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野草的回归
2018-05-11 09:19:14 来源: 作者:也夫 【 】 浏览:87次 评论:0
12.5K
    在我的家乡,除了水生的野生菜外,土长的野菜有许多,只是渐渐被大肉大鱼给淹没了。
    先说荠菜,这一野菜,是先春而萌,返青最早的报春菜。这种野菜不畏严霜寒风,按照自身生长规律,茁壮成长,这是大自然恩赐给人类的一种野蔬珍品。它就是在田间、路边、荒地、河滩、林下随处可见的一种野菜,俗名叫地米菜,也叫地菜,是春季最有代表性的野菜。
    世上最美的菜,莫过于从大地上生长出来的草。百姓人家之所以称它为地菜、地米菜,是因为一个“地”字,最接地气。
    民谚有:“荠菜儿,年年有,采之一二遗八九。今年才出土眼中,饥饿之人不停手。”因此,许多人都与地米菜结下了不解之缘。杜甫就靠“墙阴老春荠”度过了漫长、艰难的岁月。
    到了三月三,无论街头巷尾还是乡村人家,到处飘荡着熟悉的地米菜煮鸡蛋的清香。传说三国时期,三月初三那天,华佗出门采药,偶遇大雨,在一老者家中避雨时,见老者患头痛头晕症,痛苦难堪。华佗随即替老者诊断,并在老者园内采来一把地米菜,嘱老者取汁煮鸡蛋吃。老者照办,服蛋三枚,病即痊愈。
    此事传开,人们都纷纷用地米菜煮鸡蛋吃,热潮遍及城乡。三月三,地米菜煮鸡蛋就形成了风俗。每到这一天,人们就从田野里采来一把地米菜,洗净后放入锅内,加适量水,配上桂皮、八角茴、五香粉、酱油等佐料,同鸡蛋一起煮。待鸡蛋快要煮熟的时候,轻轻将鸡蛋壳磕破,使地米菜汁渗透进去,然后将鸡蛋煮熟后捞起食之。这既是美味食品,又可以健身治病。
    不过,三月三的地米菜已长老开花了,只是与鸡蛋一起煮。而真正吃地米菜,一般在越冬后的初春,采其嫩苗作野菜食用。清炒、煮汤、凉拌,包饺子、馄饨、包子,做春饼及地米菜豆腐羹等,清香可口,风味独特,柔嫩鲜香,营养丰富,是人们喜食的野味美食。将地米菜切得碎碎的,放入锅内开水中,糊上两个鸡蛋,再下一些肉末,做成菜糊,古称“百岁羹”,老人常食既防病又延年。
    长江流域有一句话叫“湖边的草,碗里的宝”,说的是藜蒿,也叫芦蒿、水蒿等,野生于湖泊草滩岸边附近。相传朱元璋与陈友谅激战,败走鄱阳湖,粮草短缺,只剩下一些腊肉。有士兵看到湖边水草,于是将其与腊肉炒在一起,食之觉得美味无比。朱元璋胜利后一直对其念念不忘,这种草就是野藜蒿。苏轼就写过“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
    有歌谣云:“正月藜,二月蒿,三月四月作柴烧。”说的是吃藜蒿要看时节,这个时节是宝贝,过了时节就只能是当柴烧的杆子了。
    阳春三月,风生水起的江洲、碧波荡漾的湖岸,密密匝匝的藜蒿总让人产生无限遐想。每年采摘季节,湖滩上碧绿的藜蒿密密地疯长着,稀稀疏疏的人在低头采着什么?一看就知道,这些人在采藜蒿。他们多以中年女人为主,也有年轻人,遇上双休日,还有带上小孩子的。一般一去就是一天,带上食物,一天下来,手脚麻利的能采上百斤。藜蒿是生长在水边的野菜。藜蒿的嫩茎、芦芽和地下肥大的肉质茎,深青或淡绿,像豆芽菜粗细,有一种浓烈的异香。其实藜蒿并不是有多好看,细细的、长长的,缠绕在一起,乱蓬蓬的。吃的时候要先摘去根茎上的小叶子,再把嫩茎掐成一小段一小段,清洗以后,凉拌或炒食,清凉可口,营养丰富,风味独特。春节之际,拿它跟腊肉炒在一起,藜蒿特有的清香加上腊肉的熏香,就成了一种独特的美味。
    在所有蔬菜与腊肉的搭配中,就数藜蒿达到了最高境界。咸香柔软的腊肉,愈发衬出藜蒿独有的香气。怪不得有人也叫它“泥蒿”,那种香气正是泥土般的香气。吃上一口,唇齿生香,回味悠长。
    夏天,在我们菜园的角落,或是田间路旁,常见一种杂草,匍匐地长在地上,几乎不被人注意。它生在郁郁葱葱的蔬菜脚下,而蔬菜只顾自己生长,根本没把它当回事。谁都可以对它不屑一顾,以至于它被埋没在园中,它就是很有来头的马齿菜。
    民间传说,上古之时,后羿狂追太阳,太阳无处躲藏,情急之下,见马齿菜长得油绿滴翠,郁郁葱葱,便藏在它的叶下,才至于没被追到。太阳为了报答马齿菜的救命之恩,三伏天,烈日炎炎,晒得所有庄稼抬不起头来,但始终不晒马齿菜。天旱无雨,其他植物被太阳晒得打蔫,唯独马齿菜油绿如初,照样开花吐蕊,结籽繁殖。
    马齿菜的确很神奇,不信你将马齿菜采回来后放在地上晒,是很难晒干的。因为它的茎叶富含水分,肥嫩多汁,肉肉的,怎么也晒不干,除非将它放入开水锅内煮。
    马齿菜学名叫马齿苋。它伏地铺散,常常被人们踩在脚下。它的叶子是青的、梗是赤的、花是黄的、根是白的、籽是黑的,所以又叫“五行草”,民间称它为“长寿菜”“长命菜”。
    采摘马齿菜是很辛苦的事。六月伏天,上有烈日晒,下有热气蒸,而马齿菜却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人们得要贴近大地,弯下腰去,甚至于也趴在地上才能采到它。采摘回来以后,要淖水去味,可鲜吃凉拌马齿菜,马齿菜炒鸡蛋。
    一般人不喜欢吃马齿菜那股酸涩味,吃下去直摆头。但可大批采回来,洗净,放入开水锅里淖水,捞起晾晒,晒干后呈黑褐色,粗茎变成黑丝,十斤变成了一斤,储藏到冬季拿出来吃。吃时要先用水泡十几个小时,使其发软,然后切碎,清炒或蒸肉,野味浓香。
    这些野菜,要说有多好吃,那是与山珍海味没法比的。但是野菜里的野味也是山珍海味没法比的。质本洁来还洁去,人从大地中来,还是要回到大地里去的,也许这就是回归吧。




(发表于《参花》2018年,3期下)
想看更多优美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一面湖水 下一篇母亲的布钱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