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无灯无月两心知
2018-08-09 08:24:53 来源: 作者:一帘清幽 【 】 浏览:56次 评论:0
12.5K
    当他被引进门时,旁人还未来得及招呼,他却一眼望见了她。
    一袭织锦旗袍的周炼霞修身玉立,于名流雅客的觥筹交错中谈笑风生、镇定自若,自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风雅,灿烂得似乎遥不可及。
    她明眸皓齿,一笑浅兮,一颦一蹙间都夹带着国画中所独有的清丽风姿,简直是行走的仕女图。他不望尚可,这一望过后,不觉又痴痴地多瞧了几眼。
    “炼霞,这是沪上有名的杂志摄影师——徐绿芙先生。”
    沙龙的发起人及时上前同周炼霞介绍了他。周炼霞转过头来,见这位英容俊挺的陌生青年便是已然在上海滩崭露头角的摄影师徐绿芙时,便颔了颔首道:“徐先生的作品,炼霞早有耳闻。”
    他未曾想到,她温雅婉转的嗓音亦是如此摄人心魄。既可说它似一缕魂,风吹即散,又可说它若山间明月下的潺潺溪水,足以涤荡徐绿芙浪荡半生几近干涸的心。
    而话音刚落,她还不忘粲然一笑。而这一笑,竟连窗外的盎然景致都黯然失色了几分。须臾之间,周炼霞见徐绿芙还愣在原处,便又勾勾唇角,而徐绿芙这才如梦方醒般地假意离开,心却荡漾得有如一池碧波。
    他倜傥风流,是名噪一时的摄影师,光影的魔力透过他的瞳孔,将岁月的长河分割成无数动人的瞬间,仅用一台老式相机便网住了一只只翩飞的蝴蝶。可到底还是周炼霞更胜一筹——她不仅生得轻盈婉丽,书画诗词更是无一不精,未至桃李年华便凭着几幅仕女图蜚声沪上,连画中配诗亦是交口传唱,引得冒鹤亭、许效庳这样的名宿都乱了方寸。
    这样一位典雅脱俗的奇女子,身边自然不乏若潮水般却而再来的倾慕者。即便如此,徐绿芙仍旧由着自己的心向她缓缓靠拢。只可惜,彼时的她被上一段婚姻伤得千
疮百孔,似乎此生再也容不下别人了。
    然而,徐绿芙却丝毫不以为意,他仅凭一腔波涛汹涌的爱便写下了一封封文采斐然的情书,仿佛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迸发着激情。而信的右上角,他还特意盖上了自己的独特印章——两只翩飞的蝴蝶。
    他以为,这些字里行间皆透着绵绵情意的信足以让佳人明知本心。
    “在孤独的路上,我能看见你美的时刻。”徐绿芙总以这样一句故作云淡风轻的话收尾,然而当信真寄出后,他却日思夜想,甚至因此而彻夜无眠。
    书信寄出后一连数日的杳无音信,让徐绿芙对“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心恋落花”确信无疑。须臾之间,他仿佛听见心破之音犹如冰花般寒冷彻骨。
    好在痴情人天不负,冥冥之中竟似真有一双手,拨弄着本已肝肠寸断的琵琶,于凝绝不通中又给予徐绿芙一个百转千回的机会。他竟真的等到了她的回信!
    而信末,她亦用羊毫笔写下一句话以作确切的回复——“期待与徐先生的再次见面。”拿着信笺的徐绿芙,视之为瑰宝,心中似有鲜花怒放其间。
    周炼霞与徐绿芙再次约见时,她见他人如其文,款款深情,正是她期盼已久的良人模样。
    而徐绿芙早已置好了一切,“周小姐,请来这边。”
    他请周炼霞站到素色的背景纱帘前,尔后退几步又进几步地仔细端详着,而周炼霞并无窘色地接受了这端详。当灯光亮起时,她略微上挑的柳叶眉似黛山般迤逦远去,而明媚的双眸里亦透着灵动之气,咫尺之间,竟好似木槿初绽。
    纵然徐绿芙的照相间里往来的大都是沪上名媛,可她们的那些美总是千篇一律。但此时此刻的周炼霞于他眼中却几乎是无可挑剔的,似乎每个角度都有各自的美,即便只是半隐于纱帘之后,这份含蓄的娇美里也自有一份摄人心魄的神力。
    照相结束后,他鼓足勇气约她一同散步。迷蒙夜色下,点点星光自叶之间隙洒落下来,二人的影子随水光摇曳生辉。
    一阵微风拂过,木槿花树便枝丫摇曳,而花瓣也好似落雪般于空中肆意飘扬起来。周炼霞踮起脚来细嗅花香,而正欲折花时,一抬眸,却见徐绿芙已然轻轻折下一枝递到了她跟前。一阵暗香霎时萦于鼻间。
    又是一阵秋风乍起,她攥着木槿花的手忽然缩了缩,他未发一语,却默默脱下自己的外衣覆在她的肩上。
    “还冷吗?”他的眸光如此温暖,眉眼间透着和煦的关切,声音轻柔得似在哄世间至宝,在她沉寂麻木的心上掀起了久违波澜。当他悄然靠近时,她亦不再拒绝。近在咫尺的二人,可以清晰听见彼此的鼻息,真切感受到彼此唇间的温热。
    普天之下,芸芸众生大抵是匆匆过客,倘若有幸邂逅良人,那实属命中注定,天意成全。
    周炼霞与徐绿芙便像只两只翩跹的蝴蝶,徜徉流连于爱情的花丛中。
    不久,他们便在教堂举行了新式婚礼。婚礼上烛光摇曳,高朋满座,他为她戴上了那枚象征爱情忠贞不渝的银戒,她亦笑脸盈盈,双眸灵动似木槿初绽。
    美好的姻缘总似醇香的佳酿,婚后的他们亦幸福如初,情感甚笃。她为他作画描摹,深情款款;他便为她照相写诗,情意绵绵。黄浦江边,白渡桥上,街头巷尾,沉浸在绵绵柔情中的他们足迹遍布了全城,彼此构筑起无关家国、无关俗世的恬淡人生来。
    打马而过的欢愉年华,不过是因为彼此的存在,才如此安宁静好。
    处于创作巅峰期的周炼霞原以为这便是长相守了,未曾嗅到一丝风雨将至的气息。不久,徐绿芙被派往台湾接管邮局。一别两地,她与他之间竟隔了一湾海峡,而海峡那边,似银河般遥远,却再无鹊桥可渡。所谓咫尺天涯,便是任你相思成疾,也再难与君共剪西窗之烛。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不久,周炼霞声名更盛,出任上海画院的高级女画师。爱慕她的人有如过江之鲫,可她却丝毫不为所动。她与他既是双宿而飞的蝴蝶,那她便断没有独自远去的理由。
    情长恨纸短,相逢恨别离。然而年复一年,她等了又等,一颗真心在牵挂与不安中渐渐委顿,唯有将这绵长而无处诉说的想念化作笔端的线条,每一落笔,俱是念想。
    她身边的人总是不解为何孑然一身打发残生的她最喜画蝴蝶双飞鸳鸯共浴图。一片姹紫嫣红花中,蝶舞花香,线条婉转轻盈,流动的俱是超脱之气。只有她自己深知,她是在等他。所有看似与他无关之事,内里却都与他相关。
    这般遥遥无期的等待,虽白了她的鬓角,浊了她的清眸,却令她的余生纯粹又超然。终有这样一天,在耄耋之年,她到底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等到了他的来信。
    “炼霞吾妻,吾将自美归来……”原来,他仍旧是那个疼她入骨,那个为她遮蔽风雨的人,只是在无妄之灾前,他选择了隐而不发以护她周全。
    周炼霞轻抚着那封越过万重山水,穿过寒来暑往岁月的信笺,如同缓缓穿越了一个落英缤纷而草木萧瑟的花园。当窗外法国梧桐的斑驳落光映着她的脸,好似岁月的无声留痕时,她一遍又一遍地唤着他的名字:“绿芙,绿芙——”
    她掐算着相聚的时日,终于盼来了从大洋彼岸的美国归来、接她一同安度晚年的他。久别重逢的二人相拥而泣,纵然所爱曾隔山海,错过了彼此最美好的芳华,但若还能一同迟暮,也不失为一种风雅……





(发表于《参花》2018年,5期下)

想看更多优美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赋写在崀山丹霞上的诗行 下一篇一个女人的苦难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