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迟到的团年饭
2020-01-02 10:37:14 来源: 作者:张茂旭 【 】 浏览:24次 评论:0
12.5K

    小城人团年早。时针刚指向十二点,早已按捺不住的爆竹声便如波浪般氤氲开来。声浪笼罩下,一年一度的仪式如期举行了,那是由千百个小团圆组成的盛大画面。

    要是在往年,我家的爆竹声会按时响起,但今年却推迟了,因为女儿还在回家的路上。

    女儿像那些有梦想的年轻人一样,大学毕业后带着父母的牵挂去了南方,好在她每年都要回来过年——她知道小城人过年的规矩。这回她买的是大年三十的高铁票,早晨八点从深圳出发,下午一点可到怀化, 再有一小时的车程就到家了。我在电话里劝她不要回来过年,免得来回奔走,被她一口否决了:

    “那怎么行呢,过年是一定要回来的! 

    女儿的话把我拉回到十年前那次回家的路上。那年腊月我滞留在广东惠州,离过年只差几天了,每天都在焦灼中打发日子。那时到怀化还没有高铁,只有火车和大巴可乘,但都没票了。而家乡那边正在闹冰冻, 电话那头,妻子、女儿都劝我不要勉强回家。

    “那怎么能行呢,过年是一定要赶回来的!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

    正当我计划坐短途车一站一站往家赶时, 突然听说有一辆到怀化的大巴车,当天下午五点发车,第二天早上就可到达。这个消息把我乐坏了,匆匆收拾一下立马赶了过去, 到了才发现那是一辆旧车,车里塞得满满的, 但还是毫不犹豫地挤了进去。车子取道广西进入怀化,过龙岗时就滞留了四个多小时, 沉沉黑夜中,闷在里面全然不知外面的情况, 只觉得越来越冷,上车时只穿一件衬衣,后来加上所带的几件衣服还没有暖意——估计是下雪了。

    到阳朔时车子才从黑夜中冲了出来,透过车窗一看果然下雪了。如画的阳朔更像一幅画,却激不起我半点诗情画意。到桂林时雪更大了,大团的雪花如神兵般铺天盖地而降,公路上的积雪就有一尺多厚,目之所及, 除了远处树林间略略露出一点青黛外,满眼只剩下一片苍茫的白了。车子像哮喘病人似的向前爬着,过桂林后在爬一个小坡时突然打滑了,司机狠踩了几脚油门,车轮仍然在原处打转,再踩油门时竟然熄火了。这地方前无村落后无人家,四周除了白雪外,只剩下伤痕累累的树木了,回家的希望一下子渺茫起来,这时才真正体会到出门在外的不易。但随后车子竟发疯似的吼叫起来,一路蜗行到龙胜时已是下午五点多钟了,天幕再一次被无情地拉了下来。龙胜县高踞在山岭上, 下面就是怀化的南大门——通道县了,大雪再一次曼舞起来,天地间一片昏黄。这段路弯道多,稍有偏差后果不堪设想,幸好天黑, 望不见两边幽深的山谷,但还是无法从恐惧的阴影中挣脱出来。我默默地问自己:这次勉强的行动是否太莽撞,太冒险了?一番沉思过后,竟没有半点后悔。

    那天,司机算是尽责了,车子驶进通道县, 连夜投奔到下一站——靖州。第二天早早出发向怀化爬去,沿途不断堵车,车过洪江时只见瑞丽高速路上排起了一条长龙——神龙般见头不见尾,那是我见过的最大的堵车场面。结果这一百多里路硬是走了整整一天, 到怀化时已是夜幕低垂了,到小城的班车也没有了,幸好被一辆私家车带回小城。

    在密密麻麻的爆竹声中,女儿高兴地告诉我她下高铁了,用心制作的十二道佳肴也按时走上了餐桌,但眼睁睁看着时针从两点走了过去,女儿却没有出现,一问才知道雨天路滑,车子在路上耽误了。看着热气腾腾的菜慢慢变冷,只好轮流给每一道菜加热, 又让我想起当年等父亲回家时的情形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一次年关,父亲出门收一些生意上的欠款,临走时交代母亲早点做好团年饭,他也早点赶回来团年。但天有不测风云,过年的前天夜里下了一场大雪,棉絮一样盖在父亲回家的路上。冰天雪地的, 全靠步行,路上还横着一座一千多米高的大山:父亲一定赶不回来了。果然,团年的时间过去了,此起彼伏的爆竹声也响完了,父亲仍然没有出现。摆上桌的菜热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热菜我都要跑到门口张望一次, 睁大眼睛搜遍每一条来路,但除了一地雪白外,始终不见父亲的影子。菜热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全村人都吃完团年饭,开始串门了, 父亲还是没有出现。那时没有手机,母亲决定热完最后一次菜就团年了,估计父亲在外面过年了——父亲在外面做生意,到处都结交了朋友。但当我最后一次冲到家门口时, 却意外地发现对面溪堤上闪出一个人影来, 仔细一看心不由得跳了起来。

    记忆中,那是父母健在时最迟的一次团年饭。父亲没收回一分欠款,但很开心,团年时他端着酒杯说:过年是一定要往家赶的——叫花子都有个年啊! 

    现在父母都已作古,但当时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

    这一轮菜还没有热完,门口突然有了响动,妻子连忙迎了上去。这时已听不到爆竹声了,整个小城都已沉入浓浓的团年之中。



(发表于《参花》2019年,12期下

想看更多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罐罐茶,时光深处的记忆 下一篇情缘沱江河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