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用心良苦
2019-09-11 15:35:46 来源: 作者:梁路峰 【 】 浏览:73次 评论:0
12.5K

    晌午时分,老姚接到大王村主任的电话, 村里三组的刘小二两兄弟在打架,村干部劝解不了,两兄弟打得头破血流,很可能会发生命案,请求立刻出警。

    老姚接到电话,骑上摩托车飞也似的赶往大王村。来到刘家院子,看见刘小二与刘小韦两兄弟头上身上都是血,家族叔伯们纷纷劝告他们放下手中的刀棍却无济于事,双方扭在一起难解难分,似乎非拼个鱼死网破不可。

    “住手!老姚大喝一声,冲上前去, 三下五除二地夺下双方手中的刀棍,把刘家两兄弟分开,接着拨打120 救护车,将刘家两兄弟送到县医院治疗。

   刘小二和刘小韦是亲兄弟,因争父母遗留下来的一笔土地补偿费而大动干戈。刘老汉晚婚晚育,五十大几才生下大儿子刘小二、小儿子刘小韦。刘老汉夫妇含辛茹苦, 累死累活,好不容易把两个儿子拉扯到了二十二三岁。接着,刘老汉又赚足了两个儿子娶媳妇的钱,可是刘老汉已经是七十五六岁的老人了,心有余而力不足。一个寒冷的冬夜,刘老汉如厕摔倒,从此卧床再也没有起来过。

    两个月后,刘老汉知道自己的时间不长了,他叫两个儿子来到床前,语重心长地嘱咐:儿啊,父亲一生贫穷,没有值钱的东西, 也没有任何遗产,只有这四间房屋和两块地。今天你们俩在这,我跟你们分明白了,左边两间房给刘小二,右边的两间房给刘小韦, 房屋的大厅一人一半。村东头那块自留地给小二,村西边那块自留地给小韦。日后你们不得纷争,兄弟俩要和睦相处,争气做人, 人穷志不短,不要丢人现眼,要为祖宗争口气。

    谁也没料到,刘老汉的临终分配给两个儿子留下了祸患。刘小二分得的那块地一年后被一家开发商征用建商品房,光土地补偿费就三十万元。这下刘小韦心理失衡了,同是刘老汉的儿子,怎么父亲就把那块值钱的地分给了刘小二呢?刘小韦一贫如洗,连生活费也困难得靠政府救济了。于是,刘小韦多次找哥哥商量,应该分点钱给他,尽管父亲把那块地分给了他,但没有经过他同意, 而他的那块地一文不值,连种田也打不出谷子来,这显然不公平。

    刘小二结婚后生下一儿一女,刘小韦生下一个儿子后妻子因患病住院就花费了一大笔钱,经济十分拮据。刘小韦认为父亲太偏心了,值钱的土地又分给了老大,哪还有什么公平?

    刘小韦心里极其不平,向叔伯们诉说, 好心的叔伯们劝他好好过日子,钱财如粪土, 这都是命!可刘小韦不信命,他认为他的命就是不比哥哥好,至少也应该是同等的,当初要不是父亲把那块地分给了他,哪能贫富截然不同。叔伯们也有的认为刘小韦说得在理的,于是就劝刘小二应该分点钱给弟弟。可是劝来劝去,刘小二始终坚持分文不给。刘小二说,那块地是父亲安排的,又不是他抢来的。父亲去世六年了,他也没有先见之明, 既然分给了我,那就是我的,任何人也别想分得一分钱。叔伯们劝说无效,只好请村干部出面。可刘小二见到村干部就破口大骂:这是我的家事,你们无权干涉! 

    村干部调解不了,刘小韦无奈,隔三岔五向刘小二讨要说法。刘小二不理不睬,因此双方发生口角,以至升级到动手打架。兄弟俩各执己见,互不相让,加上同住一屋, 磕磕碰碰,一触即发,轻则拳脚相加,重则操刀斗殴。日长月久,恩怨越积越深,兄弟俩水火不容。昨天,刘小韦的妻子患病住院治疗需要一笔钱,刘小韦向刘小二借三万元遭到拒绝。刘小韦怒火攻心,对刘小二大打出手。刘小二也不是省油的灯,对弟弟毫不留情,拳打脚踢,把弟弟的头也打破了。刘小韦怒火冲天,挥棍击打哥哥的头部,两人血流满面。

    两兄弟打架打进了医院,在村里引起了一片哗然,众说纷纭。刘家两兄弟被送进医院当晚,医院就打电话给老姚,刘家兄弟连医药费都拒交,医院不敢开药。老姚听见后赶到医院,叫刘小二的妻子预交了两千元医药费。

    老姚分析刘家兄弟俩你死我活的根本症结,琢磨着如何对症下药。第二天,老姚来到医院与刘小二聊家事,解疙瘩,首先对刘小二的不当言行进行了严厉批评,指出了他存在的错误,于理于法,于情于心,谈感情, 讲法理,从长兄如父到尊老爱幼,语重心长, 细致入微地进行劝导……刘小二终于幡然醒悟,觉得对不起父母,对不起弟弟,同意将三十万元土地补偿款分一半给弟弟。下午, 刘小二就让妻子到银行转了十五万元给弟弟。可是刘小韦深感受了天大的委屈,认为哥哥作为长兄,分一半钱给他是天经地义的。

    本来事情水到渠成,可节外生枝,出院那天,两兄弟因住院两千六百元医药费该谁支付又产生分歧。按理说,这笔医药费兄弟俩应该各出一半。可刘小韦觉得不公平,一分钱也不愿出,非得哥哥买单不可。刘小二认死理,认为补偿款分给弟弟一半了,这医药费理应弟弟支出。事情的发生,都是弟弟纠缠酿成的后果,弟弟应该承担责任。两兄弟因谁支付医药费的问题再次剑拔弩张,双方烽烟再起。眼看老姚十来天苦心调解的纠纷,又将前功尽弃。一个认死理,一个心胸狭隘,这样僵持下去,兄弟俩的关系又将回到原点。老姚想了许久,终于想出了一个万全之策。

    出乎意料,调解的前一天,刘小二得到了付出的医药费,刘小韦心安理得没付出一分钱医药费。当天下午,老姚组织村干部和刘家叔伯与刘小二、刘小韦两兄弟,在村委会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法治座谈会。老姚以案说法,以法说理,以理说教,从道德伦理到村风村规教育,用大量生动的事例,为刘家两兄弟解剖心里恩怨。刘家俩兄弟的心灵得到了洗礼,双方认识到了各自的缺点错误,哥哥向弟弟做检讨,弟弟向哥哥道歉, 兄弟俩悔不该当初,泪流满面,握手言和。

    当晚,刘小韦回到家,拿着两千六百元医药费送到哥哥家,满脸愧疚:哥,是我错了,对不起,这医药费应该我出…… 

    刘小二惊愕:你不是给了我吗,你不用给了啊。 

    刘小韦十分内疚:哥,我没有付钱啊。 

    兄弟俩对视许久,瞬间才醒悟过来:是姚警官,他,他,他为了我们兄弟俩,真是用心良苦啊…… 

    “走!我们应该把钱送还给姚警官,感谢他…… 



(发表于《参花》2019年,6期下)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三姨也是妈 下一篇大嘴的嘴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