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那山,那水,那时光
2024-07-04 09:31:29 来源: 作者:周鸿 【 】 浏览:22次 评论:0
12.5K

   一片坐落于赣南的灵山秀水,这里风景独特,景色壮观,常年烟雾缭绕,恍若人间仙境。聚奇、险、雄、幽、汇、峰、溪、林、古 于一体,山山水水,都让人回味无穷。

它得天独厚,自然风景无与伦比。那一山、一水、一石都独具特色。遥看奇山怪石嶙峋,娇俏中透着巍然。远远望去,湘水经村南贯穿东北而过,流水潺潺,四季清澈见底。湘水奔流向前,天然氧吧——古松林在河畔默默静守。

   潺潺的湘水,记录着我童年最美的时光,也倒映着父辈劳作的身影。当我再次穿过杂草丛生的小路时,思绪万千。不禁感慨万千,瞬间视线模糊……

   走近山峦前的故乡,梦像要从心底孵化出来,似乎又和现实接轨了。一股山风拂过山岗,白云漫过山坡。偶尔,林间传来几声熟悉的鸟鸣。我朝坡上而去,车轮扬起了路边的尘土,又落在芜草路里,像回到童年的感觉。

   山下荒地被开垦成了绿油油的稻田,一条一块的,像画本绿油油的一片。沿稻田远眺,峡谷沟壑伸向远方,山脚下是弯弯曲曲的溪水。每每夏日,溪水枯干裸露着洗白的积沙。我试探着从没杂草的沟沿,连滑跳下沟底,那刻似乎又找回少时的感觉。

   沿小路向前远伸便是田地,家门前的菜地熟悉又陌生,玉米苗一排排裸露在阳光下,迎着少年时的伙伴,恍如隔世的感觉。鸡鸣声声,忽远忽近。初夏刚好在晚春的怀抱里苏醒,耐寒的金色蒲公英在山林的衣襟上,茕茕而放。

   昔日的荒草深处,当年的山寺不知还在吗。对面墨绿的山林环绕着耕地,一片茫然的深绿色,仿佛山间草舍犹在。甚至悠远地听见当年打柴、歇脚、打尖处的狗吠声。我有些茫然,半山坡上一条修长的草甸上牛马、觅草的影子像蚂蚁一样晃动。尽头直接云天的山峦,一个在太阳下熠熠闪光的熟悉村庄, 朦朦胧胧地浮现眼前。

   走近墩子草甸,沐浴着冰凉的山风。水草翻涌起伏着,朦胧的远山,脚下溪流玉带, 头顶的蓝天白云。一束纽扣大小的粉花,迎向我深情地微笑着。

   湘水连接着游子的心脏。湘水,是游子珍藏的记忆,每一眼它都深深地印刻在回眸里。

   古松林旁是先祖魂归处,草色青翠。林地旁草甸延伸至山峦,埋葬许多名字熟悉的骨骸。当年夕阳下那个辛勤的背影,也长眠于此。这瞬间的回想,反倒为冷清凄然之地添了些许温度。

   走进林地,试图找寻儿时在此放牛、割草的记忆。可是,我已不再是当年那个少年, 脚下除了易塌陷的草甸,是深深浅浅的羁绊。周围的绿草蔓延,两旁是青翠的田野。稀疏的鸟鸣,微微拂过的轻风,或许这就是汩汩流淌的岁月回响。

   端午前后,野草疯狂生长,绿色就主宰了眼前的一切。夕阳一泻千里,绿草蒙上了一层橘色的薄纱。河底微波粼粼,荡漾着一股看不见却着实存在的空灵之气。路很干爽, 车行无阻。路两侧刚插过秧的水田,波光魅影。

   河水静静向北流,北边的天空突然乌云翻滚,席卷而来。闪电在黑云里倏然划过, 天又要下雨了。荷树垇口方向来的乌云,仿佛要到羊角古城与游子再次聚会,我迅速按下快门,企图留住这一奇特的景象。

   自然的美是无与伦比的,但却转瞬即逝。我无法用文字描述眼前的一切,但相信自己的双眼能记住长眠的灵魂,像封锁时光的机器,储存、接受着这一切。

   再往西有个山沟,崖下是一条陡峭曲折的弯路。一边是悬崖峭壁,另一边时有泥石流出没。每每雨天从这里经过时,总是心惊肉跳。

   沟底灌木丛生,许多山楂树拔地而起。儿时的记翻涌而出,记忆里有一回放牛时, 偷偷地挖了几个大红薯。趁放牛的间隙,丢在火堆里烤熟。烤好的红薯又甜又黏,十分美味。冬天时,街上也会有三三两两卖烤红薯的。我吃过很多家,只是,再也找不回那时的味道。

   视线向前延伸,崖下有一块平坦的石头, 不知在此摆放了多少年。炎热的夏天,无论是劳作的人们,还是放羊、割草的孩子,都喜欢躺在上面休息,感受着山石的清凉。

   小时的我,不敢来这崖底。崖谷处有几个塌陷的窑洞,那裸露的天顶总是让人觉得神秘阴森。又因附近山坡的几个坟茔,给这里增添了几分诡异。所以除非结伴而行,否则我鲜少来这儿。但凡来此,我都会把目之所及的地方观察一番,才迈开前行的步伐。

   如今,几十年过去了,村里只剩不多的长者留守家园。随着退耕还林的持续推进, 放牛羊的人少之又少。这儿的路就长满了野草,沟里的树繁茂无比,郁郁葱葱,已把崖底遮盖得严严实实,密不透风。崖边的庄稼地如今也是果树成林,路边的草疯狂生长, 曾经的田间小路早已没了踪影。

   当我折身返回时,心里想,若干年后这条山崖不知会怎么样,不过,这片崖壁深深地刻印在了脑海。那一年四季汩汩涌出的甘甜泉水,滋润心田。

   湘水岸边,便是古松林了,一眼望去是层层叠叠的绿色,令人心旷神怡。或许,只有周遭这些险山秀水,才能蕴养出天然古松林这温情满怀的地方。我行走在松林下的鹅卵石小路上,观远山含黛,近树葱茏;小草摇曳生姿,天空蔚蓝无际。湘水清澈,整片松林幽静空灵,纯粹而又干净。多想随清风一同,徘徊在这幽幽的松香中。

   走进松林,松树笔直地伸向苍穹,与天相连。一抹绿烟氤氲着此处,树木苍劲有力, 两人合围也未必可以圈住它。一簇簇拥着胡须飘挂的树枝,像一位仙风道骨的长须老者; 又像是身经百战、睥睨众人的将军;或又似一个学贯古今、孤高傲世的学者。

   古松林里,那一块随意飘摆在湖畔的草地,让我心动。它于古松林与湘水交错相接处,浑然天成。树下野草蔓延,嫩绿的青草上, 点缀着各式各样的花。一朵朵虽微不起眼, 但远远望去,零零星星的,却也别有一番韵味, 亦真亦幻。那一片片花瓣,又像是被谁揉碎了的彩虹,泼墨成画。

   古松林外,走向桥头向河畔看去,草地绵绵,雾霭阵阵。此情此景,若有那么几头悠闲的牛途经游览,是多么惬意。我禁不住诱惑,从桥上探脚踩进草地,竟像触碰到危机四伏的沼泽。

   细看草地低洼处,如裙摆的褶皱里流淌着条条小溪,那水自树根渗出,滴落草尖滑下, 又顺着花瓣溢出,汇聚成溪。溪水,在草地上若有若无地与我嬉戏,随后与草地相拥流去。

   汇入湘水的水,像是融化了的玉。远看波光粼粼,近看清澈见底。让我不禁联想到神泉灵液,洗经伐髓,能重塑肉身,如女子潜入其中,便可皓质芳泽、冰清玉洁。像我这样平庸无奇的男子,在湖中静潜一会儿, 出来也一定会是眉目俊朗、玉树临风吧。

   我在伙伴的召唤中不舍地辞别了古松林, 继续前行。绕过一个湾,翻过一道坡,耳畔有清远的笛声袅袅传来。跌落双眸的前方, 连接着一缕缕娉婷婀娜的炊烟,羊角古城更加婉约迷人。

   村落静静地坐落在湘水畔,一如往昔。我循着昔日的记忆,依古城墙行走。一眼望去, 古老的羊角古城,有着它独特的风格,青砖土瓦,鹅卵石铺就的路面,古老的建筑错落有致。

   城墙南端边缘,周氏宗祠雄伟壮观,一块块石雕,一扇扇门楣,雕梁画栋,栩栩如生。虽已斑驳褪去了色彩,但模样依旧清晰, 依旧记录着客家人一脉相承、生生不息的姓氏文化和历史渊源,造就了山城的钟灵毓秀。它们在古城的每个角落,仿佛在诉说着周氏历代的繁荣昌盛。

   走在古城街上,脑海中仿佛浮现古时街上那串串诱人的冰糖葫芦,挂着用葫芦装着的馥郁清香的美酒,各色各样的精致饰品, 样式各异的旗袍汉服,琳琅满目的银器,木方连成的木偶……熙熙攘攘,让人目不暇接。

   沿着村南口,有个城堡,上下两层,上层是瞭望台;下层是拱形的城墙出门,厚重的门板镶在坚实的天然条石里,使整个城堡坚不可摧。如今成了城堡内周氏子孙的休闲聚集地。闲暇的老人在茶余饭后,静坐城门

两旁条石上,谈古论今。无事的孩童争相戏耍, 欢声笑语,让村子变得鲜活了起来。

   城楼外,湘水涓涓东流。沿着湘水傍着城墙,宽阔的石子路从远处绵延而出。河畔茂密的黄竹林下,有条石打造的码头,依稀记忆着湘水当年水运不朽的历史。儿时跳水戏赶时留下活泼的身影,依然在眼前回荡。河面溅起的圈圈涟漪,水雾氤氲,似乎蒙上了一层青纱,让湘水多了几分神秘。

   沿城墙前行,迎面看到的是座风雨桥。曾经是由铁轨和木板组建而成,行走在桥上, 整个桥身晃来荡去。胆小的人,常常不敢在桥上行走。就算迈出几步,在桥身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响声中,也不得不蹲下身向它妥协, 湘水上久久回荡着咯吱声。新桥没有了儿时摇晃的乐趣,迎送着无数行人旅客,在此徘徊静听黄昏恋曲。

   夜幕降临,古城沉沉睡去,渐渐步入梦乡。盏盏灯火映入湘水,闪烁迷离。明月昭昭, 繁星点点,倒映在水面,透着一种孤独宁静的美。古城的夜色,让我的心也变得温柔。

   晚上,我在老家留宿,坐在竹式摇椅中聆听虫语鸟鸣,悠闲地观赏古城下的夜色美景,此情此景宛如仙境,别有一番惬意。黑夜, 朦朦胧胧;城墙,蜿蜒起伏;街道,曲径深深。没有引擎的喧嚣,只有行人匆忙的脚步。零乱的灯火,在城墙楼阁上忽明忽暗,有着回归古都的韵味。似乎,从千年的历史卷轴跃然而出。

   抬眸,星星点点,正守候着这座古堡, 与灯火遥遥相应。从北往南,古朴而又不失典雅,在秦砖汉瓦中彰显盛唐的风采。古城的街道,青石小道,偶尔,戏耍的儿童呼啸而过,恣意张扬。在这繁荣的时代,这里依旧残留着远古的气息。我仿若邂逅唐宋的诗阕,曼妙多姿,独领风骚。

   这里的夜,宁静而又安详,独有河畔漫步的曲径,清风拂月。街坊灯火阑珊,炊烟袅袅,依稀描摹这热情的客家风情。总要来趟古镇,感受南方的温婉。或许,在海市蜃楼的倒影里,无数孔明灯缓缓升起,笼罩在这座古城上空,让古城夜色变得异常壮观。

   行走在古街道上,有一种时光倒流的错觉。古巷深深,重谱着唐宋的风采。春意浓浓, 夜色斑斓,古城必将成为一颗璀璨的明珠, 这浓厚文化底蕴支撑的载体,向人们昭示, 这座古城厚重的历史。

   清晨,沿着湘水散步,感受着古城清早的爽朗气息。水面弥漫着层层水雾,隔岸的山、水、房屋若隐若现,恍如仙境般。习习的凉风拂过我的脸颊,一切是那么惬意悠然。听着湘水涓涓,看着早起的客家女子在湘水边上一边浣衣,一边用久违的乡音闲谈,喜笑颜开。

   水承载着古城的灵动,山石则乘载着我童年的欢声笑语,更记载着祖辈们一步步艰难迁徙的壮举。奇峰震撼山川,空灵突兀, 溪水清澈蜿蜒。

   那一座座古老的堂祠,依山傍水的客家古房,仿佛在时光的隧道矗立了千年。环顾四壁门楣、四柱描龙刻凤,栩栩如生。一棱一角凝聚着客家人的智慧结晶,让我领略了家家相通,户户相连的建筑风格。客家民风淳朴,白不关窗,夜不闭户,绝对不是传说。它不仅震撼着整个山峦,也震撼着我的心。

   他们秉承日出而出、日落而归的朴素生活习惯,日复一日地守着自己的家园。勤劳的客家人,让我深深地惦恋着。高大而威严的城门,在我们的视线里渐渐消失,但盛情的客家文化,一直留在脑海梦牵萦绕,久久回荡。

   远离喧嚣,行走在古老的街道里。它代表着一个时代的辉煌以及一代代人的命脉相承。曾经的我,总憧憬城市的烟火。经历坎坷, 才发觉儿时幽幽的古巷,才是最初的守望。它见证着我命运与心路的历程,仿佛诉说着一个又一个先辈曾经的故事。

   走在六月的故土,千年的景貌发生了根本的改变。蓝天白云,一望无际。良田青翠, 烈日下孤独的背影,默默耕耘。像被遗忘的精灵,在深山中潜藏。百年祖宅早已坍塌, 父亲留下的瓦房,经历了数十年的风雨,依旧矗立。那是父母蹒跚着身影的院落,布满灰尘的老屋。

   古老的墙壁,早已斑驳,反而显得愈加神秘。重修过后的城墙与青石小巷,失去了原有建筑的特点,新旧交织,却并不是那么融洽。指尖从青灰石砖上划过,依稀可见的岁月痕迹,深深浅浅,蕴藏着人生的智慧与无奈。

   零碎的瓦片,不慎跌落城墙,悠长的声音传入耳中。而散落的碎片,带着浓溢古朴的烟火味,永远地埋藏在古城墙下。人们曾经遗忘的这片土地,终成为游客茶余饭后的话题。它的斑驳、古朴、宁静伫立在历史的长河里,熠熠生辉。

   当你跨过时间的洪流,褪去少年的浮躁, 只求清静安暖,就像古城边涓涓湘水,静谧地东流。古城下,终找不出自己昔日的身影。唯有那雨后行走过的脚步,留下深浅不一的印迹。

   站在古城的怀抱,让流浪的心灵静静地回归自然,让心在古城怀中变得安宁,感悟人生的真谛。静守在古城,虔诚地寻找那埋藏已久的故事,在流年里,重拾一段,美好而又悠远的回忆……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十三只小龙虾 下一篇儿时的年集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