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稿电话:0431-81686158

TOP

难忘小人书
2021-01-06 14:03:04 来源: 作者:孙晋芳 【 】 浏览:93次 评论:0
12.5K

    童年最大的乐事莫过于看小人书了。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的小人书,有现在普通三十二开笔记本的一半大,带着墨线勾勒的图画,底下配着相应的文字说明,也叫小画册。多是一百来页,一毛多钱一本,有时搞特价活动, 也会几分钱一本。后来随着电影事业和出版业的繁荣,又出现了电影版的小人书,纸张比手绘本的要绵软,同样的页数看起来也厚些,价格多在二至四毛钱之间。无论是绘图本还是电影版的,封面都是彩色的。小人书虽小,内容却丰富多彩,古今中外,无所不包。有单本的,如《草船借箭》, 有成套的连环画系列,如《东周列国故事》。

    四十多年前,小山村的物质和文化生活都极度苍白,一毛钱一本的小人书便成了我们生活中的奢侈品。每当班上有同学买了小人书,同学们便如众星捧月般簇拥在他周围, 心甘情愿地鞍前马后为他效劳,为的是能早一点轮到看书。而有书的同学在一段日子里便像头顶光环一样趾高气扬,可以对跟在他屁股后的一帮小书迷发号施令,那神气简直能呼风唤雨。

    借书要排号,有名字排在后边的同学只要进贡给书主一块糖、半截铅笔或者一张空白本子纸什么的,也可先睹为快。课上是不敢看的,但桌洞里藏着本未看完的小人书, 心里总是痒痒的,不时地伸进手去摩挲几下, 也装作找东西偷看上几眼。有时正襟危坐, 两眼直直地看着黑板,脑子里再现的却是小人书上的画面。有些时候,就瞒不过当时数学老师李淑明的火眼金睛。有一次,正看到孙猴子大战白骨精,杀得难解难分。冷不丁听到李老师喊我的名字,愣愣地站了起来, 一脸茫然,不知所以,引得同学们哄堂大笑, 老师也撑不住笑了。熬到下了课便迫不及待地拿出来看。时常三四个脑袋凑在一起看, 有时有调皮的同学猛然间将几个脑袋一碰, 看书者便皱着眉头摸着脑袋直哎哟,接着便有一番追逐打闹。

    记得班里有个叫牛华的男孩子,父亲在城里当工人,家里状况自非一般,成了一帮山村孩子羡慕的对象,因为他们身上沾有城里人的气,手头也宽裕,男孩赌赌气或玩点不吃饭不上学之类的小伎俩,总能从父母那里讨到三毛两毛的钱,隔三岔五地便买一两本小人书,好像也没见他怎么认认真真地读过。他考试成绩常得个位数,完不成作业的人中十有八九地有他。但他在一群孩子的眼里却是大名鼎鼎红得发紫。课下他是众人围聚的焦点。为了不再因作业没完成而站窗根, 他想了一个妙计:谁若想看他的小人书,便要模仿他的笔迹给他写作业。写作业对我来说是小菜一碟。但时间一长便露了马脚。并且因为刻意模仿他的草体字,我自己字体的秀气也荡然无存,这同样被李老师看出来了。数罪并罚,打扫了一周的茅厕。因为比别人早看了几本书,也便无怨。

    小时候放了学,小伙伴们一块儿去打猪草也总不忘带上本小人书。一手挎着草篮子, 一手拿书,边走边看,走走停停,歪歪斜斜, 有时就坐在树底下或坡阡上看完书再四散开去干活。有一回,有个伙伴梁作洪带了本刚借来的《孙悟空大闹天宫》,说死说活都不让别人近前看,独自悠悠闲闲地看完后便开始收租子,谁给的猪草多谁便先看。于是, 你给他一把,我给他两把,竞争异常激烈。眼见天快黑了,我便将筐里的猪草一股脑儿地倒给了他,等急三火四地看完书,天已全黑下来了,只好胡乱捋了几把草就往回走。结果是屁股上狠狠地挨了几鞋底,并被警告说下回再这样就不给饭吃。自然,以后照例被警告了几次。

    那些小人书在无数双手中传来传去的, 被翻得皱巴巴的,黑乎乎的, 封面残缺了,里面也缺角少页的,有些就是无头无尾,这样也不妨着看,且都是津津有味的。当然,有的一直不知结尾如何,便成了悬念。有些在意的书主便在扉页上歪歪扭扭地写着撕坏书要照价赔偿等警示语。

    离我们村子十几里的许孟公社(现在叫镇),逢集的日子有个书摊,那里的书新旧混杂, 都是完好无缺的,可以租着看。就地看, 二分钱一本。到了周末,又恰好逢集,只要我们手头有几分钱,便三五成群地跑到许孟, 每人租一本,看完,再交换着看,没有钱的只能凑上去跟着看。常常是几本小书看下来, 过了中午饭时间,饿着肚子往回走。路上便像几百只鸭子聚在一起聒噪个不休,边讲着边手舞足蹈,把看过的一些有趣的内容添油加醋地再演示一番, 个个说得唾沫横飞。曾经有个男孩,好像是娄金宝,一边眉飞色舞忘乎所以地讲着,一边扭着身子倒退着走,两脚一扭别,一屁股跌坐在了一堆鲜牛粪上, 小伙伴们笑得前仰后合,有的笑得岔了气, 有的笑得直跺脚,有的笑出了眼泪,有的笑得捂着肚子蹲下去。记得那时经常一起去的是娄玲、刘淑玲、刘雪芹等,都是一些小书迷。 

    有些小人书,反反复复地不知看了多少遍,内容都差不多能背出来了。

    开始看的书,画面是线条勾勒的,类似于素描,人物多是脸谱化的,好人自是好面相, 浓眉大眼或慈眉善目,一脸的正能量。而那些坏蛋,不外乎一张驴脸或像是发面馒头似的,歪鼻子斜眼,大龅牙,或满脸麻子, 一看就是坏蛋。而那些坏蛋的名字不是刘二狗子就是王二麻子或李三秃子,那个时候在孩子们心中书中人物无非两类:好人和坏蛋。后来有了电影摄像版本的,虽然仍是黑白的,但真人像当然比线条画的像好看多了,当然书价也贵了,记得由严凤英主演的《女驸马》两毛多钱一本。

    记得女生中能买得起小人书的是刘淑玲, 她有几个哥哥好像很能干,家境比较富裕, 她的花褂子口袋里总是鼓鼓地装着书。下午放了学,我那时多想能有一角两角的钱买一本属于自己的书啊!想啥时看就啥时看,也在同伴们面前扬眉吐气地风光风光。可是家里没有钱,为给老祖母治病,家里能变卖的东西都折腾光了,还欠了一屁股债。

    上三年级那年,终于有了几毛钱,那是盛夏里给学校拔了几百斤青草换来的。发到钱的时候高兴坏了,当天中午便乐颠颠地跑到许孟书店,买了一本《作文通讯》,一本《烽火戏诸侯》。后来,那本小人书传来传去却再也没有传回来,为此还心疼难过了好多天。

    如今,书橱里塞得满满的,图书馆里的书自由借阅,想看什么书就看什么书。因为拥有,所以漠视。有几本书是在书店里挑来挑去才挑回家的,放在书橱里后却成了一种摆设。而那段看小人书的日子却仍然令人怀念。


发表于《参花》2021年,1期

想看更多故事,可订购当期或订阅《参花》 

咨询电话0431-81686158,咨询QQ2201137863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shenhuagxx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一个公文包 下一篇门洞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