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老包头,草原丝路上的另一种记忆
2018-01-31 09:35:16 来源: 作者:孙桂芳 【 】 浏览:104次 评论:0
12.5K
1
    几次去内蒙,都没有去包头。提起包头,不由自主就想到了钢花,想到了乌云一般滚滚的浓烟,也就没有了前往的兴致。包头的朋友说:“来包头吧!北魏六镇之首的怀朔镇故城,希拉穆仁圐圙古城,麻池古城,都在我们包头。据说,最近有考古发现,六镇之一的武川镇,也在包头。”
    草原古丝绸之路重镇武川,正是我此行的目标。我所了解的武川,位于内蒙古自治区中部,阴山北麓,呼和浩特市北。新的发现,不管是否经过考证,都引起了我前往一探究竟的兴致。我放弃了呼和浩特市北的武川,踏上包头之路,寻找武川。
    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包头,这座塞外钢城,那么干净。街道宽敞,没有拥堵。不堵车的城市已成为稀罕之物,城中草原,城中湖泊,茂密的林木,更是把包头与其他的城市区别开来,给我带来了一种全新的体验。
    我喜欢这样充满勃勃的自然生机,它让城市变得更加阔大,人文与自然的交融,给视觉上带来一种无限延伸的可能。
    “从晋陕冀走西口的,目标就是素有水旱码头之称的包头,也就是从这里进入包头的。”
    陪我同行的包头朋友,指着眼前浩阔的水面说。此时,我们已穿过城中草原,穿过城中大片的树林,来到了南海子湿地。我有片刻的微怔,没料到我正漫步而行的这个城市,正是当年走西口人进入口外之地。而我眼前这片浩阔的海子,正是当年走西口进入包头的水码头。
    南海子(蒙古族认为所有的湖泊都是海的儿子,均将湖泊称为海子)位于内蒙古包头东河区,南以黄河北岸为界,与鄂尔多斯隔河相望。昔日,南海子曾是九曲黄河的一段故道,河水改道南移后形成了我眼前的水面和滩头草地。南海子很大,环水而行,需费多半天的功夫。环水而行时,我心里忽然有一些感动,我知道自己正踏着中华文明的起源——黄河的浪涛而行。而黄河流经之地,不仅有许多蕴藏着文明的古迹可寻,同样也有着民族交融的文化可循。
    眺望着烟波浩渺的水面,遥想当年,那些挑担谋生的,船筏装卸的,做皮毛生意的,千里迢迢聚集到这里,有的就近驻扎下来,也就是现今儿的包头东河区;有的再从这里向归绥、喀尔喀、库伦、多伦、乌里雅苏台和科布多,以及蒙古恰克图、俄罗斯等地继续前行。
    “商胡贩客,日款塞下”“驱牛马万余头,来与汉贾客交易”。短短几十个字,不仅尽述了昔日包头的繁荣,更让我从中领略了走西口,通过人类的迁徙,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的交汇融合。
    “哥哥你走西口,小妹妹我实难留,手拉着哥哥的手,送哥送到大门口……”一曲走西口,唱出了当年走西口人多少的苍凉、多少的辛酸、多少的无奈……
2
    “山西走西口的,当年大都住在这东河区。东河区,也就是老人们常提起的老包头。”包头的朋友带着我,从东河区的大街再穿过小巷,寻找当年走西口的痕迹。
    包头,蒙古语包克图,意思是有鹿的地方。因此,包头也被称作“草原鹿城”。也有传说,包头是因一条河而得名,这条河叫“博托河”,意为包头。博托河与黄河的交界就在南海子。
    南临黄河,素有“水旱码头”“塞外通衙”之称的包头,位于内蒙古高原的南端,阴山横贯城市中部,形成了北部高原、中部山地、南部平原三个地形区域。
    或者,正是这独特的地理位置,才有了当年人类的大迁徙。人类的迁徙,打通了中原腹地与蒙古草原的通道,农耕文化与游牧文化如水乳得以交融,使得包头这座塞外老城充满了活力。
    如果说新鲜的元素能够打破固有的格局,那我又何必非要追寻走西口人的脚步呢?!一定要追溯历史,其实,从秦汉到清末,横跨包头的阴山古道,早已历经了两千多年的风雨浸淫。
    阴山绵亘千里,秦直道、阳道(北魏称中道)、白道、居延道(参天可汗道)、丰州道、驼道,几条古道纵横交错。
    为了北拒匈奴,秦始皇令蒙恬率大军屯于河南地(今伊克昭盟),在阴山修筑长城,将秦、越、燕长城连成一体。同时修筑秦直道——南起陕西淳化,北至包头麻池。有民谣这样唱道:“条条道路通直道,郡郡县县送粮草。”
    据史料记载,秦始皇第五次出巡死于沙丘( 今河北邢台),丞相李斯和中书令赵高,将秦始皇尸体从秦直道运回咸阳。秦直道上也曾留下司马迁的足迹:“吾适北边直道归,行观蒙恬所为,秦筑长城亭障,堑山堙谷,通直道”(《史记·蒙恬列传》卷88)。
3
    我没有走秦直道寻古。我没有走并入草原丝绸之路的驼道,寻找遗落在驼道旁草丛里的声声驼铃。我没有走曾经走过的白道、居延道、丰州道。我只想去达茂旗希拉穆仁圐圙古城,考古新发现,那里有可能是古武川镇的镇址所在。
    我从昆都仑河山口进入阴山,去往固阳。这条道称为阳道,即中道。临时改去固阳,是因被告知达茂旗希拉穆仁圐圙古城正在修复。陪我同行的包头朋友说,那就去固阳吧!北魏六镇之首的怀朔镇故城遗址就在固阳。固阳的朋友对怀朔镇的历史可谓了解得很详尽。
    车沿着蜿蜒的阴山山脉,向大山纵深处行驶时,我想起了唐杨凌的《明妃曲》:“汉国明妃去不还,马驮弦管向阴山。匣中纵有菱花镜,羞向单于照旧颜。”
    想起这首《明妃曲》,望着窗外一闪而过的层峦叠嶂,我不禁有些伤感:为了那马驮弦管,为了那一去不还,为了那羞于拿出的菱花镜,为了那深宫中的柔弱女子,竟能担肩国家大义,远嫁他乡……
4
    谁说女子不如男?
    行走于漫漫阳道的不仅仅明妃一人,替父从军的花木兰,正是在这阳道上打马飞驰。“旦辞黄河边,暮至黑山头”,站在怀朔镇故城遗址(黑山头)重读少年时读过的《木兰辞》,心中涌起一股打马放歌的豪迈之情。
    怀朔镇故城遗址位于一望无际的大漠之上。放眼望去,既没有我所渴望看到的遍野的牛羊,更不再是花木兰从军时“万里赴戎机,关山度若飞”的烽火场。荞麦、攸麦、小麦,铺展在辽阔的大漠之上,几种麦子花儿如锦缎一般,交相辉映。而在五彩的麦田中,一条蓝色的河流蜿蜒而过。
    这条蓝色的河流叫五金河,依傍怀朔镇故城北西墙,由北向南流淌而过。五金河的两条支流,又分别穿越故城的北墙与东墙入城,于城址西区偏南位置汇合后,流出城外,注入五金河。
    择水草而居——眺望着远去的河流,我恍惚看到了人类一代一代,沿着河流从古走到今天的旅痕。
    越水而过,怀朔镇故城遗址被一条河道分为东西两个区。在东区和南门外,伴我们一行的固阳朋友讲述了此地考古的发现,有陶器、铁剑、铜佛像等。沿着东区和南门,我们来到地势较高的西区。虽然已过千年,但草丛之中,仍可看到残留的瓦砾和建筑物基址。而在西区靠南的一处建筑废墟,固阳的朋友说,就是在这里,考古发现了一座佛教殿堂遗址,出土了一批与佛教有关的小型泥塑像。
    怀朔镇是迄今发现的北魏古城遗址中规模较大的。据专家考证,怀朔镇始建于北魏始光年间,距今已有一千六百多年历史。公元四世纪末,拓跋鲜卑族建立北魏政权。与此同时,一个强大的部落汗国——柔然,在蒙古高原崛起。为了防备来自北方草原上的柔然南下,北魏大规模修筑长城,又在长城一线,沿阴山以北设置边防六镇沃野、怀朔、武川、抚冥、柔玄、怀荒,作为长城防线的支撑点和战略依托,形成了一条点面结合的坚固防线。六镇之中,怀朔镇是河套及阴山一带的政治中心和军事要塞。
    从建立到废弃,怀朔镇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风雨,见证了北魏王朝的兴衰。而与故城见证北魏兴衰的,还有北齐神武帝高欢与北齐文宣帝高洋父子。
    北齐神武帝高欢,其祖高谧曾为北魏侍御史,后因犯法举家徙于怀朔,此后三代遂世居于此。天宝元年,高欢之子高洋逼东魏孝静帝让位,建立北齐王朝,高欢被谥为神武皇帝,庙号高祖。
5
    将要离开怀朔镇故城时,正是晌午时分。夏日的阳光一览无遗地洒在颓壁残垣间,大朵大朵的白云如羊群,在碧蓝如洗的天空上慢慢地蠕动着。空旷的原野,让我有一种跃马奔驰的冲动。
    然而,当风从原野上吹过时,我却似恍惚地听到了一支悲咽的琴曲:云山万重兮归路遐,疾风千里兮扬尘沙。雁飞高兮邈难寻,空断肠兮思愔愔。日暮风悲兮边声四起,不知愁心兮说向谁是……
    我仰头望望天,再望望辽阔的原野,《胡笳十八拍》这听了无数次的千古悲音,在作曲人蔡文姬被匈奴掳去走过的阳道上,我终于觅到了曲中的真音。那真音并非只有对个人际遇所感到的悲怆,更是对民族、对历史、对岁月的一种深情的倾诉。
    “雁南征兮欲寄边心,雁北归兮为得汉音。雁飞高兮邈难寻,空断肠兮思愔愔。”伴着倾洒而下的大雨,伴着一缕千古琴音,我离开了包头。我知道自己此行包头只
是一个开端,我还会再来,来寻找镌刻在草原丝路上的另一种记忆!




(发表于《参花》2018年,1期上)
想看更多优美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花开又一年 下一篇游夫子庙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