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烛光
2020-10-09 15:35:13 来源: 作者:许可达 【 】 浏览:22次 评论:0
12.5K

仲夏,夜晚,农家小院。

静静的小院,没有了知了的叫声,也没有城市的耀眼灯光,唯有一轮明月作灯,洒下银辉,一片朦胧。

在屋檐下的石阶上,我双手托着下巴, 呆呆地看着夜空,繁星点点,皎月洁白,构成一幅素净而美妙的夜景图。

——” 

用青竹编排而成的竹门被推开,是父亲回来了!

爸,怎么样了? 

    我走到父亲近前,急切而低声地问。父亲应声停了下来,面对着我,却没有回话。这几天来,父亲都是在晚饭后才回来。而这都是因为我。

此时,看着被月色染白的父亲,那张枯黄的面孔被几道陌生的皱纹侵占,头上也添了几丝华发。

    “……先吃饭吧,菜……有些凉了。 

    父亲听后,缓缓抬起头,凝望天上正中的冷月,像是回答又像是自己喃喃:

    “夏天,菜凉了咱不怕。 

    说完,回头看了看我,而后用手轻轻地拍了拍我的肩膀。就在这时,在枯皱的脸上, 我看到父亲嘴边露出一个让我难忘的笑容。父亲慢慢地向屋里走去了,背影是那么僵硬而且有点弯。看着看着,心不由得一阵阵酸楚, 父亲真的老了!不再年轻了,还能扛住这个家多久?这一刻,心里深处的泪湖被一块岁月石狠狠地砸了进去,溅起一滴滴泪花。

    不一会儿,屋内的那一小截被我和母亲用剩的残蜡点亮了,闪闪烁烁着,似乎有一缕寒风便能吹灭一样。散发出弱弱的光线透过纸窗,折射出父亲又长又小的影子,更射进了我的心里。

    晚风吹过我的脸,我闻到风中的酒香和烟味,还隐约听到父亲的咳嗽声。

    此时,月已到头顶,半露于云中,星星逃到云里,都不见了。此时天空变得更黑了。

    随后,我也进了屋里,坐在父亲对面, 那跳动的烛火在木桌中央挣扎着,却无法逃脱,但又不想离去般,想要释放最后的光芒……

    “你想好要读哪个学校了吗? 

    父亲说着,我看着他,烛火正好在父亲眼里映了出来,似乎不是桌上暗淡烛火,是啊, 确实不是了。

    “明天我就去把家里的水牛卖了,也有个五六千,暂时够你读一年,以后再慢慢打算。说完,端起酒碗,抿了一下,眼里的烛火也消失了。听着父亲的话,我并不知道该说什么,卖水牛,家里的农活儿怎么办?

    “爸,我不想读了。我声音有些颤抖, 在父亲端碗遮住眼睛时,抬手用衣袖偷偷把眼泪拭去。

    “什么?你再说一遍。父亲放下碗有些愤怒地看着我。

    “爸,咱家不能没有牛。我低头说完。

    “混账东西!难道别人不借钱咱……咳咳咳……就不能……上学了吗!你给我听好了,书你给我好好读!别以后还得低着头去向别人借钱给你儿子读书,别人还不借,就像爸现在一样,明白吗?父亲突然砸下酒碗, 溅湿了一桌,滴滴向地面落去,恰时烛火猛地一挺。


(发表于《参花》2020年,10期

想看更多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我家的老屋 下一篇 绿萝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