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触摸秦淮河
2021-08-19 14:04:50 来源: 作者:陆海生 【 】 浏览:74次 评论:0
12.5K

    每每诵读《桨声灯影里的秦淮河》时,就会被朱自清先生的文笔所折服。尤其喜欢这一段:“秦淮河的水是碧阴阴的;看起来厚而不腻,或者是六朝金粉所凝么?我们初上船的时候,天色还未断黑,那漾漾的柔波是这样恬静,委婉,使我们一面有水阔天空之想,一面又憧憬着纸醉金迷之境了。等到灯火明时,阴阴的变为沉沉了:黯淡的水光,像梦一般;那偶然闪烁着的光芒,就是梦的眼睛了。”什么时候,我才能登上秦淮河的船,在桨声灯影里,一饱秦淮河的美丽和魅力呢?

    十年前,曾路过秦淮河一回,然而当时正值雨雪天气,食宿还没有着落,又任务在身,遂匆忙离去。十里秦淮,九曲回肠,一水相隔,两岸风华。见到而不能触摸,真是大大的遗憾。细雨霏霏,片雪飘飘,一舟在雪中穿行,秦淮河愈加温婉、幽静、神秘。车已渐行渐远,却忍不住回头一望再望。

    这一回,趁着去南京培训的机会,我终于坐上秦淮河的船了。上了游船,解了缆绳,心儿便随着船驶进了秦淮河历史的长河。不知是谁放飞了一只风筝,高高飞在天空,就犹如那乌衣巷口朱雀桥边斜阳下的堂前燕;不知是谁,传来了一曲歌谣,悠悠扬扬,好像隔江的商女在唱着那首流传千年的《后庭花》;也不知是谁,留下了那一方墨迹,“桃叶映红花,无风自婀娜”,是那桃叶渡口才子候佳人的醉人的童话吧。“梨花似雪草如烟,春在秦淮两岸边。一带妆楼临水盖,家家粉影照婵娟”。如今春已走远,正值盛夏,岁月更迭,流年易逝。浮桥无声,两边岸上的雕墙画壁,在桃红柳绿的掩映下,在光与影的交错中,迎面而来,逆流而去。在我的心底,过滤着时空的记忆,沉淀着世事的沧桑。

    柔水无痕,软荇无曳。那一汪温柔,恰似秦淮河少女美丽的眼睛。铅华褪去,佳梦将至,俯下身去,轻轻地掬一点水,便是触着她纤细的手,摸着她娇羞的脸了。但我不敢用唇吻她,怕惊扰了这一河的酣梦。

    “桨声灯影秦淮河,棹歌舞曳白鹭洲”。不远处彩灯熠熠,仙乐飘飘,清波粼粼,白鹭翩翩。章台柳巷,青砖黛瓦,勾栏万肆,歌舞升平。恍惚之间,我仿佛看到了戏曲家李渔正在读书,画家王琦正在作画,作家吴敬梓正在作文,大文豪苏东坡正在挥毫泼墨,还有秦淮八艳正在护国寺里歌舞。我仿佛在夫子庙深幽处苦读,走进了江南贡院参加会试而后金榜题名,化身为金陵四公子指点江山激扬文字……“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一首《清平调》沁人心脾,恰合此景。正沉迷着,没想到一愣神的工夫,船已临岸。

    下了游船,系上缆绳,心儿便随着梦丢到了她的现实的岸上。“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秦淮人家,风光无限好,让文人骚客流连忘返。“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逝去的是时间,变更的是朝代,积淀的是文化。秦淮文化,像忧郁的歌女,拥有自己独特的风格,从繁荣到落寞,从落寞到繁荣,反复更替,却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耐得住热闹,也耐得住寂寞。

    好可惜,由于我孤身一人前来,不能勾留太久,白日尚可,但想巡着朱先生的步伐再次领略夜之秦淮,也终究未得。下次再来,一定会呼朋引伴,再醉秦淮。

    “秦淮河畔,水挤着水,风漾着风;木船披着霓虹的醉意,向未来缓缓……”到了南京,没到夫子庙,等于白来一趟;到了夫子庙,没看秦淮河,也等于白来一趟;到了秦淮河,没坐一回船,更等于白来一趟了。

    我是这么想的。或许别人会嘲笑我的迂,但一想到十里秦淮的美,便浮想联翩而自嘲他们没有我这样的机会。


(发表于《参花》2021年,5期

想看更多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古槐遐思 下一篇唯愿春光 呈现一片美色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