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暖流
2018-06-01 10:24:32 来源: 作者:陈文 【 】 浏览:24次 评论:0
12.5K

    往年一到冬天,总有一种特别的期待,又要庆生了,无论从小到大,一碗鸡蛋面吃出了妈妈的味道。

    可是,今年入冬以来,我的情绪不同于以往。随着六十周岁生日的临近,心中渐渐惶恐起来,平添了几分忧伤和失落。尽管一次次地安慰自己,世界上没有不谢的花,退休是自然规律,轮到你休息的时候,就是让你清闲享福,颐养天年。这不是很多年轻人所向往的日子吗?但是,当自己真地要离开单位,丢下自己喜爱的工作,心里总有几分不舍与感慨。

    二○一七年十二月,是我工作的最后一 个月。不管西北风怎么呼呼狂吼,也不问冷空气怎样蜇人,我一如既往地到学校听课调研、编辑第六十一期《金坛教育研究》,撰写督学材料,没有丝毫懈怠。在退休前的最后几天,不是为杂志跑印刷厂终校付梓,就是陪校长出差办事,不是到学校进课堂听课调研,就是做小学语文教师说课评委。看到我那忙忙碌碌的身影,不知内情的人绝对想不到我是一个准退休的人。

    徒弟——建强、蕙萍夫妇相邀,十二月十六日,带我到他们老家建昌溜达一圈,欣赏了千年的老槐树,参观了真武寺庙,瞻仰了中共苏皖区一大会址,游览了暮色下私人会所——默元,然后在默元杯觥交错,畅怀痛饮。这是一次多么惬意的活动啊!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组织这样的活动,他们没有说,我也没有问。但是,我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他们是在为我即将退休步入新生活送行 伫立在千年古槐树下,看到它遍体鳞伤。一九四二年夏天,它被雷劈去一半,粗大躯干裂到根部,后来又被日本鬼子纵火烧伤, 古槐仅靠三分之一的表皮维持生命。如今,古槐依然枝繁叶茂,生机盎然,俨然一位历 经沧桑的老者向后人平静地讲述着过往的故事。仰望古槐,当时的我思绪万千,生命的昭示不只一种方式,关键在于你怎么生活。

   十二月二十日下班后,小陆邀请我和单位里的几个同事小聚。我以为就是一次平常的聚会,没想到一盒蛋糕和一束鲜花赋予了聚会另一层意义。当服务员把蛋糕和鲜花送进包厢的时候,大家相互环视,揣摩为谁庆生。始料未及的是,小陆把点燃蜡烛的生日蛋糕摆放到我的面前,上面题写着“桃李满天下”。接过鲜花,一向善于言辞的我却一时语塞。六支蜡烛,象征着六十岁生日,六支不同颜 色的蜡烛,象征着我的人生丰富多彩。大家的祝福歌声伴随着五彩斑斓的烛光,暖暖地温润着我的心。

    唐朝诗人赵王贞曾经把温泉比为“暖流”,有诗云:“坎德疎温液,山隗派暖流。”而今年的庆生方式大别于以往,或许花甲之年的风俗,或许到龄退休的缘故。不管出于何因,对于我来说感受得都特别地不一样,总觉得有一股股暖流涌遍全身。最使我难忘的便是生日那天,也是我退休的日子——十二月三十日。

    傍晚时分,朦胧而阴湿的天空忽然有了一丝光亮。坐在学生的车上,沿着城南风景带,穿梭于小城繁华的闹市,晚风轻轻地吹亮了街灯,高大而又茂密的香樟树在流光溢彩的灯光里摇曳生姿,平添了几分神秘。

    学生像导游一样把我带到了一个气派的大门前,紧闭的两扇大门悄无声息地慢慢打开,二十多名学生和徒弟列队两排欢迎我的到来。迎面大屏幕上的字特别醒目:“陈老师: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祝您生日快乐!

    当初,王权校长提议为我过生日,我就一再推托不想添麻烦。可是,他执意搞一次小规模的庆祝活动,并说:“您什么也不要做,一切由您的学生和徒弟筹办。”好意难却,也就答应了一起喝杯小酒,热闹热闹。没想到他们把 PARTY 搞得这么隆重大气,不亚于平常在电视里看到的场景,用心是多么地真挚啊!

    徒弟素芳担任司仪,随着她的主持,学生和徒弟分别向我和夫人献上了鲜花,赠送了色彩炫丽、晶莹剔透的水晶杯,系上了鲜艳的红围巾,馈赠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 的牌匾,分享了一盒精致美味的蛋糕……

    尤为感动的是孔蕙萍和史天一两位高徒合作,以我的人生经历为素材,创作的一首长十九段一百三十行的叙事诗——《为您写诗——献给我们最尊敬的师父陈文》。六位学生和徒弟当场配乐朗诵表演,大屏幕上适时播放我的一幅幅成长历程的照片,大家屏息静听观赏,把晚会推向了高潮。这个环节太让我感动了。我心潮起伏,灵感犹如蜡烛的火苗突然蹿升出来:

    花甲之年生日到,蛋糕传情鲜花笑。

    匠心策划藏惊喜,弟子心暖寄祈祷。

    不知怎么了,当我面对大家熟悉得不能 再熟悉的面孔发表感言时,情绪却突然失控,愣在那里张不开嘴。大约过了六十秒,我才流畅地、饱含真情地表达自己的感谢之意,感谢大家对我的爱,感谢大家给我的温暖,遇见大家是我这辈子的幸福!

    晚宴气氛浓郁,幸福之情漫溢。纵情的歌声一次次掀起我情感的波澜,无论孔婧的 《好大一棵树》,还是管云霞的《永远是朋友》, 以及其他人的精彩演唱,都让我情不自禁地想起和大家相处的日子。那歌声如一阵阵暖风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脸颊,如一股股暖流在我心底流淌。

    这个冬天,鹅毛般的雪花却没有一丝寒意,犹如轻盈的舞者展现那飘逸、洒脱、自由、奔放的舞姿,令人陶醉。几次活动就像电视连续剧,让我享受了一次次华丽而怒放的为师之荣耀。学生用“蓝天的胸怀,沃土的深情”来赞誉我。其实,我心里明白,我没有那么优秀、高尚和不凡。如果把大家围坐的圆桌比作一个硕大的向日葵,我和大家一样都是向日葵四周的金黄的花瓣,有着同样的追求 和心愿,为阳光底下最伟大的教育事业献出毕生的青春和智慧,我只不过比他们年长几岁,工作时间长了一段而已。

    教育是没有终点的事业,退休了也是另一段旅程的开始。此时,我想到的还是建昌那棵饱经风霜的古槐,只要信念不舍,就能坚韧、挺拔、豁达地焕发出勃勃的生命力!



(发表于《参花》2018年,4期上)
想看更多优美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又是山菜正当时 下一篇今夜无雨敲窗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