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书香随风
2018-06-15 13:45:42 来源: 作者:栗俊青 【 】 浏览:52次 评论:0
12.5K
    我不知道,人生若有轮回,我那大字不识一个、已去世二十载的老奶奶,是不是成了一个腹有诗书、胸怀锦绣的从深宅大院走出来的温婉才女!或许,是这样的吧。此刻,她正捧着一本或薄或厚的诗集,微微浅笑着,在盛开着紫色丁香的树下细细品读。一只蝴蝶翩翩飞舞,落在她的鬓角,春天便永久地停留在她喜悦的心里。
    我常常盯着八仙桌上奶奶那一张五寸见方的已经发黄的老照片,看着,看着,她那一双慧眼里便似乎汪着一层朦胧的水雾。
    我还记得小时候,如果,我不小心弄坏了一张字纸,被奶奶发现了,她必是迈着小脚颤巍巍地冲过来,一面不迭声喊着:“阿弥陀佛,别弄坏了。”一面用手将字纸放在纸上轻轻摩挲。待到字纸完全平整后,她定会小心搁在头顶片刻,似乎是给那受了惊吓的“字纸”道歉,抑或是压惊。书和字在奶奶的心里如此神圣,也如圣水一般浇灌着我的漫漫人生。
    奶奶生于代州城里的名门望族,耕读乃是治家之道。她的兄长们个个熟读经史子集,痴迷翰墨书香。但因为奶奶是女孩儿,如果读了书,岂不是凤生双翼,逃离那雕梁画栋作就的樊笼?在这样的家庭里,她注定只会是一只被人牵绊了双脚的小鸟,终日空吟一首首悲歌,飞天一笑终成幻梦一场。我想,那时的奶奶定然是常常蹙着烟笼的双眉,隔窗听闻书房里传出的琅琅读书声,细细品评若有若无的淡淡书香。或许,她也曾双手托腮、静夜冥思苦想过纯真的过往和诗意的远方吧!
    奶奶临近中年,才嫁给了爷爷,一个旧时乡村里的穷教书匠。爷爷相貌普通,家境一般,奶奶挑来挑去挑了这样一位“相公”,真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但选择了这样的日子,奶奶是快乐的。婚后,她将一根黑油油的长辫盘于脑后,将长裙改成短衫,在几亩薄田里,终日辛勤劳作,她用肥沃泥土的芳香换来了爷爷满身令她痴迷的书香。
    后来,为了生计,爷爷在外村做了“师爷”。年初,不待南燕归来,爷爷便去往他乡。年终,只等几遍飞雪过后,他便能带着满心急切的思念,和全家老小团圆于岁首和岁末之夜。我想,在那样一个喜庆的日子里,奶奶的笑容里定然含着涩涩的酸楚,但慢慢涌上心头的甜蜜居然是那样地真切、浓厚,这样的味道已足能令她在来年寂寞的四季更替里千百次地回味,在流年似水的日子里酿造出幸福的醇香。
    父亲是我们村新社会里第一个大学生。据说,当录取通知书被奶奶捧到手心里的时候,奶奶的眼泪呀禁不住地奔流。她紧紧将父亲拥在胸前,一遍遍地说着:“我娃有出息了!”那日午后,奶奶将父亲用过的所有书本,一摞摞搬到大院里,一本本晒在阳光下。她不识字却像看懂了每本书一样,念叨着:“这本好,这本好!”所有的书本在她的眼里都成了绝世珍宝。父亲的书本被奶奶小心珍藏起来,放在柜顶的樟木箱里,从不轻易示人。
    母亲是奶奶亲自选的。见过第一面,听说母亲念过几年书,奶奶便对父亲说:“看那闺女低眉顺眼,还识文断字,行走坐卧定是有模有样儿,错不了!”母亲过门后,每年春节,当她手握毛笔书写一副副对联时,奶奶必是站在她的身边细细研墨。她的眼睛不时瞟着母亲灵动的双腕和墨迹未干的大字,微微笑着,眼睛便成了一弯新月。偶尔,她还会发自肺腑低低地叫一声“好”。此时的母亲脸颊绯红,不好意思起来,回敬一句:“哪有!”但她明显越发用心起来,每每写完一个字后,总会再细细端详片刻。时间不知不觉地在她们的指尖溜走,等到小弟弟拽着奶奶的衣襟喊着“奶奶,我饿”时,娘儿俩才会发现午饭时间已到。不待母亲张罗做饭,奶奶总是对她说:“媳妇,你还干你的正事儿,我,这就做饭去!”在每一个喜庆的年节里,家里除了洋溢着浓浓的饭香味,还有沁人心脾的墨香味,它们在冬日氤氲的暖阳里漫漫扩散,那是小山村独一无二的味道。
    母亲喜欢读书,奶奶更喜欢爱读书的母亲。在父亲和母亲偶尔拌嘴时,奶奶总是袒护着母亲。奶奶常对父亲说:“你媳妇在家闷的,你回来记得给她带上书作伴。”也是因为奶奶的缘故,除了父亲,书大概是母亲一生中最痴情的伴侣。如今,母亲也快八十了,但阅读的习惯从未改变,不管如何忙和累,陪伴母亲进入梦乡的还是枕边那一页页被她翻阅的书本。
    我读书时,奶奶不止一次抚着我的头,轻轻说着:“我娃命好,赶上了好时候,长大了当个女秀才。”如果,我能拿张奖状回来,奶奶便会像给爷爷过生日一样,立刻张罗着做糕、烫酒。然后,她亲自将黄澄澄的油糕送给邻里,临走还会和人家说一句:“家有喜事,家有喜事……”一面说,一面将一双小脚退至门旁。一会儿,她又会飞向另一家和大家分享那独有的快乐。
    奶奶去世时,已经九十六岁。之前,她像出远门一样安排着自己的身后事,嘱咐父亲:“定要穿着那袭出嫁时绣着牡丹花的红色锻面大氅,还有陪嫁带过来的樟木箱子里几本泛黄的线装书。”二叔说:“闹不清楚,老太太不识字,要书干啥?” 旁边的母亲却说:“我知道!”
    每当奶奶的忌日,母亲焚香前,总会精心整理遗像前的一摞书,那都是我的作品。相片里的奶奶始终微笑着,像极了往日里她们聊天的样子。母亲闭着眼,不知是沉醉在缭绕的香气中,还是静静谛听奶奶与她的耳语?
    书香随风,催生阶前多少繁花。
    往事如烟,留下人间几许好梦。





(发表于《参花》2018年,4期下)
想看更多优美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请你负责任地活着 下一篇等你不来,水至不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