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权局长
2018-03-23 10:08:29 来源: 作者:缪荣株 【 】 浏览:97次 评论:0
12.5K
    做官的谁愿意暴露收的礼?权局长却不同,梅雨刚过的第二天,天才放晴,他家就无遮无掩地出尽了风头,引得一座楼的眼睛全向二楼阳台上瞟:那简直是一个色彩斑斓的床上用品世界,人们怀疑权局长家哪来那么多的礼品。
    老权是县地震局局长,姓权却无权,因为无权,邻居都受苦。他天天一大清早起来劈引火棍,把整座楼弄得叮咚作响,烟雾呛得邻居直流泪。他家一天只准烧三块炭,早生晚熄。无奈,局里搞不到煤气票。那次,老权在煤气站磨了半天,站长只答应给地震局每人优惠到五角钱一瓶。老权四世同堂,住四十平方米的房子,晚上第一要事就是备两张地铺,一些没脚蟹上下左右包围了他。邻居几乎都调到了新房。有人问:“局长何时搬新家?”他声音低得几乎听不见,还是那句老话:“快了,快了。”因为是熟人,还是听懂了意思,又问:“新房在哪里?”“嗯。”伶牙俐齿的老权只得含糊其辞。
    老权嘴上平静地答应,心里却在骂:“同是局长,同在县城,同样的资历,差距为什么这样大?”老权骂的是电子工业局局长,那人原在地震局工作,是他的下级。他花三十万元建了一座别墅,又在局招待所后门建了二十米的颐和园式的长廊,一直通到别墅,小车可以长驱直入门厅。楼上门窗全用不锈钢建成,五台空调,大屁股蹲坑似的一个个露在门外。你要进他家门,先得站在他家门前用除尘器清除掉身上的灰尘,然后电视监控录下你的活动,提供完整的系统档案原始资料,以备不测。权大房多,似乎成了小城的规矩。你小小的地震局,是预报得了地震,还是防得了地震?谁也不求你,求你,你就香;不求你,你就该寒酸。
    私事,老权全忍了;公事,他想想就来气。那次省局一把手十几年中第一次来,他在这小县城也算是个大人物了。老权关起门来想,宁可局里寒酸,在省局一把手面前不能丢人现眼的。他起早走东家串西家,又打了许多回电话,没借到车,眼泪都急出来了。这年头,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老权和省局一把手只好喊了出租车,至今车费还悬在会计那儿,说是没法变通。老权由此及彼想了很多:有权的去外国比上厕所还容易,自己北京还未去过。偶尔,他也出现在酒桌上,不去倒好,去一次难受几十天。有权的脸上像装了磁性轴,具有极强的向心力,满桌的酒杯围着他飞快地旋转。敬酒者创造了几十条有权者喝酒的理由,说出了千百句有权者耳热心跳的话。而老权不愿跟着起哄,不愿溜须拍马。
    他这儿自然就冷若冰霜,无奈只得自斟自饮,那美酒味儿怎么就那样地苦涩?县里开大会休息时,有权的被乡镇书记团团围住,场面十分热烈,不时爆发出笑声。而他却像患了急性传染病,抑或得罪了人家祖宗十八代,谁也不搭理他。只是在附近地区有了地震,老熟人向他问个消息算是寒暄。他一般只好尴尬地站在冷僻处,熬过这难耐的十分钟休息。每年发奖评先进,县委好像忘记了地震局。特别使他想不通的是,县委书记在大会上,都礼貌地称张局长、李主任,对银行、工商、税务等部门的领导,那口气更是亲热得不得了,而对他却只喊老权或直呼其名。老权嘀咕:“有权的保护有钱的,有钱的利用有权的。一样是人,一样是公仆,你书记都势利,我老权不能当局长,免了就是,地震局不要,撤了就是,何必这样?”人都是具体地生活在社会中,老权一睁眼,天天碰到不如意的事。老权也是人,这情形逼得他不得不动一番脑筋,常常违心地耍些小点子,使自己和局长身份相称。他家很少有人光顾,但凡人来,他总是从楼上送到楼下,再送出圆门直到大街上,说话的声音比平时明显高,来人必如此。
    每逢这时,两座楼上的人都伸出头来看热闹,不知底细的人以为老权也像其他局长家一样,人来人往,门庭若市呢。他爸、他妈从外面回家敲门,他以为是客,也习惯地点头哈腰,客气得不得了,弄得他爸直对他瞪眼。去年大年三十夜,老权凭政府发的计划鱼票,到街上排队买来两条四斤重的青鱼。小孙子手舞足蹈起来。他洗净后吊在显眼处晾干,春节后又把鱼腌了,不到一个星期,又晒起咸鱼来。那咸鱼晒了整整一个春天,又腌又晒,热胀冷缩,干瘪得像两条引火棍儿。快到梅雨季节,老权的女人在公共场合摆阔说:“家里咸鱼再不吃,恐怕要上霉了。”偏偏,偏偏有个女人说:“三十夜我跟你家老权一起排队买的计划鱼,也没舍得吃呢。”害得老权被女人钝刀子割肉似的整骂了一夜。尽管老权在诸多言行上努力和局长的身份相适配,但是人眼是多么世俗啊。那次,他和外单位的实权派股长们一起走路,几个熟悉的厂长跑上来热情地对股长们说:“我们那厂全靠你们了,一世忘不了恩情。” 他们对老权招呼也不打一声。老权回家后,一个人喝了半斤白酒,六点钟才上铺睡觉,直睡到第二天
上班时间。他发誓,这个倒头局长没干头儿了。老权发誓归发誓,干归干,一干又是五年。领导说他对地震工作熟悉,班子里也团结,所以地震局长,他是最佳人选。
    老权生气,娘的,人家胎投得好,谁叫自己投了个地震局呢?他气气想想,想想气气,时间一长,心里也就平衡了。不是么,看电视,读报纸,听广播,张三被抓,李四被审,王五写检查,没听说哪个地震局长有问题,没听说哪个地震局长的位置被人挤了,没听说哪个书记县长的亲戚安排地震局来当局长。特别是当他看到电子工业局长被纪委立案审查后,不知是什么心理状态,回家在小孙子稚嫩的脸蛋上亲了个遍,还发出悦耳的鸣叫声,简直是一场绝妙的口技表演。他决定退休前不挪窝了。
    过了梅雨季,家家都晒伏。老权家晒伏三天了,风一吹,一个统计的纸条掉下来:乡改镇,毛毯五十条;企业开业庆典鸭绒被三十条;企业成立周年纪念被七十条。原来,但凡以上活动,县委书记都要求搞得排场风光一点,各局主要负责人照例参加。老权在拿这些纪念品时,心中忐忑不安,那手像拿着一块烧红的烙铁,几次想缩回来。但是,他看到大家都拿了,有的没拿是送上门的,有的还坐小车赶几个会拿纪念品,有的没参加会议打电话要,有的为几个副职或亲友也要点。老权敢不拿么,要不拿立即有人骂:“狗日的变什么鬼?”几年下来,积存好多,家里也没有好柜好橱储存,挺惹眼的。家里有人情往来时,女人想拿着送,省得拿现钱买,老权不让。家里的钱转不动时,女人托商店熟人寄卖,老权不肯。
    老权防后,凡得的礼物都原封不动,留着适当时机交给纪委。





(发表于《参花》2018年,2期下)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郝县长 下一篇过年还钱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