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南陌梅令
2018-07-26 12:49:37 来源: 作者:缎绫纱 【 】 浏览:87次 评论:0
12.5K
    前夜深雪,南陌梅开;素艳幽香,金裳玉质。择一宝月瓶,其口细颈直,腹似玉轮,侧有对耳,旁配青田石貔貅小印章,底铺红泥篆体印字两行。闲步细探剪新枝,题咏一二,明志冶性,置于案角,自生雅趣。
    “梅韵四贵”得其三,稀老瘦含;念及张约斋《梅品》二十六宜,徒占其八而已,“淡云薄寒,轻烟晚霞”,时不应景,雪融窗暗,鹤飞溪尽;林间断笛声,疏篱远苍崖;无横琴之谱,无煎茶之器;前无石枰下棋之旧知,侧无淡妆簪佩之美人。虽不具嶙峋苍劲惊险之势,倒也是横斜疏瘦,格高韵奇,新枝清气,尺寸乾坤。
    遍城搜不得孟山人寻梅横趣之野驴,东施效颦,即使风雪灞桥,文思不成。倾囊置不得范幼元石湖别墅之寸瓦 ,邯郸学步,纵有山谷简斋,小诗难赋。
    海派大家,苦铁宗师,朱砂洋红画知己;晋宋遗风,白石道人,梅词清曲得佳人。踏雪度千山,寻梅诵百赋,《踏雪寻梅》体现雅士白落梅的清素诗心。异域说梅花,同述家国魂,《说起梅花》彰显羁客苏菲的容达气度。
    放翁痴梅。咏梅百首,化身千亿,一翁一梅,愁蹋梅花影,插枝舞道傍,欲死杜陵狂。易安化梅。香脸半开,疏影风流,如她;花担春放,犹带露痕,似她;奴面相映,云鬓斜簪,教郎比看,是她;风势晚来,天涯华鬓,难看梅花,是她。
    冷暖自知,沉浮自味。南陌北枝,高标逸韵,飘零自去,乞耻东君。人生寒凉识劲骨,谁人不梦江南春。梅雪相印,悲壮相生。《雷雨》中周朴园衬衫上鲁侍萍亲绣的那朵梅,巴金《家》中的梅温顺贤淑,终难逃封建礼教的摧残,含冤死去。一首《赠范晔》,陆凯折梅逢远客,寄与陇头人。求学时我常化用此句,递传节瑞,竟不解“聊赠一纸春”纸背的悲情血泪。
    王元章咏梅艺梅,画梅成癖,植梅千株,自结草庐三间,自号“梅花屋主”,墨梅新妍,乾坤清气。鉴湖之阿,浮萍轩上,鼓瑟长啸淡功名。然而今世已无潜隐地,人人难效林和靖。
    庭梅初绽,枝巢久空,同侪知天命,触景伤怀,叹晚年凄清之境,令人唏嘘。我芥命同悲,赋诗八句,名曰《白头翁》:“岁冬梅盛开,窠老雏尽飞。寒枝数骨朵,空镜霜鬓稀。击箸唤归孥,柱杖试马蹄。孤月满盅雪,自絮卷灯席。”
    二月折梅,今已枯瘦。昔日评梅点道之孙先生,迩来长逝。斯人已远,今人无趣。人来人往不留影,花开花败为谁妍。这南陌之梅,有生不逢时的怨忿,有烦嚣尘世中知音难觅的孤独。诽谤,非议,做作,墙角数梅,独自开落。
    写梅,在方寸隔板间,畅游天地,笔耕不辍。桌案瓶梅,聊慰尘世心,借作半点墨。我算不上文人,一介俗人。若于烟火缭绕处为自己租田地一分,侍养墨梅一株,实是庆幸。于他人,我无暇评断,亦无需。毕竟,生活本是素身,不见得人人兴雅。不知,不怪,烦请勿扰。来日唯我倚窗前,独问寒梅著花未!
    案前瓶梅,残枝未弃。捡拾卵石三二,置于左右,别生滋味。髯鬓盛衰,皆有所得,方是不枉浮生相馈。




(发表于《参花》2018年,5期下)

想看更多优美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往事 下一篇巴黎,献给瑶瑶的情歌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