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徒步曼谷的湄南河
2020-05-08 10:50:33 来源: 作者:尹元会 【 】 浏览:147次 评论:0
12.5K

    很早就知道曼谷的湄南河。

    原始的生命起源于水中,伟大的民族往 往都源于雄伟壮观的河流。滔滔流淌的湄南 河,滋润了那一片沃土,哺育了那一方百姓。

    流经曼谷的那一段,更为世人所仰慕。泰国,多少风云激荡的过去,多少令人瞩目的现在,都凝聚在那里的两岸,都陈列在那里的河旁。

    这次趁圣诞假期背包来曼谷,很早我就决定,湄南河两岸是我踏足的第一个目标。日益临近,对于湄南河的向往,也日趋强烈。

    看了很多关于湄南河的资料,也浏览了多篇关于湄南河的游记。这些文章描写的大多都是,乘船沿着湄南河上下而行,一边品尝曼谷的美味佳肴,一边观赏两岸旖旎的风光。

    这种观光方式,悠闲轻松,浪漫潇洒。然而,对此种方式,我并不苟同。我感到,那是一种浮光掠影,那是一种轻描淡写,因此,我毅然拒绝了。

    让自己一串坚实的脚印,镌刻在湄南河曲曲弯弯的岸边,这就是我的选择。

    寄住曼谷的第一个清晨,睡眼惺忪,姗姗醒来。

    昨天并不劳累,从澳门坐飞机至曼谷廊曼机场,然后换乘火车抵达市区,便入住酒店。或许是坐落在唐人街街头帝国大酒店的舒适,或许是从澳门多日寒冷的夜晚中挣脱出来,一夜睡得很香。

    洗漱完毕,背上背包,到前台办理续住手续。我对一位服务员轻轻地说:“Good morning.This night continue to live in this room.”服务员却欢快地用简洁的汉语回答我:“可以,没问题。”

    经交谈,知道这个服务员是一位会说汉语的华裔泰国人。异国他乡还能用母语交流,喜出望外,自然感到亲切和高兴。

    走出酒店,迈开我的脚步,开始我今天的行程:徒步湄南河。

    此时,曼谷时间是上午 7 时 39 分,北京时间是上午 8 时 39 分。

    孤执陌路,静寂之外,略带一丝惶恐。还好,手中有一张详细的曼谷地图,鼻下有一张不耻下问的嘴,足底有一双结满茧子的脚板。

    清晨的唐人街,走出了昨夜的繁华和喧嚣,还在香甜地沉睡着。从唐人街的街头,沿着 Yaowarat Rd 往西北方向行走,至Chakkrawat Rd 路口左拐,一路走下,来到了湄南河边。

    两座大桥凌飞在前方,一座是 Phra Pok Klao Bridge,另一座是 Memorial Bridge。桥上,偶有几辆车飞驰而过;两边人行道,间或看见三五个行人匆匆赶路。

    这里就是我计划中徒步湄南河的起点。将从这里出发,徜徉湄南河两岸,到 Phra Pin Klao Bridge 为止。

    在 Memorial Bridge 桥头,有一个整洁的广场。广场里边,高高矗立着拉玛一世塑像。塑像前,两个人在默默地参拜和虔诚地祈祷。

    我环行广场一周,然后从塑像右边通道走进 Memorial Bridge。这是一座钢结构桥,桥面宽阔,垂直两岸。站在桥上,清风徐徐。瞻前,河水丰盈,携层层涟漪,热烈而来;看后,没有喧嚣,没有惆怅,毫不犹豫地缓缓离去。

    通过大桥,来到南岸。

    河边,蜿蜒着一条曲曲弯弯水泥浇筑的小路。小路并不宽绰,临水、临岸两侧均有铁栏杆把守;带有铸铁花篮靠背和扶手的长条石椅,时有时无地点缀在小路上。

    沿着小路,我信步向西北方向走着,左侧林立着高低不平、错落有致的建筑,有寂静的庙宇,有沸腾的市场,有风情浓郁的住宅小巷;右侧,清澈的湄南河水欢畅地流淌着。

    对于庙宇,我选择性地观看了几座。每座都是那样整洁、清新,每座都络绎不绝,有人前来参拜。

    对于居民小巷,是我感兴趣的地方。一进入民巷,首先看到两只猫咪懒懒地躺在那里。从儿时一直到现在,不论在什么地方,每遇到小猫小狗,总是停下来唤一唤逗一逗,也许这是天性使然。在异国他乡,当然也不例外。我“喵、喵”两声,向猫咪示好,可两只猫咪只是睁开眼睛看看,一动不动,好像还带点鄙视的眼色,真是气死我了!

    狭窄悠长的居民小巷,洋溢着浓郁的泰国民俗风情。

    在小巷里漫步,能近距离地接触这里的居民。有天真快乐的儿童,有满面刻满皱纹的老人,也有朴实勤劳的中年妇女,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诚恳热情、彬彬有礼。

    每当向他们问路的时候,他们都会耐心地用简洁的英语告诉你,如果感到你没听懂,还会重复给你,有时换另一种说法向你表达。

    令我感到惊愕的是,在这里我所接触的每一个成年人,都可进行简单的英语交流,尽管是不标准的、笨拙的、旁门左道的,但都能互相听懂。在一个官方语言为泰语的国度,对于不具备良好教育背景的阶层而言,这是多么难能可贵!

    一座幽深、住着底层平民的小巷,我与之不过是稍纵即逝的相逢,然而令我感到除掉入口的两只猫咪对我冷冷的之外,其他一切,那每个小院内盛开的鲜花,那锈迹斑斑的栅栏,甚至那飘逸的尘埃,都有着湿润,都蕴藏着热情。

    两位花甲老人慢慢地把我送到巷口,当我走出几十步远,回头看看,他们还在微笑地望着我。

    走出小巷,沿着湄南河的岸边,独自向前走着。

    此时此刻,时值一年岁末的中午,在我遥远的故乡,已是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就是在我工作的澳门,亦是阴气沉沉,冷风飕飕——而这里却烈日炎炎,热浪滚滚。我情不自禁地走到河边,掬一捧清凉,退退燥热,去去汗水。

    清爽之后,觅一处水泥椅子坐下。一边歇脚,一边喝矿泉水,一边吃水果与点心,一边瞩目这里令人震撼的风光。疲劳、口渴、腹空,一会便烟消云散,随之而来的是活力是激情是蠢蠢欲动。

    短暂地休歇之后,我继续前行。

    正当我脚步稳健行走之际,前方的绿树掩映中,突然钻出一条小河,使我戛然而止。打开地图搜索一下,方知此河叫曼谷雅伊运河,从西南方向流来,是湄南河的支流。

    站在小河边,我左右张望,寻找过河的路径。很远处,有一座小桥,我正想抬脚前往,这时,一个小船向我驶来,泊在我的眼前。我心中暗想,船费一定很贵吧。我用手示意对岸并询问:“How much ?” 他回答我:“Free.”于是,我敏捷地跳上小船。

    当我离开小船走上岸边,还没来得及回头说声“Thank you”,小船已经离开了我。我深有感慨,话语不多,善意很浓。小河虽窄,友情却宽。

    渡过小河,不远处便是著名的郑王庙。

    郑王庙,泰国王家寺庙,又称黎明寺,是全泰国四大名刹之一。1768 年,郑昭率领泰国人民,打败外族侵略、光复国土、重整江山,因功勋卓著成为泰国第 41 代君王,后人为纪念他的丰功伟绩而建此庙,故称郑王庙。

    郑王庙由一组庞大而美丽的塔群组成。中间一座高达 79 米,始建于 1842 年,四座小塔,簇拥在周围。从地面到塔顶,都以各色碎瓷片镶成种种花饰。宝塔的下部绘有巨幅图画,造型生动,雕工精细。

    站在地面仰望,79 米的高塔犹如一把利剑,耸入云霄,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异常壮观。

    沿着近 90 度的陡峭,我拾级而上。

    登上尖塔的高处,倚栏远眺,曼谷的风光尽收眼底,然而,屡屡触动我心灵的还是那诱人的湄南河。

    湄南河,又称昭披耶河,是泰国第一大河,自北而南纵贯泰国全境,最后注入曼谷湾。全长 1352 公里,河面最宽处达 800 米,流域面积 15 万平方公里。

    茫茫的河水,狂风、暴雨、雷霆从未阻挡住它的一往无前。潺潺的流水里,沉淀了多少美丽的传说;粼粼的碧波中又演绎了多少历史的风云!

    我曾多次站在黄河的岸边,久久注目那浊浪排空的气势;我也曾多次站在长江大桥的桥头,纵望那一泻千里滚滚的波涛。黄河、长江,中华民族的母亲河,河床中流淌的分明是洁白的乳汁,那乳汁哺育着历史悠久前程灿烂的中华民族;河床中奔腾的分明是鲜红的血液,那血液使神州大地永远充满活力永远生机盎然。

    我崇拜黄河,我崇拜长江。

    像我崇拜黄河长江一样,我亦崇拜泰国的母亲河——湄南河。

    走出郑王庙,河边码头上的游船欲起航开往对岸,我也随之而去。

    我回眸,用双脚丈量过来的弯弯的小路,颇有依依难舍之感。那石板路,那清凉的座椅,那溢满民族风情的小巷,那雄伟的郑王庙,已经在我的头脑里,形成了不可磨灭的记忆。

    登上渡船,没有去找座位,径直奔向前边,在一处比较安全、视野比较开阔的位置,泰然立之。

    轮渡劈水斩浪,飞速驶向对岸。俯视河面,微风吹皱的波纹清晰可见;远近有几只小船,纵横各自行进着;偶尔有几簇漂浮的绿叶从船边而过;远方一线,蓝天、绿水、高矮不一的亭台楼阁,相互交融。

    船里的人虽然不是很挤,但也座无虚席。我打量了一下舱里的人们,很少有人注目外边的景色,看来大多都是当地人,外地游客好像不多。五分钟的船程,由西岸郑王庙码头来到东岸的天码头。

    离船上岸,映入眼帘的是:如潮的人流,宽阔的街道,古老宏伟的建筑群。此处的湄南河岸边,比之走过的南岸,繁华多了,热闹多了。

    查阅地图和相关资料,知道从这里开始背依湄南河面向西北的一段区域,自曼谷王朝时代开始至现在,一直就是国家皇都的中心。不仅有古老的大皇宫,还有外交部、国防部、法政大学、艺术大学、国家博物馆、国家美术馆等重要的行政、文化机关。卧佛寺、玉佛寺等著名寺院也坐落在这里。

    无疑,这沿河构成序列的景点,是观光旅游的胜地,也是每一个观光客必到的地方, 当然,我这个独往独来的背包客,更是如此。

    走出天码头,沿着 Thai Wang Rd. 向东直行五分钟,来到卧佛寺院的入口。100 泰铢,踏进院内。

    卧佛寺占地 8 万平方米,建于 1793 年,是拉玛一世时代的产物,也是曼谷最老和最大的寺院。寺内供奉一尊大卧佛,全长 46 米,身高 15 米,足掌长度 5 米。

    在卧佛大殿的入口处,整洁的鞋柜一字排列,寺院规定,进入殿内是不准穿鞋的。脱下旅游鞋,轻轻地把鞋放在鞋柜的一个空格处,赤脚进入大殿。

    一尊大佛,悠然侧卧在佛坛上,几乎占满了整个殿堂的空间。从静枕西面的头部,沿着佛坛,慢慢向东边的脚部走去。整个佛身,泛着夺目的金黄的光泽。殿堂内除游客噼啪的拍照声外,几近无声。

    殿堂的一侧摆放着一排铜钵,游客秩序井然,自觉排成一列,逐钵缓缓向前,一边将铜币轻轻投入钵中,一边默默地许愿。投币的人们,不同的种族,不同的国籍,不同的性别,不同的年龄,不同的装束,不同的肤色,个个聚精会神。

    也许是信仰,更多是匆忙吧,我没有更换铜币,我没有置身在队列中。

    告别卧佛,在殿堂门外穿上鞋。

    漫步于寺院,漫步于古老的塔林中。

    寺院内,小塔 91 座,大塔 4 座。每座塔身,镶满彩色瓷片。塔的造型,虽然一色,但却使人感觉出整齐、协调、宏伟的气势,犹如威武的仪仗队一样。

    脚下的紫色方砖,不知更换和维修过多少次,在如织的足踏下,依然显得是那么陈旧,没有任何棱角。然而,那久远的佛塔,那久远的殿堂,没有因为时间的逝去而苍老,看上去清新如故。

    曼谷午后的两点,太阳好大。虽然没有挥汗如雨,但 T 恤衫的上半部,已经是湿漉漉的。尽管阳光正炽,但我的兴趣也正浓、脚步也正酣。

    走寺,沿 Chetuphon Rd. 行 至 Mahathat Rd.后,再向南走到 Na Phra Lan Rd.路口,睁大双眼,清晰地看到了大王宫外边乳白色的围墙。

    在围墙的拐角处,一群人在用普通话交谈,听着那亲切的乡音,看着那熟悉的衣着打扮,一种兴奋顿时而来,身不由己地上前搭腔。这些人是来自沈阳的旅行团。互致问候后,又聊了些如行程、感受等情况。他们对我只身一人出来,既感到担心,又感到羡慕。

    泰国的旅游业饮誉世界,有无数美丽的地方,令你渴望 , 催你前来。大王宫就是一颗耀眼的明珠,镶嵌在曼谷湄南河的岸边。 而它,现在,就在我的前面。

    不用问询大王宫的入口在何处,抬起双脚跟着如潮的人流,自然会抵达。

    刚刚参观完郑王庙和卧佛寺,也许是视觉惯性,或者是审美疲劳,感觉大王宫里的建筑风格除个别之外,大多与郑王庙、卧佛寺无多大迥异,均为暹罗建筑艺术特点所浸润,因此没有给我以多少另外的激动。倒是大王宫的发展历程给了我思绪漫游的空间。

    1782 年,拉玛一世时,大王宫奠基兴建。经过几代王朝不断扩建,终于建成如此规模、布局错落有致的建筑群。

    大王宫总面积 21 万 8 千 4 百平方米,内有四座宏伟建筑,分别是节基宫、律实宫、阿玛林宫和玉佛寺。

    曼谷王朝从 1782 年开始的拉玛一世到1946 年为止的拉玛八世,均居于大王宫内。1946 年继位的拉玛九世才离开大王宫,搬至新建的集拉达宫居住。现在,大王宫不仅对外开放,供游人参观;而且,一些诸如加冕典礼、宫廷庆祝等重要的活动仍然在这里举行。

    踱步在这古老的皇宫庭院,细眸宏伟的殿堂,一个个故事虽然已经远去,一段段历史虽然已经尘封,但留给后人这些可接近可触摸可环视的辉煌,仍旧是那样庄严肃穆,挽人以停留,给人以启迪。

    更使炎黄子孙引以为自豪的是,中华民族五千年灿烂的文化,在这大王宫院内,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在这里,你不仅可以看到,屏风上彩绘着中国四大名著之一《三国演义》中的人物;还可以看到,数尊几米高的中国古代文臣武将的石雕;这些,形神兼备,栩栩如生。

    在异国的土地上,特别是在异国历史悠久的政治中心,饱览故国的辉煌,这种喜悦,真无法寻找恰当的词语来描绘,来形容。

    再见,阳光下熠熠生辉的大王宫!感谢你,大王宫,我仅仅给你两个小时的光阴,你却送给我永久的记忆!

    步出大王宫乳白色围墙的大门,一缕清风扑来,吹遍周身,舒爽极了。迎风看去,前面是一片偌大的空旷。向北跨过 Na Phra Lan Rd. 置身这空旷之边。经询问,这就是王家田广场。我站在树荫下,由远及近由左及右,细细端详了广场的每个部位。

    这是一个椭圆形的广场,长轴近于南北方向,长轴与短轴之比大约在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之间。整个广场的大地,厚厚的草坪,像一层柔软的地毯植被在上面。广场的周边,前后分布着两排酸角树;前边一排紧挨着草坪,后边紧挨着大道,两排中间是人行道。

    曼谷的一年没有春夏秋冬,只有凉季、热季、雨季。12 月到 2 月为凉季、3 月到 6 月为热季,7 月到 11 月为雨季。此刻,正值凉季,但每天的温度也都在 30 度左右。

    枝繁叶茂的酸角树,尖尖的叶子,葱绿苍翠。现在虽然不是花期,但正在酝酿下一个花期的到来。一眼望去的草坪,有的部位清新嫩绿;有的部位微微泛出黄色,偶有一点关东故乡的秋意。

    广场的周边,三五成群地坐着男男女女,身边都放着不是很时髦的小包。有的在闲聊,有的在东张西望,有的在吃零食。大多着装朴素、足履轻便,看来也都是像我这样囊中羞涩的背包客。

    王家田广场是皇家的御苑,是泰国重要的庆典广场。王室和政府的重要庆典大多在此举行,尤为隆重的是一年一度的“春耕节”。“春耕节”为泰国宫廷大典之一,在每年雨季开始的五月,由泰皇亲自主持春耕大典,庆祝耕种季节的开始。

    农业在泰国的经济发展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全国大约 80%的人口从事农业生产。

    二十年来漂泊在广深珠澳,泰国香米,给了我深深的印象。尤其到澳门工作的十几年间,几乎天天吃泰国香米。晶莹剔透的饭粒,香喷喷的气味,柔软爽滑的口感,总有点吃饱了还想再吃的欲望。

    白昼的暑热渐渐退去,清凉的晚风频频吹来。太阳已不再炫耀它的威力,变得温柔亲切起来。

    一个人在广场内由北向南慢慢前行,穿着厚厚胶垫的旅游鞋,踩在松软的草坪上,脚步感到轻松极了。也充分体验到鲜活的小草,即柔和温顺又顽皮倔强的品格。当你的脚落下,随之倾倒;当你抬起脚的时候,又瞬时傲然挺立。

    广场边的道路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一派热闹景象;广场内上空几株风筝翩跹起舞;广场中央,偶见几个游人,悄然无声。在这里不仅能感受到城市的繁华和欢乐,还可感受到大自然的朦胧和幽静。

    走到王家田广场的东北角,一条小河横卧在那里。如镜的河面,没有涟漪,没有浪花。岸边的苍翠倒影在水中,看长长的河面,像一轴铺展开来的山水画。

    从地图中知道这条小河是湄南河的一个支流,叫罗德运河;也知道这里离我今天徒步湄南河的终点目标很近了。

    沿着罗德运河东岸边的 Atsadang Rd 向南走了一段,在 Bamrung Rd 跨过小河,然后折回,沿着西岸边的 Rachini Rd 一直向北走下去。内务省、外交部、国防部、司法部、国家剧院、国家美术馆依次从眼前掠过。

    曼谷时间 17 时 27 分,北京时间下午 18 时 27 分,来到了 Phra Pin Klao Bridge 的桥头,来到我徒步计划的终点。

    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浸着异国的暮色,独立桥头,放眼徐徐的落日,放眼潺潺的湄南河。

    晚霞,映红了天边,映红了西去的层层碧波。

    很想继续徜徉于此处的河畔,细细观看华灯绽放的两岸,细细观看夜色下奔腾不息的河水,然而,饥肠响如鼓,疲劳满全身,不得不作罢。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花影中华 下一篇潮至之地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