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看门人与狼狗
2019-04-10 16:17:48 来源: 作者:张玺 【 】 浏览:24次 评论:0
12.5K

    从远处看,几座大型苏联式三层筒子楼矗立在街角, 与周围的高层住宅楼极不协调。走近了,临街布满岁月痕迹的沾满油渍的厨房窗户半敞着, 睁着黑洞洞的大眼睛,注视着街道上来往的行人。偶尔,几家厨房窗户飘出几丝袅娜的饭菜香味,这时候,人们才发觉,原来这里也有人烟。

    这个小区也有曾经的辉煌,它是上个世纪五十年代石油系统的家属院。当时,这里住了二百来户石油战线的职工与家属。大家几户共用一个厨房、一个厕所,亲近得如同一家人。东家今天包了饺子,必然给西家尝尝; 西家明天炖了老母鸡,肯定留给东家荤腥。可是,时过境迁,曾经的一切都成了明日黄花。如今,这里大部分住的都是石油部门的离退休职工。老人们恋旧,在这里,他们似乎还能感觉到当年的意气风发,彼此之间还能有个熟脸。我的父母退休后也住在这里。

    “这么老旧的小区,竟然只有一个出入口,可以想象当年设计者也有防盗的理念。 当我把着方向盘,准备把车开入小区的大门时,脑子里突然蹦出这个近乎有些穿越意味的念头来。

    汪!汪!汪……车外右侧,突然蹿出一只狼狗来,足有半个牛犊那么大。轻灵的耳朵、黑黑的背,蹿起来有一米多高,爪子拍打过车窗玻璃,又有些不甘心地滑下。要不是铁链子拴着,狼狗敢上到车顶去。跟着狼狗,从右侧小区传达室里,竟然走出了一个身着僧人衣裳、身材魁梧、相貌凶恶的老男人。他好像瞎了一只眼,秃秃的脑壳,眉毛浓黑。走近了,才看清,是他的右眼皮耷拉得太低了,脖子上还挂着一串佛珠。狼狗看见主人, 真是心有灵犀一点通啊!飞快地跑到墙角,蹲下身子,前爪蹬地,吐着舌头,呜呜! 呜呜……地低吠着。

    我摇下车窗,赔了个笑脸,说道:师傅, 我要把车开进去,我父母住在三号楼,周末我来看他们。 

    老男人似乎没有听见,只是上上下下打量着我的脸,又围着我的车转了好几圈。突然开口叫道:过路费,二十元。 

    在地下车库停几个小时的车才多少钱? 还是过路费!待会儿你可能还要再收停车费呢!我思忖着、思忖着,一下子怒从心头起, 恶向胆边生,拉开车门,走下车来。

    “伙计,你刚来的吧?以前看大门的向来只收五元钱的停车费,还不管在小区里停多长时间!哪有过路费这一说。看你的穿戴, 怎么这么贪财。我说话不客气了。

    “我他妈的就是收过路费了,咋了?老子穷,来求你们的赞助来了。你不交钱,我就不让你进。爱咋咋!老男人开口就是驴嗓子。

    旁边老男人的狼狗尖起狗耳朵、竖起了皮毛,眼睛凶狠地盯着我。好像它的主人一下命令,它就会猛扑上来。

    看热闹的,如同春雨下过,田野里拔节的绿草般转瞬长满。不大一会儿,小区入口处围满了人。

    “二狗子,你自己人坑自己人呢。这司机是三号楼田老爷子家的儿子呢!你少收点呗!

    “二狗子,你收过路费,又是想和你家那几个儿女准备冒泡去了吧? 

    “嘻嘻,二狗子,你还穿一身佛门的 呢?谁不知道你让寺院方丈赶出来了。还穿这一身行头,哄鬼呢! 

人群中,不断有人对着老男人调侃着。老男人表面平静,但是,显然有些挂不住了。

   老男人突然睨向我,目光中,有着一股杀气,他又看向墙角的一摞子砖。想拼命啊! 此时,老男人的狼狗也汪汪汪地叫了起来, 到底是忠实的奴仆,很明了主人的心思。

    算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给他点钱吧。这样想着,我掏出十元钱递给了老男人。接过十元纸币,他似乎还嫌太少,心有不甘, 但又无可奈何。

    在父母身边,总是感到温馨的。父母在一旁看着我狼吞虎咽地吃着他们亲手做的饭菜,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吃过午饭,和父母闲聊中,我提起了老男人。

    “是二狗子吧?这个事情我知道。二狗子以前是咱们石油系统集体企业的职工,因为吸食海洛因,被劳教过几年。出来后,还是恶习不改,影响得几个孩子也成了瘾君子。媳妇也跟他离婚了。听说前两年,还出家了,把个寺庙搅得底朝天,方丈把他撵出来了。父亲道。

    “唉!这个二狗子,石油系统还按照工龄,为他办理了退休,拿着退休金。单位可怜他,让他看小区大门,就这样,还在那里乱收过路费,都打了几架了。你没发现门房后面还堆满了他捡来的破烂,准备卖钱的吗? 看来他和他那几个孩子还有瘾。母亲讲到这里,食指环绕,放到嘴边,做了一个吸的姿势。

    “小区的卫生,二狗子也不管,脏、乱、差啊!反映了几回,单位和社区一找他谈话, 他就躺在地上,说自己犯病了,无赖一个。 父亲边说着,边无可奈何地摇着头。

    当我开着车,回家再次经过小区大门时, 佛陀老男人豢养的狼狗,疯狂地扑着,对着我的车叫着。它也认清了我的车牌号了啊?

    时光在工作的繁忙中,不经意间,倏忽地流淌。当我完成了一个科研项目,撰写完研究报告之后,抬头看了看墙上的挂历,已经十二月底了啊!

    上次回家看父母,是在四个月前啦!我想着,想着,一阵愧疚感从心底袭来,耳边蓦然响起《常回家看看》这首歌。我拿起手机, 急不可待地接通了父亲……

    隆冬的清晨从倦怠中苏醒,还带着昨晚对黑夜缠绵的几丝眷恋。我开着车,转过街角, 那几座大型苏式筒子楼映入眼帘。气氛好像不对啊?只见几辆警车闪烁着车灯,停在小区入口处,那里围满了人。

    我在街对面随便找了个停车位,下来疾步走向小区。此刻,小区门口的人越围越多,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

    “二狗子在门房里死了。 

    “二狗子的女儿在里面也死了,还没穿衣服呢! 

    “父女两个吸毒致幻,乱伦啦!乱伦啦!

    哄的一声,人群突然散开,把我挤在了前面,两副担架被人抬了出来。从身材的魁梧程度看,第一个抬出的应该是二狗子,只见那露出的胳膊,密密麻麻布满了针眼。

    突然间,旁边传来了狼狗的狂吠声,人群再次有些混乱了。

    “警察同志,把这个狼狗也带走吧,咋样处理都行。它可能也染上毒瘾了! 

人群中有人如是说。



(发表于《参花》2019年,1期上)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不愿要孙子的婆婆 下一篇老闻戒烟记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