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烟雨山塘
2018-10-11 09:18:24 来源: 作者:洪卫国 【 】 浏览:14次 评论:0
12.5K
    雨一直在下,细细的,柔柔的,如烟,似梦。我撑着伞,一个人,刚穿过喧嚣熙攘的平江路,往新民桥下一拐,便走进了这场“杏花春雨”里的山塘。
    一弯河水缓缓地流淌,石桥横卧,画舫穿梭;白墙黛瓦的古宅,或陈旧低矮的木楼依河而建,挨挨挤挤,鳞次栉比。还有酒旗啊、灯笼啊,等等,似乎都在肆意渲染着江南水乡那一抹古典的意韵。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苏州的水乡古镇不在少数,但若比起周庄、甪直等地,山塘自是独特。周遭高楼林立,车水马龙,而它偏偏“闹中取静”,甘居一隅,把苏州两千五百年的沧桑演绎得清逸、淡雅。
    其实,能来山塘,也是另有些缘由的。去年某天,我和在苏州大学读书的女儿闲聊起苏州的风土人情、历史古迹。她说,到了苏州,除了园林,自不能不去山塘。我诧异:“山塘是什么地方?”
    她说:“苏州老城阊门外,向西到名胜虎丘,一街一河,长约七里,号称‘七里山塘’,比周庄还耐看呢。”
    我猛地一怔,也更添了一份向往。因为我是个“红迷”,高中时读《红楼梦》,开篇就记住了这个被称为“最是红尘中一二等富贵风流之地”的阊门。再者,那条建着“葫芦庙”、住过甄士隐的“十里街”,难道也并非虚构,而是确有原型,即女儿提及的“七里山塘”吗?
    我向女儿求证,她也没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百度”了一下,才大略弄清了原委。史载,唐宝历元年(公元825 年),白居易赴任苏州刺史后不久,坐轿去虎丘,发现河道淤塞,交通不便,便与相关官吏商量,决定由老城阊门外开凿水道,直达虎丘山麓,称山塘河;又筑堤成“街”,即“山塘街”,因占尽“地利”,渐成闹市。清代画家徐扬创作过一幅《盛世滋生图》长卷,取景当时姑苏的一村、一镇、一城、一街,其中“一街”画的就是山塘街,“居货山积,行云流水,列肆招牌,灿若云锦”,好不繁华。甚至,一七六二年,乾隆帝下江南时,途经山塘揽胜,留恋不止,回到京城便在颐和园照搬“七里山塘”的模样建了一条街,起名“苏州街”。
    那么,曹雪芹会和山塘有关联吗?答案是肯定的。一七一五年,曹雪芹即生于姑苏,十三岁时,才随母亲去了金陵。因此,“十里街”怎能没有他少时的记忆,或山塘的影子?现存的山塘老街不长,仅三百六十米。长条青石铺成的街巷逼仄、幽深,穿透千载光阴,静默地延伸着。清亮亮的雨水顺着瓦沿平平仄仄地滴落,迷蒙成一片,把石板濡湿,把人影淹没。我随着人流,慢慢地踱步,像是走在唐宋或明清的某个时刻,不知今夕何夕。
    老街依旧繁盛,店肆林立、会馆齐聚。采芝斋、五芳斋、乾生元等百年老店门前排起了长龙,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等着品尝青团子、卤鸡爪、臭豆腐等地道的风味小吃。而更能撩拨我的是那些年代久远的“老行当”:木刻年画、紫檀木雕、刺绣、剪纸等等,一一看去,不经意间,自己也似乎被浸染得古色古香了。
    有风徐来,摇曳着漫天丝雨,沙沙地。凝神细听,宛如那古老悠远的吴风清韵在耳畔轻轻地回响。街上,依然游人如织,摩肩接踵,只是,我颇有些奇怪:怎么会一点也不嘈杂、喧闹,反而愈显清静,静得能够听见脚踏石板的足音呢?也许,这正是江南水乡积淀千年的曼妙之处吧。
    走到老街尽头,又折回古戏台,登上一叶小舟。顿时,一幅纯天然的水乡画卷,顺着蜿蜒的河道,悠然地舒展开来。河畔的垂柳已吐出绿蕊,笼一袭淡墨,如涉水而立的江南女子,袅袅娜娜。毗水相连的古宅映入粼粼的波光,颤巍巍地晃动着。间或,“吱呀”一声,有人推开雕花木窗,探出脑袋,四下望望……于是,整条水巷,也越发生动了。
    河上的桥也多,十几座,很是中国风,透着古意的那种。桥洞与水中的倒影,浑然一圆,随波荡漾,似揉皱的丹青。一石桥两侧刻有楹联,很是应景:
    远山拥翠,此去舟行烟水里。
    新月横波,方知人在画图中。
    小船摇呀摇,欸乃有声,渐次穿过一座座桥,也仿佛连起了被桥洞分隔成一块一块的山塘前世今生的碎片。当年,唐伯虎独上虎丘,巧遇陪华师太到东山庙烧香的秋香,不由得融化在了她的嫣然一笑中。秋香下山归舟,唐伯虎也长篙一点,顺山塘河而下,乘船急追,成就了一段口口相传的佳话。香艳秦淮的陈圆圆、董小宛等也曾在山塘的桨声灯影里风情万种,婉约地装点过这一方清丽的山水;而赵孟頫、申时行、沈周、李延龄、吴一鹏等千古名士在这里卜居筑园,啸傲风月,无疑又给温润风雅的山塘平添了几分凛然的浩气。
    约摸过了半个小时,船靠岸了。我拾级而上,觅得一席茶座,沏一壶龙井,浅斟、细品,什么也不想,陶然自得;三两老人闲坐着,操糯质吴语,不紧不慢地拉呱;屋角的那只小狗微闭起眼,慵懒地匍匐着。
    突然,一声琵琶和三弦伴着软软的、嗲嗲的女声“叫一声小红娘”,透过一阕一阕的雨,沿街、沿河、沿桥悠扬地飘着。没错,是苏州评弹!我举目张望,确是有位佳人,着旗袍,在不远处的那个前门是街、后门是河的木楼里拨弄着琴弦,径自优雅地弹唱。我的心也瞬间柔软,因为,这时候,丝丝缕缕纠缠你的尽是江南的味道。
    余秋雨先生在《文化苦旅》里说:“苏州,是中国文化宁谧的后院。”以前,读这话时,有点囫囵,并没能参透个中三昧,但这个雨天,在山塘,算是明了了。
    我端起茶盏,轻呷一口,继而倚窗听雨,一任斑驳的时光无声地流转……




(发表于《参花》2018年,7期上)

想看更多优美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家乡的鸟 下一篇用爱阅读世界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