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童年散记
2018-04-20 12:53:28 来源: 作者:史忠和 【 】 浏览:67次 评论:0
12.5K

    也许是到了一定的年龄,总是喜欢怀旧,几个朋友坐在一起,酒过三巡之后,不经意间就自然地提起了各自的童年。提了童年中的悠悠趣事,或感慨,或怅然,或激动,或哑然失笑。童年的影子不停地在脑海中闪现,童年的趣事被一股脑儿地搬到了眼前。
    童年,留给我太多的回忆,有太多的乐趣:山村里的那一道道岗、一座座山、一条条河、一条条路……每一处都留下了我们的足迹,留下了我们年少的梦。
    十几岁的时候,我和三哥就是家里不可或缺的劳动力。那时的农户家里只允许养三头以下的猪,不超过十只鸡,养的猪到年底必须卖到人民公社的畜牧站,鸡下的蛋必须卖给供销社。家里没有任何副业可言,人口多,所以自然就很穷,我们的腰包里根本没有半文钱。
    允许养猪,但没有粮食可喂,大集体人都吃不饱,何况猪呢?挖菜喂猪自然就是我们孩子的活儿了。每天放学回家,我们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赶紧放下书包,拿起土筐或者麻袋,钻到玉米地里去挖苣荬菜或婆婆丁、三夹菜、粘苍子。每天我们都是领着任务出去的,这可不是清闲的活儿,一人多高的玉米秧子拉的身上一道道血痕,汗顺着脸颊往下淌,流到血痕处那是钻心的痛。但是我们没有一个偷懒的,每天都满载而归。

    某一天挖多了,我们就用水把苣荬菜泡上,到了星期天早晨,我们就把野菜装到麻袋里,早早地、偷偷地扛着麻袋像小偷一样溜到车站,花一角钱买了通往东丰的火车票,到街里的集市上去卖。很好卖的,一麻袋菜能卖七八角钱,什么也舍不得买,哪怕一分钱两个小糖豆都不能买。卖完了,我们就像胜利的勇士一样,一路欢语一路歌地大踏步地往家走。到了离家不远的时候,我们又钻进地里像土匪一样搜刮野菜,像得到战利品一样开心地回家了,得到的自然就是母亲的夸赞。但是,不是每天我们都能挖到足够的菜来,不是每天我们都能得到母亲的表扬的。有时候,我们小伙伴聚到一起玩起了各种再土不过的拙劣游戏而忘记了挖菜,眼看着太阳落山了,我们才想起任务还没有完成,就急忙挎着筐一头钻进地里。完不成那是要挨打的,怎么办?有办法,我们就用树枝插到土筐的中间,上面盖上一层薄薄的菜,到家门口的时候,贼眉鼠眼地四处搜寻,当确认母亲看不到的时候,就一溜烟儿奔向仓房,把菜倒进原有的菜堆上。心怦怦地直跳,但是暗自庆幸,没有让母亲看到。结果呢,还是逃不过母亲那锐利的眼睛。挨得一顿打,被罚第二天再补上一筐。
    我记忆最深的一次是一个下雨天,我和三哥在家里疯,一不小心把三哥的鼻子打出了血,母亲生气了,给我们哥俩一顿笤帚疙瘩,并罚我俩每人一袋苣荬菜。雨停了,我和三哥不情愿地去挖菜,地里粘得很,不好挖,加上心里有气,我使劲地用镰刀砍着野菜,结果一刀就砍到了我的左手的食指上,顿时鲜血直流。我忍着痛,也没有包扎,直到挖了一麻袋苣荬菜回家了,母亲看到我的刀口,落泪了,为我敷上了止痛药包扎起来。那时的孩子是很皮的,不可能上医院,结果到今天我的左手食指还是罗锅,那道刀疤依然清晰可见。
    童年所拥有的不只是快乐,也有悲苦,但是快乐总是掩饰着那些鲜为人知的痛。在孩子心中,家就是温馨的港湾,再苦再穷那也是给自己撑起一片天的家。我始终感谢我的父母亲,因为严厉的家教,让我至今还是恪守孝道、勤俭持家,并会把父母亲的教导讲给孩子听,让他们永远铭记!




(发表于《参花》2018年,3期上)
想看更多优美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幸福感与感幸福 下一篇我为什么要写这样的诗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