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爷爷的老屋
2019-09-11 15:25:03 来源: 作者:朱钟昕 【 】 浏览:12次 评论:0
12.5K

    每当我困了、累了,或在人生最无助的时候自然就会想家,想起爷爷留下的老屋。

    我家的老屋坐落在通山县与江西省隔界的太平山脉脚下,老屋四面环山,犹如嵌在一块风水宝地上。老屋凝聚了爷爷与父辈两代人的心血和期望。我们家的老屋不是砖块做的,纯粹是爷爷用黄泥巴一夹板,又夹板反复地垒起来的。老屋一进三重,两个天井, 有正房十二间,还有堂屋、相楼、厨屋大小总共二十几间房。

    我们家人多,父亲兄弟五个还有个妹妺, 每家都有五六个孩子。每天睁开眼睛就像一窝蜂一样,倾巢而去,漫山遍野都是我们这群孩子窜动的身影。有忙着捉鱼摸虾爬树掏鸟窝的,也有在家闲着无聊无故吵闹的,以及孩子无忧无虑的嬉笑和哭骂声永远回荡在大山深处……每天还不知疲倦地重复上演着。老屋便成了我们这群孩子成长的沃土,儿时生活的乐园。

    孩童时代,我喜欢跟着爷爷一起去老屋后面的园子里忙活。竹篱笆上绕着的菜藤奔放着许多灿烂美丽的花朵,引来不少蝴蝶与蜻蜓穿梭在花丛中,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小虫儿,躲在屋角的草堆里,弹奏着不知名的小曲, 整个园子仿佛是一座热闹的戏台。

    慢慢地我们这群孩子长大了,在城镇化大背景的驱使下,我们先后搬离了让人眷恋的老屋。

    十几年来,我一直奔波在全国各大城市中,总也找不到家的感觉。但每次风尘仆仆赶回家时,只能望着空荡的村庄,让人暗自泪流。每次我都轻轻驻足,生怕惊扰了残缺的岁月。望着星光依稀,满地的瓦砾,天井青苔,一汪水迹,晶莹剔透犹如爷爷在天堂流下不舍的泪。

    在我记忆清瘦的过往里,老屋始终挥之不去,泥墙依旧,阁楼里,满满当当的一堆锈迹斑斑的锄头农具,灰尘扑扑的课本旧书, 以及多年不穿的衣服鞋子,五花八门。每一件废弃物上都凝聚着一段旧时光,凝棸着许多关于成长的故事和痕迹,曾经以为远离便能割舍,如今思乡之情却更加浓烈。晨曦刚刚醒来,任凭溪水浸湿鞋底,也不能阻挡我宽厚的脚板奔往家的信念。

    风里翻飞的日子从回乡的路上纷纷滑落。回不来的村庄,进不去的城,成了我们这代人永远的痛。

    穿过时间的序幕,又见温馨,贫瘠。久违的老屋斜影,孤藤在墙角延伸。思绪又将在何处安身?心事微波荡漾,随风飘扬。爷爷的慈爱又奏响如水般的曲子。习惯了潺潺浇灌,它递延着昨天的记忆。

    月色温柔,小时候房子的黑瓦、土墙, 这就是斑驳记忆中的模样。土语、乡音搏动, 陈年的土路修成了水泥路,加工成了他乡味道。村还在,脚步却远走他乡。惆怅在滋长, 被岁月掏空的心能否给我一个回乡的梦。故乡还是我们最初的好,你的容颜如故,我的相貌依旧,处处弥漫着儿时的芬芳,却总也寻觅不到我日思夜想的人。

    故乡的老屋时常在我的梦里,灰色的黎明前茫然四顾,把青春一卷而去,只剩满天星斗无数。离乡的人,就像一棵不开花的树, 再待芬芳。



(发表于《参花》2019年,8期

想看更多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老挝人阿宽 下一篇洗澡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