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葫芦叔
2017-07-25 09:03:48 来源: 作者:张振玉 【 】 浏览:39次 评论:0
12.5K
    今天下午,桂花多做了几个菜,按大兵吩咐的“庆贺一下”。掌灯时分,饭桌上已经摆满了菜,一个油炸醉花生,一个脆皮羊腿,餐桌中心一大海碗油菜炖排骨……有几样菜是平时很少上桌或者常常单一上桌的,今儿来了个“满汉全席”。大兵家条件好,他做了十几年包工头,手里有钱,自然平日吃穿与众不同。不过,他俩心里也有不满意的地方,人常说有钱能使鬼推磨,可是,钱再多再好使,也总有自己无能为力、得低下头求人的时候。
    俩人一坐到饭桌前就开门见山,直奔主题。
    “葫芦叔怎么又想着让你当大树湾村官候选人?”桂花端起碗,幽幽地盯着大兵问。
    “咱有本事呗!他看咱行!”
    “行个屁,吹!还不知道结果哪。”
    “结果错不了。”大兵自负地说。
    “你忘了上次。”桂花担心地提醒。
    “上次?上次怎么了?”大兵右手搁下酒杯,擓擓后脑勺子,瞪着两个大牛蛋眼故作惊奇地问。
    “你不要小心眼儿了。”大兵拿下擓头的手端起酒杯严肃地对妻子说。
    其实,桂花一直想着大兵当个村官,大兵自己也想当村官。大兵当上村官,俩人的心事就圆了。这就叫有了钱还想官,这山扒那山高。八年前,葫芦叔就提名让他做过一次村官候选人,当时他高兴得差点没像范进中举一样疯了。那次,很不幸,他因三票之差落选了,没进去村两委。他对葫芦叔一直是感激不尽的,这不多亏葫芦叔,虽然没选上,可总算潇洒了一回。再说了,葫芦叔鼓励他说:“既然那上边有了名,这次不行还可以继续努力,争取下次下下次嘛。”为了感谢葫芦叔对他的帮助,葫芦叔在那次选举前借他的一万块钱他说不要了。可葫芦叔非要还他,还钱的时候俩人争得脸红脖子粗,跟打架似的,都翻脸了。他争不过葫芦叔,只有让步,权且收下钱。后来他偷偷把那一万块钱打进葫芦叔的银行卡里。葫芦叔见了他一个劲儿骂他“鬼灵精”,“你小子,就是不实落”。这次,葫芦叔来家专门给他下通知,让他做这届的村官候选人。
    葫芦叔在村子上那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做过二十多年的村支书,有资格有能力,如今他退休多年了,可在村委说话仍然很有分量。
    听了桂花那句话,大兵面上没事一样,心里却不平静了,端起杯子一口吞下大半杯酒,咂咂嘴,刚想对桂花说几句什么,挽回自己的面子,就在这时听见有敲门声。桂花二话没说起身去开门。一开门,见葫芦叔一手提溜着一箱纯牛奶,另一只手提溜着几条子云烟站在门口。“葫芦叔来了,快请快请。”大兵听到媳妇的说话声也趿拉着鞋,满脸堆笑地迎了出来,葫芦叔进门落座,两口子喜不自禁。
    “葫芦叔怎么还带东西来啊!我们正想去看您老。”
    “哪里哪里,我寂寞了,来串个门儿。”
    “葫芦叔帮我们,怎么还送东西?”大兵心里纳闷。
    “我今天来是为了你家那点儿地。”葫芦叔毫不犹豫地说出了自己的来意。大兵忽然明白了,自己家一块责任田,挨着葫芦叔三儿子的纸箱厂,纸箱厂建厂房征地的时候,大兵有意想让葫芦叔三儿子一起征用了,但是葫芦叔不要。
    “我家三儿想扩厂。”
    “可以,不过就是……”
    “没问题。”葫芦叔闭着眼睛回答他。大兵朝妻子使个眼色,一会儿,桂花从厨房端出两盘冒着热气的新菜,一个熘猪肝,一个青椒炒牛肉。那两盘菜新浇的浓汤,鲜汁鲜红翠绿,香气扑鼻,搞得葫芦叔鼻头发红,馋涎直流。
    桂花从内间拿出一瓶精装茅台酒,她主酒,把俩人杯子斟满。
    “葫芦叔,我烧的菜好吃吧?”桂花娇声细语地巴结葫芦叔说。
    “好吃!好吃!桂花好手艺。哈哈哈哈……”
    “我说大侄子,你的那个事嘛,上边表态了,眼下,镇里的‘一把’是我的亲戚,我特意向他推荐了你,昨天我去镇上,他讲刚调查了你们几个。 我看这次你有把握。”二人推杯换盏的兴头上,葫芦叔从随身的一个黑皮包里,掏出一份打印好的用地合同,大兵连看都没看就签了字。
    “哈哈哈哈……”葫芦叔失态地笑出了声。    二人继续推杯换盏,只喝得眼饧耳热,舌根子发硬。
    几天后,大树湾村又一次换届选举开始了,大兵满怀希望。可等选举结果一出来,让他大长眼皮。这次选举,大兵的票数比上次强了一点,他以一票之差落选,又没进得村两委。
    葫芦叔来大兵家对他好一通埋怨,说他没点这方面的才情悟性,不会活动。唉!长吁短叹一大阵子,然后,摇着头,倒背着双手走了。
    第二年开春,听说葫芦叔三儿子纸箱厂那地方要修一条路,上级赔给了葫芦叔的三儿子二百多万元,沿途所有该赔偿的农田、建筑物、厂房等,都按占地面积及物品价值计算赔偿。
    大兵好像一下子明白了葫芦叔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了。 



(发表于《参花》2017年,7期上)
查看全文可购买当期杂志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淹王觅宝——淹城传说之一 下一篇将军泪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