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张奶奶听书
2018-01-31 09:59:49 来源: 作者:赵国安 【 】 浏览:63次 评论:0
12.5K
    张奶奶年轻那会儿就乐意听书,一听就入迷。到了农闲时节,庄稼院没啥热闹,听书成了人们最高的艺术享受。晚上,拣个大房子,大人孩子挤了一地,说书匠坐在炕头上,前边的桌上,放着沏着红茶的粗瓷海碗,葵花籽炒了一炕。说书匠端起海碗“咕咚”喝下一大口,摸挲了一下腮帮子,清清嗓子便开讲了。
    早先说书无例外都是《大西厢》《打孟州》《金瓶梅》……那里面的故事,不是打家劫舍、杀贫济富,就是男欢女爱、耳鬓厮磨之事……
    张奶奶做姑娘时,每书必听,坐到近场,随着说书人的手势,把头左右摆,为英雄的胜利、有情人的结合喜形于色,也为他们的苦难和不幸而落泪。说到“粉”的地方,她两只手捂住发烫的脸蛋儿,把头深深地埋在膝间,心儿飞向了前屯的他那儿。
    张奶奶过门了,听书的瘾有增无减,听着听着,常常粗门大嗓地叫起好来,时不时地插上两句评语,惹得不少人用眼瞥她,埋怨她干扰了听书。
    后来,说书的销声匿迹了。张奶奶日日盼,天天想,托人四处找。有一天,来个割苫房草的人找住宿的地方,赶巧让张奶奶遇上了。她上下打量了一遍这个人,说:“俺家倒闲了铺北炕……”那人一听,乐了,正要进屋,却被张奶奶拉住了胳膊,“住倒行,可有个条件!”
    “啥条件?”
    “说书讲古……”
    “说书?”那人左右看了看,“……让人知道了,俺不得挨批呀!”
    “没事,只讲给俺们一家,没人知道。”
    “中!可不行往外说呀!”
    张奶奶一听,乐颠了馅儿,把客人让到屋里,又炒菜,又烙饼,让那人美美地吃了一顿。晚上,开书了,张奶奶又沏茶,又炒葵花籽,好一阵忙活。说书人来了一段《杨家将》。张奶奶憋了快十年,可过了书瘾。快到半夜时,那人讲到“幽州城困住了杨文广……”就打住了,“且听下回分解!”
    张奶奶正听得起劲儿,刚想说,不中,不中——被老伴儿制止了,“人家走了大老远的路,明儿个还上草甸子呢,别讲了。”“明儿晚个可得接着讲啊!”张奶奶听兴未尽,悻悻然叮嘱了几句,才应允。
    翌日,客人走了,因为看甸子人不让割草。他这一走,把张奶奶逗稀淌了,天天叨咕,杨文广可没救了!完了,完了!吃不下饭,睡不好觉,时间一长,竟病倒了。县里念书的孙子放假回家,见奶奶病了,很着急。听完病因,眼珠一转说:“奶奶,我会讲这段书!”
    张奶奶一听,眼睛一亮,转瞬又泄气了:“别来哄我了,你啥时学的说书?”
    “真的,奶奶,我不骗你——”孙子一脸认真相儿。
    张奶奶将信将疑,“那你接着给奶奶说吧!”
    孙子一手拿着水瓢,一手拿着饭勺,边敲边唱:“水瓢一敲叮当响,幽州城救出了杨文广。”张奶奶听罢,两手一拍,出了一口长气,“俺的娘哟!可把杨文广这孩子给救出来了。”说完,下了炕,病好了。
    后来,张奶奶盯上了收音机。如今,又迷上了电视机。




(发表于《参花》2018年,1期下)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研究生的爹 下一篇剑道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