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龙潭圣水净心田
2022-08-23 10:07:21 来源: 作者:石利 【 】 浏览:67次 评论:0
12.5K

    龙潭湾风景秀美,早想去游览,却一直没有机会。好在深秋的一个周六,我们县作家协会组织户外采风活动,对此我颇有情致,随同几位老师欣然前往,探秘这闻名遐迩的圣水奇观。

    那天午后,天气晴朗,空中偶尔会见到一片云朵飘过。我们轻装出行,一路风尘,半小时左右便到达景区门囗。山门宏阔壮观,牌楼飞檐翘角,彩绘的吉兽神态各异、形象逼真,巨龙造型金光闪耀,栩栩如生。大家要乘坐的观光车由于是敞篷的,没有空调,坐在上面,凉风吹在身上感觉冷飕飕的,我急忙收紧外套,戴上后遮帽,以免受寒感冒。

    征得大家意见后,司机师傅将车子径直开到龙潭主景点后停下。而沿途几个景点像闪亮的珠玑,好奇地窥视着每一位到访的游客。

    这里,山谷林木蓊郁,枫叶红过又随山风飘落,那枝头的红叶摇成小旗,在欢呼,歌唱,幽静的文昌阁则矗守在半山腰。辽东栎成为山上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路旁,小溪水匆匆向前飞奔,欢快、跳跃,大山庇佑着清泉龙脉,山高水长,满树枝摇飞歌,偶闻几声鸟鸣,阳光终绕不开身边的自然风物,徜徉于流年光影,是仁慈的水滋养着苍山热土、飞禽走兽以及各种花草林木。

    龙潭湾久负盛名,我看到在东西两面峡谷中一湾硕大桃形深潭蓄积着的碧水泓波,清澈、纯净、深邃。上游则石径险绝,峡谷通幽,素有“十八湾”的美丽传说,但随着岁月更迭、地貌变迁,如今几个如龙爪湾、情侣湾和龙尾湾等仍清晰可辨。一部分水从峡谷石缝涌出,自桃蒂流入深潭,另一些水自东面十几米层叠的崖壁上方垂直倾泻而下,形成美丽的瀑布,落进潭中。潭深八九米,近六十平方米的潭面。潭底及围壁皆为花岗岩,中心深坑部位是比较软的石灰岩,高处落下的水带着非凡的潜能在“石锅”上溅起明亮的水花。经旋荡后潭水由形似桃尖处流泻而出。两边各用铁索加固定桩作围栏保护。而下游与西边的溪水汇合融为较开阔的水域,称作龙女湖。由于山高、石板坚硬,水源丰富,于是依山临壁渐已生成了龙九子瀑和水帘瀑布。据考查,此处可容纳近五百立方米的水。古语云:上善若水。这里的水似乎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慷慨大方毫无忸怩之态。人们观赏之余心中不禁惊叹于大自然的神奇造化,功力卓绝超凡。

    清代辽东诗人王德滋在游览后,曾这样恣意描述龙潭水貌:“中有云气随飞龙。大则涵天地,小则吞日月。尺泽之鲵敢自雄,人间惊走几叶公。至今名潭终不没,游人呼作蛟龙窟。”神龙圣水藏于山中,龙的光环使这里的旅游资源形成得天独厚的人文优势。

    相传东海龙王的十三太子,年少无知,粗暴顽劣,难以调教。老龙王一气之下,将其贬至辽东深山龙潭大泽,令其修炼反省。他历经艰险困厄,幡然醒悟,于是苦行修炼,还勇斗孽龙,降魔治水,终成正果,得赐金身天龙。能施降甘霖,惠及四方,使这里风调雨顺,人寿安康,百姓幸福,从此褒赞之誉在民间传播开来。

    廿年前,本县有位业余诗人在其诗集《花之魂》中收录有《游龙潭湾》,曾文采斐然地赋兴写道:“枫叶阅空蓝,奇岩虎豹喧。水清鱼读月,山静鸟谈天。”我愈加相信,借助龙的传说,丰富的物产资源,被誉为东北九寨沟的龙潭湾一定能够发挥自身诸多优势,完善其在人体养生保健、休闲避暑以及科考探秘等方面的应用功能,努力争做建设旅游强县、生态水乡的排头兵,带动本地各项事业的发展。

    当年,金人王寂巡察辽东,在其所著《鸭江行部志》中最早记录了龙潭湾的秀水奇观:“山巅涌泉成丈潭,下彻海眼青于蓝,中水鲤鱼长尺半,金鳞大鬣绝不凡。”形象地描写了村夫投网罟波浪翻滚、雷雨交加的生动场景,还善意劝说神龙施降甘霖抗旱救苗,以立功赎罪补过自新。而干旱时节,村民到龙潭湾祈雨的习俗渐渐广为流传。

    我们在龙潭湾的石拱桥上集体合影,记录这深入乡村,走进深山,人与自然亲切相拥的美好瞬间。由于时间关系,其他景点没有去,如“望海峰”“一线天”“黑瞎沟”等。不过,清新的空气,天然绿色氧吧,已深深吸引着八方游客。也许下一个旅游旺季,纷至沓来的人群中可能会有你。

    下山时,在水帘瀑布侧前方的柏油道旁,石勒朱红色铭文分外醒目,原来是南宋石应孙的七绝题诗,“珠帘巧费水日裁,万古垂垂浅碧苔”一句应景赋和,将他的所闻所感录放在这里,移花接木,或许因物生情,接着便幽默风趣道:“几度月钩钩不上,孤云能入此中来”,刚好能够契合自然平实、物我交融的状态吧!途中,好友看见一块大石头由两块厚石板垫起平躺于山间,岩石边缘长满绿色苔藓,五棵光秃树根立放其上,名曰“抚琴台”,后面背景是几层天然石板叠放在一起。琴弦在哪儿?弹琴舞者何许人,去向哪里?天籁之音又为谁演奏?仅留下这神奇未朽的物件,耐人寻味。

    转角处,路遇“好汉石”宽厚、光洁,长方体裸卧在距双月亭不远的河床中,在斑驳的时光里静静等待樵夫、采药人或烧炭工、冶银匠至此停靠,哪怕歇歇脚哟,喝上口山泉,彼此倾听或者述说一段美好往事,又能让奔波劳顿的步履安逸,小憩一会儿。

    “看,凤凰云!多美呀!”有人指着天空惊呼道,我抬眼望去,只见蔚蓝的天空,飘着一团云彩,柔滑、洁白,形逸洒脱,有若凤凰行云流水,纯净眼眸,舒坦心扉。诚然,云朵并非虚无缥缈,几条瀑布的丝丝凉,还如在耳畔萦绕,沁染心田。温暖爽朗的笑声,许久回味。而那份嘈杂于世俗间的抑郁感,那种凝沉持稳的执念,此刻,早已都云消雾散了。

    时间的潮水洗刷着你我过往的尘埃,有些往事被筛选、滤净,存留心底的则是记忆中的“难忘”与“铭刻”。

    我由衷体会到,幸福感大抵指一种物质与精神相对满足的心态,犹若五月盛开的天女木兰,洁白如玉,芬芳怡人。


(发表于《参花》2022年,7期上

想看更多散文,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小城寂静 下一篇从白花洞到围肚村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