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担保风波
2019-04-30 08:42:54 来源: 作者:秦勇 【 】 浏览:78次 评论:0
12.5K
    前几天,四叔满脸愁容来到我家,秦勇, 你给我找个律师,我要打官司!说着就从兜里掏出来一张欠条给我看,这点钱都欠我二十年了,我都去三十多趟了,一次次支我, 就是不给。

    事情得从头说起。

    四叔家住在龙安桥镇小河东村,弯弯的乌裕尔河从村子西头穿过,离村子不到两公里有大面积湿地,形成了大大小小的泡子, 形态各异,深浅不同,成了鱼儿生长的家园, 也是人们捕鱼的好地方。在乌裕尔河的东岸芦苇深处有一块旱地,里边有一撮上世纪五十年代盖的土坯房,房盖是用苫房草苫的, 这是小河东村的鱼晾子(渔夫打鱼、晒网或居住的场所)。因过去村里有个姓李的单身汉外号叫李成晚的,就住在这个房子里打鱼,人们就习惯地叫李成晚晾子。在这个晾子南边不到一里远,河的西岸也有一个土晾子,那是范家窝窝村盖的,大家都习惯称之范家晾子。两个村不在一个乡镇, 范家窝窝村归塔哈乡管辖,小河东村归龙安桥镇管辖。一个在河东一个在河西,相距不到二十里路。四叔给村里打鱼,白天常常在李成晚晾子歇脚,但不在晾子里住。范家晾子有一个姓黄的也给村里打鱼,经常在晾房子里住。

    后来有一次,四叔当场抓住姓黄的偷窃自己下套捕鱼的篮子,因为顾念邻里邻居的, 就给了面子没有说破。因为这,俩人有了交集并逐渐熟悉起来,经常到各自家中喝酒, 感情也越来越深。

    没两年,姓黄的在范家窝窝村当上了村会计。一九九八年发大水,水快要进村了, 村干部急得团团转,想修坝村里没有钱。这时黄会计想起了四叔,今年雨水大,洪水快进我们村了,村里要修防洪坝,一点钱也没有,你借给我点?你要是没有,从别人家也得给我张罗点,等村里有钱了,第一时间还你。四叔是个实实在在的人,自己手头还真的没有钱,就在村里跑了几个亲戚家去借,也没有借到,后来想到了在大庆工作的姐夫,和姐夫把情况一说,姐夫同意借给他四万元,并和范家窝窝村签了借款手续,村里同意给二分利,并答应什么时候用钱,村里就什么时候还,四叔给担的保。

    二○○○年,姐夫家孩子结婚用钱,找到四叔想要回那笔钱。四叔跑到范家窝窝村几次去要钱,村里都说没有钱还。没办法, 四叔求人在农村信用社贷的款,替村里把钱还上了。四叔又把那张欠条还给了村里,村里重新和四叔办理了欠款手续,定的还是二分利,还款时间是来年信用社贷款到期的时间。第二年,还款的时间到了,四叔又到村里找黄会计,可得到的答复是:去年村里受灾了,提留款没收上来,连村干部的工资都没发,让四叔再等一年。可信用社不能等啊, 无奈四叔又花二分利贷的款把信用社的钱给还上了。

    没过两年,四叔的两个儿子都先后考上了大学急着用钱,四叔又跑到村里要钱,村里只还了一万元。

    四叔第四次去要钱时,姓黄的会计因病去世了,村干部也换了。但村干部承认村里欠四叔这笔钱,就是没钱给。之后,四叔每年至少到村里要一次钱,有时一年去几次, 结果都是没钱还。小河东村与范家窝窝村虽然相距不远,但中间有一条河没有桥,冬天封河可以在冰上走近路。河水流淌时,就得到龙安桥镇绕路走,得跑四十多里路才能到范家窝窝村。所以,四叔每年都在春节前后趁着冰还没化时走冰路去要账。有一天,听说村里进了一笔钱,那天天气很冷,四叔马上骑着自行车去要账,到了村里,村干部说那笔钱早就还给别人了,四叔气得脸都变色了,又白跑了一趟,回到家还把两只脚冻坏了。

    听了这话,我内心很是气愤,既心疼四叔这二十年的要账经历,又感叹人情薄凉。第二天,我就帮他找了个律师,写了诉状, 开始打官司了。

    今年的九月九日九点钟,塔哈法院开庭正式审理这个案子,四叔、律师、塔哈乡李建村(范家窝窝村合并到李建村)的村长、村书记和村会计都准时到了法庭。双方开始举证、辩护,最后法院核实判定李建村应还给四叔连本带利十九万三千九百多元。二十年的欠款,终于有着落了,四叔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件事又让我想起二弟弟家的大侄子贷款买水稻收割机时,三弟弟给担保的事。二○一四年,大侄子从邮政银行贷款二十多万元,从县农机局买回一台水稻收割机,是三弟弟给担的保。收割机买到家,头一年干活, 机器就经常坏到地里,一年下来不但没挣钱, 修机器还花了不少钱。由于机器总坏,谁都不敢用了,到农机局找了几次,人家说:我们只负责卖,不负责修理。没办法只好卖掉, 只卖了七万多元,一下子成了欠债户。贷款是三年还清,到期就得还,银行到他家要贷款时,他确实没有能力偿还,只能少还一部分。侄子说:我有地,家里还有车,用不上两年我把所有的欠款全都还上。可银行不能等, 直接到法院起诉了,并申请法院执行。哪承想, 腊月二十七那天,有法院的、还有银行的几个人先到侄子家,然后到三弟弟家去执行案子。也巧三弟弟没在家,兄弟媳妇有病一人躺在炕上,看到法院来人了,吓得浑身直打哆嗦。一位法官说:如果再不还钱我们就抓人了。又有一位法官问:你爱人是不是躲起来了?兄弟媳妇说:你不用找他了, 要抓就把我抓进去吧!法官们知道兄弟媳妇有病,没待多久就走了。走后兄弟媳妇更是害怕了,怕弟弟回来,他们再来把弟弟带走。

    第二天,三弟弟在北京工作的大儿子回来了,本想回家和父母好好过个团圆年,可一进屋就看到躺在炕上的母亲病得很重,屁股没沾炕就去找车,拉着母亲到离家一百多里路的齐齐哈尔医院去看病。可万万没想到, 在看病的路途中,母亲突然咽气了,一句话也没说,侄子抱着母亲痛哭流涕。

    要出殡时,三弟弟说什么也不出,非要把尸体拉到法院不可,要债没有这么要的, 这不成了过去的黄世仁了吗?过年逼债,我媳妇就是他们给吓死的。我们都劝弟弟,你媳妇原也是生重病了,不一定是法官来执行给吓死的。好不容易把他劝服了,才勉强同意下葬。后来弟弟和我说:以后无论谁找我担保,我都不会同意的。 

    经过这事后,弟弟才明白,担保是有责任的,当贷款人无能力偿还时,担保人有义务偿还,这是法律规定的。因此,当我们给别人担保时,就要想到这笔钱贷款人还不上就得自己去还,千万不能有侥幸心理,不能让担保成为自己的陷阱。



(发表于《参花》2019年,2期上)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伪装 下一篇神鸡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