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就通电全国,呼吁:“全中国的同胞们,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七月十七日,蒋介石发表谈话:“卢沟桥事变已到了退让的最后关头”,“再没有妥协的机会,如果放弃尺寸土地与主权,便是中华民族的千古罪人”。“七七事变”是中华民族进行全面抗战的起点。
    然而,中华儿女反抗日本侵略者的战斗早已开始。一九三一年十一月四日,马占山领导的齐齐哈尔“江桥抗战”,打响中国军队大规模有组织抗击日本侵略者的第一枪。之后,由东北军旧部和爱国民众自发组成的抗日义勇军与日寇展开顽强战斗,激发了全国人民的抗日意志。更不能忘记的是“淞沪抗战”后,中华民族反抗日本帝国主义英勇一战的“榆关抗战”!
    一、榆关简介
    榆关,即今天的山海关,位于河北省东部,是东北通往华北、平津的咽喉要道,素有“两京钥匙无双地,万里长城第一关”之称。它北依燕山,南临渤海,山海之间距离仅八公里,明代修筑的长城纵贯南北。其关城位于山与海中间位置,设东西南北四门,城墙高大,防御布局严谨,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
    二、榆关事变前的军事形势
    日军在占领东北三省后,又开始积极筹划对中国华北和热河地区的蚕食。作为华北门户的榆关,日军深知其战略地位的重要。早在一八八五年,日本就曾制定过“以主力在山海关登陆,于直隶平原同清军主力决战,夺取北京,以达其征服中国全土之大业”的“作战大方针”。一九〇〇年,日本参与八国联军侵华战争,参加对山海关的侵略。《辛丑条约》签订之后,八国列强被清政府允许在山海关到黄村等十二处驻军。日军便开始长期驻军于山海关,其驻屯军司令部就设在城南的四炮台,南面渤海湾还驻有日本海军舰队。到了一九三二年,山海关周边已经成为日本军警宪特的天下。日本宪兵、伪满洲国境警察、日本特务、日本和韩国浪人胡作非为,欺压百姓。
    “九一八事变”日本占领东北后,关东军不断增兵。一九三二年底,由皇姑屯到山海关之间每个车站都派驻军队,靠近山海关的锦州、锦西、绥中驻军更多,有关东军第八师团的步兵第四旅团,骑兵第三旅,炮兵第八团,飞行第一中队,总兵力约四千人。在山海关东方和东北方的威远城至吴家岭一线高地,日军设有炮兵阵地,居高临下控制着山海关。南海和秦皇岛海面有十一艘驱逐舰停泊,山海关已完全处于日本海军舰炮射程之内。同时,天津到山海关铁路沿线还配备日本武装铁路警察,称为守备队。至一九三二年的下半年,仅驻山海关的守备队三百余人。日军已形成大兵压境包围之势,有“天下第一关”之称的榆关早已无险可恃。当时驻守榆关地区的中国军队是东北军独立第九旅,旅部设在山海关城内。下设三个团,第六二五团驻北戴河,第六二六团驻山海关,第六二七团驻唐山。至“榆关事变”前夕,山海关西侧外围石河一线调驻第六二五团、六二七团的两个营,兵力一千三百四十六名。山海关城内驻第六二六团,兵力两千二百五十七名。其中第一营守东南角楼经南门到西南水门段,第二营守西门,第三营守东罗城、东门、北门、北营子。团指挥部和团预备队在西门里。
    三、榆关抗战始末
    日军为占领榆关,不断制造事端借机开战。一九三二年十二月八日,锦州日军第八师团铁甲军车以追击抗日义勇军为名,抵达山海关火车站东端长城缺口处和西面石河桥处,向山海关城内连续开炮四十余发,制造“炮击榆关事件”。十二月九日,日军又出动飞机两架,在山海关低空盘旋示威。十日,日军铁甲车又向城内开炮数发,频频制造冲突。中国军队一直隐忍不予还击。后经中日驻军磋商,局势暂时缓和。但日军却在酝酿着更大的阴谋。
    一九三三年一月一日晚九时许,日本守备队儿玉中尉派兵,在日本宪兵队车站分所和满洲国国境警察厅门前各投掷一枚铁罐内装炸药的假手榴弹,制造爆炸事件。以此为借口,日军铁甲车开进山海关车站,向城内开炮。驻屯于四炮台的日军陆炮也相继向山海关城内开炮。
    二日上午九时许,日本守备队儿玉中尉率士兵携木梯从山海关南门城墙下强行登城,爬至中间向城内投掷手榴弹,炸伤守军,守城官兵被迫自卫还击,打响榆关抗战第一枪。上午十时许,敌军三千余人,野炮四十余门,飞机八架,铁甲车三辆,坦克二十余辆,从山海关的东、南、西三面发起进攻,对中国守军阵地轮番轰炸。驻守官兵奋起抵抗,打退日军多次进攻。
    这时,尚在北平汇报军情的东北军独立第九旅旅长兼临永警备司令何柱国,于二日凌晨星夜赶回,召开紧急军事会议,部署固守榆关,迟滞敌军西侵。在会上他发表《告士兵书》:“愿与我忠勇将士,共洒此最后一滴之血,于渤海湾头,长城窟里,为人类张正义,为民族争生存,为国家雪奇耻,为军人树人格,上以慰我炎黄祖宗在天之灵,下以救我东北民众沦亡之惨。”
    三日拂晓,日军继续增兵,发起陆海空联合进攻。至三日上午,山海关南门城楼及民宅多处被炸毁,驻守官兵和居民伤亡严重。三日中午,山海关南门及东南角的魁星楼处失守。守城六二六团石世安团长,命预备队趁敌人立足未稳组织增援反击,夺回失守阵地。但至三日下午,日军又增兵力,重点进攻山海关东南城角,用炮火轰开一个大豁口,日军步兵在炮火掩护下冲入六二六团阵地。守城士兵奋起迎击,与日军展开肉搏战,用大刀砍杀日军。但随着敌人增援部队不断涌入,驻守官兵伤亡殆尽。一营营长安德馨(回族)在战前就抱定死守榆关的决心,他曾对战士说:“我安某一日在山海关,日本人就别想过去,欲过去,只有在我尸首上踏过。”
    在四个城门全部失陷、五位连长四死一伤的时刻,安营长率余部撤至城内展开巷战。日军在城墙上架机关枪居高临下扫射,安营长最终身上多处中弹,英勇阵亡。团长石世安也亲率余部与日军展开了激烈巷战,但终究寡不敌众,且战且退。眼见关城就要失陷,石团长欲饮弹自绝以死报国,但被部下阻拦才得幸免。下午四时许,石世安率余部由山海关西北水门撤出,转移到石河西岸与协防部队汇合。激战三天的榆关抗日保卫战悲壮收场。中国守军死伤五百八十六人,其中四十二人阵亡。日军死伤三百八十七人,其中二百零四人死亡……



(发表于《参花》2017年,6期下)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优美散文,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奶奶的蒲扇 下一篇生活的乐趣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