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忆友人
2021-10-14 14:02:07 来源: 作者:李朝艳 【 】 浏览:45次 评论:0
12.5K

    冬天一点点褪去了它冰冷苍白的颜色,淡出了我们的视野,春天姗姗来迟的暖阳染红了满街满园的桃花。望着姹紫嫣红、灿若繁星的一朵朵粉红的、娇艳欲滴的桃花,我仿佛看见艳若桃花的你置身于花海中静静漫步。那久远尘封的记忆又一次被岁月的纤手慢慢掀开,而我平静的心则不由自主地荡漾、疼痛起来……

    我的好同学、好朋友,你离开我们已经整整十三年了。十多年来,我时常想起你,想起我们青春年少时一起上学的美好时光,想起我们温暖的情谊。

    记得初一下半学期,我由四中转到了二中三班,十多天后,你也由别的学校转到了这个班。那时候的你虽然青涩、穿着朴素,但仍掩饰不住你的天生丽质。中等身材的你,一张接近鹅蛋形的脸细腻、白皙,泛着淡淡的粉晕,秀气的鼻子光滑、圆润、俊俏,薄薄的双眼皮下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恰到好处地镶嵌在肤如凝脂的脸上,清澈而迷人,齐眉过脸的直发,如瀑布般柔顺流泻。

    青春的岁月,总是似水流年般美好;青春的阳光,总是格外地温馨、绚丽,就连空气似乎都弥漫着甜蜜的味道。每到下课,欢呼雀跃的同学们便箭一般跑出了教室,恣意地呼吸着课间新鲜自由的空气。而我们几个爱静的女生,则站在教室的窗下,尽情地欣赏同学们雀跃、潇洒的英姿,欣赏美丽花坛里争奇斗艳的花儿和天空朵朵云彩变幻的曼妙身姿。

    也许是相同的经历、相同的爱好,你和我不久便熟识了,通过聊天知道我们两家住得并不远,都住在桥西,离学校的路程是一样的。有所区别的是,我家在南地道的南边,你家在南地道的北边,于是我们便自然而然地相约一块儿上学,一块儿放学。

    说心里话,最初和你做朋友时,我还是小心翼翼地,对漂亮的女孩,我是有一定戒心的。后来随着交往的日渐深入,我发现你是一个单纯、稳重、善解人意的好女孩,不但人美,心也美。

    亲爱的朋友,你可曾记得,七百多个日子里,我们背着重重的书包,头顶骄阳,冒着严寒,踏着清脆的铃声无数次往返于知识的殿堂。曾几何时,美丽的花儿开了又谢了,朦胧的月儿圆了又缺了,漫漫求学路上留下了我们多少欢声笑语,留下了我们多少诗一样的浪漫情怀。美丽的相遇,纯洁的友谊,为紧张枯燥的学习生活,为青春年少的我们带来了无尽的欢乐和温馨。

    那时,我们俩最喜欢的运动就是散步了,洒满阳光的上学路上,我们一边走一边聊,谈学习、谈人生、谈理想、谈生活感悟。春暖花开,百花吐蕊,星期天早晨,我们继续漫步在老虎山公园,沐浴着浅浅的晨光,在花的海洋中踱步、驻足、流连、观赏 、玩耍,任霞光轻拂我们的脸,任微风吹乱我们的柔发,任激情飞扬的思绪随着暖人的晨风,在缤纷的色彩中恣意流淌、蔓延。那时感觉阳光好灿烂,空气好清新,天空好蔚蓝。

    美好而令人回味的初中生活结束了,紧张而忙碌的高中、大学生活使我们各奔东西,我们也由一个不谙世事的、单纯的少年步入了成人的行列。而你也出落得更加漂亮、妩媚、动人。常言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美丽贤淑的你,有多少男孩子喜欢、追求啊!可你始终保持着你的矜持,守护着你的真诚和清纯。

    清楚地记得你结婚那天,穿着红色的旗袍,戴着红色的发饰,施过脂粉的面颊在“红装红饰”的映衬下,如出水芙蓉一般楚楚动人、光鲜艳丽。热闹的婚礼上,同学们不断地取闹你和新郎。临近散席,有同学提议让新郎抱着你做一个很亲密的动作。当新郎弯下腰欲抱你时,你面露愠色,用冷脸拒绝了你认为有些过分的要求。那个年代,你的举动代表着一群和你一样稳重、羞涩、内敛的女孩。

    以后的几年里,由于各自成家养育孩子的辛苦、操劳,使得我们聚少离多,电话里的问候继续着我们深深的友谊。那时,我喜欢听你讲你的生活、你的悲愁哀乐,听你的风花雪月的故事。

    出事的前一天下午,你兴致勃勃地来单位找我,忙里偷闲、不常有的重逢让我们很高兴,我们愉快地聊到下班,意犹未尽的我们又在大街上散步、聊天,天色将晚才各自回家。之后的两三天,几次给你打电话,都没有你的回音,心里虽然有些纳闷,但也没有多想。后来噩耗传来,万万没想到,你已香消玉殒,突来的变故,让我潸然泪下。

    原来你和单位同事因公到旗县出差,回来的路上不幸出了车祸,同车的司机、同事都是轻伤,唯有你伤势最重。那些天,偌大的山城,关于你的故事传得沸沸扬扬。有人说,你本来是在汽车后排坐着,因为晕车换到了副驾驶座位上;有人说,高中一位对你倾心的男同学曾痛哭流涕……传言是真是假,我已无心验证。而我因为出门错过了你的丧期,再没有勇气面对你的父母,去揭开那令人揪心的伤疤。

    大约是你走后五六年的一天下午,我在母亲家旁边的一个店铺里和你的母亲不期而遇。你苍老的母亲看到了我,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了她眼里的悲痛与忧伤,而我的眼睛也瞬间湿润了,但我不能让眼泪在这个时候流下来。我忍住悲伤,与你的母亲打招呼、说话,因为害怕勾起老人痛苦的回忆,我找了个借口,匆匆离去了。离去没几分钟,心里总是放不下,又悄悄地折了回去,可是已无你母亲的人影。是啊,万分惆怅的我怎能读不懂她老人家忧伤的眼泪?

    十多年了,每到桃花烂漫的季节,我总是加倍思念你,为你哀叹,为你惋惜,一朵娇嫩的花儿未来得及释放她的芳香便匆匆凋谢了。伤心落泪之余,我无数次地反问自己:世人都喜欢干净、纯洁的友情、爱情,可是滚滚红尘中,又有谁能够在金钱、荣誉,充满诱惑的十字路口坚守道德的底线,坚守人性的纯美?滚滚红尘中,又有谁能记起一个纤纤弱弱的普通女子?

    亲爱的朋友,你可知否?曾经的友谊,无怨无悔地点缀、芳香着我们每一个青涩、平凡的日子。多少年来,我小心翼翼地珍藏着你的照片,你的礼物,你的友情。你可知否?岁月老人狠心地锁住了你的容颜,你的青春,你的生命,却锁不住朋友对你长长的思念!


(发表于《参花》2021年,7期

想看更多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秋蝉礼赞 下一篇龙眠山水 史开先河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