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耕耘在井巷
2022-06-09 13:28:13 来源: 作者:聂焱如 【 】 浏览:29次 评论:0
12.5K

    就这样全副武装,师傅和我身着工作服,脚蹬矿工靴,腰扎矿灯盒, 头戴矿帽,矿帽上顶着矿灯,步出斜井人车,走在清一色全副武装的挖煤汉子的队伍中。汉子们一个个神采奕奕,争先恐后,健步踏着泥水路向前奔涌而去。师傅却不紧不慢,迈动着重重的脚步一步一跨踩着道枕走着。我也只好跟在师傅身后,缓缓跨着步前行。

    长长的瘦瘦的井巷中,卧着长长的瘦瘦的钢轨,排列得齐齐整整的道枕伏在钢轨身下。道枕之间距离八十公分,师傅和我脚短步仄,加上道心中存有泥水,不得不一步一蹬地踩着道枕跨步。我和师傅走着, 一路无言。巷道风吹来,柔情而挚爱地抚摸着我们,也抚摸着这无言的世界。脚下的矿靴踩踏湿漉漉的道枕发出咕叽咕叽的声响,轻轻划破这无言的沉默。尽管无言,我却感到师傅微微弓起的厚实的背影,在向我细细叙说着。那微微弓着的部位,可是几十年地层深处进击与创造的艰辛,是他诚诚实实的生命烙下的永远磨灭不了的印证啊!这叙说尽管有点苦涩,却给了我不尽的温暖,给了我无穷的激奋,师傅的形象在我的心中十分高大。

    师傅肩上的风镐也无言地沉默。风镐铁灰的颜色好凝重,把手的部位光洁洁锃亮亮,那是被一双双极有力的粗糙的大手打磨出的亮度; 镐尖锐利利地泛着青冷冷的光,那可是与石岩搏击时坦露出的极严肃的不可战胜的神色。我一面走着,一面用矿灯照射着井巷,井巷也和我们同样默默无言。无言的井巷,全都由或钢铁或水泥的支架支撑着,水泥板和木板皮将石岩控制得严严实实。几处脱出的部位,裸露着石岩龇牙咧嘴的狰狞面容。看得出,这里每前进一寸都经历过一场无畏与勇敢的征服、较量与搏击。

    又走过了一条叫作上山和一条叫作下山的斜坡道,前面是一条更加狭窄低矮的巷道。这时,师傅和我浑身汗水淋淋,满脸满额挂着晶晶莹莹的汗粒子。为让师傅能轻松一点儿,我想接过他手中的风镐,可他坚决不让。但见他头一低,腰一弓,便进入了巷道。我学着师傅低头弓腰的样子,跟随着在巷道中前进。但见师傅时而将风镐抱在肋下,时而又抱在胸前,总将风镐搂得紧紧的, 生怕被别人抢夺去了似的。

    进入施工地掘进工作面了。这是为采区开掘的输出煤的溜子道,穿行在乌亮的煤的群落之中。由于复杂的地质条件,掘进只能用风镐。先头进入工作面的汉子们已将风管管路接通,其他的准备工作也已做好。师傅进入工作面后,刚才一路上的不紧不慢没有了,取而代之的是风火与热烈。他将衣袖一撸, 露出蚯蚓般蠕动的青筋和鼓凸肌腱的手臂。他向手心吐了一口口水,搓动几下,一只手攥着风镐把手,一只手托起镐身,用力向煤壁刺去。风镐发出突突突的狂吼,镐尖一寸一寸地向深处进击,进到镐的腰部了, 师傅就那么用劲一撬,大片煤壁倾斜而下, 将师傅的矿靴和脚埋住了一大截,可他全不在意,仍一镐接着一镐地掘着。我和扒煤的汉子们双手举耙,迅速将煤扒进溜槽,那煤随着槽板顺流而下,一条煤河就这样在脚下鲜活地流淌开了。

    师傅默默地掘着,细细瘦瘦的两臂鼓满刚毅的力;而一起一伏的微微弓起的腰脊挺起着坚韧,挺起着诚实。手中的风镐强劲的吼声极是动听,那是来自师傅心中的钢质的无坚不摧的声音!师傅不善言谈,也许,他想说的全交给了风镐,这声音才有了淳朴而真诚的韵律。师傅就用这种方式与煤亲近, 一种灵魂深处挚爱的亲近。我觉得,师傅的生命与煤具有同样的品性,他的身姿,他的情感,和风镐一道与煤融合,这种融合水乳交融,没有一丝一毫的距离。

    此时的我扒着煤,手中的铁耙翻飞涌动着不可阻挡的力。铁耙撞击着煤发出的声音极富韵味,像音韵极爽朗感情极丰富的音乐从煤中传来,沿着我的手臂我的身子向四处漫溢。我的整个身子沐浴着这纯情的音乐, 一种关爱,一种感动油然而生。我想,我岂止是在扒煤,而是在创造着一曲煤的情深意厚的爱的乐章。这才是真正的耕耘哩!虽然自古以来,耕耘浸透着焦苦的劳作以及生命得以延续的种种重负,然在此过程中分裂出来的这种如歌的感觉,却是实实在在够醉人的。在我身旁的师傅,此刻虽然也不一定对此情此境自觉地有所感悟,但他全身心投入的样子,却已经浑然忘我地创造这份情境了。

    师傅掘着,一寸一寸地在前进。我扒着, 一寸一寸地在前进。无声的前进,无止无息。师傅脸额上的汗珠和我脸额上的汗珠,一粒一粒极幸福地播种进煤的小河。也就在这个时候,师傅的手停下了,风镐声也歇了。他随手将衣角拽起,擦了擦脸额上的汗水,面对着煤河流露出自豪的微笑。尽管煤尘与汗水将脸额涂得黑黑的,可那笑脸清晰得像一朵黑色的菊花。师傅一定是思想起炉中熊熊燃烧的煤火那跳荡的舞蹈般的身姿。

脚下的这片土地,就这样以它的旷阔与深厚接纳着我们无声的掘进,接纳着我们无声的亲近,接纳着我们无声的依恋。我们也是一块煤,立体地站在远离阳光的地底下, 蕴含着无限温暖无尽光明的生命。


(发表于《参花》2022年,4期下

想看更多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粽香飘飘 下一篇我的小镇生活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