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等待(之一)
2020-05-14 11:10:05 来源: 作者:孙慧清 【 】 浏览:15次 评论:0
12.5K

    等待是一种美丽。

    唐代诗人钱珝写了一首《未展芭蕉》 “冷烛无烟绿蜡干,芳心犹卷怯春寒。一缄书札藏何事,会被东风暗拆看。”细细品味,玩心其间,不禁感触颇多。

    这是一支冷绿无焰的蜡烛,在料峭的春寒里葳蕤地燃烧。想象中,残雪依然坚硬地滞留着,纵横阡陌与坡坡岭岭依然笼着阴阴的寒气。然而,春天毕竟已经来临。几弯桑径依稀着浅浅的新绿。疏柳淡淡,枝头啁啾着欢愉的流莺。

    走过冬天,将迢迢往事深埋在心底,在一片冷烟梦雨的早春擎起生命的憧憬张望着未来;心事沉沉地静立在篱根旁,以火焰的方式点数着昼夜递嬗的流光,盼望着将一颗芳心交付给那个奔赴而来的人。

    远山逶迤,远水溶溶。山川之外是一片无语的旷野。它依然坚执地编织着痴痴的想望,将丝丝暗愁密意掩藏在心之一隅。

    桃花开了,杏花也开了,梁间的燕子已寻得旧时相识,帘底的月光也已经皎白如霜,无边的春潮澎湃着无人的野渡,斜斜的石径之上,只有暮色幽幽着寂寥。

    它依旧缱绻在深闺中,等待那一声遥遥的呼唤,以及一双温柔的手,握起相思的梦魂。

    未展的芭蕉,是一个青葱的梦,怀抱着一襟幽怨等待着与扑怀而至的春风一诉千古风情。然而,恻恻轻寒中,空望眼。淡烟横素,不见扬鞭处。

    这是不是一个绝望的等待?声声血泪地在一片痴情中苦守着无望的期待。多少希望的蓓蕾倏然霜萎成纷纷的残片,在眼前,虹幻着笞心的凄凉。千呼万唤,依然不见那人的踪影。是不是那颗心已经睡眠,或者如浮云远去?如此地依依于那一片动情的杳然如黄鹤飘散的箫声;是不是昨日的诺言已经腐烂?流萍般的聚散埋葬了多少杨柳陌上的痴语,红尘风雨荡尽了多少守不住的真情。

    那个贺方回眷爱一姝,别久,姝寄诗云:“独倚危栏泪满襟,小园春色懒追寻。深恩纵似丁香结,难展芭蕉一寸心。”这是一种美丽的等待。如此地恪守,只有高山流水唯一的知音。满园春色的逗弄,却依然心扉紧闭,不为所惑,凡尘凡心中真真是千古难觅的痴情俦侣!但是啊,那个漂泊不定的脚步何时才能解缆问桨温暖深闺里梦结空床的孤独?“柳絮飞时别洛阳,梅花发后到三湘。世情已逐浮云散,离恨空随江水长。”(贾至《巴陵夜别王八员外》)这种羁身仕宦、南村北郭的游走,这种淹滞他乡、游冶无所的漂泊何时才是尽头?即使历

    尽沧桑不变,也只能落得心在秀纬身老沧州。

    那一卷紧封的书札啊,值何人问读?


(发表于《参花》2020年,4期中)

想看更多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春窗风雨兮 下一篇花影中华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