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情书
2018-01-09 13:42:06 来源: 作者:迅夫 【 】 浏览:85次 评论:0
12.5K
    “班长,今天是赏月团圆的日子,咱咋过?”小刘问班长。
    “老山这个鬼地方雾气蒙蒙的,月姥娘看都看不见,赏啥赏?”副班长不耐烦地说。
    “月饼、桌子,猫耳洞里有哪样?”
    “没有月饼有压缩饼干,没有桌子有弹药箱子,传统节日不能少!”
    战友们议论纷纷,众口不一。班长一锤子定音,夜晚赏月,没什么咱做什么。
    夜晚,可恶的大雾把月亮裹了个严严实实,我们找了好半天也没寻到月亮的踪迹。只好把手电筒照在猫耳洞顶壁上的光当作八月十五的月亮,把白天切成圆形的压缩饼干当作月饼摆放在特制的饭桌上。大家围在一起兴高采烈地赏起月来,还哼起了歌曲《十五的月亮》。
    “小张,快过来,全班一起唱歌哩!”班长见差小张一个人,就高声喊起来。
    “你磨叽个球。”副班长是个急性子人,见小张仍在打着手电筒看他的信,走上去一把抓过来 ,“赏完月再看,还能跑了!”
    “快给俺!”小张的脸涨得通红,羞涩中带着哀求,差点给副班长作起揖来,“行行好吧,副班长!”
    “还是情书嘞!”副班长在蜡烛下瞧了一眼,又把信高高举起来,故作惊讶地说,“这小子整天闷葫芦样,看不出来心里还有些鬼道道。”
    小张耷拉着头,抠着手指甲,一声不吭,像一个犯了错的小学生站在一群老师面前,一副窘态。战友们似乎有点幸灾乐祸,一个个乐不可支。笑够了,又都央求副班长给大伙儿读读,美其名曰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别看副班长人高马大,装女人腔是他的一绝。他一开口,整个猫耳洞里满是“女人”的声音,像是嫦娥姐姐来到我们的身边。
    伟生:
    你好,见字如面!
    我与学生们站在操场上冒雨听校长宣读完你从前线寄给学校的信,你与战友们“亏了我一个,幸福十亿人”的崇高革命精神深深地感动着我们,无论老师还是学生,在雨中站了足足一个小时,全都成了落汤鸡。五年级全体同学自发地捐出自己的零用钱交给我,委托我买苹果、月饼寄到前线。
    伟生,我为有你这样的同学而骄傲,你是八十年代最可爱的人。不怕你笑话,每天晚上,俺最关注的就是有关老山前线打仗的新闻,母亲说俺着了迷。说句掏心窝子的话,我人坐在电视机前,心早已飞到了老山前线,飞到了你坚守的那个猫耳洞里。
    伟生,你别笑话俺鲁莽,俺也不是心血来潮,也不是感情上的一时冲动,俺考虑了几十个日日夜夜,你是俺爱的人!我实实在在地爱你,爱你的勇敢,爱你的无私无畏,你的追求就是俺的追求。俺向苍天发誓:俺一定要做你的“一半”“月亮”……
    伟生,写到这里,我的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激越的心情涌起的浪潮,你别想阻挡着它。只要你愿意,我做什么都可以,我愿把我的全部奉献给你……
    伟生,来日方长,让咱俩鸿雁11传书倾诉爱情吧。家乡的我翘首企盼你的佳音。
    你的朋友韦姬爱
    1985 年8 月16 日
    副班长的“女人”腔刚落,猫耳洞里就炸开了锅:这个说“伟生,你是俺最理想的爱人”,那个说“伟生,俺一定要做你的‘一半’‘月亮’”,还有的说“伟生,我把我的全部奉献给你”,俏皮的小刘说得更是浪漫,“伟生,你搂紧我吧,越紧越好……”
    战友们七嘴八舌地跟小张闹开了,平时都有些腼腆的小张不知如何是好,只是往地上一蹲,两手抱着头抵着膝盖,任凭战友们奚落。看样子,倘若有石头缝可钻的话,他早已没影了。
    “副班长,快把信还给小张。”还是班长考虑得多,心眼活泛,白眼珠子稍微滚动了一下,一语双关地说:“大伙儿静一静,我问小张个问题好不好?”
    “好!”猫耳洞里顿时鸦雀无声,大伙儿齐刷刷地把目光投向了班长。
    “小张,女人的全部包括哪些?”小张支吾了老半天,噎出来几个浑浊不清的字——“俺没见过”,大伙儿哄堂大笑。小张以为大伙儿不理解,就又接着强调了一遍:“俺确实没见过!”人们乐得前仰后合。爱开玩笑的老兵王建抓起两块压缩饼干扔到小张怀里,乐呵呵地说:“你小子傻蛋一个,把这两块‘月饼’寄回去,给咱团圆团圆,吻吻,不就明白了!”
    中秋节过后的第十天上午,团政治处的新闻报道员上阵地来搜集宣传材料。他与班长是老乡,班长以命令的口气叫小张把那封信交给报道员。报道员接过来一看,一连说了五个“好”字,并说要推荐到报刊上发表。
    1986 年元旦上午,报道员兴冲冲地踏进我们的休整营地。未进帐篷他就喊了起来:“刘班长,我给你道喜来了,还不快出来迎接!”见没人应声,他掀开帐篷门径直走了进来。我们一个个坐在铺上哭丧着脸,只有班长一个人站起来客套了一句。
    “不欢迎我来!我带了一包大重九香烟哩,哪位战友抽啊?”他见班里没有一个搭腔的,眼光扫了一圈,又问道,“小张呢?他女友写的信被《戍边青年》采用了,还有二十元的稿费哩。”
    “下阵地时,小张为了掩护我牺牲了。”副班长揉着哭肿的眼睛说。
    “小张牺牲时俺在他身边,弹片是从他的后背入前胸出的,整个人儿穿透了。”战士小齐哽咽着说:“他是张着嘴瞪着眼离开我们的,好像是有什么话要说似的。”
    “小张牺牲了,还有他女友韦姬爱呢。”报道员说,“这稿费应该寄给她,何况这封信的作者就是韦姬爱同志!”
    “战友们,快把小张的背囊拿来,咱们找找看,有没有韦姬爱的邮寄地址。”班长一声令下,我们六个人闪电似的把小张的遗物全都放到帐篷的明亮处。我们把背囊翻了个底朝天,一样样,一件件,全都看了个遍,连封信皮也没见着。
    “班长,俺找到了小张的日记本啦,你看看有没有。”
    班长接过小齐递过来的日记本,没翻几页,眼泪就扑簌簌地掉在本子上,他颤抖着双手将小张的日记本交给了报道员。报道员看了,没有半分钟眼圈就红了,他用沉重的语调缓缓地向全班宣读小张中秋节之夜写的日记:
    战友们,你们都被俺这个老实人给忽悠了,副班长刚才朗诵的情书是俺自己瞎编的。你们却听得津津有味,一个个还给俺开起了玩笑,可俺心里却像倒了个五味瓶,翻来覆去的不是滋味。这可是俺头一次蒙骗战友们哪,你们一定要原谅俺哟。你们都了解俺张伟生,了解俺的家境,父亲早逝,母亲精神失常,没了踪影。俺从小就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奶奶在俺当兵的那年也离开了人世。谁能给俺写情书呢?住在猫耳洞里,看到你们经常接到亲朋好友的来信,俺心里痒痒得难受,偷偷地哭了好几次,就动起了自己给自己写信的歪点子,万万没想到叫副班长看到了。你们琢磨琢磨落款人名字就会明白,“韦姬爱”不就是唯有自己爱自己吗?听说这封信能被报刊采用,俺
心里十分高兴。如果真被采用,俺拿出稿费给战友们买烟抽。尚若我牺牲了,那就麻烦班长了。对了,差点忘了小齐不会抽烟,那就给他买包糖块吃吧……
    报道员还没读完,自己就成了泪人;副班长敲打着脑袋骂自己不是人,悔恨自己中秋节骂了小张;此时的小齐嚎啕大哭起来……




(发表于《参花》2017年,12期下)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跑马岗的传说 下一篇原来如此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