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山上有灵且美
2019-11-07 09:45:29 来源: 作者:解忠凤 【 】 浏览:6次 评论:0
12.5K

    当当当当……刚走到山脚下,住宅区旁边的排水沟边,就听到一阵连续细碎的敲打声音。

    好耳熟的声音。我立刻兴奋起来,快步前行,边走边仰头搜索。就在十多米高的树干上。是它,就是它,看到你了!

    我真想大声喊出来。

    可我不敢和它说话,也不敢招手。围着树默默地看着它。只是片刻间,我的脖颈酸痛。

    树枝密密匝匝地交叉,它站得又太高, 看不清全貌。我悄悄地绕到树丛后面的高台上,这次终于看清了。二十多厘米高,头上一小撮红缨,翅膀的羽毛黑白相间,胸腹部灰褐色,尾羽底部暗红色,上面灰黑色。又尖又长的嘴像一把铁凿,一次敲击树干十来下,然后停顿一下,再继续敲击,连续不断地进攻一个点位。当当当当……

    我小心翼翼地拿出手机,拉近镜头给它拍照,生怕惊吓到它。它却回头看了我几次, 并不怕我,继续自己的当当当当。更没有想到的是,在镜头面前,它也有表演欲, 当当当当,一阵强过一阵。或者它是用这种方式在和我交流。我们已经是老朋友了, 老伙计又看到你了!这是我们彼此的问候。

    一个星期前,在半山坡的老柞树上,我们第一次相遇,它也是用这种方式吸引我的注意力,和我说话。一连串的敲击后回头看我一眼,露出骄傲的神情。然后再继续它的威武,再看我一眼……在我面前,它没有羞涩, 没有惊恐,更没有敌意。这只啄木鸟大概是领悟到了我的善意。也许是它站在树上,看到了我和公主的交流,也想和我交个朋友吧? 可我却什么也帮不了它。只是期待我们能多几次邂逅。

    我原本就是个喜欢大自然的人。自从看了普里什文著的《大自然的日历》一书后, 对自然界又增加了几分新奇。每天早晚去龙潭山健身。中午,到单位边上的秀山公园逛一逛,放松一上午紧张的工作压力。秀山公园是若干年前炼油厂投资的,在紧邻工厂和家属住宅区旁边的一座山上修建的一个休闲小公园。山下有一座人工湖,山上有三座凉亭, 拱桥、吴牛喘月、李白醉酒等景点,还饲养着猴子、梅花鹿、骆驼、棕熊等动物。山上原生态的树林很密,多为柞树、桦树、榆树等树木的混合林。绿树浓荫,花草萋萋。人们早晚闲暇时候,都喜欢到秀山公园逛一逛。我带着孩子更是常到此处。如今,家属住宅区已经整体搬迁,公园早已荒废,昔日饲养的动物全无。

    秀山公园虽然废弃了,山上环山修建的水泥路和上山的石头台阶还在,有个别景点和饲养动物的笼舍还在。山上的树木依然茂密,没有被破坏,空气和环境都很好。

    今年是个暖冬,自从入冬以来,没有下过一场气势磅礴的雪。每天中午都坚持去秀山公园转一转。山上除了我,很少遇到第二个游人。偌大的一个公园,每天被我一个人游赏,感觉自己真的很奢侈。林中有很多我叫不上名字的鸟雀,在树间飞来跳去。一边走一边看。普里什文的《大自然的日历》里面描写的句子和场景,时常在脑际出现。有时也幻想,如果哪一天,一只黑琴鸡,或者一只雪兔、野鸭……也能在我眼前突然窜出该有多好。黑琴鸡、野兔没有出现,林中不知名的小鸟却频繁与我偶遇。山风吹得树林发出阵阵呼啸声。呼啸的树林也是我欢快的梦。一路走一路观望。唐诗、宋词、诗经…… 想起哪句,就毫无顾忌地吟诵。有时站在山顶, 迎着山风,张开双臂,仰头对着天空吼上两嗓子。心中的惬意,简直没个比了。

    山腰上有一处朝阳的护墙坡矮墙,挡住了山风带走干树叶的脚步。墙根下,聚集着一长溜厚厚的干枯树叶。十二月份,一个阳光和煦的日子。一只白色、脊背带着几条淡黄色花纹的狸猫,趴在干树叶中,闭着眼睛, 正惬意地享受阳光的爱抚。我行至此,轻轻停下脚步,欣赏它的睡姿。它身体侧卧,抱成半圆形,迎向阳光,睡意正浓。腹部粗大圆滚,超出身体的骨架。哦!原来它是一个年轻的待产孕妇。

    也许是听到了我的脚步声,它懒散地睁开眼,头微抬,用玻璃球一样的美目望着我。不惊不怕。它整个头部的皮毛都是纯白色, 梳理得干净整洁。动物和人一样,做了母亲自然就生出许多温情。在它面前,我站了一小会儿,我们欣赏着彼此。少刻,它又闭上了眼睛,做妈妈真的很辛苦。不忍打扰它, 我继续登山。

    第二天午休,我兜里揣着午餐剩下的一个馒头,又去登山。要临近昨日相遇的地方, 心里莫名地有小小的躁动,一边走一边抬头眺望。落叶堆里一团白,它真的在这里。快走几步,来到它的面前。它还是闭目晒太阳, 还是一样的姿势。虽然我动作很轻,它还是感觉到了,轻轻地睁开眼睛,温顺地看了看我。

    我把馒头放在它眼前,它微微抬一抬头, 嘴巴往前凑一凑,闻了闻。然后,嘴巴微张, 伸出一个粉红色的小细舌头,舔了一下馒头皮。接着还是对着馒头观望,停一停,又把鼻子凑上前,再次闻了闻,还在犹豫吃不吃。我轻轻蹲下身,捡起馒头,用手掰下食指指腹大小的一块,送到它嘴边。它抬眼看看我, 张嘴伸出粉色细舌,接过馒头块,欲起身离去。我送馒头块的手,顺势轻轻滑过它的脊背,它的身体最终没有动,慢慢地咀嚼馒头块,又咽下去。第二块、第三块,我又递到它的嘴边。第四块,它犹豫着也接了过去。之后,站起身,缓步离去,它的动作很优雅, 虽然腹部硕大,仍像个高傲的公主。都说猫是矜贵的动物,一念之间,公主就成了我对它的命名。它一边向前走,一边回头看我, 粉舌伸出舔着嘴角,发出喵喵的细柔的声音, 像是朋友道别。没想到,我们从此真的成为朋友了。

    看着公主远去的身影,我把剩下的半个馒头放在它趴着的地方,继续前行。自那以后, 每天午休出发都带一些吃的,有时用快餐方便盒,装点饭菜。连续十几天都是晴好天气, 几乎每天都在老地方见到老朋友。它的行动越来越笨拙,对我也越来越温顺。

    连续休息两天后,一股寒流,让天气变得寒冷起来。午休再上山时,老地方没有见到老朋友。站在那里四处观望一会儿无果, 只得把带来的食品放在老地方,继续前行。心里感觉有些空。第二天,抱着期待的心情, 再次来到老地方,还是没有见到老朋友。前一天带来的食物,只剩空空的快餐盒了。食物不管是谁吃的,在这个冬日里都是果腹生存,都不可惜。只是惦记着公主,不知道它现在怎么样了。带来的食物还是放在地方, 希望公主能来此就餐。

    走走停停,目光四处搜索着,希望能有新的发现。走到原来公园养猴子的猴舍边时, 随着一声,一只猫从高高的猴舍窗户上跳了下来,前行几步蹲坐在我面前两三步的位置。然后,又是连续的喵喵声,围着我慢慢移动步子。我停下脚步,仔细打量一番, 这不是公主吗?它的皮毛还是很干净,神情却非常憔悴,大肚子没有了,两胯之间塌陷着,露出红肿的乳头。我赶紧蹲下身,伸出手, 轻抚它的头和背。公主仰头看着我,又发出喵喵声,间或回头望向猴舍。我几步来到猴舍墙外。猴舍的门锁着,窗户高出我很多, 看不到里面的状况。贴着墙,听见里面有细弱的喵喵声。公主做妈妈了!它的孩子就在墙里面,是几只?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

    我快步返回到与公主初次相遇的地方。拿起刚刚带来的食物,回到猴舍。公主还在。食物放在公主面前,它没有犹豫,快速进食, 吃了比平时多一倍的食物。进食结束后,它用粉红的舌头尽力地舔着嘴巴两侧和两只前腿、前胸。一会儿工夫,觉得对自己的妆容满意了,才来到我的脚边,前爪搭在我的脚上,用头蹭蹭我的腿。我再次伸手抚摸几下它的头和后背,然后向前推了推它,示意它该回去了,它的孩子等着它呢!这时,公主再次回头看着我,发出喵喵声,缓步走向猴舍,突然用力一纵身,跳上猴舍高高的窗台。蹲在窗台上,发出一声更加温柔的长音喵, 跃入猴舍。这是公主在呼唤它的孩子。

    当我走到山顶,从最高点向林中望去, 发现天空上悬挂的太阳离我很近,整座秀山公园都在沐浴着冬日阳光。落叶后密密匝匝的树林,像一顶棕灰色的头盔罩在山脉上。头盔下的生灵按着自己的意愿生活。这山有灵且美。



(发表于《参花》2019年,10期

想看更多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生命之花 下一篇别着急, 我们都是第一次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