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一副扑克牌
2019-08-28 11:19:27 来源: 作者:代应坤 【 】 浏览:90次 评论:0
12.5K

    我从喜子家悄悄溜出来的时候,身上多了一样东西———扑克牌。这时候,疤瘌正带着一群六七岁的孩子玩“老虎吃小孩”的游戏。

    那一年,我六岁。

    疤瘌最先不叫疤瘌,叫钢子。娘死后第三年,他爹张铁锤又续了一个女人,叫汪万霞,两人没过半年,就开始对骂,摔碗砸锅。一次,张铁锤把瓷碗往门外扔,疤瘌正从外边风风火火地往家跑,瓷碗不偏不倚地砸在他的右脸颊上,血当时就出来了,流了一地。张铁锤把他背到公社卫生院简单包扎一下, 就赶回来做农活了,没想到那块月牙形的伤痕,像磁铁一样吸在他脸上,经过三冬四夏, 也消除不掉。

    其实,疤瘌的绰号不是外人喊出来的, 是汪万霞喊出来的,因为疤瘌从来不喊她“娘”,汪万霞就生气,于是就喊起了“疤瘌”。

    疤瘌比我大七岁。之前他是不屑于跟我们这帮小屁孩一起玩的,他有一帮年龄不相上下的哥儿们。自从脸上有了疤,他再到他们中间,心眼就多了:表演时,不让他第一个翻跟头,他生气,说小瞧他;偶尔提到邻村的张疤瘌、刘疤瘌,他也生气,说是映射他。如此这般,大家渐渐都不搭理他了,他只有跑到我们这边。

    我把扑克牌偷偷藏在我家猪圈顶棚上, 又用拳头重重捶了几下,认为平安无事,又大摇大摆地返回喜子家,继续玩“老虎吃小孩”。

    袅炊烟在每家房顶飘起的时候,我们蹦跳着“作鸟兽散”。这时,喜子爹突然发现桌子上的扑克牌不见了,就喊:“孩子们别慌张,看看你们口袋可多一样东西?”

    疤瘌第一个把裤口袋和上衣口袋翻出来, 干干净净的;其他孩子也陆续把口袋翻得底朝天;我是最后一个翻的,刚翻了一只口袋, 喜子爹便跑过来制止了我,说,不要翻了, 你怎么会干这种偷偷摸摸的事呢?

    一群孩子耷拉着脑袋回到各自的家。

    不怀疑我,是因为我爹是大队民兵营长。

    一连好几天,我们没有往一起聚集。这时候流言蜚语开始长腿,跑遍全村上下:喜子爹的新扑克牌被一群光腚孩偷走了。

    过了一段时间,新的谣言又爬了出来: 扑克牌是疤瘌偷的,其他孩子太小,没那份心眼。

当天晚上,疤瘌家屋子内便传出疤瘌求饶的哭叫声,混杂着汪万霞破锣一样的嗓门: “丢人现眼,不干正事,把他手指头剁了!”

一连八九天时间,不见疤瘌出门。再次见到他时,他已经瘦成了刀条脸,眼睛红红的。他远远地站在一旁,看我和小伙伴们“耍龙尾”“跳方格”,不时扭过脸去抹泪。

    其实他又多心了!当时他要是主动来到我们中间,大家还会跟他一起玩的。孩童时代, 饭前打架饭后和,从来不记仇的。

等大家游戏结束,各往各家走的时候, 他拦住一个又一个伙伴,用祈求的目光说: “你们讲,我可有偷扑克?我从来没看见扑克呀,对吧?”伙伴们也不回答,只顾低头走路。

    只有我停下脚步,回答他:“嗯,是没看见你偷扑克。”

    他激动得眼泪都出来了:“可是,可是, 庄上人都说是我偷的呀。”

    我还能说什么呢?只有摇摇头。

    七月天,生产队早上出工都早,往常我们这些孩子都会睡到太阳晒屁股。可是那天有点奇怪,大人一出工,我就醒了,醒了就想找伙伴们玩,走过疤瘌家门前,突然闻到一股刺鼻的农药味,伸头一看,疤瘌躺在地上, 嘴上满是血沫。

    大人们得知消息,就从棉花地里往家跑, 几个健壮的男人二话不说,把疤瘌放在小竹床上,往卫生院跑。张铁锤一巴掌掴在老婆的脸上,骂了句:“要是你昨晚不打他,他怎会走这条绝路?”

    半晌,炊烟在每户房顶飘起的时候,一具僵硬的躯体从公社卫生院抬回,含苞待放的生命之花,在农历七月半的前一天凋落。

    这些年来,我带着无可名状的动机,铆足劲儿从小学一口气读到化工博士,我发誓此生完成两个心愿:一是研制出能消除任何伤疤的药物,二是研制出高效无毒的农药。两个愿望都实现了。

    今年清明节的晚上,我一个人偷偷来到疤瘌的坟茔前,摆放了扑克、“疤痕一擦光”“无毒杀虫灵”,我双膝跪下的一瞬间,仿佛听到疤瘌一声长长的叹息…… 


(发表于《参花》2019年,5期下)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大嘴的嘴 下一篇老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