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记忆深处的往事
2018-11-22 11:01:14 来源: 作者:陈祥英 【 】 浏览:50次 评论:0
12.5K
    初夏,我路过河边见有人在河里打捞水草。尘封的记忆像打开闸门的水一般涌上心头。
    小时候,为了养活我们姐妹四个,妈妈常去舅舅家弄点食物填饱肚子。我家与舅舅家看上去好像很近,望得见对方的村庄,但因两村中间隔了一条河,须绕到邻近的一个村庄兜个圈子,当地人称之为“近远路”,走路一个小时,摇船水路半个小时。
    那是我第一次坐船,上船时先要走木跳板,跳板随着河水的流动而晃动。妈妈见状,把我扶到了船上。妈妈早已为我准备好小板凳,我趴在船边把手里的绸带放到河水里,只见绸带随着船的前进一个劲儿地往后退。正玩得入神,忽听妈妈在船上呵斥:“好好坐着,手不要伸出去,看前面挂机船来了。”
    话音刚落,木船已在晃动,河水激起阵阵浪花,好像要把木船给掀翻似的。这条河是一条主流,河里挂机船多,浪大,稍不留神,就有撞船的可能。在紧张、提心吊胆中木船终于驶入了舅舅家那个村的古老小河。小河弯弯曲曲的,河面宽,河滩浅,两边长满了水草,中间留了一条狭窄的水路。姐姐在帮忙,我却在玩水草,听说那种水草叫水浮莲,开着淡紫色的花,叶柄下面是紫红色葫芦状的气囊,好看极了。我问妈妈:“河里为什么有这么多水浮莲?”妈妈说:“水浮莲也叫水葫芦,长得快,能喂猪,生产队把它用作猪饲料,听说还是从国外引进来的呢!”舅舅、舅妈见我们到了,立即迎了出来。
    在后客堂织布的小表嫂看到我们,立即停下手中的活儿,跟舅妈一起淘米,洗菜,做饭。小表嫂人勤手快,不一会儿工夫,六菜一汤就端上了饭桌。吃饭的时候,小表嫂招呼我们不要客气,还不时把好菜荤菜往我们饭碗里送。舅妈逢人便夸自己的小儿媳妇脾气好,手脚勤快。
    有一年的春节,我们去舅舅家,那时候小表嫂结婚才一年多,她非要留我们过夜,稻柴打地铺,从衣橱里拿出自己从娘家带来的新被子。小表嫂从嫁妆箱子里拿出几块自己织的布料,让我们姐妹几个做新衣服穿。我的高兴劲儿最足,平时总穿姐姐们的旧衣服,这回终于有自己的新衣服了。那一晚,我睡得特别香甜。
    天有不测风云。那年,生产队长派小表嫂等人摇船去镇上粜麦。由于天气不好,麦子没有晒干,粮库不收。在返回的途中,船已摇进自家门前的那条小河,眼看就要到家了,一阵狂风将船吹向一边,由于河里的水浮莲多,小表嫂使劲儿地摇着船,突然橹绳断了,小表嫂重心前倾,顿时栽入河中。船上的乡亲乱作一团,会游泳的纷纷下河去找人,不会游泳的用撑船的篙子寻人。本村的、邻村的乡亲们闻讯都匆匆赶来,帮忙寻找。由于水浮莲长得太茂盛,一时半会儿很难找到。舅妈早就哭成泪人儿,小表哥哭着也想下河去,被众乡亲拦住了。经过两个多小时的寻找,原来小表嫂跌入河中时,被茂密的水浮莲缠住了身,透不出水面,可怜的小表嫂就这样淹死了。
    舅舅一家老小在小表嫂刚过世的几天里,天天跑到小表嫂被淹死的地方哭喊。舅妈搀着抱着两个孩子,没几天工夫头发全白了。一天,小表哥经过小表嫂离去的伤心地,坐在草地上嚎啕大哭,想一死了之。仅半个月工夫,小表哥原来厚实的身板变得单薄、瘦削,脸色苍白,眼皮浮肿得成了中药丸的蜡壳儿。
    在一旁干活儿的阿姨、阿婆都奔过去劝慰小表哥,“阿弟勿要哭,你老婆死了是很伤心,我们也伤心,可家里还有两个小的要靠你养大成人,快回去吧,千万不能做傻事哟!”
    如今,随着城乡一体化的进程,舅舅家的那个村庄全部拆迁了。想起可亲可爱的小表嫂,我就情不自禁地憎恨起水浮莲来。爱也好,恨也罢,水浮莲的影子成为我心中抹不去、擦不掉的悲悯之情。




(发表于《参花》2018年,9期下)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追捕 下一篇憨五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