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我家的老屋
2020-10-09 15:38:41 来源: 作者:谭丰华 【 】 浏览:28次 评论:0
12.5K

    时隔数十年,一番流离奔波之后,对家的记忆已有些支离破碎,老屋还在,不过早就无人居住,我也很少回到老屋。

    每次回归故里,看到老宅,我的脑海里仿佛在翻阅一本老皇历。

    最后一次建的瓦房,也变得苍老,房梁上布满了灰尘和蜘蛛网,墙上还残存着隔世已久的年画,娘当年唯一的嫁妆,暗红色的木板箱还陈放在原来的位置……院子里见不到父母熟悉的身影,家人反复踩踏过的小院里杂草丛生,一棵银杏树遮住了大半个院子, 树下遗留一片鸟雀的粪便。

    此刻,面对眼前的一切,心中酸酸的, 脑海里仍储藏着零星眷恋,一种沉重感和沧桑感油然而生。思绪还停留在几十年前的记忆里,一家人的生活往事,又重新浮现在眼前。

    童年时,我家的三间茅屋很小,屋里很暗, 老屋多老,我不清楚,只知道当初我记事时, 我们家就住在这里,这大概是爹娘成家时筑的巢。

    清晨睁开眼,透过土坯窗洞,第一声听到的是麻雀叽叽喳喳的叫声。灶房里传出生火的风箱声。

    黄昏,爹娘结束了一天的劳碌,一阵烟火之后,院子里摆上小木桌,农家的粗茶淡饭, 在月光下,却富有几分诗意。一家人围坐在一起,吃起来津津有味。

    记得一年夏天,天好像被人捅了几个洞, 倾盆大雨下个不停,泇河决堤,洪水涌进村子,小村像是来一次野浴。数日洪水退去后, 土房从此危机四伏。以后的每一年雨季,爹便寻找一些砖头石块加固墙体。阴雨天,外边不下屋里下,地面上总是湿漉漉的,娘只好拿来盆盆罐罐接雨水。有时雨间歇,爹就请来邻居,对老屋进行修补。童年的记忆中, 这三间茅屋在不断地加固中存在了几年,直到拆掉那年春天。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后期,爹娘从土地中刨出一点积蓄,张罗着彻底推倒老屋,建瓦房。爹从外村请来了施工队,在本村,又特意请来了当年帮助我们家建草房的几位老人。照爹的话说,当年啃咸菜泡煎饼,人家给咱出力流汗,现在生活好了,咱不能忘了人家,也让过来帮个忙,一块痛快地喝两杯。 爹的心意我懂。每逢星期天,我也会来小院里转一转,看看施工情况,帮忙料理一下大家的吃喝。

    这一次翻建老屋,爹和娘少了当年建土房时的劳累和忧愁,施工中始终乐呵呵的。为什么心情这么好?娘的话透露出二老心底的秘密:村里咱们是第五户建的瓦房,也算是富户,我和你爹百年后,送终办丧事也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是的,老人有老人的打算,他们的心思有时儿女真猜不透。

    爹娘在这里走完了他们人生的最后一程。晚年,父亲喜欢喝点小酒,是他一生中的嗜好, 可能为了从酒中寻找那份愉悦。娘还是老脾气,少不了唠叨埋怨一番。村里人看来,两位老人的日子过得舒心安逸。孰料,晚年的生活还未来得及细细品味,他们就相继走了。当笨重的棺材把爹娘安葬下了田,瓦房从此空下来,天各一方的兄弟姐妹,为生计而忙碌, 老宅被冷落了。

    偶尔回来走进院中,心里不禁怅然。 我在这里长大成人,读书走出去工作,后来在这里成了家。弟弟妹妹也是在这里长大,相继走出这个院子开启了独立人生。

    全家人都走了,且越走越远。离开老宅以后,生活在另一个地方,才感觉到心中仍惦记着它。无论我走了多远,住什么样的房子, 只要回来一看老屋,扑面而来的还是当年红红火火一家人的生活气息,家的痕迹还在, 家的感觉仍存在心灵深处。那些年年岁岁逝去的故事,还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里。


(发表于《参花》2020年,10期

想看更多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盛夏小河 下一篇烛光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