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溜缝
2020-07-15 09:51:51 来源: 作者:支贤 【 】 浏览:18次 评论:0
12.5K

    新鲜鱼最好单独蒸吃,或瓦锅煮吃,不撒盐,不放油,吃的是鱼的正味。当然,吃时浇上或蘸点自制的带姜葱蒜的香油酱油, 也不错。深海鱼做鱼生、腌鱼,是最粗暴的吃法,口感也最直接。说到鱼干,加姜丝蒸肉, 煮腩肉生蒜,味道也很好……不同的食材搭配,可以演绎出不同的风情。在所有以鱼制作的美食中,鱼干咸饭是我最深重的念想。

    南方寒冬料峭的天气很少,印象中只有小时候有。嗖嗖寒风中最暖的是火炉,最吊胃口的是火炉上那一瓦锅正冒着香气的鱼干咸饭。

    那时,一日三餐,做饭仿佛是母亲的专利。只有做鱼干咸饭,父亲大人才近庖厨一次,严格来说,他连厨房都没进去。天特冷, 火炉就放在厅里,供烤火取暖,也因天特冷, 父亲不用外出忙碌,才做鱼干咸饭。听到这个好消息,我们几姐弟马上丢下手头的事, 围着火炉,争取机会帮忙。实际有什么忙可帮呢?只是想靠火炉更近,靠饭香更近罢了。

    父亲就着放在厅里的火炉,搁上大瓦锅, 放上淘好的大米,等煮开一会儿,饭面冒点时, 放红鱼干、腊肉,浇上白酒,小火焖透。红鱼干、腊肉都是父亲自制挂在天井屋檐下风干的珍品。

    独特的饭香从锅盖边缝霸道地飘出,饭好后多焖一会儿的时候,是最兴奋也是最难熬的时候。连氤氲水汽也带有魔力,吸引我们不自觉地端着小碗等在旁边。每人分一碗, 呵着热气,围着火炉吃,每一颗米粒充分包裹着鱼香、肉香、油香、酒香,可以吃到黏滑咸香的咸饭和久违的珍品,那种满足感可以说是瞬间爆表,这也算是当年天寒地冻时的土豪餐了。等饭盛得差不多时,用小铲子刮锅底锅边,油亮焦黄的锅巴片片剥落, 拿在手里吃,使劲地咬得嘎嘎响。

    我从小就喜欢鱼干咸饭,百吃不厌,闻其香就足以让我垂涎欲滴,吃起来更是奋不顾身,每每务必吃光,才大呼过瘾。

    长大了离开了家,偶尔还吃到父亲做的鱼干咸饭,虽用上了煤气炉,但父亲做这道饭时,还保持着柴火烧、瓦锅煮的地道操作。慢慢地这样的机会却越来越少。

    后来在外行走,才知道,在很多地方这个咸饭是非常家常的东西。但凡逮住机会, 总要试试。

    如晋江咸饭菜谱的内容非常随意,饭里可以加的东西相当多,一般是肉与干海鲜, 还有各种蔬菜的搭配。初时闽南咸饭也是重大节日里的主角。现在大街小巷仍有许多咸饭店,可见当地人对咸饭的喜爱程度。吃了当地号称最好吃的咸饭,姜母鸭去骨留肉加鱼干和汤一起做,吃的时候淋上红葱油,加斜切丝的大蒜叶,再加一勺自制甜辣酱,大家直呼好吃,我却觉得名不符实。

    如果说咸饭普遍有重味的气质,我如今口味已经改邪归正了,也试过清淡点的上海汤泡饭,试过像日剧《深夜食堂》里面的茶泡饭,咸的、淡的,都含有我喜欢的鱼元素在内,为何留在我心中的还是那一碗鱼干咸饭的味道?

    最奢侈的天津羊肉咸饭也没有改变我口味的固执,但与咸饭有关的溜缝一词却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在天津,人们饭后喜欢喝点稀的,就是把咸饭粥熬得稀稀的,他们认为可以作为饭后溜缝之用。溜缝 本来是建筑方面的一个词,用在此恰到好处地解释了其作用,就是说我们吃的食物在胃中有缝隙,恰好用此粥将缝隙填满。

    回酒店的路上,我似乎找到了答案,固执的口味如烧红的烙铁,留在身上的烙印总是隐隐地痛,挥之不去的是父亲细心的准备和烟熏火烤的制作过程,包含了他惦记我饮食爱好又不善于表达的深沉。原来,心中的那碗鱼干咸饭一直起到一种情感上的溜缝 作用。



(发表于《参花》2020年,8期上)

想看更多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愧疚 下一篇鸟儿的故事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